【BTK殺手】綑綁、折磨、殺害:自大狂徒的落網終局(下)

檔案調閱575次

 

多年過去,殘殺好幾名威奇托無辜市民的BTK殺手,已經不再出沒了。然而,他所帶來的陰影,依然盤繞在市民們的心中,久久不散。

BTK消失了。這位喜歡寫信給警方、媒體,大肆誇耀其殺戮行徑的連環殺手,到底為何不再出沒?他是生,是死?沒有人知道。警方究竟能不能找到他的真實身分,還給屍骨已寒的被害人一個正義?沒有人確定。

BTK連續殺人事件,就此成為懸案,希望遠在無限的盡頭。

2004年1月11日,又是威奇托市平凡且寒冷的一天,只是比起30年前,這一天更多了一層陰霾。城內大報《威奇托之鷹》(The Wichita Eagle)刊登了一篇文章,紀念30年前被BTK殺害的奧泰羅一家人,在無盡等待的沉默之中,發出了小小的渴求真相的聲音。

想不到,這微小的聲音,竟然召喚來宏亮的回應!

BTK殺手,再次現身了!

 

 

連環殺手的回歸

很久沒有寫信的BTK,或許是看到《威奇托之鷹》的文章而挑起了回憶,在2004年3月,寫了一封信到《威奇托之鷹》。寄信人用的是假名,信件內容則是他所欲寫作的「BTK故事」章節標題,還附上一份字謎。看得出來,BTK殺手儘管沉寂多年,還是很陶醉於自己的「豐功偉業」之中。

BTK的寫作慾一發不可收拾,他接連寄了好幾封信,有時是在城市角落中留下詭異包裹,裡面放著他對謀殺案的描述圖畫、「BTK故事」的章節、一些誘導警方的線索、還有他對幾起命案的「居功聲明」──警方一開始不知道維琪‧維格爾是BTK殺的──等等。

BTK狂妄大膽的信與包裹充滿了對警方、對社會的挑釁,彷彿是在對他們說:「我殺了那些人,我很享受殺人,而且你們拿我沒轍,永遠抓不到我!」

威奇托警方確實沒輒,除了被害人家屬,沒有人比他們更希望能夠逮到這個BTK殺手了。但無論多麼憤怒焦急,他們依然不知道要去哪裡找出BTK。儘管警方並不缺乏可用於比對BTK的證據,例如殺害約瑟芬‧奧泰羅時,他在現場留下自己的精液,維琪‧維格爾指甲縫中也留下兇手的DNA;然而,如果BTK是個沒有前科或其他刑事犯罪紀錄的人,他的DNA就不會建檔,警方依然不知道要從哪個方向進行比對。BTK同時也是個膽大心細的人,他並沒有留下其他可資證明身分的證據,讓警方難以追查他的行蹤,甚至在他那些挑釁信件寄來之前,根本不知道哪幾起案件是由他犯下。

難道BTK這個囂張的連環殺手,真的都沒有落魄被捕的一天嗎?

 

再精明的反派也有致命弱點

雖然非常艱難,警方還是一點一點地收集起相關線索。BTK既然要如此大張旗鼓昭告世人自己的存在,那麼不管他如何謹慎小心,還是會留下一些蛛絲馬跡。2005年1月,BTK在一台卡車上留下一個麥片盒,本來又是一個要給警方的訊息,但想不到這個盒子卻被沒留意的卡車司機壓壞了。

「有收到我的麥片盒嗎?」警方隨後收到了BTK關心的來訊。

警方隨即在垃圾堆中找到了麥片盒,也從現場的監視錄影機中,取得留下麥片盒的黑色吉普車(Jeep Cherokee)影像。可惜,影片並沒有捕捉到BTK的身影。

得了「不被關注就會死」的病的BTK,依然持續向警方發信,他問警方:「如果我把文件放在磁片裡面,能追蹤到我嗎?」警方把回應刊在報紙上,表示使用碟片一切安全。警方這一句話,不知道是不是要刻意讓BTK上鉤,又或者BTK本來就很有信心警方逮不到他,總而言之,他將一張3.5磁片連同一條金項鍊、一張描寫連環殺手的小說《獵物守則》的封面照片,寄到威奇托的KSAS電視台。

無論BTK是誰,他對電腦知識的熟悉程度,恐怕只有一般大眾的等級。因為他不知道,警方給他的保證是錯的,即使是已刪除的檔案,都可以找到後設資料(metadata)並還原。

警方在這張碟片中找到了一份被刪除的微軟word檔案,檔案中提及「信義會基督堂」(Christ Lutheran Church),最後修改檔案的作者名稱是「丹尼斯」(Dennis)。儘管不確定這位「丹尼斯」是否就是警方朝思暮想要逮捕的BTK,但這是30多年來的唯一線索,值得一試。

警方搜索信義會基督堂的相關人物,馬上就發現教堂議會主席名為「丹尼斯‧雷德」(Dennis Rader),大隊人馬立刻前往雷德家進行搜查。宛如天啟一般,就在雷德家外面,他們看到了那台留下麥片盒的黑色吉普車。

30年的等待,終於要有所突破了!

 

BTK殺手的雙面生活

BTK真身丹尼斯‧雷德被逮捕時的報導

丹尼斯‧雷德是一個空軍退役人士──就跟BTK第一個受害者約瑟夫‧奧泰羅一樣──退役之後他結了婚,在巴特勒郡社區學院(Butler County Community College)拿了電機副學士學位,後來還在威奇托州立大學(Wichita State University)以司法行政學士身分畢業。他從事過安裝保全裝置的工作,後來成為捕狗隊隊員跟公園市(Park City)的法規遵循官員(Compliance Officer),與妻子寶拉(Paula)育有兩個小孩,一男一女。他看起來就是個普通的中年男子,在社區中還有一定的地位。

但那只是家人、鄰居、同事認知中的丹尼斯‧雷德,很快地,他的另一面就要在世人眼前揭曉。

警方前來雷德家逮捕男主人的時候,他的妻子、女兒震驚不已,認為警方一定是抓錯人了,一切都是誤會。丹尼斯對他的家人來說,是個好丈夫好爸爸,有穩定的工作,經常參與社區活動,還當了教堂議會的主席,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是那個恐怖又變態的連環殺手BTK?

為了更進一步證明看似平凡的丹尼斯‧雷德就是BTK殺手,警方從他女兒那邊取得了DNA樣本。比對之後,證實雷德女兒的DNA,與殺害維琪‧維格爾等人的兇手擁有親屬關係。

也就是說,丹尼斯‧雷德確實就是BTK殺手。無論他周圍的人如何不願置信,有明確的DNA證據證明,幾乎不可能翻盤。

警方向雷德說明了他們比對BTK與他女兒DNA的結果後,雷德靜默了一陣,接著爽快地承認:「對,我就是BTK,你們逮到我了。」

 

關注退去,不過是個失敗的罪犯

30年的懸案終於了結,聰明的BTK殺手,最後敗在自己的自大性格與受關注的慾望上面;警方儘管調查進度落後,長期在黑暗中探索,終究靠著耐心與毅力,擊敗了這個狂妄的連環殺手。

威奇托眾人對丹尼斯‧雷德竟然是BTK殺手的結果,感到驚訝不已。一個有兩個小孩的父親,竟然如此殘殺他人的家庭;一個受人尊敬的教堂領袖,竟然擁有這種黑暗慾望,連續奪取10個人的性命。但無論他們多麼不願置信,認罪後的雷德在法庭上供認不諱、毫無悔意的表現,讓原本愛他、相信他的人一一心冷。雖然說雷德表面上看似一切正常,但也不是毫無跡象可循。有鄰居指證,雷德是個不通人情,有時過度狂熱的人,還曾經無來由地將鄰居的狗安樂死。

入獄後的丹尼斯‧雷德

雷德最後被判處10個終身監禁,期待正義已久的被害人家屬們也都出席了這場審判,包括第一個受害者奧泰羅一家的三兄妹。當年目睹家人慘死遺體的他們還是中學生,如今等到兇手受審的他們,已經是中年人了。

剛出獄不久的查理‧奧泰羅,還是不太能夠接受丹尼斯‧雷德就是殺害自己家人的兇手──雷德就是一個禿頭、肥胖、平凡的59歲男子,與他過往深信的專業殺手或特務形象完全不符。他一想到眼前的這個男人與自己的不共戴天之仇,心中還是充滿了憤怒,還是有想殺了他的衝動。

但查理的心中也知道,他這樣做的話,只會再次傷害到他在乎的人。

BTK殺手把奧泰羅家拆得四分五裂,讓三兄妹的大半人生活在痛苦之中,特別是大哥查理,更是把自己的生活處理得一團糟。不過,他們終究活下來了,一度疏遠的家人再次重聚,一起回到家鄉見證BTK殺手落敗入獄的一刻。過去的憤怒、悲傷、悔恨不會輕易逝去,但他們還有未來,還是可以重新出發。如今的查理向他人分享創傷與誤入歧途的經歷,從事著助人的工作。

自視甚高的BTK殺手,對於自己的罪行津津樂道,享受著世人的關注與對警方的嘲弄,終究毀在他的自大人格上面。他奪取了10條人命,傷害了許多家庭(包括他自己的)與整個社會,但這種「成就」毫無榮耀可言──無論他過去30多年如何得意,他終究落網了。他不再是神秘的「BTK殺手」,他只是一個矇騙家人與社區的犯罪者丹尼斯‧雷德。犯罪史肯定會記得他的名字,但也會記得他落魄失敗的那一天,被害者們與威奇托市擺脫了他的陰影,正在重新活出自己的生命。

 

參考資料:

  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ennis_Rader
  2. http://edition.cnn.com/2005/LAW/06/27/rader.transcript/
  3. https://www.nytimes.com/1974/01/16/archives/4-found-strangled-in-a-wichita-house.html
  4. https://www.kansas.com/news/special-reports/btk/article1115176.html
  5. https://www.readersdigest.ca/culture/surviving-btk-killer/
  6. https://www.rd.com/culture/my-father-was-the-btk-kil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