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級片單016】:究竟是誰的《哭聲》

檔案調閱744次

泰國反政府運動起起落落,即使在全球大疫影響之下,民眾渴求全面改革的意志依舊不減,各地都傳出程度不一的抗爭運動。2021年,泰國的反政府示威運動,不僅針對執政黨,甚至波及泰國皇室,意外挖掘出國家崇奉的玉佛其實搶自瀾滄古國,長年爭奪所挾帶的怨念血仇反倒可能影響國運;最嚴重的就是泰國皇室帶領全民祭祀的暹羅開國天神,可能僅是守護皇室家族的鬼靈。

泰國導演班莊·比辛達拿剛(Banjong Pisonthanakun)與韓國導演羅泓軫(나홍진)聯手製作的《薩滿》意外見證了泰國政治神話的誕生與破滅,宗教曾經具有賦予政權統治合理性的能力,泰國皇室也不例外,泰國的反政府運動透過鬆動信仰,解構皇室的正統,不僅對皇室而言是個危機,對一般泰國民眾也是一枚信仰震撼彈。

開聊《薩滿》之前,我建議先回顧羅泓軫前一部充滿信仰色彩卻也與政治議題混雜的《哭聲》。

《哭聲》無法帶來Jump scare心跳加速與血脈沁涼的暢快享受,也沒有無限血漿噴灑鏡頭的畸形爽感,但懸疑滿點,讓人從心底發毛的邪惡儀式,翻轉又再翻轉的結局,的確堪稱韓國影史上數一數二的恐怖片,特別是重擊心靈式的那種恐怖。

網路有許多相關分析,例如對著男主角丟石頭,後來在陰影底下勸男主角不要進家門的神祕女子,被認為是神的化身。這裡的神,是指《聖經》的耶和華,典故出自《約翰福音》:「耶穌就直起腰來,對他們說:『你們當中誰沒有犯過罪,誰就先拿石頭打她。』」在基督教的原罪思想裡,只有神是無罪的,所以這神秘女子就是神,或者神的化身。

可能有人已經注意到,以東亞國家來說,韓國影劇作品提到基督教思想的頻率應該是最高的,這不僅和美援有關,更與近代韓國追求經濟發展過程中,積極以美國為樣本藍圖,試圖複製美國的成功模式所致,包括城市裡高密度的咖啡館,年輕人追求的饒舌嘻哈樂次文化,跳脫歷史大戲轉向警探刑偵片,甚至連活屍片都學得超英趕美,更以上教會做禮拜為時尚流行的象徵等等,韓國人學習美國的態度與方法,是從裡到外,無所不包的。因此,神秘女子的出現,本身就是一個充滿政治意味的宗教形象,因為與她對抗的,就是傳統跳大神的巫師,以及揉雜了佛道二教的民間信仰。

韓國的跳大神,恰好就是源自薩滿教信仰,與《薩滿》中文片名不謀而合。薩滿是一種普遍存在於世界各地的原始信仰,由於最早的研究對象都是針對東北、中亞等地區,與滿族或沙門(śramaṇa)譯音有關,所以稱為薩滿,但實際上像北美印第安人、非洲及中南美的巫醫、東南亞甚至台灣原住民的巫師等等,都可以歸納在薩滿教信仰之下。

由於地緣關係,韓國接收許多來自東北的薩滿教信仰,而《哭聲》裡的跳大神帶有更多儒家色彩,例如俎豆祭器、舞樂獻肉都是《周禮》或《儀禮》紀載過的周朝祭儀,而避邪的字畫應當是唐代之後桃符敬字信仰的演變,李氏朝鮮崇儒為尊,儒家精神雖然擺在首位,但民間對佛道教與薩滿信仰也不曾停止過,因此才會有這麼本土化的韓式薩滿。

《哭聲》不只讓韓式薩滿和無罪之神對抗,更巧妙地透過一個詭異的日本人角色,重新爬梳韓國近代被日本殖民的歷史,日本人披著似佛教又非佛教的外衣,加入這場宗教大戰,為整部作品帶來更多懸疑感,以及對政治和歷史的聯想。

相較於純然以政治為主題的作品,《哭聲》更凸顯出韓國人路線選擇的困難,男主角全鍾久面對昏暗未明的前方,不知道該相信耶穌還是薩滿,猶如當前韓國人的徬徨與恐懼,不斷遺失的傳統和陸續外來的文化,究竟該如何取捨?小警員全鍾久的哭聲,究竟是他自己的,還是全韓國人的呢?

 

H級片單,可能是很Humor的。
很Happiness。
但大多很Horror。
很Hopelessness。
或者很Hentai。
甚至很Hardcore。
那些沒被關注到的奇葩電影或影集,或者已經被討論到爛但總是還值得補充的,都將出現在這串片單中。

我是唐墨,下次再為您推薦我的H級片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