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號房的床板下    女子屍蹤汽車旅館

檔案調閱1212次

帶有異味的房間

晚上十點左右,騎著機車來到小港區客萊頌汽車旅館休息的情侶,被安排住進205號房。剛從房務人員手中領過鑰匙,兩人興沖沖地騎到205號房門前,待鐵捲門開啟,將機車騎進車棚,停妥車子便逕往旅館房內奔去。

剛打開房門,一股難以形容的怪味隨即撲鼻而來。雖然在那一瞬間有思考要不要換房間,但兩人都在興頭上,不管是室內微微的臭氣,還是二月的寒意都無法澆熄兩人的慾火。那是2009年的事情,鄰近鳳山溪與小港機場的小汽車旅館,在網路評價還沒那麼流行,臉書也沒有什麼爆料公社的年代,到汽車旅館追求速戰速決的住客,也不太會計較室內有異味這種小事情。

該做的事情都做完了,梳洗過後,兩人躺回床上溫存,再度嗅聞到那股難以解釋的氣味。雖然汽車旅館的休息時間是兩小時,但洗浴用品的香氛都無法掩蓋那股怪味,有點掃興的兩人便決定提早離開。根據房務人員的說法,這對情侶在205號房待了約莫45分鐘左右就離開了,離開前只是跟櫃台提醒房間有怪味,並沒有其他異狀。

接獲這樣的消息,櫃台請兩位清掃阿姨到房內去察看。起初她們都還有點不相信,因為每天固定都會巡過所有房間,並沒有在任何房內聞到異味。正常販售的205號房,來來去去了好幾組客人,每組客人離開也會有阿姨們輪班去整理房間,不只阿姨們沒聞到,也不曾聽哪組客人提起有異味的事情。

但是今天,清掃阿姨一打開205號房,就發現事情不對勁了。

自由時報資料照片,事發的205號房

 

總計十二組住客

濃烈的腐臭味正瀰漫在205號房內,而剛剛那組情侶們洗浴後的沐浴乳花香也摻雜進來,變成非常可怕的氣味。那種腐臭味,就是家裡冰箱的過期肉品,帶著肥厚油脂和血水變質後的氣味。

一位阿姨正在巡視浴室跟其他角落,本來以為是有死掉的老鼠或貓狗,但是都沒發現任何屍體。另一位阿姨忽然一個念頭閃過,想起床墊底下的床板是空心的,說不定有老鼠跑進去,死在裡面才會這麼臭。

「應該是底下的床板啦,大概是死老鼠。」一邊說,正要掀起床墊查看,在浴室的阿姨也出來幫忙。

床墊一掀開,那股惡臭伴隨著巨大的飛蠅直接撲面而來。床墊下還有一塊雙人的集合板空心床架,兩人把床墊先立在一旁,正要聯手搬開床架。她們本來的打算是,把床架立起來之後,再把空心床架底下的老鼠屍體掃出來,噴灑消毒水,就可以完工了。

但是床架底下不知道什麼時候藏了一包鼓鼓的黑色塑膠袋,打壞了她們的計畫。仔細看的話,是兩個塑膠袋上下套在一起,看起來裡面塞一個相當巨大的東西。而塑膠袋的底部已經開始漏出暗紅色甚至有點黑的髒水。

阿姨才把塑膠袋口揭開一點點,兩人就被袋子裡的東西嚇得跑出205號房外,不斷尖叫地衝往櫃台。

「有死人啦!」顧不得這樣的風聲會嚴重影響汽車旅館商譽,兩位阿姨在櫃檯驚呼連連。

蘋果日報資料照片,死者被藏在床板下

黑色塑膠袋裡裝的,是一具長頭髮的女屍。警察很快就封鎖了現場,正在查驗女屍身分。女屍全身赤裸,脖子上的勒痕跟吐出的舌頭,研判是遭到勒斃。屍身發黑腐爛,滲出血水,考量到當時是冬天,研判死亡時間應該將近一周。

於是開始追查這一周內曾經入住205號房的住客。

透過住客紀錄與監視器的回放,總共有三對情侶過夜,而休息的住客加上剛剛離開那對總共有九對。若按交通工具來區分,共有十輛轎車與兩輛機車曾經入住。在這一周內,至少有十二對情侶都在這具女屍的正上方度過歡愉的時間。

 

兇手自白與死者訊息

警察從這幾組住客的紀錄中,過濾出一位叫做楊國卿的校車司機,資料顯示他在2月4日入住,他到警局供稱車子雖然是他登記在他名下,但都是他父親在開,警方認為楊國卿的父親年事已高,不太可能會有使用汽車旅館的需求,但沒有直接證據,只能請楊國卿回去。

而就在這時候,鑑識科也釐清了死者身分,她就是就讀慈惠醫專物理治療科五年級的孫函均。這個身分幾乎讓警方可以確定楊國卿有涉案嫌疑,因為他開的就是慈惠醫專的校車。

不待警察拘捕,被警察問完話的隔天,楊國卿就主動自首投案,並說明他跟孫函均曾經有過情侶關係。可惜的是,這段兩人關係中,除了楊國卿片面的證詞,警檢僅能從雅虎奇摩即時通的網路訊息,揣測孫函均跟楊國卿起衝突的原因。孫函均真正的想法,已經無從得知。

楊國卿跟孫函均雖然經常在校車上相見,但更多時候是透過即時通在聯絡感情,根據即時通的訊息,2009年初,楊國卿覺得孫函均可能另有新歡,便打算與她在咖啡館約談。但是當警方詢問楊國卿是否因為懷疑孫函均移情別戀,所以才會預謀殺人的時候,楊國卿卻又矢口否認,他說是因為本來說好要送孫函均一支手機,但因為錢不湊手一直沒給她,兩人才會發生口角爭執。

根據楊國卿的說法,他本來只是想安撫孫函均,所以提議到汽車旅館慢慢談,奈何車子開進205號房的車棚之後,孫函均不肯下車,好說歹說都沒有結果,孫函均又趁勢開門下車準備步行離開,楊國卿堅持挽留,兩人拉扯之間,竟開始互甩巴掌。楊國卿說,自己的理智就是在這裡斷線的,他從休旅車後車廂內的露營用具,拿出童軍繩,將孫函均勒斃後拖進房間。

蘋果日報資料照片,兇手楊國卿

等到察覺孫函均已經斷氣,楊國卿的判斷力也就慢慢恢復,他第一個想到的念頭是脫罪,於是默默地戴上手套後,將孫函均的衣物褪去,試圖掩蓋指紋毛髮等跡證,大型黑色塑膠袋,分別從孫函均的頭部包下,以及從腳部包上,藏入床架底下的空間後,便開車前往中正預校附近的昭南橋下,棄置孫函均的所有衣物,並將其手機丟入溝渠中。

從這樣的棄屍方式,可以看得出楊國卿心思不夠縝密,也或許真的如他所說,他是一時氣憤失手殺害,絕非蓄意預謀。法院判決有期徒刑十八年,褫奪公權六年,如今還在獄中的楊國卿,是否能真心懺悔?

 

回顧臺灣旅宿血案

事發多年,汽車旅館現址依舊還在營業,原名客萊頌汽車旅館,如今換了名字。或許經營團隊也換人了。

回顧臺灣發生過的重大旅宿命案,其實多半都有預謀犯案的動機。例如1985年開封旅社的水果商人斷頭命案,至今依然是未解決的懸案,兇手依然逍遙法外,死者羅添丁的頭顱被利刃切斷,但旅社內卻沒有大量血跡噴濺的痕跡,兇嫌似乎在動手之前,先將羅添丁勒斃,宛如屠豬放血一般將其頭顱割下後,裝入紙袋中攜出。

1988年的五福旅社五人慘死血案,兇嫌三人組是職業劫匪,早已連續在數家旅社中得手數萬元不等,挑中五福旅社作為下手對象的時候,勘查過周遭地形,甚至以附近的大華飯店為躲藏據點,一刀斃命的俐落手法,震驚社會。

五福旅社命案

根據楊國卿的說詞,休旅車後車箱內的童軍繩跟黑色塑膠袋固然是露營常見用品,但也極有可能在約談孫函均的時候,他就已經預設了談判失敗後的預備方案?

眾多旅宿相關兇殺命案中,可以推測或許真的是無預謀衝動殺人的,應該就是在2018年引發香港反送中事件,徹底震盪香港命運的紫園旅店潘曉穎命案。兇手陳同佳原本跟女友潘曉穎只是來台旅遊,在臺最後一晚逛了夜市,兩人還買了一模一樣的粉色行李箱。如果不是潘曉穎向陳同佳坦白,說她懷了前男友的孩子,又被陳同佳發現其複雜交友關係,陳同佳或許就不會在當下失去理智,在爭執中勒斃潘曉穎。那只粉色行李箱就不會成為潘曉穎的臨時棺槨;香港的民主自由也不會這麼快就遭到強制緊縮。

 

 

疑案辦Deep Ocean:0號深潛

新書特報:首次改編五福旅社命案的懸疑小說

《疑案辦Deep Ocean:0號深潛》

Deep Ocean系列,以 #疑案辦 為主角​

時代設定在 #近未來

由文風流暢輕快的 #蝕鈴 執筆​

並請到 #海穹文化 創辦人 #伍薰 協助科幻設定​

讓讀者跟著菜鳥探員梁予彬,​

展開未知的想像,一起挖掘深埋在過去的疑案!​

== == == == == == == == ​

#內容簡介

【說好的演戲,為什麼變成辦案了?!​】

對梁予彬來說,​

他只是想找到一個可以演戲、

又能養活自己的工作。​

但是,找他去面試的單位突然變成了「辦案機構」不說,​

甚至還要他跟那些殺人兇手「面對面」?!​

想像不能的工作內容、超乎負荷的體能訓練,​

還有毒舌到令人髮指的前輩……​

菜鳥調查員的艱難職涯即將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