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森家族殺人事件】末日的審判(下)

檔案調閱222次

 


【曼森家族殺人事件】好萊塢殺人事件(中),我們看到了曼森家族成員如何在教主的瘋狂指示下,在洛城與好萊塢一帶犯下多起兇殘的謀殺案。這群曾經天真爛漫的青年,已經放棄了現世的道德觀,完全跨進了曼森營造的恐怖世界……他們能夠如願迎來教主應許的「Helter Skelter」末日嗎?還是會先走向人生的末路呢?


 

莎朗‧蒂等六人在比佛利山自宅慘死的事件,在命案發生隔天,就成為全美國報紙與電視新聞的頭條。美國民眾之所以關注此案,不僅是因為被害者身為知名的好萊塢影星,或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咖啡大亨繼承人,更是因為命案手法極度殘暴,透露出行兇者的極度無情跟惡意,旁觀者很難不受震撼。不明的行凶動機與現場怪異的嘲諷字眼,更是讓人不寒而慄。許多住在比佛利山或洛杉磯一帶的影星歌手名流們,深深恐懼自己會遭逢相似的命運,一時之間,搶購槍械自保的風氣大為盛行。

就在莎朗‧蒂命案新聞爆發的當天晚上,洛城又發生了更加駭人聽聞的拉比安卡夫婦血案。拉比安卡太太15歲的兒子在隔天晚上回家,一到門口就察覺到不對勁,趕緊找來姊姊與她的男友陪伴。三個青少年見證了兩姊弟繼父躺在血泊之中、腹部被刻下「戰爭」字眼的遺體,他們的母親則被來現場調查的警官找到。

儘管洛城向來就不是甚麼治安良好、路不拾遺的地方,但如此血腥殘暴的命案,也不是天天發生。究竟是甚麼樣的邪惡力量,在短短兩天內造就這樣的慘劇?

此時,恐慌的社會仍不知情,殺害了這些犧牲者的曼森家族成員們,正在斯班牧場裡嗑上大量的迷幻藥,為自己的功績深深感到興奮。教主所預言的「Helter Skelter」末日戰爭,就要被他們的殺戮所引爆了,世界就要陷入一片混亂了,他們登上頂端的時間也快要來臨了。

但這些走上不歸路的青年們,實在是被曼森的長期洗腦隔絕於世太久了。他們不知道末日的螺旋滑梯不但不會降臨,而且他們放棄道德底線後的所作所為,都將會被法律的鐵腕一一揪出,並為此付出至高的代價。

 

膠著的調查

不過,要看曼森家族受到制裁還得等上一段時間。因為洛城警方對這兩起恐怖大案的偵辦,可說是在五里霧中摸索前進。

洛城警方一開始並不清楚,女星莎朗‧蒂與友人們的命案,以及另一起拉比安卡夫婦命案,竟然是同一個團體犯下的。於是他們分成兩組偵辦命案,並向媒體宣布他們已經排除了兩起案件相關的所有可能性。

如此一來,調查就更陷入死胡同中,警方無法順利找到兩起命案的動機與嫌疑人。在莎朗‧蒂命案中,警方本來因為倒楣死在車道上的少年史蒂夫‧佩倫特,而懷疑他的朋友兼宅邸管理員威廉‧加瑞森(William Garretson)就是兇手;不過調查結果顯示他對命案並不知情,很快就還給他清白,案件調查也就此沉寂了一段時間。

承辦拉比安卡夫婦命案的警探們也是一頭霧水,他們找不到可以證明兇手身分的線索,也不清楚血腥殺戮背後的動機。唯一值得關注的異狀,就是兇手在冰箱上留下的「Helter Skelter」訊息,是披頭四最新專輯的歌曲。是甚麼樣的恐怖搖滾樂迷嗑藥嗑嗨了,犯下這起詭異殺人案嗎?

沒聽過曼森「神諭」的警方,根本不了解「Helter Skelter」的末日意義(而且還拼錯字)也就不知道那群殺手,是為了發起種族戰爭統治世界而犯下這些兇殘命案。只有曼森家族拿來自嗨的預言訊息,因為實在太讓外人摸不著頭腦,沒能成功激起末日降臨,卻暫時保護了他們不受到懷疑,還真是意外的效果啊。

 

倒楣的替身演員

然而,在兩起命案發生後不到一週,洛杉磯警方卻在8月16日攻進斯班牧場,逮捕了整批曼森家族成員。

唐納德‧薛

這時候他們並不清楚這個叛逆嬉皮團體,就是犯下恐怖命案的邪教組織,而是懷疑他們是打劫洛城的汽車竊盜集團,才將之逮捕入獄。但因為沒有進一步證據,加上拘票日期寫錯,曼森家族沒多久就離開了拘留所。

虛驚一場的查爾斯‧曼森,並沒有因此慶幸,反而變得更加偏執暴力。他懷疑家族之中有人向警方洩密,要給這個抓耙子一個血腥教訓。

抱持著好萊塢明星夢,在斯班牧場打工的替身演員唐納德‧薛(Donald Shea),既不是曼森家族成員,也曾經與曼森發生衝突,結果就成了曼森抓內奸的犧牲品。曼森指使史蒂夫‧葛洛根和另一位家族成員布魯斯‧戴維斯,在8月26日將薛綁架並毆打、刺殺而死。

綽號「克雷姆」的史蒂夫‧葛洛根,家族成員們普遍認為他有點「智障」,不過也有人認為他是裝笨

唐納德‧薛恐怕還不是曼森家族殺戮之旅的最後一位受害人,這段時間之內,許多被殘酷地捅了數十到數百刀的男女屍首,在洛城的小巷或斯班牧場旁的荒野中被人發現。他們會是這個日復一日更加瘋狂的邪教,要開啟末日戰爭的犧牲者之一嗎?

 

死亡谷的應許之地

無論獻上多少鮮血,「Helter Skelter」終究是沒有降臨。

曼森家族遷居到死亡谷,尋找預言中的地下城。但還不得其門而入,警方卻又再度上門,以汽車竊盜集團的罪名二度逮捕他們。這次,警方從一位女性成員的口中聽見詭異的線索:蘇珊‧阿特金斯疑似參與了數個月前發生的蓋瑞‧辛曼命案。於是蘇珊‧阿特金斯便遭逮捕,被關在拘留所中等待調查。

由於辛曼命案早已逮捕了主嫌巴比‧博索萊,他既是曼森家族成員,也是被害人的好友。承辦人員發現他的女友也跟曼森家族有關,使他們開始懷疑這個看似成不了大器的嬉皮團體,可能不是只會嗑藥、雜交、跟偷竊而已。拉比安卡命案的調查小組也聽聞了辛曼命案,開始探詢兩起命案之間的關聯性。

阿特金斯對自己的命運毫無危機意識,滿心相信曼森預言、腦袋又充斥著LSD的快感與幻象的她,向兩位獄友炫耀著她這些日子的「功績」:她可不只參與辛曼的命案,她還殺了那個大明星,那個不停向她求饒,求她們放過腹中孩子的莎朗‧蒂。

警方這才意識到,原來這些日子來震驚洛杉磯與全美國的幾起兇殘命案,全都是曼森家族幹的好事啊!

曼森與他的支持者們終於被捕

1969年12月1日,洛杉磯警方發出逮捕令,要逮捕涉嫌謀殺的在逃成員,包括參與莎朗‧蒂命案的查爾斯‧華森、派翠西亞‧克倫溫科,以及琳達‧卡薩比安等人。華森跟克倫溫科分別在德州跟阿拉巴馬州的老家被逮捕,卡薩比安則是一聽說警方要找她,隔天就直接向警方自首。

琳達‧卡薩比安雖然成功逃出曼森家族,帶著女兒回到丈夫跟母親身邊,卻逃不了那幾夜的殺戮夢魘,腦海中總是迴盪著被害人臨死的慘叫聲,良心譴責日復一日折磨著她。直到案情終於曝光,她也得以解脫,說出一切真相。

負責起訴的檢察官文森‧布格留希(Vincent Bugliosi),為了能夠順利證明查爾斯‧曼森跟追隨者的罪行,便向沒有下手殺人、而且幾乎完整見證兩起命案經過的卡薩比安提議,讓她成為主要證人來換取免刑。這個決定在社會輿論中引發了一波爭議,有人同情這位不情願的共犯,也有些人反對讓她逃過一劫。但無論如何,卡薩比安確實是個至關緊要的證人,她詳細的供述讓檢方得以將曼森等人一網打盡,並成功定罪。

在曼森家族找到死亡谷的地下庇護所之前,參與兩起謀殺案的人員一一被捕,警方也一點一點地將調查過程蒐集到的兇刀、指紋等證據,將之與嫌犯比對。曼森家族的末日,終於來臨了,但卻不是教主所描繪的「美妙」景象,而是冷酷的現世法律。

 

末日的審判

1971年,在法庭外剃光頭表忠的曼森家族成員

即使面對死刑的威脅,曼森家族的犯人們依然不知悔恨。他們的心智已經被教主曼森帶離了這個世界,他們放棄了自己的判斷能力,面對法庭指控他們犯下的血腥罪行,他們竟然無法區分是非對錯。被告們在審判席上高聲笑鬧,傳唱著曼森寫作的歌曲,不斷干擾卡薩比安與其他證人的作證程序。無法無天的程度,讓旁觀者不住瞠目結舌。

查爾斯‧曼森冷血無情的反社會人格,與他所犯下的恐怖暴行,讓社會大眾不寒而慄;但更令眾人驚懼的,是他對追隨者的操縱能力。這些曾經天真善良的文藝青年們,竟然可以在短短兩年內被洗腦到放棄人性,成為心中只有教主的殺人機器。世俗法律的鐵腕,對曼森的無上權威一點動搖也沒有。那些被告謀殺的追隨者們,樂於承認自己的罪責以讓曼森躲過極刑;沒有被捕的信眾們,則在瑪麗‧布魯納等人的領導下聚集在法院之外,不顧世人譴責的目光,高呼家族無罪。

曼森為了表示他在審判中無話可說,在額頭上刻下一個「X」;三位女性被告:蘇珊‧阿特金斯、派翠西亞‧克倫溫科、與萊絲莉‧范‧霍登,立刻跟隨教主的行動,也在前額刻下「X」符號。法院外的諸多忠實信徒也紛紛仿效,以示對曼森的絕對忠誠,其中包括把琳達‧卡薩比安帶進家族的凱薩琳‧雪兒。

三名面臨死刑的女性命案被告,可以在她們額頭上看到清晰的「X」符號

即使見證了家族的恐怖罪行,雪兒對曼森依然極度忠誠,同時,也對「叛徒」卡薩比安極度憤怒。她們在審判期間集體要求作證,表示莎朗‧蒂與拉比安卡夫婦命案才不是曼森的傑作,那個在證人席上裝無辜的卡薩比安,正是一切暴行的幕後主使者。

這簡直是荒謬到家,法庭即刻否定了這份證詞。畢竟比起漫不經心又嘲笑被害人的幾位被告們,卡薩比安展現出無比的悔恨跟對被害人的同情。曼森家族的辯護律師向她出示了莎朗‧蒂慘死在血泊中的照片,想要證明她精神有問題,然而卡薩比安一看見身中多刀的莎朗‧蒂,當庭便情緒崩潰。

「你們怎麼幹得出這種事!」她向法庭另一端的被告席大吼。然而,回應她的卻是阿特金斯與克倫溫科等人一串銀鈴般的笑聲。

她們曾經都是為了「愛與和平」的單純信念而聚在一起,曾經為了那份溫暖歸屬感而成為家人,但面對教主冷血的指令,她們做出了不同的選擇。也因此,留在了不同的世界。

在法庭外舉標語斥責家族「叛徒」的曼森忠實信徒們

 

洗腦的餘波

世俗法律或許無法處理曼森與追隨者的瘋癲,但至少能夠將他們的危害隔絕於社會之外。包括首腦曼森,巴比‧博索萊、查爾斯‧華森、派翠西亞‧克倫溫科、蘇珊‧阿特金斯、萊絲莉‧范‧霍登與史蒂夫‧葛洛根共七人皆因他們犯下的命案而被判處死刑,布魯斯‧戴維斯也被判處終身監禁。不過,因為加州後來於1972年廢除死刑之故,曼森家族死囚全被轉成無期徒刑。

綽號「唧唧叫」的琳妮特‧弗洛姆

瑪麗‧布魯納與凱薩琳‧雪兒等忠誠信徒,不能接受這個下場。她們兩人在1971年8月率領幾位男性成員,計畫劫機綁架人質,逼迫當局釋放曼森等人。不過他們的計畫,在搶劫二手商店時就遭到破壞,只好勉強轉為挾持商店與警方對峙,然後全部被警方制伏逮捕,關入大牢。

曼森家族的影響力還沒有完全瓦解。部分信徒轉為宣揚曼森的自然保護理念:「空氣、樹木、水與動物」(Air, Tree, Water, Animals,縮寫為ATWA,又可寫為All The Way Alive),成了激進的環保恐怖份子。當年加入曼森家族才17歲的琳妮特‧弗洛姆,是這份理念的堅定支持者。她的思想發展越來越偏激,終致她在1975年決定行刺福特總統,但卻因為子彈沒有成功擊發,刺殺失敗而被判處無期徒刑。

 

那地獄的名字是Helter Skelter

1967年到1969年8月之間,聚集在查爾斯‧曼森麾下的那票年輕人,曾經過著隨心所欲的快樂生活。他們或許嗑藥、雜交、偷竊,做出許多社會側目的小犯罪,這都還可說是年少不羈、無傷大雅的反傳統之舉。然而那個「Helter Skelter」末日將至的夏天,卻徹底毀滅了他們的人生。當然更不用說,還摧毀了眾多被害人的性命與他們的家庭。

那些在審判時冷血嘻笑的被告們,在牢獄生涯的消磨中也慢慢醒轉過來,認知到當年的行為有多麼錯誤,可是為時已經太晚了。華森、阿特金斯等人後來在獄中受洗為基督徒,但宗教的力量仍然給不了他們世俗的救贖;凱薩琳‧雪兒出獄以後,做手術把額頭上的「X」去除掉了,後悔無比的她,不知道是否曾向自己陷害過的琳達‧卡薩比安道歉。至於卡薩比安雖然沒有親手殺人,也沒有受到刑責,但那兩個恐怖的夜晚,恐怕還是她一生的惡夢。

查爾斯‧曼森至死依然沒有任何悔意,他還把額頭的「X」擴張成了納粹的「卐」字符號,他是真心的認同種族主義嗎?抑或這只是他用來玩弄人心的一個道具呢?無論如何,我們可以確定一點:他預言的「Helter Skelter」末日,確實是在命案被害人與追隨者的人生上面實現了,而他對自己親手打造的地獄景象,可是非常地滿足。

1976年電影《Helter Skelter》劇照

 


參考資料

  1. https://www.biography.com/people/groups/manson-family
  2. 「德克斯」查爾斯‧華森自傳《你會為我而死嗎?》
  3. https://www.cbsnews.com/pictures/charles-manson-murders-45-years-later/
  4.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anson_Family

 

 


更多邪教犯罪

【日月明功虐殺案】古宅屋中無日月,神功之下藏陰謀

【天堂之門自殺案】 上帝與魔鬼都是外星人?飛碟邪教的集體自殺事件

【奧姆真理教專題】

  1. 泡沫經濟中崛起的新興宗教(一)
  2. 被邪教神隱的一家人:坂本堤一家殺害事件(二)
  3. 再見了!河野家的幸福:松本沙林毒氣事件(三)
  4. 世紀末的恐怖戰爭:東京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前篇(四)
  5. 那些理組的狂信者們:東京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後篇(五)
  6. 始於平成,終於平成?奧姆真理教的審判(終)

【大衛教韋科慘案】

  1. 末日教派大戰FBI(上)
  2. 天啟莊園的火焰末日(下)

【人民聖殿事件】

  1. 共產主義烏托邦,瓊斯鎮的恐怖統治(上)
  2. 逃不了的恐怖天國,瓊斯信徒集體殉教(下)

【羅傑尼希生物恐怖攻擊事件】

  1. 異狂國度的選舉奧步(上)
  2. 愛與和平的沙門氏菌,民主制度的反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