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殺福特總統】一次不夠你有殺兩次嗎?(上)

檔案調閱93次

 

「美國總統遭到暗殺」,並不是甚麼稀奇的新知。想必大家都可以輕易地講出兩位知名的被害人:林肯(President Abraham Lincoln)與甘迺迪(President John F. Kennedy),也可能耳聞過雷根(President Ronald Reagen)曾被茱蒂‧佛斯特(Jodie Foster)的瘋狂粉絲暗殺的怪奇事件。

美國第38任總統,傑拉德‧福特總統

這次要來介紹的,是知名度比較沒那麼高的傑拉德‧福特總統(President Gerald Ford),他也曾遭人暗殺。而且最驚人的是他在短短17天之內,就被不同人士連殺了兩次──兩次都沒死!

命大的福特總統,當初究竟怎麼惹來這些殺手,這些兩光的殺手又是何方神聖呢?今天就讓我們來向各位讀者介紹一下吧。

首先登場的,是好久不見的曼森家族(Manson Family)

 

第一次暗殺:曼森家族番外篇

自從教主查爾斯‧曼森(Charles Manson),與其他參與謀殺案的家族信眾入獄之後,曾經震懾全美國社會的「曼森家族殺人事件」,便逐漸淡出公眾的視線,所謂的曼森家族也四散各處,失去了凝結他們的核心。

有看過【曼森家族殺人事件】系列文章的讀者,應該對琳妮特‧弗洛姆的臉有印象

不過,若是以為被關的曼森就此失去對信眾的影響力,那就太天真了。

有些信徒皤然悔悟,重新回到社會與家族的懷抱做人去;有些信徒卻是緊抱著教主傳授的教義,努力在世人的不諒解之中,保持他們癲狂的信仰生存下去。

琳妮特‧「唧唧叫」‧弗洛姆(Lynnete “Squeaky” Fromme),就是對曼森絕對忠誠的其中一位信徒,她遇到曼森的那一年,還不過19歲。1971年,為了拯救曼森與其他面臨死刑的信徒,弗洛姆與其他家族成員,曾經把大量LSD塞進漢堡,意圖毒殺出面作證莎朗‧蒂謀殺案(the Murder of Sharon Tate)的家族成員芭芭拉‧霍伊特(Barbara Hoyt)。弗洛姆因為妨礙作證被關了90天,出獄之後,她不但沒有回歸社會,還往更極端的方向走去。

 

殺人類救地球

為了能夠接近、聯絡曼森,弗洛姆與另一位同樣忠誠的家族成員珊卓‧古德(Sandra Good)同住在加州的沙加緬度(Sacramento),守候著她們的教主,同時也身體力行曼森的教義。

除了導致一系列恐怖謀殺案的「Helter Skelter」末日預言,曼森還提倡一套跟環境保護有關的思想體系:ATWA(Air, Trees, Water, Animals)。ATWA分別指涉支撐地球生態的各種元素,空氣、水以及動植物等等,又可以說是一切有生(All The Way Alive),只要是地球滋養的生命與維持生命的泉源,都是信奉ATWA者要保護的對象。

這套愛護生命的哲學,對比曼森家族殘殺無辜受害者的行徑,真是無比諷刺。不過當局者迷,深陷在對曼森的迷戀與家族的封閉世界之中,琳妮特‧弗洛姆等忠誠信徒,完全無法注意到教主言行之間的矛盾。

或許,他們從來不覺得兩件事是矛盾的。殺人保護環境再合理不過了,人類就是汙染水源跟空氣,造成動植物滅絕的罪魁禍首,殺死這些「環境殺手」,又何罪之有呢?這種想法,至今仍存在於少數極為偏激的環保運動人士心中。

心中只有曼森家族跟地球生態最重要的弗洛姆,把其他人命都視如草芥,在自己窄小但異常厚實的同溫層中,培育著自己對人類社會的仇視。終於,在1975年,她的憤怒達到了至高點,也有了一個宣洩的對象。

加州紅木(Sequoia sempervirens, California’s giant coastal redwoods)是世界最高的樹種,是加州的至寶,也是琳妮特‧弗洛姆迷戀的對象。如此崇高的生命,不知道活了幾千年,見證了多少興衰啊。

然而,人類的自私跟貪婪,所造成的環境汙染,就要把這些美麗的樹木摧毀了!可怕的霧霾正造成加州紅木的死亡!

儘管沒有任何科學研究可以證明兩者的關聯,弗洛姆還是深信,加州的空汙會導致加州紅木死亡。正好,一篇由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發表的研究報告《加州霧霾光譜學研究》,說明了加州霾害是如何汙染加州的郊區。同時,福特總統不但沒有採取行動改善霧霾,還要求國會放寬空汙法的規定。這命中琳妮特‧弗洛姆的地雷,讓把保護環境視為傳承曼森家族使命的她,決意要採取激烈行動。

她要用福特總統的血,向全美國宣告:沒有人可以傷害樹木!

琳妮特‧弗洛姆手上的標記代表ATWA

 

末日沒來,總統也沒死

1975年9月5日那天,福特總統人剛好在沙加緬度,對想要暗殺他的弗洛姆來說,再方便不過了。她一大早起來,全身穿著鮮亮的紅色──對她來說這是代表「動物與地球的色彩」──拿了一把科爾特點45手槍,準備前往暗殺福特總統。

福特總統剛結束一場會議,正要回到他下榻的參議員飯店(Senator Hotel),沿路上受到民眾的夾道歡迎,他與他們一一握手、致意,渾然不覺其中一位朝自己接近的紅衣女孩,可不是懷抱敬慕之情來的。

弗洛姆在人群中舉起手槍,對準福特總統,扣下扳機──手槍發出金屬撞擊的「喀拉」一聲,卻沒有緊接著發出她期待的火藥爆炸聲。

子彈沒有擊發。

弗洛姆瞬間意識到自己沒有成功行刺福特總統,「子彈射不出來!」她忍不住大叫。週遭的人群全都轉過來,看向她,驚慌失色。總統的維安團隊一湧而上,把這名殺手壓制住,並把福特總統迅速帶離現場。

雖然福特總統毫髮無傷,也很快就整頓好心情,繼續那天的下個行程,但面對暗殺總統這等大事,司法機關可不會隨便放過兇嫌。

行刺失敗當場被捕的琳妮特‧弗洛姆,很快就被起訴,判處終身監禁,這一年她只有26歲。整個人生的精華時期,全部浪擲在監獄之中,但弗洛姆似乎沒有甚麼悔意,即使在獄中也不改對曼森的忠誠,並堅信「Helter Skelter」即將到來,全世界都要為之毀滅。不過,弗洛姆在2009年得到假釋出獄的時候,那一年的世界顯然還很完好,加州紅木也沒有被霧霾滅亡。

弗洛姆意圖暗殺福特總統的位置平面圖,可以看到弗洛姆的公寓(右下方標示處)距離行刺地參議員飯店(綠色區塊中標示處)並不遠

 

福特總統在參議員飯店外遭到狙擊的事件,就這樣以失敗告終,又一位曼森家族成員進了監獄。不過,大難不死的福特總統,沒有想到不過短短17天後,就要再一次面臨死神的威脅……這一次,飛向福特總統的子彈,不只要再度驚駭美國社會,還會徹底毀滅一個路人的人生。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