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姆真理教專題】始於平成,終於平成?奧姆真理教的審判(終)

戴維森/調查員 檔案調閱206次

 

1995年5月16日,在整個日本社會的注目和錯愕之中,奧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終於被警方逮捕。長長的車隊從山梨縣山區,將麻原彰晃押送到東京。當這名大家眼中的「首謀」被抓,雖然說社會上瀰漫的不安情緒暫時緩解,但隨著東京地方法院展開審判,另一個漫長的戰線也就此開啟。

整個社會都在議論紛紛: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有能力這樣號召高知識份子投入一樁又一樁的殘忍殺人事件?而這些犯下殘忍罪刑的人,又會受到怎樣的判決?

走下神壇的教主

1996年,東京地方法院終於開始審判麻原彰晃。整個社會都在議論紛紛:這個教徒口中敬稱為「尊師」或者「真理御魂最聖麻原彰晃尊師」,身材高大,身著素衣、留著長長落腮鬍、氣質詭異的男子到底是何方神聖,為什麼有能力號召高知識份子研發沙林毒氣、VX神經毒素等化學武器,投入一樁又一樁的殘忍殺人事件?而這群犯下恐怖罪刑的邪教人士,最後會受到怎樣的判決?而執法部門也相當在意,到底教主跟教徒是如何商討、組織,進而從事幾近顛覆日本的組織性犯罪事件。然而實際審問的狀況,也讓很多人跌破眼鏡。

首先,當麻原第一次出庭時,他透過律師向法庭表示,他非常希望穿著紫色的袍子出庭,希望法庭務必允許他穿著紫色的袍子出庭。對於這個要求,法院方面一瞬間整個黑人問號:都什麼時候了,為什麼還要堅持穿紫色袍子出庭?而且檢察官方面認為,麻原穿著有強烈宗教色彩的服裝出庭,肯定會對案件受害者家屬造成二度傷害,對此要求嚴正抗議。幾經考慮之下,法庭因此駁回這個要求。

在初期的幾次審問之中,在法庭上,光是詢問麻原彰晃的個人基本資訊,麻原章晃的回答就已經讓大家跌破眼鏡。麻原彰晃非常堅持自己的名字就是自己取的麻原彰晃,而不是當時在戶籍上仍然有效的本名松本智津夫。關於職業這點,他也非常堅持自己的職業就是「奧姆真理教的最高領導人」。對比當時實際上已經被強制解散、宣告破產的奧姆真理教,很多人看到麻原彰晃這樣,多少會覺得他未免入戲太深,畢竟他其實已經一無所有了,沒有「演」下去的必要。

後續歷次的審問過程中,麻原可說是不斷秀下限。比如在檢察官誦讀起訴狀時,一般來說被告必須起立聆聽,但麻原就一臉心不在焉的樣子,也要求律師團代替他站立聆聽,法官相當受不了他們這樣傲慢的態度,於是糾正他們的舉止。在其他次的審判中,麻原也有不少脫序的舉止,比如說明顯表現出精神渙散的樣子、當庭突然脫衣、發出怪聲音打斷其他教徒的審問過程…等。

而關鍵的責任歸屬問題,他的說詞也是讓很多人深感意外,前面那個不斷重複強調奧姆真理教教主身份的他,居然四兩撥千斤地否認自己在教團中絕對性,將決策、犯罪的責任推到負責執行的教徒身上,推得一乾二淨,認為都是信徒自己要為非作歹的,或者是信徒過度解釋他的話語。他這樣的言論,被過往視他為生命導師,對他深信不疑,甚至為他殺人、放毒氣的信徒聽了,這些信徒又作何感想呢?

 

夢醒時分,發現真心換絕情的信徒

當時日本社會檢視涉案核心教徒的身份,就學、經歷來看,當中有許多是社會眼中的菁英份子,如醫生、生物、物理、化學領域的科學家。比起麻原彰晃在創教前就前科累累,他們在進入奧姆真理教以前,除了交通違規之外,可說像是一張白紙,完全沒有犯罪紀錄。他們對麻原彰晃畢恭畢敬、言聽計從的樣子,讓整個社會非常震撼。然而當核心教徒在審判過程中,聽到麻原語焉不詳或再三推卸的證詞後,對比被捕前道貌岸然、不可一世的樣子,有不少人也是覺得震憾…。

比如說在教團擔任正悟師(高級幹部),共同策動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仮(假)谷清志綁架事件的井上嘉浩,原先對於涉案細節也是閃爍其辭,然而在審判的過程中,原先視尊師麻原章晃為最終解脫者、傳授宇宙真理者的他,目睹麻原在法庭上的脫序行徑、無精打采樣後,在他心中麻原原先神聖的形象可說是全然破滅,內心也開始動搖:「原先尊師說我們的犯罪行為了救濟世人的必要之惡,真的是這樣嗎?」更重要的是,聽到麻原推卸責任的證詞後,再怎麼虔誠的信徒,也很難沒有「不離不棄,被當北七」的念頭。

而且在這過程中,當井上接觸到越來越多的被害者事蹟和相關調查書後,原先「犯罪=救濟世人」的信念又更加崩解,他終於瞭解到他與教團的行為沒有麻原彰晃講得那麼崇高,相反的,他們帶給許多人痛苦、死亡和分離。認識到這點之後,他一反過去的閃躲態度,決心向法院說明涉案經過。

在漫長的調查過程中,雖然有些教徒,像林郁夫在被捕以前就已識破麻原彰晃的想法,也想抗拒麻原的指令,只是因為害怕自己和家人被教團報復,不得不不聽命行事。也有不少像井上嘉浩這樣的教徒,被捕以後離開教團的封閉環境、教主麻原彰晃的勢力威壓,加上目睹麻原彰晃被捕以後的落魄,和在法庭上漫不經心的模樣,原先的信念逐漸動搖,而願意對檢警說明真相,進而協助推動調查的進程。

因為參與坂本堤一家命案、松本沙林毒氣事件、東京地下鐵事件而被判死刑的奧姆真理教教主與教徒們

法律保障宗教自由?

經過奧姆真理教案件之後,日本社會對於新興宗教團體的一舉一動都非常在意,生怕悲劇重演,然而在日本特殊的法律、制度下,即便經過這起震驚世界的事件,日本政府仍很難將處理程序提高層級。這有部分是因為日本戰後在GHQ代管期間,GHQ為日本制定《宗教法人法》,這部《宗教法人法》忽略了日本宗教發展的歷史背景與社會脈絡,並未具體說明宗教的定義,僅一昧地支持宗教自由,對於宗教團體的認定也相當寬鬆。在日本許多團體、企業只要包裝成宗教團體的形式,符合「有教主、教徒、教義、禮拜場所」的條件,就可以登記成宗教團體,享受稅賦減免的權利。因此,撇開像奧姆真理教這種宗教團體衍生的治安問題不論,光這樣在財政上就有很大的稅收漏洞,有很多應收的稅收是日本政府看得到吃不到的。

另外,雖然日本已經以專法將奧姆真理教列管、監視,但在目前日本的《國家行政組織法》當中,仍規定宗教組織歸由文部科學省(相當於教育部)管理,在基於日本憲法、《宗教法人法》保障宗教自由的前提下,即便其他宗教團體理念荒誕、悖離普世價值、行徑可疑、有犯罪的潛在疑慮,日本檢警機關也不能任意監視宗教團體,否則將侵害宗教團體的自由。

也就是說,在這樣僵化的體制之下,如果有其他宗教團體像1980年代奧姆真理教那樣蠢蠢欲動,日本警方即便有了這個前例可以參考(法務省都把相關文件指定為永久保存),在實務上仍很難預先監視、控管宗教團體成員的言論、行為,只能坐等宗教團體發生具體犯罪事實時才能介入調查,連帶就會錯失遏止宗教團體組織性犯罪的良機。

 

真的結束了嗎?

這起審判在2018年7月,隨著教主麻原彰晃和13名重要涉案教徒被處以死刑而落幕,且因關係重大,而創下日本法律史上許多紀錄,包括長達23年的審判期,以及日本法務省將此案所有審判文件指定為「刑事參考記錄」,並設為永久保存。很多人認為日本政府有心要在平成時代結束以前了結這個案子,但這則案子真的能夠在此時此刻塵埃落定嗎?日本未來會不會出現第二個真理教呢?

事實上,長期追蹤此案件的紀實文學作家、紀錄片導演森達也就曾經指出,雖然到2018年7月止,已經釐清了奧姆真理教系列犯罪的過程,但關於東京沙林毒氣事件,究竟責任是否能歸咎於麻原彰晃、麻原彰晃是否真的命令教徒執行、具體動機為何,由於在這二十多年來的審判過程中,麻原彰晃從一開始的各種脫序、推卸責任、說詞反覆,到後來因為精神狀況崩壞幾乎緘默不語,無法採集到有效的證詞,因此到2018年7月他被執行死刑為止,都仍無法釐清上述的問題。

包括像1995年4月底發生的「村井秀夫被刺事件」,當時在教團內地位僅次於麻原彰晃的村井秀夫,在東京教團總部被自稱是山口組成員的韓國籍男子刺殺,當時日本社會正沉浸於該年3月東京地鐵沙林事件的悲痛與憤怒之中,突然遇到這樣的事情,媒體也趁勢大肆播放刺殺畫面。正當有些人還在想「這是否是『替天行道』?」時,這起事件其實帶來了更多的謎團。刺殺者徐裕行始終供稱是團體首腦指使,但理由不明,他只是奉命行事。時至今日,由於採集不到更進一步的證詞,這起事件的起因仍不得而知。而更重要的是,村井秀夫據聞是坂本堤律師一家殺害事件、松本沙林毒氣事件、東京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的重要策劃者,他到底如何策劃這些事件,他的死亡也讓日本政府喪失重要的辦案線索。

另外,日本社會對於系列犯罪責任歸屬的認定,也沒有一致的想法,至2018年7月底,當日本法務省執行此案13名死刑犯之後,也有民眾認為真正應該被執行死刑的,僅麻原彰晃一人,其他受到麻原操控心靈而執行計畫的教團幹部,到底是否該於去年執行死刑,仍有商榷空間。

隨著麻原彰晃死去,日本社會看似已經擺脫奧姆真理教的陰霾,但實際上奧姆真理教的分支不但仍活躍在社會上,許多謎題也還未解開。透過NHK的調查節目,或者其他紀實書籍,也可以感受到日本社會至今仍然相當好奇,這個到身陷囹圄之時,仍堅持使用「麻原彰晃」之名、堅稱自己為奧姆真理教教主的人,他到底對教主身份、奧姆真理教抱持著怎麼樣的想法,但這一切的謎團已經隨著麻原彰晃與其他實行者被處決,而失去釐清的可能。

坂本堤律師一家之死,若不是實行者岡崎一明自承案情,恐怕他們的遺骨永遠沒有重見天日、得到公道的一天;在松本沙林毒氣事件受害並被冤枉的河野義行,雖然得到了日本政府、警方跟媒體道歉,也消滅不了他承受的冤屈痛苦;特別是他的妻子再也沒有回復意識,在2008年因沙林毒氣的傷害死去;還有眾多的事件被害者、想要脫離教團魔爪的信徒……日本政府的顢頇處理態度,真的能保障他們未來不再受失控的新興宗教所害嗎?或是能夠避免冤罪再度發生?顯然,要做到這些目標,只是把教主和幾個狂信徒執行死刑,是完全不夠的。

即使教主已死,至今仍有眾多信徒深信他的神威無邊

 


參考資料

  1. 江川紹子,《「オウム真理教」裁判傍聴記〈1〉》
  2. 江川紹子,《「オウム真理教」裁判傍聴記〈2〉》
  3. 奧姆真理教審判記錄被永久保存〉,日經中文網
  4. 大島三緒,〈從奧姆真理教看被「空氣」支配的日本〉,日經中文網
  5. 森達也,〈奧姆真理教13人全部處死—「拒絕」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解釋的日本社會〉,Nippon.com
  6. 佐佐淳行,〈「安全神話」滅身亡國——日本掉入「宗教」陷阱〉,Nippon.com

 


更多邪教犯罪

【大衛教韋科慘案】

  1. 末日教派大戰FBI(上)
  2. 天啟莊園的火焰末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