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聖殿事件】共產主義烏托邦,瓊斯鎮的恐怖統治(上)

香楠/調查員 檔案調閱296次

 

1978年11月,美國加州議員里奧.瑞恩(Leo J. Ryan)將要離開美國,執行一項重要的任務。他帶著媒體記者與美國公民組成調查團,前往位在南美蓋亞那叢林中的瓊斯鎮。他肩負使命,要查明位在此處建立的「人民聖殿農業計畫」(The People Temple Agricultural Project)是否以共產主義的烏托邦之名,組成凌虐、監禁與精神控制的邪教團體。

但即使耳聞過「人民聖殿」的惡行,調查團依然沒有想到,進入這個神祕而封閉的團體,竟然會發生意想不到的可怕慘劇……。

究竟這個「人民聖殿」是怎樣的組織?為什麼這群美國人民居住在遠離人煙的南美叢林?瑞恩議員的到訪,又是如何觸發這個組織的崩解,又會造成甚麼樣的慘劇呢?

人民聖殿創辦者──吉姆‧瓊斯

 

人民的救世主

創立「人民聖殿」的吉姆.瓊斯(Jim Jones)生於1931年,早在22歲時就建立了了自己的小教堂,在不受其他教會承認之下,開始傳播自己的主張。

吉姆.瓊斯的思想以他所狂熱信仰的社會主義為核心,結合了基督教的救贖與慈愛,關注貧窮議題與種族平等,宣稱能「讓各色人種、不分貧富,和諧而互助地共同生活在一起」,這在實施種族隔離政策的當時,是前衛而理想訴求。

「我希望你們能成為我!擁有我的無畏、憐憫和愛,擁有跟我一樣包容一切的慈悲,成為我,甚至超越我吧!」

他帶著執著與狂熱宣教,鼓勵更多的人加入,同時也設立免費食堂、日間托兒與老人醫療機構,熱心扶貧與公益的舉措得到大量信徒的支持,數千人願意奉獻勞力、金錢與土地,願意追隨吉姆.瓊斯在洛杉磯與舊金山等地建立教團。

即使受到正統教會的側目,但吉姆.瓊斯似乎仍能以平等與慈愛的主張獲得財富、名聲與政治影響力。他的領袖魅力與政治傾向,使得加州當地的民主黨政治人物願意提供資源,以爭取人民聖殿信徒的支持,吉姆.瓊斯不但與加州州長、洛杉磯與舊金山的市長保持良好關係,甚至與當時的總統卡特都有互動。

因此,他許多荒謬的宣傳──例如自稱是佛陀、耶穌、列寧轉世,能創造治癒殘疾與垂死之人的神蹟──只增加了信徒對他的崇拜,尚未動搖他的權威。直到他開始顯露激進與自戀的本質。

吉姆‧瓊斯與他的來自各個種族的信眾們

 

用左派語言包裝的斂財組織

1971年初開始,人民聖殿號稱已擁有三萬信徒。吉姆.瓊斯依據自己所信仰的共產主義理念,感受到漸進的改革卓有成效,已足以改變美國甚至世界的政治與經濟制度,於是決定進一步朝著革命的邊緣試探。

他不但請求官方批准教徒擁有武器,也收緊控制組織的韁繩,凡有異見或企圖脫離人民聖殿者,便會被施以肉體折磨,面臨死亡的威脅。

如同北風與太陽的故事,當初被和平與慈愛的理想所吸引的教徒開始叛離,他們懷疑吉姆.瓊斯並非如表面所言。這些前教徒暴露了人民聖殿的弱點。從斂財、假神蹟、施虐、下藥與控制,吸引了媒體的關注,甚至招來美國司法調查。

從佈道初期,自我中心的吉姆.瓊斯就不滿其他教會的排擠,他曾將聖經狠狠摔在地上,對著世人大喊:「太多人看這愚蠢的東西,而太少看著我了!」到如今信眾脫離、媒體窺視,敏感如他,甚至妄以為是由於他們的力量過於強大使得政府不得不全力掃蕩。

他不明白,為什麼像他這樣偉大的存在竟會受到來自各方的壓迫。

噢,是的,他應該明白,就像耶穌被釘上十字架,先知總是寂寞而備受迫害的。他必須投入社會主義的懷抱,他要在一處無人監視的天堂建立農業型人民公社。

這個天堂必須遠離邪惡的資本主義,最好是古巴,因為「如果你生於資本主義的美國、主種族歧視的美國、法西斯獨裁的美國,那麼你就生於罪惡;但若你生於社會主義當中,你就是無罪的」。

然而,社會主義的理想樂土──古巴卻拒絕了他們。理由是無法信任這些聲稱想脫離資本主義的美國人。

他們最終挑選了位在南美的蓋亞那,這是個才獨立十年多的新興國家,尚未被汙染,正適合成為人民聖殿口中「社會主義的沃土」

 

歡迎來到瓊斯鎮:人民聖殿農業計畫

 

滿是蚊蟲與監視者的應許之地

在1974年,人民聖殿教的高層來到了蓋亞那,與當地政府簽訂土地租約,在叢林中建立了以吉姆.瓊斯為名的「瓊斯鎮」,除了最早入駐開墾的500核心教眾,人民聖殿也迅速以「難以言說的美妙」、「數不盡的好處」、「住在這裡有如天堂般內心充實」等宣傳詞,吸引了更多教徒前往。

在1976到1977年之間,這片土地逐漸建立起人民聖殿的樂土,他們以資本為後盾,創設想像中的社會主義農業公社。

他們看中了蓋亞那的國庫空虛,宣稱將投入大量金錢捐獻給蓋亞那的教堂,利用金錢誘使這個國家放寬移民政策,制定阻止人民聖殿教徒脫離的政策,吊銷反對人民聖殿者的護照。甚至繳納一定費用之後,人民聖殿教便可在海關的保護之下自由進口毒品與武器。

在這塊「應許之地」,人民聖殿宣稱要建立一個真正公平,沒有監視的社會;但孤立於叢林之中的瓊斯鎮,建立起緊密的社區網絡,反而成為了成員互相監視,對外資訊不流通、社會控制強度極大,極端不自由的環境。

這些懷抱夢想來到瓊斯鎮的教徒,很快發現蓋亞那的叢林生活實在苦不堪言。不但氣候炎熱、蚊蟲孳生、土壤貧脊、勞務繁重,甚至連微小的娛樂也被剝奪。鎮上少有電視、電話,能夠觀賞的節目多有蘇聯宣導影片,以及抨擊美國社會問題的紀錄片。

人民聖殿對貧窮的關心與互助在此成了笑話。

瓊斯鎮上的食物與資源的配給上匱乏且不均,讓所有人都成為了貧窮的一份子。除了自行耕作的大米、豆類與蔬菜之外,動物蛋白質與日用品的來源都必須由外輸入,醫藥和衛生更是嚴重的問題,常有腹瀉與傳染病發生。

看看現實,再想起瓊斯鎮懵懂孩童口中「有趣」、「這裡很好玩!」的空洞陳詞,不禁令人內心發毛。

但對人民聖殿的教主與管理階層而言,這都是無足輕重只需「控制」的小問題。畢竟在瓊斯鎮上,唯一重要的是實踐「人民聖殿」的教旨。

 

蓋亞那的瓊斯鎮空拍照

 

調查即將揭開慘劇的序幕

在鎮上,人們交談的內容多半針對社會主義革命與如何應對敵人,每日新聞廣播由瓊斯親自編輯,大大頌揚世界各地共產國家領袖與抨擊資本主義。到了夜晚,經歷了11個小時的勞動之後,還要聆聽教主本人發表長篇的演說,鼓舞鎮民接受嚴格的規範,宣稱這一切的努力可以創造更好的世界──這個世界已經因為瓊斯鎮人們的辛勞而逐漸醒悟資本主義的罪惡,一心嚮往社會主義的美好。

是不是十分耳熟?這是北韓、中國,你所能想到的共產國家都經歷過、甚至仍在施行類似的宣傳手法。

瓊斯鎮與這些國家相同,為了維持內部的穩定,阻止人心浮動,人民聖殿組織了使用真槍實彈的親衛隊。名義上是抵禦外部攻擊,但實際的槍口卻對內不對外,只聽命於教主一人。此外,人民聖殿也嚴格限制人口的移出,阻止人們逃離這類困苦的生活,凡有企圖叛逃、不服從命令者,都會被嚴厲懲處,公開拷打審訊。甚至為了培養信眾的順從與恐懼,鼓勵互相監視,揭發告密。

這個由人民聖殿恐怖統治的瓊斯鎮上,似乎沒有任何曙光。

僥倖逃離的教徒與仍有家屬身陷其中的人們四處投訴,尋求政府的幫助,然而直到1976年10月,打算脫離人民聖殿的鮑勃.休斯頓被肢解,並棄屍在火車路軌附近,才終於讓美國官方主動出面調查「人民聖殿」這個號稱愛與和平的宗教真面目。

究竟調查過程中發生了什麼?無論是瑞恩參議員,或是人民聖殿中的一般信徒,恐怕都沒有想到,這會成為了一場慘烈的大量死亡事件……。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