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姆真理教專題】再見了!河野家的幸福:松本沙林毒氣事件(三)

檔案調閱88次

 

平凡的日子一天一天過,很少人身在其中,會去倒數這瑣碎的幸福還剩下多少天。歡笑、爭吵、和解、愛……在日常的齒輪滾動停止之前,就好像永恆一般的流動下去。

然而,「最後一天」卻可以來得讓人如此意外,如此措手不及。

1994年6月27日晚間,長野縣松本市市民河野義行發現妻子澄子倒在地板上,口吐白沫、身體抽搐、昏迷不醒。

「老婆,你怎麼了?快醒醒!」不知道妻子得了甚麼急病,他緊急打電話向外求救,卻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也出了異狀,呼吸困難,腦袋越來越沉重……同時,松本市的居民一個一個跟著倒下,就像河野家的狀況一樣。

這一天之後,河野家往日的幸福完全毀滅。

河野義行與受到沙林毒氣攻擊成為植物人的河野澄子

 

惡夢開始之前

讓時間先倒流回1990年,那個時候的河野義行與澄子與三個孩子,還過著平凡但幸福的生活,他們晚間的娛樂活動,不知道有沒有包含看綜藝節目呢?那時候,有個留著詭異長髮跟長鬚的肥胖男人,自稱是宗教家,經常在綜藝節目上出現,說著一些奇怪的宗教道理。不知道河野夫婦有沒有看過他呢?

無論有無印象,他們肯定不知道這個古怪又有點可笑的邊緣人,就是造成今天這一切災禍的元兇。

那個男人叫做麻原彰晃,他是新興宗教奧姆真理教的教主。

在他以看似無害的古怪樣貌到處上電視的時候,當時的奧姆真理教教團已經犯下了好幾起暴力事件,包括殺害想脫離教團的信徒、殺害要揭發他們惡行的坂本堤律師一家等等,然而這些暴行在當時仍然不為人知。日本社會繼續過著一無所知日常生活的同時,這個擁有近萬名信眾的詭異教團,也秘密規畫著駭人的恐怖行動。

麻原彰晃上綜藝節目宣道,可不只是為了取悅電視機前的觀眾而已;他一直都很有政治野心,希望有一天透過教團力量統治世界。而他這樣做的理由,可是非常「慈悲」的。

「世界末日(Armageddon)就要來了!」這是20世紀末常見的末日恐慌,從基督徒的末日審判情結,到大量的靈媒預言,讓世界各地社會瀰漫著2000年就是世界末日的氛圍。日本也不能免於這個末日風潮,雖然日本的基督教傳統不如西方國家深遠,然而相信末日的宗教情懷並不一定來自傳統信仰,而經常是來自對現實生活的無力與怨恨。一如加入奧姆真理教的迷惘年輕人們。

麻原彰晃拯救世界的藍圖,是所謂「日本香巴拉化計畫」(日本シャンバラ化計画),欲將日本打造成一個以奧姆真理教教義為依歸的理想國「香巴拉」,以日本為基地,進而「拯救」全世界,把全世界都變成奧姆真理教的樂土。

那麼,要怎麼拯救愚昧無知的人們走向世界末日呢?1990年,他還循規蹈矩地遵循民主遊戲規則,派教徒們組成了「真理黨」出來選舉,結果卻是慘敗,5000萬日幣保證金全軍覆沒。麻原彰晃並未放棄,他除了上綜藝節目,也大量出版著作、進行巡迴演講,甚至還在俄國設立「御國的福音」(後稱「奧姆真理教放送」)電台,以日語、英語、俄語放送傳教節目。然而,奧姆真理教的大手筆傳教計畫,並沒有得到他們想要的成果──人人受到教主感召,成為信徒。

這個國家,果然是我們的敵人。受到挫敗的麻原彰晃如此想著。

每一次來自日本社會的拒絕,每一次在政治與媒體上遭遇的挫敗,都加深了他心中的扭曲恨意。奧姆真理教是反社會、反國家的,」他向信眾們宣教道:「為了在溝渠之中保持像蓮花出淤泥而不染的美麗,奧姆真理教一定要反社會。因此從現在起,國家、警察、大眾媒體全都是我們的敵人。」(「オウムは反社会、反国家である。どぶ川のなかで美しく咲く蓮華のようにあり続けるためには、反社会で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よって、国家、警察、マスコミこれすべてこれからも敵にまわってくる」)

為了達成教主統治世界與日本的目標,破壞社會跟國家的規範也在所不惜。本來就崇尚暴力的奧姆真理教團,在犯下多起殺人罪行之後,開始朝著武裝化的恐怖集團前進。

大規模殺人武器

於是,為了達成「香巴拉化」,自1990年代起,教團就展開武裝化,並規劃了數個針對日本社會無差別恐怖攻擊的行動。他們希望透過恐怖攻擊,讓日本社會陷入混亂,進而掌握政權。由於教團旗下擁有多名化學、醫學、工程學等專業菁英,等於已經掌握了研發大規模武器的技術,只要能夠順利把武器製作出來,征服日本的那一天就不遠了。

不過,應該要研發哪一種武器呢?

奧姆真理教一開始想培養炭疽桿菌,這種桿菌可是相當致命,可以透過皮膚、腸道與呼吸感染炭疽病,而且呼吸感染的死亡率高達50到80%。教團規劃了好幾項可能攻擊的目標,皆是人群聚集之地,其中甚至包含皇太子德仁的婚禮。如果教團成功在這些地區場合施放桿菌,不知道會造成多大的災難啊!

幸運的是(對奧姆真理教則是「不幸」),他們並沒有成功培養出炭疽桿菌。1993年6月28日起,東京都江東區龜戶的居民,都聞到一股極為噁心的腐臭氣味,自奧姆真理教本部建築中不斷飄出。憤怒的居民們前往奧姆真理教抗議,逼得教團最後不得不道歉,表示這只是宗教儀式的藥物調配出錯。

這些居民們並不知道他們有多麼幸運,這股驚人的惡臭,代表他們躲過了一次失敗的生化攻擊。那股惡臭可是一桶又一桶的活性炭疽桿菌──不過桿菌因為高壓噴灑的緣故全部死光了,也無法造成恐怖攻擊效果,屍體憑空散發惡臭擾人。教團只好放棄用炭疽桿菌當武器。

但一次小小失敗,阻止不了懷著征服世界妄想的奧姆真理教,因為他們還有另一項祕密武器正在研發當中──那就是惡名昭彰的沙林毒氣。沙林毒氣是一種神經毒劑,可以透過皮膚或眼睛接觸、呼吸、食用攝入人體,可以快速破壞神經系統,造成呼吸系統肌肉麻痺,因而窒息。輕者會感到噁心、想吐、暈眩,重者則會呼吸困難窒息而死,而且沙林毒氣在人體中難以降解,累積毒性會造成許多後遺症,是非常致命的毒物。

不幸的是,他們的研發大有嶄獲。

 

理想國的樂土

建立理想國不只需要武器,更需要領土與信眾。「日本香巴拉化計畫」的其中一項目標,就是在全日本各大城市建立一個奧姆真理教支部。因此,除了1990年的波野村計畫,教團也積極在各個城市物色新據點;同時也開始經營連鎖拉麵店、喫茶店等事業,一方面支持教團的經濟,另一方面也讓奧姆真理教的觸角延伸到社會的深層。

1992年,教團鎖定了下一個據點:長野縣的松本市,也就是河野義行一家人的居住地。教團打算在松本市蓋一個比東京本部還要大上三倍的道場,此外還要建設一座食品工廠,用來支應理想國子民的生計。為了取得這麼大面積的土地,教團選擇迴避日本的「國土利用計畫法」中必須向縣知事通報的規定,把交易契約拆成「買賣契約」跟「租賃契約」兩部分。

但他們沒有料到,這個作法竟種下了失敗的結果。松本市市民並不喜歡這個奇怪的宗教團體,更不希望他們在這裡蓋一個超大道場。反對運動如火如荼展開,市民民意很快凝聚起來,造成「奧姆公司」的租賃契約在民事審判時遭到取消,買賣契約部分雖然成立,但地主也開始後悔,跟教團繼續打官司。教團最後只蓋成了道場,沒有蓋成食品工廠。除此之外,道場的下水道、自來水道等設施也因為輿論壓力,沒有被政府許可。

原本被教主跟教團寄予重望的理想國基地,在滿滿的社會阻礙之下,只能建成半吊子的普通道場。麻原彰晃自然是震怒不已,在松本支部道場的開幕式上,他嚴詞批判了土地地主、不動產公司,以及做出判決的法院。不過在憤怒的情緒之外,麻原卻也對這份龐大的俗世反對壓力表示「歡迎」,因為這更證明了奧姆真理教果然應該「反社會」。

今日的阻礙,都將成為點燃信眾仇恨社會、開啟戰端的燃料。

 

所有妨礙教主的人都得死

奧姆真理教一向剷除異己毫不手軟,他們不只謀殺脫離教團的信徒,以及想要揭發惡行的律師坂本堤一家,如今更是把所有討厭對象都列上死亡黑名單。像是敵對新興宗教創價學會會長池田大作、一直追蹤報導奧姆真理教的記者江川紹子等人,都是教團的下一個謀殺對象。

長野縣松本市地方法院的三位法官,更是教團亟欲報復的對象。就是因為他們的判決,才讓教團的支部道場計畫受挫!不過,這些法官跟反對教團的松本市市民們,很快就要嚐到苦頭了。

教團研發出沙林毒氣之後,曾經拿去攻擊池田大作,儘管暗殺未遂,卻證明這項武器十分可用。他們一方面繼續與長野縣打買賣契約的官司,另一方面展開試驗沙林毒氣恐怖攻擊的行動,目標便是地方法院。麻原彰晃的左右手村井秀夫把兩噸卡車改裝成沙林毒氣噴灑車;中川智正負責製作防毒面具,並將毒氣注入車中;新實智光則從殺害池田大作失敗的經驗,提煉出攻擊警察跟路人的策略,指派中村昇、富田隆、端本悟等人執行。

就這樣,1994年6月27日,一整團懷抱著理想國希望的高學歷恐怖分子車隊,一邊開車一邊唱著歌頌奧姆真理教的歌曲,踏上了毀滅的道路。

不過,為了避開有車牌辨識系統的公路,車隊走了另一個路線,結果抵達時地方法院已經關門了。眾人只好趕快請示教主,臨時改變作戰策略,改到法院宿舍放毒氣。

晚間10點左右,村井等人終於把毒氣噴灑車開到了法院宿舍,決定好噴灑地點,展開了致命的攻擊。作戰等級的沙林毒氣,在松本市北深志安靜的住宅區街道散播開來,一點一點,竄進正在看電視、做家事、準備上床睡覺的居民們的口鼻之中。一個一個,毫不知情的人們窒息倒下,到了隔天凌晨為止,已經有7個市民喪命,將近600人受傷求醫。

被國家跟媒體落井下石的被害者

在意識模糊之間,吸入毒氣的河野義行還是通報了警方,成為毒氣事件的第一位通報者。遺憾的是,他的快速反應來不及拯救妻子澄子,雖然澄子並沒有當場死亡,卻也因為吸入過多毒氣而昏迷不醒,最後成了植物人。

情況隨即雪上加霜。河野忙著擔心妻子,萬萬沒有想到,他的快速通報竟然使自己成了警方調查的目標。警方憑著辦案經驗,往往會將案件通報者列為嫌犯清單,因此在松本沙林毒氣事件發生隔天,長野縣警方便帶著「過失罪」的搜索狀前往河野家中,搜出了20多項農藥與化學藥品,以此認定河野義行就是引起事件的主嫌。

警方先入為主地認定,這批害死7人、傷害數百人的毒氣,就是從出了岔錯的農藥實驗出來的副產品。河野立刻被帶往警局偵訊,數天的心理折磨之後,警方不但沒聽進河野的辯白,還將過失罪的偵辦方向變成了殺人未遂。聽取了警方的說法,又對農藥懷有充滿各種毒性的刻板印象,媒體與輿論也開始將河野看成事件主謀。

「這不是我做的,我那天也沒有調配藥品!」儘管河野極力為自己辯護,卻沒有人相信他。地方大報《信濃每日新聞》等具有影響力的媒體,把河野當成兇手來報導案情,害得河野家收到許多封毀謗信,咒罵他們不得好死。

但隨著調查進行下去,一項又一項對河野有利的證據開始浮現,像是河野家中的農藥被專家證實無法合成沙林毒氣,同時也有人出來指稱事件當天目擊了「可疑的卡車」,聽見「針對法院辦公室對嗎?」等奇怪耳語,在在顯示這起案件並不是農藥實驗失敗這麼單純,也不可能是河野刻意所為。

隨後,一封詭異的匿名信寄到媒體處,述說著駭人的理論──河野是無辜的代罪羔羊,真兇就是亟欲報復松本市民的奧姆真理教!

這封匿名信說明了當時大眾不熟悉的沙林毒氣,還提到了恐攻失敗的龜戶異臭事件、教團監禁被害者的證言等,表示這個教團已經不只是大眾眼中的奇怪新興宗教,而是喪心病狂、想要征服世界、攻擊無辜市民的邪教。他們如今已掌握沙林毒氣的製作技術,也成功在松本市製造恐怖攻擊,如果這批毒氣被施放在更大的城市或設施之中──像是地下鐵或東京巨蛋之類的地方,那後果該有多不堪設想啊!警方還不想想辦法嗎?

長野縣警方再如何遲鈍,也無法完全忽略這些線索,畢竟奧姆真理教在當地確實也是個麻煩。不過,在他們將調查方向轉往教團之前,日本就發生了阪神淡路大地震,嚴重的災情使得新聞媒體失去了對松本沙林毒氣事件的關注,也讓警方擱置了對教團的調查。

更何況,他們心目中的真凶還是只有河野義行一人。專家出來說甚麼農藥無法合成毒氣,「河野肯定是把其他農藥藏起來了!」警方的「老道經驗」讓他們總有辦法解釋雖然沒有直接證據,但河野依然是事件兇手。

麻木的社會,潛伏的世界末日

就在河野受苦的同時,事件真兇──奧姆真理教教團,卻得以不受注意地規劃下一起恐怖行動。自信膨脹的教主與狂熱的信眾,坐看警方、媒體、國家、平民互相指控,笑看日本社會在他們的惡行之下日漸崩解,同時還對自己的悲慘命運一無所知。

教團繼續武裝化,製造更多自動槍械與生化武器,攻擊謀殺異己。接替坂本堤律師調查教團惡行的瀧本太郎律師也遭到攻擊未遂,持續揭露奧姆真理教內幕的記者江川紹子,也被教團以光氣暗殺受傷……日本政府和警方還是沒意識到,這一切都是奧姆真理教幹的好事。

接下來,要攻擊哪裡好呢?

就如無人相信的匿名信所預言,他們決定要攻擊一個更大的目標……

 


繼續閱讀

【奧姆真理教專題】世紀末的恐怖戰爭:東京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前篇(四)
【奧姆真理教專題】那些理組的狂信者們:東京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後篇(五)
【奧姆真理教專題】始於平成,終於平成?奧姆真理教的審判(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