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姆真理教專題】被邪教神隱的一家人:坂本堤一家殺害事件(二)

Hasami綠/調查員 檔案調閱1594次

 

1989年的日本人,剛經歷年號的更迭,好不容易送走戰後抑鬱的昭和時代,迎來平成新紀元;但新天皇登基,並沒有讓日本人民因此感受到新氣象,反而進入了另一個經濟蕭條的循環,人生似乎沒有前景。

正因如此,眾多新興宗教找到了立足點,讓芸芸眾生找到生命意義──在這之中,也包含教義越來越偏激的奧姆真理教。

一位年輕女記者江川紹子,對這時代流行的新興宗教題材感興趣,她找到一位兒子曾經加入奧姆真理教的母親進行訪問。訪問的過程中,她不僅了解到奧姆真理教的問題,還發現這對母子與許多想離開教團的受害者,為了對抗教團、聲張權利而急需法律諮詢。

滿懷熱血的年輕記者,立刻介紹了一位同樣滿懷熱血的年輕律師──坂本堤。他們這時候只有對抗邪教、為受害者爭取權益的念頭,絲毫沒有想過自己的命運將如何改變。

長期追蹤調查奧姆真理教的記者江川紹子

護世教團的表與裏

在滿是新興宗教的日本社會,奧姆真理教找出了一條與眾不同的道路──比其他教團更為激進。

教主麻原彰晃,以佛教護法大黑天自居,該神本是印度教濕婆的化身,但傳到了日本,成為救苦救難的神祇,為信徒帶來財富也可治療疾病。跟所有的宗教最初擴張勢力的手段一樣,首先是神蹟,然後是一連串儀式與修行的建立,為了讓信徒誠服,進一步是加深與信徒的連結,和消滅不安分的因子。

信徒數量日益眾多,教團不得不為信眾劃分等級,教主雖然不能親自面見每一位信徒,但他們可以透過教主身體的一部分,與教主近距離接觸,例如教主的體液。

對,你沒看錯──就是體液。從教主的洗澡水、唾液、精液、血液,因為教主是神聖的,他身上產生的體液當然也是神聖的,所以這些「周邊商品」,就成了奧姆真理教的龐大財源收入。

另一方面,為了凝聚向心力,奧姆真理教開始出現各種控制教徒的手段,例如召集信徒到深山裡的道場,透過苦修削弱信徒的意識,並篩選出信仰更堅定的成員,直到他們嘴裡只能吐出:「感恩教主、讚嘆教主。」隨著現實連結遭到剝奪,信徒失去了獨立思考能力,看著其他信眾因為反抗教團而遭到殺害,也絲毫不覺得有甚麼問題。

看在坂本堤與江川紹子等人眼裡,這簡直就是一場可怕的鬧劇。

坂本堤律師與妻子坂本都子、兒子坂本龍彥三人

 

教團眼裡的惡魔:青年律師坂本堤的反擊

雖然教團的活動日益激烈,但由於善後的手段十分高明,運用宣傳手法讓對外口徑一致,儘管1988年發生過「在家信者死亡事件」,1989年初又發生「男性信者殺害事件」,消息卻被封鎖在教團內部,從未曝光在媒體上。因此奧姆真理教依舊在1989年8月25日順利取得正式的宗教法人許可,讓教團士氣大盛,日益瘋狂。然而此時,還是有一群清醒且有正義感的人願意挺身而出,試圖抵擋這股蔓延全日本的巨大精神瘟疫。

坂本堤自東大法律系畢業,他成為律師之後,開始投身各種保護人權的活動,因緣際會下,透過記者江川紹子的引介,開始接觸教團的受害者們。這些想要退教的人們,不僅拿不回當初受騙捐獻的財產,還受到真理教各種追殺與威嚇。坂本堤認為,要能從教團爪牙中拯救受到孤立的脫教者,首先必須將他們團結起來,組成受害者協會,才有力量與教團對抗。

同時他也深深了解,要對抗奧姆真理教,必須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透過大眾媒體直接戳破教主的醜陋面目才是最有效的方式,他陸續以匿名的方式接受新聞台與報章週刊的訪談,引起大眾對奧姆真理教的質疑。這在當時掀起一股報導風潮,人們逐漸注意到這個古怪的新興宗教,了解到它的問題。而這個偏激教團,還組成了政黨「真理黨」,想要在隔年(1990年)的選舉獲得眾議院席次呢!

到目前為止,坂本堤的計畫都進行得很順利。在信息來源保密原則的前提下,坂本受到了媒體的保護,也不用擔心自己遭到教團針對。不過,到了10月26日,坂本接受TBS電視部的wide show《約會在三點》專訪時,他的保護傘被破壞了。TBS內部人員違反新聞倫理,在當事人不知情的情況下,在開播前主動把節目的錄像內容交給奧姆真理教,引起教團的憤怒與恐慌。最後,在奧姆真理教的壓力之下,TBS取消播放計劃。

少了一次播出機會還不是坂本堤最需要擔心的問題,現在他的身分曝光,奧姆真理教知道他們的敵人是誰了。

為了明年(1990年)的眾議院大選,真理教用盡一切資源打造良好形象,準備前進國會、統治日本,怎能因為區區一個小律師前功盡棄呢?因此教主麻原彰晃親自下令,這個巨大的禍害,非除不可!!

拯救世界於水火之中,就是奧姆真理教的使命。為了這個偉大的使命,殺一個想退教的信徒,或殺一個批評教團的律師,都沒有甚麼好猶豫的。

 

痛下殺手,除掉世界不需要的人

麻原彰晃派出核心幹部村井秀夫、早川紀代秀、岡崎一明、新實智光、端本悟和中川智正等六人前往橫濱,為了救世大業除掉不該存在的人。他們進入坂本堤的家,用鐵錘擊傷坂本堤,然後毆打他的妻子坂本都子,最後對只有1歲2個月的坂本龍彥下毒手,夫妻二人雙雙被注射氯化鉀後絞死。

這是一個縝密的行兇過程,為了不被人輕易發現遺體,他們將一家三口拆散,分別藏匿在不同的地方,坂本堤的遺體埋在新潟縣名立町(今上越市)山中,坂本都子的遺體埋在富山縣魚津市的僧岳中,坂本龍彥的遺體埋在長野縣大町市日向山的山中。作案工具也扔進了大海。

三條人命,在教主神威面前不值一提。坂本堤一家三口,就這樣無情地被教團給抹殺了,人間蒸發。

雖然事件之初,坂本堤法律事務所一再強調滅門案件與奧姆真理教有關,但警方辦案卻異常冷感、毫無動力,因為他們打從心底就不喜歡坂本堤。由於坂本堤長期關注勞工問題,與公權力對抗,更因為左派政治立場與警方長期對立(日本警方全部都是反共主義,但坂本堤與日本共產黨關係密切)。因此,警方根本不在乎坂本堤一家的消失,也不想花費時間去調查坂本堤跟奇怪新興宗教之間有甚麼關係。

儘管如此,坂本堤一家的命案之所以無法偵破,還是基於「蒐證困難」這個致命傷。在遺體分散,兇手也無留下任何犯案工具的情況下,警方破案跟蒐證的難度大增,當時甚至有理論認為坂本堤律師是帶著家人「自行失蹤」,讓想了解真相的事務所與友人們滿懷挫折。若不是六年後1995年發生東京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其中一名主犯岡崎一明主動投案自白當年的犯案過程,坂本堤一家人的遺體將永遠消失在教團的黑暗惡行之中。

坂本堤一家人的消失,雖然在教團的施壓下刻意被淡化,但在其他律師們與記者江川紹子眼中並非如此,他們知道坂本堤與他的妻兒,是為了對抗奧姆真理教而被殺害了。為了那些被殘忍殺害的生命,他們鍥而不捨的四處奔走,追蹤真相,希望有一天麻木的日本政府與社會,能夠正視奧姆真理教的惡行,還給坂本堤一家正義。

坂本堤律師的滅門慘案不是終結,而是一系列奧姆真理教團後續非法活動的火頭。身為與這個恐怖教團抗爭還能活下來的人,江川紹子下定決心,拼上記者的自尊,也要繼續追蹤報導下去。否則,像坂本堤一家那樣的受害者只會越來越多,沒有受到制裁的教團只會越來越張狂,不知道會做出甚麼更可怕的事來……

遺憾的是,當時的日本社會依然沒有危機意識,對大多數人來說,奧姆真理教就是一個奇怪的宗教,但也沒甚麼好害怕的;麻原彰晃就是個奇怪的大叔,還會上綜藝節目傳道,讓觀眾看得笑呵呵。

沒有人知道他們已經殺了多少人。

更瘋狂的風暴,很快就要襲向毫不知情的日本社會了。

 


繼續閱讀

【奧姆真理教專題】再見了!河野家的幸福:松本沙林毒氣事件(三)
【奧姆真理教專題】世紀末的恐怖戰爭:東京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前篇(四)
【奧姆真理教專題】那些理組的狂信者們:東京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後篇(五)
【奧姆真理教專題】始於平成,終於平成?奧姆真理教的審判(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