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之謎:都靈裹屍布

路那/調查員 檔案調閱112次

在義大利杜林主教座堂(又名施洗約翰大教堂)的薩伏伊王室皇家禮拜堂內,有一件世界聞名的展品:據說曾裹住耶穌屍身的「都靈裹屍布」。儘管有著這麼響亮的名號,但它的名氣卻一直不大,直到1898年的5月28日,當裹屍布在都靈大教堂展出時,義大利攝影師塞貢多.皮亞(Secondo Pia)所拍攝的一張照片,才引發了大眾對這塊布的熱情。

都靈裹屍布完整長度的負片攝影影像

因為從皮亞拍的照片裡,眾人看到了之前光看布看不出來的一個特徵:一張男人的臉。長的超級像宗教畫裡的耶穌。

一張男人的臉!這是耶穌裹屍布,裹得當然是耶穌,所以這張男人的臉莫非是耶穌本人?!這個消息一出,瞬間驚動武林也是很合理的。這塊長約4.4公尺,寬約1.1公尺的亞麻裹屍布自此引發了超多人的興趣。畢竟,如果確認這是耶穌的裹屍布,而耶穌的屍體又不在裡面,那麼祂的復活也就有了強力的物證。皮亞相片的真假,成了第一波討論的核心。這個爭議在1931年攝影師朱塞佩.恩瑞(Giuseppe Enrie)拍出和皮亞類似的相片後結束。

取而代之的,是各方面的學者專家開始認真研究這塊布的真假。1930年到1978年間,科學家開始針對裹屍布上與上面人像展開研究。有人研究裹屍布的歷史淵源(本來在中東的裹屍布是怎麼跑到法國的呢?)、有人研究裹屍布的年代(是西元一世紀的物品,還是14、15世紀的物品?),有人研究裹屍布的材質與織法(是當時使用的樣式嗎?)

都靈裹屍布頭像正負片攝影特寫影像

1964年,牛津字典收錄了「裹屍布學」(Sindonology)一詞,足見都靈裹屍布的相關研究之多。1973年,為了保護與研究裹屍布的都靈委員會(Turin Commission)成立,對織物進行了初步的研究。1976年,物理學家約翰.傑克森(John P. Jackson)、熱力學家艾瑞克.將普(Eric Jumper)和攝影師威廉.莫頓(William Mottern)以航太科學的圖像分析技術分析裹屍布。他們在隔年成立了「都靈研究項目」(STURP,網址:http://www.shroudofturin.com/index.html)。值得一提的是,這個組織迄今還在進行相關的研究,並且定時發表研究成果。

1980年代以後,由於各方面技術的突破,對裹屍布的研究也越發興盛蓬勃。裡面我最喜歡的是(法)醫學鑑定的部分──法醫病理學家羅伯特.巴克林(Robert Bucklin)認為影像是個受過十字架酷刑的真人,曾被高矮不同的兩人從前後用帶鐵鉤的鞭子抽打。驗屍官佛德里克.朱基比(Frederick Zugibe)說都靈裹屍布的身體各部位完全符合解剖學骨骼比例與原理。2001年,法醫學家皮耶爾.白馬.博隆(Pier Baima Bollone)則說,他發現裹屍布上的血跡裡有大量的膽紅素,而這是受酷刑的人才會有的狀況。

然而,顯微分析學家麥克隆(Walter C. McCrone)在1979年的研究則說,就他分析了5000根纖維和樣本後,他沒在裹屍布上發現真正的血跡,只發現了硃砂、紅赭土、蛋彩等中世紀畫家愛用的顏料。再說,陳年血跡應該是黑色的,怎麼會是紅色的呢?

顏料說隨即遭到反撲。反對者指出,如果是顏料的話,那麼作畫者應會先勾勒線條再上色,亦即布料上會出現塗抹層次,但都靈裹屍布並不存在這種痕跡。之後也出現了在裹屍布上找到全血的報導。

到底是血跡還是顏料?科學家在今日仍莫衷一是,各有看法。裹屍布的真假,也因此到現在都還是一團迷霧。三不五時便會看到新研究推翻前一個研究的說法,裹屍布因此也恆久地處在一個薛丁格的真假狀態,就連羅馬天主教會也不敢隨意斷定它的真假。

裹屍布的真假,會有蓋棺論定的一日嗎?可以確定的是,無論這塊布是真是假,是一世紀還是14世紀的織品,它帶給人們的,都已大大地超越了單純一塊布的價值。浪漫一點來說,這塊布簡直算得上是人類文明的一個濃縮版本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