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善師專欄】鑑識報告知多少?

路那/調查員 檔案調閱184次

在刑事案件中,最重要的檢證依據之一,便是鑑識報告了。按照道理來說,依科學檢證出來的結果,無論誰來執行,應該都是類似的。然而,在台灣乃至於世界,歷年來纏訟多時的案件中,卻不乏鑑識報告彼此衝突的狀況。2000年的歸仁雙屍命案,正是這樣一個奇特的例子:2000年6月23日,台南縣歸仁鄉(今台南市歸仁區)發生了男女雙屍命案。

當天晚上11點左右,被控犯下本案的郭俊偉與謝志宏相約喝酒,在路上遇到18歲少女陳寶珠。搭訕後,三人於途中發生口角,後來郭俊偉拿出蝴蝶刀,要求陳女與之交往,並強迫她性交。謝志宏於郭俊偉暫離時,亦調戲被害人。隨後,被害人要求返家,被郭俊偉持蝴蝶刀殺害。據供詞,謝志宏亦接手刺殺。此過程被68歲農民張清木目擊,張清木因而遇害。

郭俊偉與謝志宏在案發後被逮捕,三審判決死刑定讞。然而死囚之一的謝志宏,獲台南一、二審檢方調查認為無殺人事證、聲請台南高分院再審。台南高分院遂傳訊解剖法醫王約翰與退休法醫石台平作證,兩人對於兇手人數與陳女是否遭「過度殺害」的看法相左,對於被害張男的傷勢看法則一致。當年受委託解剖陳女遺體的王約翰法醫,在解剖報告指兇手應是兩人所為。儘管如此,他同時指出,「兇手人數是檢方調查工作,不是法醫的工作」,且法醫學上沒有所謂「過度傷害」的說法,僅有「致命傷」或「非致命傷」。以如今的做法,應須切片檢驗,但當年還沒有此一技術。

對於王約翰的鑑定報告,石台平則指出,法醫學尚不能以兇器傷痕、數目、走向等來逆推兇手人數,也不能說排除是兩人所為的說法。石台平認為此案一名兇手也能犯下,但這並非定論。他僅僅是按照殺人動機來做推斷。對於「過度殺害」,石台平則認為陳女確實遭遇到這樣的狀況,因為身中48刀,顯示兇嫌在犯案時怒氣難洩的狀況。兩名法醫均指出,當年沒有解剖老農遺體,殊為可惜。

為什麼會有兩份鑑定報告?阿善師指出,通常檢方要求法醫研究所出鑑識報告,會有一名主鑑法醫,通常內部如果有其他的聲音,也不會違抗這個主鑑法醫的意見,像歸仁這個案子,可能是原法醫離職或者退休,才有機會更換主鑑法醫。 

在歸仁這個案子中,謝志宏最後得以無罪定讞,對於鑑識結果的不同見解,可說佔了相當部分的理由。這樣說起來,如果被告不認同鑑識報告,有沒有可能主動要求更換法醫,或者尋求其他單位鑑識呢?

對於這個問題,阿善師指出,如果法醫鑑定報告不利於被告,可以向法官要求,尋找相對組織(如台大法醫)出鑑定報告,但這必須經過法官同意。私下尋求的話,是無效的證據。

從報刊的報導中,會發現關於法醫鑑識,在這個案子裡面很重要的一點,是本案是否能由刀傷與刀傷的方向來判定兇手的人數。對此,阿善師認為,刀數和刀傷方向都不能判定兇手人數。不能判定為一人以上,也不能排除是兩人犯案的可能性,完全不能以這個邏輯來判定兇手人數。 

這樣說來,歸仁案要如何從鑑識報告上獲得真相呢?阿善師指出,除了法醫的鑑識報告外,另外還應該參酌現場的鑑識報告。本案的現場鑑識報告係由藍錦龍警官出具,這個案子之所以會翻譯,也是因為藍錦龍的鑑識結果。這說明了,當法醫沒辦法給出答案時,現場鑑識其實可以幫上很大的忙,比如血跡噴灑方式、屍體倒臥方向等等。另外如果當時有採證他們騎的摩托車、鑰匙等等,也可以獲得更多證據。這點在其他的案子也是同樣道理,現場鑑識報告可以解答很多偵查上的疑惑,也可以與被告的行凶手法比對,增強辦案邏輯性。

比較遺憾的是,因為本案一破獲時,兩位被告當下均認罪,因此嚴重缺乏後續證據的搜查與案件的鞏固。因此,在無罪推定的狀況下,因無法確認謝志宏有犯罪,才使得他平反成功。但阿善師個人認為,「無罪不等於無辜」。台灣在刑案偵查與證據鞏固上,實在應該有謹慎地處理。

【引用資料】

陳昱俐、鄒宛臻、趙心馳、馮勃棣,〈謝志宏、郭俊偉案田野調查:訪談謝松善〉,「抽絲剝繭-案件調查寫作課」訪談

王俊忠,〈歸仁雙屍命案死囚再審 王約翰、石台平2法醫看法相左〉,《自由時報》,2020/03/30

這次疑案辦與鏡好聽、阿善師合作宣傳,由鑑識權威阿善師親聲開講,《阿善師鑑識科學講堂》帶你重返命案現場,掌握那些破案背後的關鍵技術!現在就上鏡好聽收聽《阿善師鑑識科學講堂》,原價1,299元,優惠價只要999元!➤https://bit.ly/3G88Ve1

參加抽獎活動完成指定任務就有機會抽中由鏡好聽提供的課程兌換碼!! 

感恩、讚嘆 鏡好聽~

抽獎活動這邊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