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濺二二八:林宅血案(中)

唐嘉邦/調查員 檔案調閱555次

  下午一點半左右,田秋堇回到林宅,屋內擺設和她早上離去的時候沒什麼兩樣,唯一不同的是屋內似乎安靜了點。由於她肚子有些不舒服,進入屋內後先坐在沙發休息一下,接著開始尋找林家家人,首先開的房門就是主臥室。

林義雄故居的格局圖

  想不到主臥室房門一打開,就看到林義雄的大女兒林奐均躺在床上,面對門口,雙腳下垂。田秋堇第一時間以為林奐均在睡午覺,但馬上察覺到對方的臉色蒼白,感覺像是生病,便馬上詢問:「奐均,妳怎麼沒蓋被子就睡覺?」

  「阿姨,妳不要搖我,我好痛。」林奐均回答,說話聲音氣若游絲。

  田秋堇以為林奐均在學校跌倒受傷,但查看膝蓋並沒有異狀,便問道:「妳哪裡受傷?」這時候才發現她的背部有刀傷。林奐均不斷喊痛,並虛弱地向田秋堇表示:「我聽到阿嬤在叫我。」

  林奐均向田秋堇表示,有小偷進到家裡,從後方持刀攻擊她。

  天啊!光天化日下竟然發生這種事。

  恐懼的念頭剛剛閃過,田秋堇立刻轉念,她更應該擔心兇手可能還在屋裡。

  儘管心中害怕,但無論如何林奐均必須先送醫急救,田秋堇趕緊打電聯絡父親田朝明告知此事,然後才向轄區大安警分局報案。接著又致電馬偕醫院詢問能否直接派救護車前來,但馬偕醫院回覆目前沒有救護車可用,她才撥打消防局119專線。

  可能有人會質疑,為什麼田秋堇第一時間連絡的是父親,而不是警方;送醫急救第一時間是直接找醫院,而不是119。但大家要想到,當時對於黨外人士而言,所有的政府機關都是令人質疑的,他們必須先聯絡自己信任的人才會安心,甚至是一般民間機構,對他們來說都比政府單位可信。

  在撥打多通電話連絡之後,田秋堇立刻在林宅上下尋找林游阿妹及林亭均、林亮均的下落。可是她翻遍了林宅每個角落,都沒有找到祖孫三人。

  「我那時很急,到處找雙胞胎,連冰箱都不放過,找遍一樓都沒找到…」田秋堇事後受訪時如此說道。

  這時田秋堇注意到一件事,前一天還很正常的地下室電燈似乎壞了,通往地下室的樓梯間整個漆黑一片。她望著唯一還沒查看的地下室,考慮是不是要摸黑下去尋找。

  歹徒會不會就藏在這裡?

  不久後,得到消息的林濁水與康文雄馬上趕赴林家,差不多同時間員警也來到命案現場。這個時候,仍然沒人發現除了林奐均以外的其他三人。

  人一多,大家膽子也就大了起來,康文雄與林濁水在得知地下室還沒看過後,自告奮勇前去查看。兩人小心地走向地下室,才走到一半就發現倒臥在樓梯上的林游阿妹,但早已沒了氣息。

  後來警方勘驗遺體,在林游阿妹身上共檢出十四刀,包括前胸六刀、後背三刀、右手一刀、左手臂三刀、頸部一刀,手部的刀痕證明她生前曾對歹徒激烈反抗,但也因此慘遭對方下重手洩恨。

林宅血案已難破案

  儘管發現了林游阿妹的屍體,但兩名雙胞胎幼女仍是生死未卜。人在軍法處的方素敏得知家中發生噩耗後,連忙趕往兩名幼女就讀的幼稚園,她對於還沒在家中被發現的兩名女兒仍抱有一絲希望,猜測他們會不會是有去幼稚園上學而過一劫。然而,園方表示兩女當天並未去幼稚園。

  一直到下午三點半,一名台北市刑大員警在地下室搜索採證時,發現雙胞胎幼女林亮均與林亭均都倒臥在地下室裡,兩人各被刺一刀,皆是由後背貫穿前胸喪命,至此才確認當天在家的四人全都遭到歹徒刺殺,僅林奐均送醫急救後保住一命。

  林宅血案震驚警政高層,第一線偵辦的員警馬上針對第一個發現凶殺案的田秋堇,以及命案中唯一的活口林奐均進行偵訊。

  當時田秋堇剛好陪同林奐均上救護車,送往仁愛醫院急救,兩人在醫院立刻受到刑警詢問。由於林奐均正準備進開刀房進行急救手術,身體非常虛弱,無法好好應答,但刑警仍不斷問著諸如:「看過兇手嗎?」、「在家看過嗎?」、「兇手穿什麼衣服?」、「兇手大概幾歲?」、「是來修冰箱的嗎?」、「修電視的嗎?」、「大概幾歲?」

  員警拋出一連串問題,林奐均也不知道有沒有真的聽進去,大多回答「不知道」。

  然而,員警之所以那麼急著問問題,主要原因應是擔心林奐均傷得太重,不知道手術能不能搶救回來的關係,若是這唯一的活口最後也保不住的話,到時才想採證就來不及了,也就是一個看能先問多少算多少的概念。直到醫生看林奐均的氣息越來越弱,才硬起來把所有人都趕出手術室,進行手術。

  讓我們從醫院回到案發現場,經過鑑識人員勘驗,於現場採集到指紋12枚、掌紋6枚,經比對後,發現幾乎都是死者及後來趕赴現場的林家親友所有;自死者身上採集血液樣本9處,經以血型比對,均與死者血型相符,未發現兇嫌遺留血點。

  另外,根據現場遺留的血跡型態及噴濺痕跡研判,警方認為林亭均、林亮均、林游阿妹所陳屍的地下室為案發第一現場。包括重傷的林奐均在內,三名被害兒童均為主要刺殺於背部,兇手以單手控制刀械,並可能以左手掩住口鼻,再用右手握刀器刺殺被害人之背部,致被害人無法反應。

  因為現場並無物品被翻動跡象,林家無任何財物損失,門窗也沒有被破壞,應可排除入屋行搶的「財殺」情形。警方甚至懷疑兇手極可能對林家屋內結構、起居情況瞭解甚詳。

  當年的《撥雲專案會報程序》如此記錄案發第一時間的案情分析:

「兇嫌可能在陳屍處殺害孿生姊妹,該處極為隱蔽,且無燈亮,兇嫌應對林宅環境熟悉。所有被害人均於隱蔽處所被殺,顯示兇嫌對林家房舍結構有充分暸解,先期計畫實施犯罪。

兇手選定行兇時機,除孿生姊妹外,均在一對一情況下殺人,因之推定兇手平時及案發當日對林家家人動態、進出狀況,有充分了解,且能掌握最新狀況,故能從容不迫,停留現場逾80分鐘以上,有異於一般刑案。

四被害人中三人被殺於地下室(除林奐均被殺於臥房並蓋以棉被房門反鎖)並發現林義雄臥房之棉被移至地下室似為被作掩蓋屍體之用,顯示兇手對林家房舍結構相當暸解,蓋利用地下室行兇,既可防喊叫聲外洩,又可避免在突然情況下被察覺造成不易脫身之危險,研判本案應為計劃行動。」

  林宅血案案發當天,總統蔣經國隨即接獲報告。由於正值美麗島事件審判期間,各國政府、海內外人權團體本就已經高度關注政府動向,竟然在這當下發生如此駭人的慘案,蔣經國立刻指示懸賞緝凶,並且要求警方加派人手保護其他美麗島事件被告的家屬,以避免再度發生不幸。(但對其他美麗島事件被告家屬來說,這樣的「保護」可能更無法令人放心吧!)

  時任警政署長孔令晟也公開表示,中華民國是法治國家,絕不容兇手逍遙法外,飭令所屬迅速破案。並強調救人第一,延請台大、長庚、榮總醫師前來會診,並宣布所有受害者醫療費用,全由警政署負擔。

  此案由刑事局負責主導,並立即成立專案小組進行全面調查,定名為「撥雲專案」。由時任刑事局長曹極負責指揮。另外,包括警總、調查局、憲兵司令部等情治單位均加入撥雲專案小組;警備總部總司令汪敬煦也宣布,將提供200萬元破案獎金,給提供線索而使林宅血案破案的民眾,不久後又提高至500萬元。警政署、調查局也各自提供巨額獎金懸賞。

  「撥雲專案」集合各調查單位菁英,除了第一天開始就投入的現場勘驗組、現場搜查組、現場查訪組之外,還另外編制了偵查一到四組、聯絡組、證物鑑定組、資料組等任務單位編組。

  其中,偵查一組負責清查林義雄的社會關係及交往人物、偵查二組負責嫌疑人之一外籍人士家博(J. Bruce Jacobs)的社會關係清查、偵查三組負責發覺地區線索、偵查四組則進行機動監控或及查證工作。

  等等,這個案子出現個外籍嫌疑人家博又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