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2年五大刑案】集滿五大刑案,召喚黨國時代的真實記憶

檔案調閱835次

 

疑案辦介紹了許多懸疑離奇的台灣刑案,例如景美翁媳命案立委呂雲章遇襲案中華商場彭玉戈命案……這些案件有甚麼共通點呢?答案就是,它們都發生於1972到1973年間,當時警方跟媒體稱之為「五大刑案」,聽起來就很厲害。

湊齊「五大刑案」,就能召喚出戒嚴時代的陰暗幽魂,告訴大家當時絕非夜不閉戶的美好時光。在國民黨壓力之下,報紙不敢報太多負面社會新聞,但媒體審查阻止不了真實犯罪,「安寧和諧」的台灣社會可是處處烽煙。想想,倘若治安良好,哪來的「五大刑案」連續技給你combo呢?

現在就讓我們來看看「五大刑案」的另外兩案是怎麼一回事吧!

 

命案死者曾黃淑惠與兇宅客廳照片,《聯合報》1972年8月30日報導

曾黃淑惠命案:富寡婦的悲劇結局

1972年8月29日中午,台北市正暑氣蒸騰,青年張益銘到了新生北路一段的一處公寓拜訪屋主曾黃淑惠,敲了門卻沒有任何回應。他試著從門縫探看屋內狀況,一股惡臭卻撲鼻而來。張益銘感到不對勁,叫來曾黃淑惠的乾兒子鄭文和、侄子黃文住,眾人找來鎖匠一同開了門之後,看見的卻是她死亡的慘狀……。

57歲的曾黃淑惠是個富裕的寡婦,來自福建廈門,兩個兒子都在海外居住。平日總是珠光寶氣的她,如今卻以悽慘的模樣出現在世人眼前。她穿著一襲黃洋裝,平日戴的假牙落在地上,胸口中了三刀,一刀深及要害;她的頭部被鈍物打擊受傷,頸部纏繞著電鍋的電線,被兇手勒斃身亡,屍身已經開始腐敗發臭,略顯浮腫。旁邊的被褥、床單,沾滿了她的血。

是誰這麼殘忍,要用上這麼多凶器來殺害一個獨居寡婦呢?

警方隨即趕到現場進行調查,他們很快找到行兇用的菜刀、木棍、酒瓶散落在地,上面染滿血跡。床上另有兩副白手套,可能是兇手抹滅證據之用。死者常戴的金手鐲跟金戒指已經不見蹤影,似乎暗示了犯案動機出於貪婪;然而,警方卻在走道櫃子上發現160餘元,客廳茶几上也有一只昂貴的亞米茄金質手錶,死者的華南銀行3萬餘元支票跟台北銀行的存摺更是在櫃子裡紋風不動。如果兇手是為了搶劫殺人,為何臨走前沒有把這些財物一併搜刮呢?

由於現場位於二樓,前門又遭反鎖,警方推測兇手是從前門進入,殺害曾黃淑惠之後,再從後面窗戶逃走。從屍體腐敗狀況研判,死者可能已經死了好幾天;牆上的月曆撕到8月27日,房裡則有26日的報紙,警方面對這起離奇命案,不由得感到有些棘手。

死者曾黃淑惠雖然是個獨居寡婦,但生活一點也不寂寞,她交遊廣闊,不介意炫富,身旁圍繞著乾兒子、姪子、許多朋友。8月24日當天中午,她舉辦了一場午宴,在午宴上,朋友許尚德開了她一個玩笑:「你一個人在台,萬一死了,都沒有人來哭你!」

曾黃淑惠似乎完全不受這個玩笑冒犯。她說:「這有甚麼困難!買一個人來哭就是了。不相信,我花300元就可買一個!」

當時的基本工資只有新台幣600元,300元確實不是小數目。但曾黃淑惠口中的「300元」還不是新台幣呢,而是閃亮亮的美金!1972年的美金兌新台幣匯率可是1:40,300美金都可以請20個人來哭一個月了。她從包包裡掏出一疊厚厚的美金鈔票在眾人面前當扇子搧風,用財力證明她一點也不擔心自己會孤獨老死。

但她想不到,自己不但沒買到半個孝女白琴,還招來致命殺機。

曾黃淑惠命案兇嫌許尚德,《中央日報》1973年2月19日報導

 

炫富招來殺身之禍?

到底是誰殺了曾黃淑惠?又為了甚麼原因行兇?那群看見她炫耀美金的朋友,是不是為了她的錢財心生歹念?警方經歷一番搜查,找了幾個嫌疑犯,最後鎖定1972年8月24日午宴的主辦者許尚德,就是涉嫌最大的一位。

47歲的前警校生許尚德,除了會對寡婦開差勁玩笑之外,還是個有偽造文書、違反票據法、殺人未遂等前科的煙毒通緝犯。讓警方認定他就是真兇的原因,則是法醫在為死者驗屍時,從下體處採集到男性體液,比對血型後發現與許尚德相符,都是AB型。這個新發現似乎能夠解釋曖昧不明的犯案動機:許尚德與曾黃淑惠相識時間雖然不長,但不僅有金錢往來,還可能有性關係。兩人大約在26日到27日之間某個時段發生爭吵,情緒失去控制的許尚德攻擊曾黃淑惠,最後殺害了她。

除了上述的血型,許尚德的鞋子也與現場遺留鞋印相符。他與曾黃淑惠在26日上午曾與游阿財相約在火車站,但游阿財最後卻沒有見到死者跟許尚德,不僅無法為許尚德提供不在場證明,還更加深他的嫌疑。除此之外,許尚德更被證人黃永興指認說死者屍體被發現當天的29日早上,告訴他人「曾黃淑惠心臟病發死掉了。」如果命案當時還未見報,他又怎麼先知道曾黃淑惠死亡呢?種種不利的證據,將許尚德送上法庭,面對極刑的制裁。

然而,人真的就是他殺的嗎?警方遲遲無法釐清命案發生日期究竟是26日上午還是27日上午,也無法清楚解釋月曆和報紙的問題;同時,警方也無法證明許尚德真的在凶案現場,甚至找不到血衣等重要證物,只能說被兇手「燒掉了」。在法庭上不斷大呼冤枉的許尚德,是真的被冤枉,還是為求脫罪狡辯?我們無法百分之百確定。我們只知道許尚德被判了多次死刑之後,在第八次更審改判無期徒刑,雖然逃過刑場子彈,卻始終沒有擺脫殺害曾黃淑惠的罪責。

 

《聯合報》1972年11月26日報導

雙城街喋血:女攤販之死

1972年11月25日星期六,警方還在忙著偵破曾黃淑惠命案之際,台北市的天氣開始轉涼了。晴光市場的一位43歲女攤販李鳳英,正忙著處理要販賣的牛肉,上午10點,中央市場批發肉商蔡錦章前來向她收款。

「幫我顧攤一下好不好?」李鳳英的手指在前一天被機器絞傷了,有點使不上力。她把攤子交給蔡錦章顧,11點先趕在銀行關門前領了3萬元鉅款,快中午12點時她趕回位於雙城街的自宅,準備替放學的孩子們做飯。

想不到這一去,就是永別。

12點15分,李鳳英的孩子們上完半天課放學回到家,沒看見母親在廚房忙碌的身影,卻看見她倒在冰箱旁邊,鮮血不斷從傷口湧出。孩子們急忙找了父親的同事幫忙把母親送醫,但母親最後仍是不治身亡。

接獲通報的警方趕到命案現場,現場一片狼藉。死者李鳳英被刺了兩刀,一刀命中左手臂,另一刀直刺左胸,幾乎傷及心臟,鮮血染滿地面。警方從目擊者證詞跟現場狀態研判,李鳳英返家的時間大約介於中午12點到12點15分之間,兇手可能正在屋中行竊,卻撞上返家煮飯的女主人,失風被逮憤而行兇。如果李鳳英早一點或晚一點回家,是不是就能閃過此劫呢?想到這點就令人不勝唏噓。

兇手行兇之前,顯然大肆搜刮了一番,死者家中的許多現款、首飾都不見了。但有失,亦有「得」。一條寶貴性命跟大量財物遺失了,房子裡面卻多了一雙來歷不明的男用皮鞋。顯然兇手在倉皇逃亡之際,留下了那雙皮鞋,成為警方日後偵破命案的重要線索。

有了這雙皮鞋,警方就掌握了一項兇嫌的重要特徵,也能夠追查出售皮鞋的店家,從而找到更多線索。於是乎,警方經過兩個多月的努力搜索,終於在1973年1月找到一位綽號「阿慶」的慣竊涉有重嫌。34歲的阿慶本名林文慶,有多項竊盜前科,列管為甲級流氓。警方比對他的指紋、鞋型,與現場遺留證物相符;林文慶的外型也符合李鳳英鄰居跟鞋店店員的指認證詞,證明他就是入室行竊、殺害李鳳英的兇手。

除此之外,警方也發現李鳳英與林文慶其實相識,林文慶在案發之前經常出入李鳳英家,顯然兩人至少有段友好關係。但這段友誼卻往貪婪與暴力的方向一路下探,終結了李鳳英的性命,林文慶也在1973年6月15日因為強盜殺人與其他殺人案件,被判處三個死刑,走向末路。

《中央日報》1972年9月22日報導

 

四大天王都有第五人?五大刑案當然也有六個!

「五大刑案」至今已經湊齊:曾黃淑惠命案、雙城街李鳳英命案、立委呂雲章遇襲案、中華商場彭玉戈命案,以及景美翁媳命案。不過,你以為這就是全部嗎?真是太天真了!

《中國時報》1973年1月14日報導

所謂「五大刑案」這種反派魔王一般的稱號,當然是時人看心情選幾個知名案件冠上的。在最晚的景美翁媳命案發生之前,時人口中的「五大刑案」其實還包括義美爆炸勒索案

沒錯,就是那個號稱「食品界良心」的義美,在1972年9月21日當天,延平北路的義美西點店發生爆炸,炸傷了12位排隊買月餅的客人。義美老闆高騰蛟向警方表示,義美自同年9月以來就不斷接獲勒索電話跟信件,他並未認真看待勒索者,想不到對方卻來真的,在中秋節大排長龍之際,用鐵罐裝爆炸物放在店門口引爆慘案。警方致力追查,在1973年1月10日那天逮捕了名為「一條龍」的嫌犯,並準備破獲其他共犯,光榮結案,社會又恢復了和平……。

──但就在1月10日那天,景美翁媳命案發生了,王新政與兒媳黃淑麗在家中遭到砍殺。

 

打開報紙版面,時間相近的五大刑案不僅一齊作亂,旁邊還有各種命案、搶案、縱火案……同一時間的台灣社會,從來就沒有像黨國宣傳機器說的那般和諧。在台灣經濟起飛的光明面下方,流氓、慣竊、殺人犯在底層社會四處亂竄,警方的偵訊手法還停留在五股箱屍案(1976年)發生以前的「科學辦案」,不知道製造出多少冤錯假案。

戒嚴時期真的治安良好、民風純樸嗎?現代社會真的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嗎?從我們發掘到的戒嚴時期刑案與社會狀況來看,並不是這麼一回事。無論在哪個時代、哪個政黨、哪個政府底下,重大命案跟刑案都不可能停止發生,速審速決也阻止不了亡命之徒殺人越貨,倒是可能製造更多冤魂。在政治宣傳造成的虛假記憶底下,我們或許會選擇寄託在遙遠的神話,逃避現實中的問題……但這不是解決之道。只有尋找真相,破除迷思,了解每一起案件背後的脈絡,我們才更有機會找出病因,讓社會朝更好的方向前進。

 

來看更多戒嚴奇案:

【光輝十月編輯守則】那些你不知道的禁忌

【瑠公圳分屍案】序幕:水溝中的神秘女屍(一)

 

參考資料:

《中央日報》

《聯合報》

《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