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美翁媳命案】兩屍三命疑雲,家庭醫生的19個死刑

戴維森/調查員 檔案調閱876次

 

1973年1月一個冬日的早上,對於當時擔任臺大外文系助教的王明雄來說,是一個再平常不過的一天,早起趕八點的第一堂課,上完之後回家跟太太和爸爸吃中餐。只是當他回到位於景美的家,卻發現原應關緊的家門,卻令人詫異地虛掩著。

當王明雄還來不及思索些什麼時,他一推開門,就看到滿身是血的父親王新政倒在沙發上,已經不省人事。而懷有身孕的太太黃秋麗,也倒臥在書房的血泊之中,旁邊還有一本染有血手印的英文字典。才一堂課的光景,他的人生忽然之間就天崩地裂,這到底是誰下的重手呢?

 

難以追查的線索

王明雄報案之後,警方和檢方、法醫先後到王家勘驗現場及屍體,經過法醫高坤玉檢查之後,推測公公王新政、太太黃秋麗死亡時間相隔不久,王新政、黃秋麗兩人頭部分別被刺14、12刀,但特別的是,刀傷的形狀並不是一般的楔形,而是少見的彎月形,很可能木、竹工用的鑿子。

警方在現場清查跡證時,還發現了幾個值得注意的線索:家中有兩萬元的現金、王明雄的套頭毛衣、睡袍不翼而飛、屋內有王家以外的人穿著襪子踩踏過的痕跡,兇手可能沒有穿鞋入屋、黃秋麗的左中握有幾根5、6公分的毛髮,顯然並不屬於燙捲髮的黃秋麗,很可能是掙扎之時,從兇手身上扯下。雖然有了這些線索,當警方繼續清查被害人的人際網絡時,還是有重重疑雲等待釐清。

案件發生之後,警方直覺地往「情、財、仇」這幾個方向,來探查當天在王家附近走動的人口,還有被害人的人際網絡,找尋嫌疑犯的下落。在監視器還不普及的年代,警方地毯式地搜查了附近仙跡岩一帶的樹林跟農田,找尋血衣、凶器的下落。並一一詢問了周邊的居民,包括當天附近某戶人家叫了卻沒搭的計程車、案發前到王家修理過木器、電器的工人,並採集這些人的指紋加以比對,但很遺憾都沒有符合之處。倒是有居民提到,案發當天早上,有一名青年提著紅格子的旅行袋,在仙跡岩山腳下一帶徘徊,形跡可疑,這個人會是兇手嗎?旅行袋裡面又裝些什麼呢?

景美翁媳命案死者:左為黃秋麗,右為王新政

死者謎樣的人際關係

然後是死者之一的公公王新政,出身宜蘭,時年六十五歲的他,當時已中風多年,與兒子搬到臺北之後,平日深居簡出,頂多是出門時跟樓上下鄰居的點頭之交,但警方調查之後,赫然發現他除了王明雄之外,還有一個「兒子」張繼壽,居住在花蓮,他既然是「兒子」,卻始終未出面參加喪禮、近日又有金錢糾紛,恐怕與這起案件有關。

另一個被害人──來自高雄,婚前曾在高雄蜜絲佛陀專櫃擔任化妝師的黃秋麗,她的交友狀況也是警方的調查重點,警方猜想黃秋麗是否曾在高雄招惹了什麼人,引來殺身之禍。但當警方問及黃秋麗婚前的人際關係,王明雄的回答卻讓人跌破眼鏡──就現在的標準來看的話──他表示自己平常相當專注於學術研究,妻子婚前、婚後認識些什麼人,其實一無所知。

最重要的證人竟然對自己的枕邊人一無所悉?為此,警方只好求助黃秋麗娘家的妹妹、職場同事等人,她們表示黃秋麗由於個性較豪爽,時常與人發生爭執,過去在高雄、近日在臺北的蜜絲佛陀專櫃都曾跟人發生口角,比較值得注意的是,前些日子有三名男子跑到她臺北的上班地點跟她要錢,同事問說是誰,她僅淡淡地推說是自己的姪子。

兇手在這些名單之中嗎?但當警方正要往下調查時,又有更多的聲音出來了,這不僅是因為這起案子手法殘忍、調查毫無頭緒而引起注意,也是因為當時臺灣除了這起命案之外,還有另外四起尚未偵破的重大案件,包括中華商場彭玉戈命案、新生北路曾黃淑惠命案、雙城街女攤販命案、立委呂雲章遭竊盜擊傷案,在當時合稱五大刑案,受到社會大眾的高度關注。

有許多民眾以具名、不具名的方式,向警方提供各種線索,說某處的可疑男子就是涉案人士,包括警方一直在意的「兒子」張繼壽。警方最初僅知道張繼壽是王新政前妻跟另一名丈夫生的兒子,兩人結婚時前妻帶到王家一同生活,曾經跟王新政一同住在花蓮。但找到張繼壽之後,才發現案發當時他並不在臺北,而且他只是因為在高雄當黃牛,怕被警察追究,而拖延不出面。

至於前面提到的其他人選呢?從當時的報導來看,像前述在案發當天在附近拿紅格子旅行袋的男子,警方很可能在缺乏有效資訊的情況下,無法繼續追查下落,而在後續的新聞中毫無後續消息。

 

家庭醫生的19個死刑

這起案子就這樣陷入膠著一年多,直到1974年6月,警方經過長期的「佈線」,鎖定六十幾歲的張國傑為主嫌,他是一名違反票據法,經濟困窘的無照中醫,死者黃秋麗婚前在高雄曾長期給他看診。黃秋麗婚後,張國傑居然也經常在臺北王家進出,包括案發當天早上,警方更起出張國傑一件褲子,上面有與黃秋麗血型相符的血跡。缺錢、與死者往來密切、行跡可疑,這一切的一切,讓警方相信:「就是你了!」因此將他逮捕、起訴。

但這件事情真的有這麼簡單作結嗎?在訴訟過程中,張國傑跟證人、被害者家屬王明雄之間的證詞多所矛盾,像是進出王家的時間點,三方說法始終兜不起來,而警方指稱張國傑所使用的凶器鐵鎚,也與死者身上的傷痕明顯不符,顯然張國傑很可能是被屈打成招。而在這荒腔走板的調查、審判過程中,張國傑也不堪訴訟、牢獄的折磨、被判死刑的衝擊,不斷請律師提出上訴。經過長達九年的纏訟,張國傑在被判多達19次死刑之後,最後終於被臺灣高等法院改判無罪,得以恢復自由。

過往以善訟著稱的學者李敖,在某些官司中曾接觸承審此案的法官,他原先僅是不滿這些法官對自己案件的判決結果,而決定找資料起這些法官的底。然而,他實際耙梳過這些法官審理其他案件的判決書,包括本案和武漢大旅社案、華定國案,才發現這些案件中的法官為了審結案件,竟然不惜任意竄改案件重要時間點、物證,可說是專業蕩然無存,道德毫無下限可言,因此撰文感嘆張國傑能夠被判無罪釋放,不僅是他個人有幸重獲自由,也能夠藉此證明過往審理此案的89個法官的荒唐和無稽。

但到底真正的兇手是誰呢?時至今日,由於鑑識技術的發展,也許終會有水落石出、告慰死者的一天吧!

 

你知道景美翁媳命案與其他案件並稱「五大刑案」嗎?

來看更多同時期命案:

【呂雲章重傷案】安寧和諧戒嚴時期,女立委也逃不過竊賊攻擊

【中華商場彭玉戈命案】性病醫生之死,千面女郎的末路

【1972年五大刑案】集滿五大刑案,召喚黨國時代的真實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