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股箱屍案】涵洞驚現皮箱棄屍,警方高速破案逮人(上)

香楠/調查員 檔案調閱1274次

 

夏末九月的夜晚,總還帶著炎夏餘威,加上彷彿要唱盡最後一絲生命的蛙鳴蟲聲,有時實在令人難以入眠。

民國65年(1976年)的9月22日也是這樣一個令人輾轉反側的夜晚。在台北縣五股鄉(今新北市五股區)中興路上的成立機械工廠,許姓工人正被夏夜的騷動擾得雙眼赤紅,凌晨兩點多,還只能盯著漆黑的斗室發楞。

暗夜中,他驟然感覺到周遭那些煩躁又細瑣的聲音,被一陣機車引擎「突突、突突」的聲響掩蓋。鐵工廠位在鴨母港溝與還未開闢為二重疏洪道的沼澤地帶之間,上方有新開通的高速公路高架橋,周遭有灌溉用的溝渠,十分偏僻──這聲音來得實在蹊蹺呀!

到底是誰在半夜於此荒涼之地遊蕩?要知道,這可是戒嚴時期,有著捉摸不定的宵禁原則,即使是五股這個管轄稍微寬鬆的地區,人們也未必會大著膽子夜間出門。

 

神秘騎士的詭異皮箱

莫非是心懷不軌的竊賊誤以為此處無人看管?哼,想得美呢!

許姓工人往外一瞧,發現那輛機車沿著施工中的陸橋,直直騎到灌溉溝渠旁的涵洞前,騎士解下車上的包裹投入洞口後,便絕塵而去。他鬆了口氣,原來只是偷倒垃圾,並不是小偷闖空門啊。

既然與自己無關,他便沒有費心觀察這位大概30多歲的青年男子究竟是何樣貌,也沒有記下車號或車型,在迷迷糊糊入夢之前,只依稀記得對方奮力一擲的背影。

隔天一早,許姓工人與同事談起這樁奇事,兩人不知哪根筋不對,竟然覺得去瞧瞧這位神秘人士丟棄的垃圾,或許會是個不錯的主意。兩人於是來到涵洞,奮力拖出一口巨大的皮箱。

「這皮箱看起來材質堅固,說不定還能賣點小錢。」

「別傻了,你看它外裹麻繩就知道早不耐用啦!」

然而開裂的皮箱中,透出的不是什麼秘寶,而是一具蜷曲發臭的女性屍體。

不意之間竟開了不該開的箱子,兩人嚇壞了,趕緊通報新莊分局,詳細交代了事件經過,深怕惹禍上身。

 

箱中的無名女屍

新莊分局一接獲這起可怕的案件,便立刻派人前往該處涵洞調查,除了刑警與檢調之外,法醫楊日松也親自趕到現場驗屍。由於這具屍體已經死亡超過五日,雖然可以得知這是一名身高約160公分的女性,卻難以從浮腫的外觀判斷體型。

死者身上有多處外傷,除了頭部受到重擊產生腫脹瘀血之外,眼皮撕裂、甚至眼球脫落、鼻樑斷裂,已腐爛到難以辨認面貌。然而,楊日松研判死者真正的死因不是這些外傷導致──從頸部的瘀血與綑綁痕跡、皮膚的斑點、舌頭吐出與內臟缺氧狀況來看,死者顯然是活活被勒死的!

究竟是怎樣的深仇大恨,兇手才會如此殘忍?是為情、為財、還是為仇?

從牙齒與頭蓋骨判斷,死者年約26歲,未施脂粉、身著睡衣,雙腿被麻繩綑綁,蜷曲在行李箱中。胃中有尚未消化的食物,應是在飯後一個小時內於室內遇害;她的子宮有疑似墮胎手術的刮痕,但未曾生育;下體則有可疑的分泌與不屬於死者的三根毛髮。

此外,死者手塗指甲油,身著日本製的高級內褲、衣袋中還有一枚100日圓硬幣,用來載運屍體的行李箱除了夾帶「高雄市中山路秀美小姐」字樣之外,經過調查也是由日本製造,這些線索讓調查人員推測死者應是在時常能與日本人接觸的娛樂場所上班。

「誰認得這件裹屍夾襖?請出面為死者找冤家!」

「清查失蹤風塵女郎,高市警騎四出尋找線索」

當時報紙的標題還帶著守望共助的呼籲,日日跟隨破案進度。而警方在破案壓力之下,兵分二路,除了確認25位「住在高雄中山路,名叫秀美」的女性,全都安然無恙外,也盤查附近的舞廳與特種營業場所從業人員。正巧,警方發現轄區內經營色情按摩的華王理髮廳中有位職員失蹤。這位化名林小美的職員姓名中有個「美」字,「小美」聽起來也很像「秀美」,新莊分局深信他們已經掌握關鍵,於是便逮捕了林小美的男友楊清炳。

這樣的推測似有合理之處:楊清炳與林小美為同鄉,本於板橋八德路上(約今日縣民大道上)交往同居,但林小美在一個月前不但不告而別,還帶走了一萬多元現金與數張20萬元的支票。氣憤的楊清炳在眾目睽睽之下,於發現屍體的一週前從華王理髮廳將她強行帶走,林小美便從此消失,再也沒有回到華王上班。

難道氣憤而衝動的楊清炳真的殺害了林小美嗎?犯案動機就是情感和金錢的糾葛?警方是這麼認為的。

 

死不瞑目的「小美」

警方風行雷厲,在短短兩天之內,就取得了楊清炳坦承涉案的證詞,不但從購買麻繩的地點,到做案手法與時間都交代得一清二楚,甚至還供出一名18歲的蕭姓少年為共犯。如此高效率地偵破重大刑案,自然收穫了許多掌聲,甚至還發給辛勞的辦案人員一萬元的獎金。

然而,在破案新聞還來不及成為舊聞的隔天9月25日,楊清炳翻供了!

他翻供的消息立刻登上媒體,大眾也從知曉破案時的激動轉為不安。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難道事情還沒結束?

楊清炳宣稱受到檢警的刑求,才被迫承認犯案,畢竟在當時,許多警察都是由退役軍官轉任,未必具有科學辦案的知識與能力,卻手段凌厲,毫無人權概念──再加以當時警察的形象,不免讓人覺得這才是得以雷霆之勢破案的「真相」。

眾人這時細思,才發現所謂偵破的箱屍案中,確有一些難解之處:首先,林小美與楊清炳都是彰化人,與高雄沒有地緣關係,林小美其實是她的化名,即使與「秀美」只是音近,本名卻可能完全沾不上邊。最初因「高雄市中山路秀美小姐」產生的推測,根本不能成立。

其次,被當成共犯的蕭姓少年從頭到尾都否認涉案,楊蕭二人的證詞更是無法吻合;最重要的是,仔細檢視楊清炳所有的犯案細節,會發現與已知的線索有所出入,不但提不出物證,連死者身上的傷痕也與實地演示的犯案過程不同,就像是楊清炳根本不知道實際情況,只能隨便猜測的結果。

更何況,當死者被判定為林小美之後,其親屬也無人北上認屍,他們難道毫不關心嗎?

社會大眾的目光終於轉向了「林小美」身邊的其他人。果然,有與林小美熟識之人在報紙上公開提供了一項重要情報,使得案情朝著不可思議的方向前進……。

 

(待續)

歡迎至謎團討論:【五股箱屍案】箱屍死者復活?姊夫舊愛情仇糾葛,究竟真相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