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白小鷹綁架案】震驚全美世紀謎案,飛行英雄不為人知的一面

四十加/調查員 檔案調閱291次

 

「林白是我們的老爸!」2003年,七位德國人跳出來宣稱,美國最知名的飛行員查爾斯.奧古斯都.林白 (Charles Augustus Lindbergh) 是他們的父親。 「怎麼可能?」全世界都驚呆了: 「林白是人類的英雄,他的兒子是被綁架的林白小鷹吧!」

然而說起林白小鷹,就要說起他悲慘的故事……。

尋找小查爾斯.奧古斯都.林白( Charles Augustus Lindbergh Jr.),亦即林白小鷹的尋賞海報

 

第一位橫跨大西洋的飛行員

故事要從上個世紀說起…… 1927年5月21日,25歲的美國空郵飛行員查爾斯.奧古斯都.林白,在經過33.5小時、3600英里的飛行之後,完美地降落在法國巴黎,完成史上首次單人不著陸橫跨大西洋的飛行。在此之前,全世界許多飛行員都前仆後繼地挑戰過,但沒有人成功,其中3人更因此而喪失了生命。

完成單人飛行橫跨大西洋壯舉的查爾斯.林白

當林白降落時,機場裡湧進了15萬人,他們興奮地見證著這歷史上光榮的一幕,並一齊為這位帥氣的美國青年歡呼。一夕之間,林白從一個無名小卒成為了全世界的英雄,大家愛戴他、崇敬他,暱稱他為孤鷹(lone eagle)、或幸運林仔 (Lucky Lindy)。林白除了得到了奧特洛獎 (Orteig Prize) 提供的25000美元的獎金及榮譽以外,也在歷史上取得了一席風光之地,為飛行史打開了新的一頁。他成為時代雜誌有史以來第一位年度風雲人物(Man of the Year, Time Magazine)林白的壯舉不只影響了飛行業,甚至連運輸業(包括FedEex等公司的崛起)、流行文化(音樂、出版業)等,無不受到林白的啟發。

「林白是一位身高188公分、有著湛藍雙眸、粉紅雙頰、及淺棕色秀髮的有為青年。他不菸不酒不賭,不但三餐健康,喜歡甜點,還老實謹慎,見到女孩子常會臉紅。筆跡鑑識家認為林白的個性特質是優等的、理智的、思考的、還帶有理想主義及一點神秘主義。」這篇戴著玫瑰色眼鏡的文章並不是X週刊所寫的八卦,而是來自最有聲望的時代雜誌。當時全世界對林白著迷的程度有多深?從這篇專題報導看來就能略知一二。

 

這位優秀青年的感情觀又是怎麼樣的呢?林白的自傳中提到,雖然接受了美國軍事的訓練,他對軍中多數同袍對愛情放浪不羈的態度卻嗤之以鼻。林白描述自己從在農場飼育動物的經驗中而得知了優良血統遺傳的重要性,因此他理想的愛情是與一位聰明、健康,擁有良好基因的女孩經營一段穩定而長久的關係,而他也很快如願。1927年年底,在一趟前往墨西哥的慈善之旅中,林白認識了美國駐墨西哥大使的女兒,安.蒙洛.林白 (Anne Morrow Lindbergh)。他們墜入愛河,一年半後結婚,綽號「林白小鷹」的長子查爾斯.奧古斯都.林白二世 (Charles Augustus Lindbergh Jr) ,在婚禮的隔年出生。

一切發展,看來都順著林白眼中的理想人生。

林白與妻子安.蒙洛.林白

世紀綁架案

1932年3月1號星期二,林白及妻子帶著兩個孩子,一歲八個月的林白小鷹和剛出生的寶寶,強.蒙洛.林白 (Jon Morrow Lindbergh),到紐澤西州霍普維爾鎮 (Hopewell, New Jersey) 的小屋度假。林白一家人平常行程低調保密,不常離開他們的居所英格伍德莊園 (Englewood Estate) ,通常是週末才會前往位於霍普維爾的小屋,所以此次週間的行程,只有少數的親密家人才知道。

林白小鷹

沒有人能料到,這個安寧、平靜的夜晚,竟然會發生這麼駭人聽聞的綁架案。

當晚7點30分,保母貝蒂.高 (Betty Gow) 一如往常地將小鷹哄睡、把他放在二樓寶寶床裡。9點,林白在寶寶房樓下的書房聽到疑似廚房木箱的碎裂聲。10點,貝蒂查看孩子時,床裡已不見小鷹的蹤影。林白馬上到處查找,他和管家發現了歹徒留在房間窗邊的字條。他們從二樓寶寶房窗外往下看,看見小鷹的被子、一個斷裂的自製伸縮木梯落在地上,旁邊還有一些可疑的痕跡。那張手寫的贖金字條滿是錯誤的文法及拼寫,並要求林白在4月2號將贖金送往某個墓園,不得通知警方,否則將會撕票。

儘管受到威脅,管家還是報了警,20分鐘後警方趕到現場,調查後沒有發現任何外來者的指紋及足跡。林白冷靜地主導了接下來的調查方向,他想付贖金,也請警察不要介入、不要跟蹤。看在大英雄的面子上,警察同意了林白的提議。

新聞沸沸揚揚傳出之後,從政府或民眾,全美國都想盡一己之力幫助這位心碎的英雄。一位退休的中學教師,約翰.柯登 (John Condon) 在報上登廣告,自願做歹徒與林白家庭的中間人。奇怪的是,歹徒和林白竟然都同意了他的提議。於是,約翰按照字條上的時間,把裝滿鈔票的木箱送到指定的地點,但小鷹卻不在那裡。約翰只得到一張紙條,說明小鷹的位置,但林白等人趕往該地點查看,小鷹卻不在紙條上描述的地方。錢被歹徒拿走了,兒子卻沒有平安回家,使得林白一家再一次陷入絕望。

六個星期之後,5月12號,一位卡車司機在路旁的樹林發現了小鷹腐爛的屍體,沒想到這個地點只離林白家度假小屋五英里遠。調查顯示小鷹在綁架當晚就死亡了,他的頭骨嚴重破裂,左右有兩個大洞,悽慘的模樣讓讀了新聞的人都不禁心碎。有人推論小鷹頭部的洞是警方辦案時移動造成的、有人說是被動物啃咬過、有人覺得是當晚的木梯斷裂,小鷹掉下來時被木梯傷到等等,各種說法漫天飛舞。最可信的推論,則是小鷹遭到綁匪槍殺,傷口是子彈進出的痕跡。警方持續追蹤贖金的去向,雖然鈔票有特殊記號,也有零星的線索,但一直未能將綁匪繩之以法。

小鷹悲劇的兩年後,一個紐約州的加油站收到了一張快被淘汰掉的十元舊鈔,在懷疑可能是假鈔的情況下,店員把那位顧客的車牌隨手抄了下來,沒想到那就是當時綁架贖金的鈔票之一。警方循線追蹤到了布魯諾.理查.霍普曼 (Bruno Richard Hauptmann),一位住在紐約、有犯罪前科的德國移民。霍普曼是木工,除了在他車庫內找到了1/3的贖金(大約14600美元)以外,他家中閣樓的黃松木地板跟當時那座木梯使用的是同批的木頭,贖金字條也被認為就是他的筆跡。

1934年9月19日,警方正式逮補了這位「世上最可恨的人」。輿論憤怒沸騰,他的審判也被稱為「世紀大審判」,人們等著看這個綁架幼童的壞蛋受死。然而,霍普曼從頭到尾都堅稱自己是被冤枉的,他手上的贖金是一位朋友伊西多‧費許(Isidor Fisch)給他的,他的律師也主張控方只有間接證據,沒有任何直接證據證明霍普曼的罪嫌。而且不管是案發現場、贖金字條、木梯等,都沒有霍普曼的指紋,照理來說,法院應該難以定罪他。但因為霍普曼的妻子跟房東無法證實霍普曼對贖金來歷的說法,導致他還是被判了死刑。

法官曾向他提出過要是自白認罪即可免死,只判無期徒刑,但直到霍普曼被送上電椅的那一秒鐘,他還是堅持說:「對於這些被指控的罪名,我絕對是清白的!」

霍普曼死了,案件似乎到此就結束了,但還是有許多謎團圍繞著林白一家…

理查.霍普曼(Bruno Richard Hauptmann)

第一、綁匪到底有幾個?那座奇怪的伸縮木梯不可能是單人使用,需要有人在下面扶著,另一人才能攀爬上去,那麼其他人是誰?為什麼霍普曼不透露任何事?。

第二、異常安靜的夜晚:當晚家中所有大人都醒著,要是有陌生人在房外架好梯子、爬進寶寶房、再把20個月大的孩子抱起來逃走,這過程怎麼可能一點聲音都沒有?寶寶又怎麼會如此異常地熟睡?

第三、林白家的秘密行程:為什麼歹徒會知道林白一家那天會去度假小屋?這是否表示家中有內鬼接應呢?

第四、贖金字條的調查怪現象:林白家收到了一共多達15張溝通贖金的字條,但主導調查案的林白自己雇用筆跡鑑定專家,不願讓警方多做調查。

第五、自殺的僕人?僕人薇歐蕾.夏普 (Violet Sharp) 兩次的證詞前後顛倒、混亂不清。在警方第三次的查訪下,她藉故上樓,將房裡的擦銀水一飲而盡,當場自殺身亡了。她到底知道什麼重大的內情,卻寧死不說呢?

 

林白的秘密生活

沒錯,本案最大的疑點,就是林白本人。

跟林白走得很近的法國生物學家亞歷克西.卡雷爾醫生(Dr. Alexis Carrel) ,不僅是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也是法國親納粹政黨的一員。跟納粹一樣,亞歷克西極力推倡優生學,認為優秀國家不容有病弱者的存在,必須不擇手段阻止他們繁衍後代。亞歷克西也告訴林白,瑞典裔的他又聰明又帥氣,是優生學最後的目標:超級人類的典範。

對於這些理論,林白完全買帳,他在1939年出版的讀者文摘 (Reader’s Digest) 發表:「只要我們聯合起來保護最無價的財產— 我們繼承的歐洲血統、只要我們保護自己免受外國軍隊的攻擊和外來種族的稀釋,我們就能擁有和平與安全。」不過,這一切又跟小鷹綁架案有什麼關係呢?

傳言指出,林白一家人對小鷹的醫療史保密到家,就是因為小鷹的身體不太健康、他的骨骼有一點問題、正常孩子會慢慢關閉的頭頂囪門(兩頭骨的縫)還是開的。連小鷹死後,也是火化後海葬,不留下任何痕跡。所以有人推論,小鷹的死,完全是林白自演自導的。不過,這終究只是綜合諸多疑點而作的推論,並不能真的證明小鷹有此疾患,或是林白真的為了優生學信念殘害親生骨肉。

那麼2003年出面認親的7位德國人呢?DNA的鑑定證明林白的確是他們的父親。原來林白認為自己的血統優良,從1957年開始,用假名卡羅.肯特(Careu Kent) 與三名歐洲女性戀愛生子。他分別與跟德國女孩布莉姬海森梅兒(Brigitte Hesshaimer)生了3個孩子、與布莉姬的妹妹瑪莉葉 (Mariette) 生了2個孩子、跟自己的歐洲的私人秘書生了2個孩子。在林白去世前十天,他寫信給他的歐洲情婦,懇求即使在他去世後,也要對他們的愛情絕對保密,不然他自傳中的好男人形象就毀了。這三位女性都答應了,他們的孩子在成長過程中也從來不清楚自己的父親到底是誰。然而,布莉姬的女兒愛絲翠 (Astrid)發現了林白的照片以及情書。在布莉姬去世後,包括愛絲翠等人,7位子女便將真相公諸於世。

林白生前最後幾年住在夏威夷茂伊島,72歲死於淋巴癌。他的墓碑上刻著「如果我能抓住早晨的翅膀,而居住於海的最深最遠處……」這段文字。對歷史有著深遠貢獻的林白帶給自己親人的愛是否也如此偉大,我們可能永遠都無從得知… …。

林白與德國女子的私生子女們 MUNICH, GERMANY: A picture taken 14 August 2003 shows Astrid Bouteuil and her brothers Dyrk Hesshaimer (L) and David Hesshaimer. DNA tests have confirmed that all-American hero and aviator Charles Lindbergh fathered three illegitimate children in Germany, their spokesman said 28 November 2003. In a statement, he said the tests supported their assertions that Lindbergh, who won instant celebrity for making the first solo, non-stop transatlantic flight in 1927, was their father. AFP PHOTO/DDP/JOERG KOCH GERMANY OUT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JOERG KOCH/AFP/Getty Images)

 

參考資料: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arles_Lindbergh

http://content.time.com/time/magazine/article/0,9171,723388,00.htm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ndbergh_kidnapping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nne_Morrow_Lindbergh

https://www.stitcher.com/podcast/independent-content-provider/my-favorite-murder/e/54334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