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克己連續殺人事件】驚魂枕邊人!妳的老公不是妳的老公?(下)

戴維森/調查員 檔案調閱1368次

 

只要取個假名,默默躲在其他地方過新生活不就好了嗎?其實,一開始時大西克己也是這麼想的,於是他跑到與下關一衣帶水的九州去,化名為「藤田」,以販賣食品為業,生意也還不錯。但有一天大西克己不幸(也許說是正常發揮更貼切)與他人發生衝突,被警察帶去警局訊問。大西想到自己殺害養父母的事跡很可能因此敗露,因此又展開逃亡人生。這次,他逃到更遠的東京去。

但因為日本警方已經在全國通緝大西克己,大西克己已經無法像先前那樣,隨便掰個化名就矇混過去,他必須設法弄到一個假身份,於是他開始尋找願意販賣戶籍的人……。

殺人焚屍獲新生

皇天不負苦心人(?),1956年2月,大西克己在東京向島這一帶的風化場所,找到一個願意以四萬元賣戶籍的男子—來自北海道的三浦昭夫。向三浦昭夫買到戶籍之後,大溪克己將三浦誘騙至岡山縣倉敷市的山上,騙他服下含有氰酸鉀的胃藥(到底哪來這麼多氰酸鉀),在三浦毒發身亡後,把屍體燒成難以辨識的焦屍。

成功「成為」三浦昭夫的大西克己,再度回到東京找工作,展開新生活,並且又認識了新的對象,且在新女友的資助下,將戶籍(三浦昭夫)從北海道遷至東京,並與女友結婚、生子。

大西克己的人生可以就這樣如意下去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現在也就不會知道他的故事了。這之後到底又發生什麼事情?

1957年某天,喝醉的大西克己又闖禍了正常發揮again,他闖進別人家中引起騷動,而且被當場逮捕。這次,因為警方採取了他的指紋、照片,大西克己意識到這很可能會讓他的身份曝光,他必須再找一個「替身」。

在找替身之前,他在1958年1月先假造了一封從北海道發來的電報「媽媽去世了」,以此向公司上司跟妻舅借了共七萬元。借到錢之後,他在淺草找到一名年紀相仿,又願意以一萬五千元的代價賣證件給他的佐藤某某,當他們成交之後,大西又尾隨佐藤至茨城縣水戸市(就是水戶黃門的那個水戶),在水戶的郊外殺害佐藤,並將佐藤分屍、屍體淋上硫酸,使其外貌難以指認,並將屍塊棄置至水戶的千波湖中及四周。

1月13日,裝有佐藤手指、鼻子、陰莖的油罐從湖中浮起,被民眾發現。警察隔天在湖邊的竹林裡找到其他屍塊,經比對後,確認為同一人,兇手不僅用硫酸將死者的容貌徹底毀容,也細心地將死者手指的指紋全部割除。所幸警方在棄屍處附近找到了死者的遺物,透過遺物上的指紋,確認死者為曾有竊盜腳踏車前科的佐藤某某。

佐藤某某的家屬說,佐藤在失去消息的前一天,曾經有個姓西田的男性來找他,西田以工作要求為由,帶佐藤去申請戶籍謄本等文書,自此佐藤就失去蹤跡。警方又在淺草附近的旅店,找到佐藤跟西田的投宿紀錄,上面登載著「岐阜縣穗積町  西田保」,警方想:佐藤應該就是這個「西田保」殺的吧,但要怎麼找到這個西田保呢?

酒醉指紋現原形

這個陷入膠著的案子,在一個不能說是意想不到之處,有了新的契機。

同一年的七月,日本警視廳對全國警察機關發布26起通緝公告,其中包含大西克己殺害養父母案,當通緝通告發至福岡監獄時,福岡監獄也注意到了曾經在此服刑的大西克己,福岡監獄赫然發現文書上大西克己的指紋編號,居然跟另一起案件的嫌犯一模模一樣樣,這則案子正是先前大西克己以三浦昭夫身份醉後亂入他人家中,被警察逮捕的那起。

警方終於發現這其中的蹊蹺,但為了不打草驚蛇,警方帶著大西克己的照片,到三浦居處附近、任職處暗訪,受訪的人都一致表示這是三浦昭夫,公司的上司還順便稱讚他很認真。那到底真的三浦昭夫去了哪裡?是否已經被殺害?

警方在逮捕大西克己的同時,也清查日本全國無名屍,請北海道的三浦家屬指認屍體。最後,家屬根據燒剩的遺物,確認岡山縣倉敷市的焦屍是三浦昭夫。原先三緘其口的大西克己,至此才終於招認殺害養父母以及佐藤某某。

1959年,大西克己一審被判死刑,二審時,他的辯護律師因為氣憤大西克己犯下如此令人髮指的罪行,而拒絕與大西會面、辯護,大西克己最後在1961年被判死刑定讞,在1965年被執行死刑。

當妳想要透過另一半的身分證確認自己不是小三時,妳可否想過:他可能也不是身分證上的那個人呢?

 

【大西克己連續殺人事件】驚魂枕邊人!妳的老公不是妳的老公?(上)

 

參考資料:

大西克己連續殺人事件攝影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