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真凶已不重要】桃園空軍基地彈藥失竊案(二)

檔案調閱346次

桃園空軍基地發生重大的彈藥失竊案,國防部長唐飛與參謀總長湯曜明震怒、下令徹查嚴辦。專案小組為了盡快破案,用上測謊與刑求手段,強迫3位士兵簽下自白書,就這樣掌握了三位嫌犯。

可是,這樣距離交差仍有一段距離,專案小組還不夠滿意。

因為這起竊案一共失竊了8,960發裝甲彈,並且是從空軍基地中的彈藥庫遺失的。專案小組因此推定,犯案人數肯定在3人以上,而且很可能有外界民間人士的接應。既然他們手頭上只有3個士兵,就表示還需要再找出幾位來自民間的嫌犯,劇本才會完美。

 

栽贓也可以順藤摸瓜

專案小組決定從3位既有嫌犯的身家,尋找可能的破口──正好,嫌犯蘇黃平的姊夫練忠和,正是一個有過前科的人──不找他來辦,找誰?

就在專案小組鎖定練忠和來當本劇反派角色的同時,蘇黃平的姊姊還不知道自己弟弟發生了什麼事,也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將會牽連進什麼樣的設局。她一心只想著要去探望當兵的弟弟,身邊也帶上弟弟從小一起玩的玩伴,一個年僅17歲的華姓少年。

華姓少年對於什麼軍中的竊案,當然也是一概不知,他只是想要去探望他的朋友,因為兩人感情一向很好,如此而已。

殊不知這是一條通往噩夢的道路。

專案小組抓走了練忠和,也順便抓了跟著蘇黃平姊姊前往空軍基地探親的華姓少年,說他們與3名士兵串通,偷走了8,960發裝甲彈。練忠和因為有前科,甚至還在這齣劇本中成為指使眾人犯案的主謀。華姓少年則是因為人剛好出現在專案小組眼前,既然他跟蘇黃平有關係,就順便抓起來。至於這兩人實際上到底有沒有不在場證明、如何處置失竊彈藥、如何與3個士兵聯繫犯案,專案小組一概不管。反正只要他們簽下寫好劇本的自白書,大家能夠上場照劇本演出,一切就沒問題了。

只是這麼「完美」的劇本,終究還是有一個重大瑕疵──它不是真相。不說從羅、王、蘇3名士兵到練、華兩位民人有多麼痛苦或不情願,有些保有良知的調查人員,在專案小組旁邊看著無辜者慘遭刑求,5人的未來即將被毀,也在心中隱隱約約感覺到這個劇本並不對勁,應該要設法阻止這齣恐怖大戲上映才是……

 

相似的竊案連發,疑犯卻一碼歸一碼

從本案見報開始,就一直關心事件發展的黃媽媽與陳伯昭委員,接到了來自內部人員的情報。對方證實他們的猜測:確實有年輕士兵以及幾位民間人士遭到刑求,而且也被迫自白供認了。對於「政四」的所作所為,顯然並不是每個參與調查的人員都能接受,有些人在看不下去又無法從體制內加以阻止的情況下,就選擇找上黃媽媽的軍中人權促進會,以NGO的民間力量來介入。

與此同時,又一起彈藥盜竊案發生了!案發時間是10月11日,這次失竊的是桃園空軍基地的另一個彈藥庫:火焰彈、炸藥包、練習用手榴彈與彩色發煙彈共被偷走百餘顆。2起案件間隔時間不長、作案手法相似,通常調查人員都會合理懷疑,2起案件為同一集團所為──問題是,他們認定的主犯羅樟坪等人,這時候早就都被打到半死、抓起來了,要怎麼再次犯下盜竊案?

不用當上專案小組都知道,若不是還有一批共犯沒被抓起來,就表示他們手上的人根本不是真正的竊賊。但專案小組偏偏就是裝作「不知道」,他們繼續扣留羅樟坪、王至偉和蘇黃平3名士兵,也讓加入辦案的桃園地檢署抓了練忠和以及華姓少年,並於10月21日將他們起訴送辦。

這些年來,黃媽媽見證軍方為了掩蓋錯誤,無數次犯下更大的錯誤。她看了2起盜竊案發生的狀況,加上由內部情資證實了刑求事件,就知道軍方這次又在重蹈覆轍了。把心力全部投入到維護軍中人權的她,自然不能坐視有無辜的小孩被人折磨冤枉,便與陳伯昭委員積極合作,要調查本案的真相。

不過在這個時期,黃媽媽也還不敢完全確定被押的士兵是否真的無辜,畢竟不能排除另有其他共犯未被逮捕的可能性。於是,她與陳伯昭委員先前往桃園空軍基地附近勘查地形,了解彈藥失竊案究竟是怎麼發生的。

她們沿著桃園空軍基地附近的地形繞了一周,了解到這座基地狀況有點特殊;怎麼說呢?那就是基地的邊緣與附近的民宅區域十分接近,甚至部分建物接合混雜,而且基地幅員廣大,嫌犯若是摸清地形,不難找到縫隙潛入;再利用基地附近的民宅,就可輕易運送贓物與逃脫。

從黃媽媽等人的調查可以推斷出,犯下此案的集團應該十分了解桃園空軍基地的地形狀況,裡面的共犯也很可能有地緣關係。回過頭看,專案小組掌握的嫌犯羅樟坪等人,符合這樣的特徵描述嗎?即使有,也無法解釋為何在他們已經被扣押的期間,還會發生第二起竊盜案。這樣的劇本,當然說服不了已經跟軍方纏鬥數年的黃媽媽。

 

刑求?這個年代怎麼可能還有刑求?

黃媽媽開始運用這些年累積的人脈,積極拜訪民意代表與監察委員,希望他們能夠用政府公器的力量,拯救遭軍方無端刑求的士兵。然而,黃媽媽從立法委員那邊得到的,卻是極其冷漠的回應:「現在是什麼時代了?不可能會有刑求案發生,那是你自己的想像!」

每一位黃媽媽拜訪的立法委員,幾乎都異口同聲地這麼說。

當初在黃國章命案(https://ohsir.tw/4134/)中積極幫忙的監察委員趙昌平,則同意再次協助調查這起桃園空軍基地彈藥失竊案,但是……黃媽媽發現,他真的就只調查「失竊案」的部分,卻沒有幫忙追查「刑求案」。

或許,是因為自己這方掌握的情資證據還不足吧!黃媽媽並不是不能理解對方的立場。刑求案發生在封閉的軍隊內部,若沒有更確實的證據讓民意代表與監察委員去追查,很難揭發真相;要是罪證不足就打草驚蛇,還可能引起更大的反彈。

黃媽媽等人只好繼續觀察事件發展,一邊自己蒐證,另一邊也繼續接收內部情資。內部人員給的線索,一點一點地流出來,人、事、時、地都越來越清楚,儘管他們深知刑求案真的存在,不過時機還沒有到,只能等待……

 

只要他們繼續搶劫軍火,就會漏餡

更扯的事情,就在這段膠著的時段發生了。1999年11月23日的凌晨4點,竟有4名歹徒攻擊海巡部大園營區的崗哨,試圖奪槍未遂;隔年2000年2月2日,歹徒更是囂張到直接攻擊桃園空軍基地的24哨,並奪取65K2步槍成功──如此大膽的歹徒,竟敢搶空軍基地的槍,究竟是何方人馬?

聰明的讀者一定能馬上聯想到──這群人就是當初偷走桃園空軍基地彈藥、現在又回來搶奪槍械的盜賊集團嘛!不然尋常盜賊,何苦要冒著被哨兵擊斃的風險去搶奪槍枝呢?

讀者想得到,在處理案件救援的黃媽媽等人也想得到,當然,承辦本案的軍方專案小組更不可能想不到。專案小組馬上掌握了其中一名歹徒的身分,發現他是在1999年9月1日於桃園空軍基地退役的陳國鎮,他同時也出現在前幾天被空軍基地盤查的一輛未掛車牌的綠色車輛中。專案小組透過陳國鎮的通聯記錄,像是拿粽子一樣,很快地揪出一串嫌犯清單:陳國鎮、方志誠、徐雲南、跟張沛隆4人發現自己身分曝光,先行投案;另外3個張永濤、吳佳星跟劉彥廷則隨後被捕,專案小組在他們地住處找到了失竊的槍枝跟彈藥,人贓俱獲。

以張永濤為主謀的7人集團,就是一連串桃園空軍基地彈藥失竊案與奪槍案的犯人,他們被捕之後,也十分爽快承認了自己的罪行。一聽聞專案小組另外掌握了3個士兵跟2位民人的事,張永濤等人連忙表示:這樁案子完全是他們7人所為,與羅樟坪等5人沒有任何關係──他們是冤枉的。

這聽起來應該是皆大歡喜結局的前奏:「盜亦有道」的真凶乖乖坦白,主動還給好人清白,調查小組有功勞可以交代,那麼被冤枉的好人,應該可以放出來了……吧?

事情才沒有那麼簡單。

對那些愛面子的長官及調查人員來說,開什麼玩笑,怎麼可以承認手上抓的那幾個是冤大頭呢?難道真的要向社會大眾和媒體坦承,自己之前得意洋洋逮到的犯人不但是抓錯,自白書還是用電擊棒逼他們寫的?所謂的錯誤,只有當你承認和道歉的時候才會成立;打死不認錯,那就是沒有錯。現在當然要繼續辦下去,把假犯人跟真犯人統統攬作伙,一起起訴到底!

社會大眾此刻都把注意力放在即將到來的總統選舉上,很少人去關心空軍基地的竊盜案,將會為了軍方的面子,把5位無辜者的命運變成了祭品。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