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瑞雲命案】生死不明,冤魂作祟?隱藏四年的驚人真相(下)

檔案調閱659次

 

「爸爸把媽媽的頭拿下來了。」恐怖的童言童語,言猶在耳。然而如今聽在找不到吳瑞雲下落的警方耳裡,卻不再是命案線索,而變成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到底吳瑞雲是不是真的死了?兩個孩子真的目睹爸爸殺了媽媽嗎?

《中國時報》1988年10月14日報導

隨著案子卡進死胡同,新的證詞開始出現,吳瑞雲的熟人紛紛出面作證:「我們9月底還有看過她耶!」

一個接一個,一共有五個以上的證人,出面指證他們在所謂命案發生之後,仍看到活跳跳的吳瑞雲遊走人間。警方甚至還接到一通來自「吳瑞雲」的電話,表示她人在南部,沒有被老公分屍,請警方別再查了。只不過這位女子不願出面,案情也就持續卡在膠著之中。

一個星期過去,警方仍然找不到任何實質證據,證明吳瑞雲死於非命,更證明不了羈押中的姚正源是殺妻兇手。他們也越來越懷疑,兩個小朋友的證詞到底是真的目擊到血腥畫面,還是有人刻意教唆的結果……。

檢察官管高岳在偵查庭上,先要求陳桂梅離開,對著坐在姚正源懷裡的兩個小兄妹問道:「爸爸殺了媽媽嗎?」

「不知道……。」兩個孩子一反先前的說詞,頻頻搖頭,表示不理解問題。

檢察官又再問:「是有人教你們這樣講的嗎?」

等了一段時間,4歲的姚家妹妹終於對著檢察官點了點頭。

 

 

《中國時報》1988年10月15日報導

 

小朋友的證詞,其實是阿嬤的劇本?

這起童言童語激起的驚魂案件,至此翻轉成了一起烏龍事件,讓辛苦偵辦的檢警不知該做何等表情。小朋友的證詞已被視為難以採信,檢警又找不到任何實質證據,便放了被羈押八天的姚正源。姚正源知道兒女年紀太小,不了解自己對爸爸做了甚麼,談到孩子們的證詞只是無奈苦笑。

不過,說到岳母陳桂梅,那就不一樣了。

姚正源向警方宣稱,陳桂梅並非第一次指稱他殺害吳瑞雲。兩三年前,吳瑞雲也曾離家出走一個多月,陳桂梅在這段期間找不到女兒,也是指責他殺妻。這一次,兩個幼兒會口出驚人之語,很可能也是受到外婆的教唆。

對於女婿的指控,陳桂梅自然是氣急敗壞地大力否認。「是外孫講得這麼逼真我才會相信!」她聲稱若是自己教唆外孫害女婿,又何必在家中為女兒設靈堂?她相信女兒真的是遭遇不測,否則消失這麼久,鬧得這麼難看卻不出面,不就很「夭壽」?

陳桂梅把氣轉到很可能還活蹦亂跳的女兒身上,面對先前被她指控成「殺女兒兇手」的姚正源,卻變得異常客氣,讚譽有加。「這個女婿,讚啦!」

檢察官跟警方看著眼前這齣荒謬的家庭劇,大概也只能露出無奈的神情。

不過,事情還沒有完全結束。正常來說,一個活生生的成年女子,難道不會在自己的「命案」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出面澄清這一切嗎?但吳瑞雲依然無聲無息,除了幾位熟人的目擊指證,依舊芳蹤難尋。甚至到了她的4歲女兒出車禍受傷住院時,她仍沒有現身。

莫非,吳瑞雲還是死了嗎?雖然她的兒女證詞有問題,但警方也不敢無視命案存在的可能性。畢竟生要見人,死要見屍,一個好端端的大活人,照理說是不應該這樣人間蒸發的。

《中國時報》1988年11月13日報導

證詞不是真的,但找女兒的心很真誠

一年一年過去,吳瑞雲依舊沒有現身,陳桂梅悲觀地向媒體訴說:女兒恐怕已經遭遇不測了。撇開教唆外孫作偽證的疑雲,陳桂梅對女兒生死的擔憂,看起來也是非常真誠。她四處求神問卜,找師傅作法,花了幾百萬元找女兒下落。雖然無法證明女婿的罪行,陳桂梅仍深信女兒已經遇害,她宣稱冤死的女兒常在家中顯靈,從她以前的房間內丟出錢幣、菸灰缸等物。

1991年,陳桂梅找來作法的一位道姑,突然被附身了一般,「啊!」抓傷了自己的肚子。陳桂梅等人不禁感到這是女兒顯靈的力量,要告訴他們自己的屍骨葬身何處。他們決定到被指認的地點中正橋下,挖掘吳瑞雲的遺骸。警政署長莊亨岱及刑事局長盧毓鈞也十分關心此案的神奇發展,指派警員跟隨吳家前往挖掘現場。

挖呀挖,挖呀挖……這一次,真的從坑洞中挖出了一堆骨骸!

女兒啊啊啊啊!吳家人激動非常,立刻請在場警方將這批骨骸交給刑事警察局的名法醫楊日松檢驗,希望這次能夠破解女兒死亡之謎。

《中國時報》1991年10月6日報導

數天後,楊日松檢驗完畢,捎來了陳桂梅與家人期待已久的消息。

「這些骨頭不是人骨……是豬的骨頭啊。」

 

一切都是為了愛情

期待已久的女兒,依然沒有回家,還找到一堆豬骨,害得媒體上又鬧了一番。吳家人不免感到絕望,而姚正源則背負著妻子生死不明的陰影,難免受人指點。

這齣鬧劇演了快五年,終於在1993年的2月劃下句點。

《中國時報》1993年2月3日報導

分屍疑案女主角吳瑞雲,終於姍姍來遲現身,她的呼吸心跳正常,頭也沒有被拿下來,靈魂更沒有脫體到吳家丟菸灰缸。

事實上,吳瑞雲不僅活得很好,她還交了一個新男友,生了一個兩歲小孩。因為男友要為小孩報戶口,吳瑞雲不得不聯絡花蓮外婆家以取得證件,行蹤才就此曝光,被警方找到。

眾人最關心的問題就是,這起「命案」鬧得她老公差點被關、母親花了幾百萬找人、女兒還在期間出車禍受傷,而她人明明就還好好活著,為什麼都不出面呢?

原來,吳瑞雲當年並不是在電子廠上大夜班,而是在特種行業──台北市的七吉三溫暖上班,因此她從未告訴家人真實狀況,使其行蹤成謎。與夫婿感情不睦的她,認識了一位楊姓男子。吳瑞雲選擇離家出走,與楊姓男子交往同居,兩人感情不斷加溫。

唯一的問題是,楊姓男友從來不知道吳瑞雲已經結婚生子,他甚至以為自己的女友叫「劉瑞蓮」,總是叫她阿蓮。吳瑞雲深怕男友一旦得知自己已婚,就會跟她分手,因此長期隱瞞身分,放著命案報導在全台灣吵得震天價響,打死都不出面。

答案就是如此單純,卻造就了一個這麼複雜的鬧劇。

 

混亂的調查、被操作的證詞造成這起烏龍案

整個案件終於平安落幕了,沒有兇手,沒有屍塊,無人死亡,卻留下一堆破碎的殘局等待處理。跟吳瑞雲仍保有婚姻關係的姚正源,堅持要對妻子與其男友提出妨害家庭告訴,從嫌犯變成了原告。另外,檢察官也針對陳桂梅疑似謊報案情、教唆兩名外孫捏造證詞的部分,提起誣告罪之公訴。法院以陳桂梅不具犯意,是真心誠意「誤以為」女兒被殺,所以判她無罪。

警政署長莊亨岱與刑事局長盧毓鈞等警方高層,因為過於關心這起烏龍案件,甚至受到陳桂梅的影響,跑去「見證」了吳家的「靈異現象」,而受到輿論大力抨擊。畢竟,這起命案並非大案──更不用說警方調查找到的跡證顯示,這根本就是一起離家出走失蹤案──有必要動用到警政署長這種層級去親自關心嗎?1980到1990年代間的台灣社會,每天的社會版上都充滿各種比吳瑞雲命案更可怕的刑事案件,包括綁架案搶劫殺人案連續殺人案等,社會上還有製造出鄧如雯殺夫案的家庭暴力問題、嚴重氾濫的計程車性侵、搶劫案等。種種案件,種種問題,等著警方去戮力偵查──當然,想必他們對此已經十分努力,不過署長跟局長把心思放太多在一起假靈異事件,還是有點不符比例原則吧。

至於兩個童言無忌的孩子呢?我們不得而知,希望他們已平安長大,忘了這一切風波吧。畢竟,這件事本來就不是他們的錯,在破碎失衡的家庭關係中,他們是受創最深的受害者,很可能還不能完全了解周遭發生了甚麼事。幼兒的證詞能透露多少真相?其中又隱含多少天真幻想?抑或者……根本就藏著成人的惡意呢?

這恐怕是整起烏龍案件,能留給後世偵查人員最重要的警惕了吧。

 

參考資料:

《聯合報》

《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