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僑大田哲瑞綁架事件】一個兒童綁架案,揭發了警察辦案制度的BUG(上)

Hasami綠/調查員 檔案調閱1748次

 

1988年5月27 日下午五點,士林日僑學校的九歲日童大田哲瑞,放學後騎腳踏車行經榮華一路四巷。小孩子在巷子裡騎車玩耍,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所以即使當日巷內停放一輛紅色的汽車,也沒有在意。

哲瑞騎著腳踏車經過汽車旁邊,後門打開,一名女子露出溫和的笑容向他招手。

「小弟弟,我有一張一百元鈔票掉在座位底下找不到,你個子比較小?可以幫阿姨一個忙嗎?」

也許是哲瑞的良好教養,讓幼小的心靈絲毫沒有警覺,他伸出短小的手,往車座下翻找,試圖撈出婦人口中遇找尋的百元鈔。來回幾次後,天真活潑的哲瑞向女人說:「阿姨我找不到~。」

女人沒有放棄,說:「來車上找吧,靠近一點,絕對會找到的。」大田哲瑞沒注意到,這輛車子的引擎始終沒有熄火。他跳進車後座,正準備彎腰找錢時,車門「碰」地關上,一塊大膠布迎面而來。這是大田哲瑞八天漫長綁架生涯中最後看到的影像,剩下的,只有後車廂酷熱難當的悶熱還有引擎聲。

在無人的巷子裡,一場驚動日臺的綁票案,從此揭開序幕。

《中央日報》1988年5月29日報導

 

一場有史以來警方投入最大人力,卻全面潰敗的救援行動

大田哲瑞的父親大田生穗是日本人,為馬偕醫院放射科主任,他的母親是台灣人王珠惠,一家過著平靜幸福的生活。然而,5月27日下午,哲瑞去上書法課之後,就再也沒有回家,讓大田家升起了一片愁雲慘霧。

5月28日上午10點,大田家接到歹徒的四通電話,要求大田夫婦準備180萬元現款贖人,不可聲張。當天下午1點,歹徒再來電,指示家屬於下午 3點30分,於北市敦化南路民生東路口的麥當勞速食店前取款。台北市警方當晚8點接獲報案時,就立即成立專案偵辦小組,這是因為當時兒童綁架案頻傳,被綁的小孩又是日僑,隨時都可能提升為國際危機,警方絲毫不敢大意。因此,市刑大及各分局外勤刑警動員組成了前所未見的規模,近百人在交款、放人地點佈下重重網羅,照理來說歹徒應該是插翅也難飛。

但誰能想得到?這張天羅地網,竟像夜市撈金魚的棉紙網般,遇水即破。這個被稱為「0527專案」的搜捕行動,最後卻讓台北市警方成為眾矢之的。

《中央日報》1988年5月29日報導

5月28日下午1點,警方人員在大道路上,曾發現歹徒帶著肉票大田哲瑞在打公用電話。隨後,警方查出歹徒所駕駛的兩部計程車之一的車號,下午3點30分,民生東路麥當勞附近,一位名為葉紹明的男子,駕著085-2052號計程車錢前去取款。在交款後,警方亦未動聲色地跟蹤在後。同時,現場警員也發現一輛080-2556號計程暗中跟在葉紹明後面。警方在葉紹明的車子轉進健康路三二五巷時,旋即將之逮捕,卻赫然發現──肉票不在車內!

原來,他們真正該找的目標,一直都是後面的另一台車,但為時已晚,那台車子見情勢不對,便倉皇逃逸無蹤,警方只得眼睜睜地看著歹徒帶著肉票從眼前溜走。

一場激烈的警匪追逐後,警方的成果竟然只有逮捕一名取款歹徒葉紹明,跟他開的計程車。

問題出在哪裡呢?

這場行動中,台北市刑大擔任外圍哨崗,北投分局擔任內圍的交款與跟監,但由於通訊器材的不良,而且支援的分局、保大各自有不同的無線電通話頻率,導致雙方通訊出現問題。市刑大為解決此問題,提供五個頻率給北投分局以便聯絡,但在整個追蹤過程中,通訊仍必須經由各電訊發射台轉達命令,讓指揮中心形同虛設,甚至出現約一小時的靜音時段,完全收不到現場實況。火上加油的是,北投分局給錯計程車號碼,讓市刑大浪費寶貴時間尋找一台不對的計程車,最後錯失逮捕良機。

《中央日報》1988年5月31日報導

是倒霉路過?還是重要的嫌犯?

這場敗仗,讓市刑大及管區北投分局無比尷尬,只能硬生生吃下去。百般無奈之際,只好把唯一的線索葉紹明帶回北投分局奇岩派出所,一面召開專案會議研商對策。除徹夜偵訊外,也針對葉紹明平日交友情形與案發現場進行再查訪工作。

偵訊過程中,葉紹明避重就輕,言詞閃爍,並矢口否認與綁匪有關。他聲稱下午 3時30分時,經過健康路325巷時,被一名身著黃裝牛仔褲的25歲女子攔下,交給他一個書包,說是請他幫忙遞送講義文件到麥當勞前,按三聲喇叭,自會有人來取。收到包裹後,載回325巷29弄,再按三聲喇叭。葉紹明不願供出女子的身份、容貌,使得辦案人員困擾萬分。此外,警方雖然逮到了一個嫌犯,但是如何來營救關鍵的大田哲瑞,卻成為最大的難題。

 

臺日對於媒體報導道德的不同看法

當時學童綁架案頻頻發生,多件綁票案懸而未破。圍捕行動失敗及部分報社提早曝光案情發展,更嚴重威脅人質生命安全,臺灣警察的辦案能力及媒體新聞倫理問題,再度成為各界評論的焦點。日方也多次派媒體前往臺灣關切。

在日本,警方和新聞界有一定的默契,被害家屬應與警方絕對合作,歹徒與警方的電話交涉,皆在警方偵辦的控制範圍;至於新聞報導方面,日本報導協會明文規定,誘拐案件關鍵疑點未解決,大眾傳播不主動分析劇情。相較之下,台灣部分媒體無法與警方擁有良好默契,恣意報導調查與案情發展,嚴重影響搜救行動。

身為受害者家屬,大田哲瑞的母親王珠惠30日接受訪問時,難掩憔悴,公開喊話希望對方保障孩童安然無恙,並釋出再次聯繫交涉的善意。另一方面,她同時強烈批評部分新聞媒體罔顧道德,提前將案情曝光的行為,因為此舉極可能刺激歹徒,提升被撕票的可能。事實上,一開始大田家並未向警方報案,可能是日僑學校關心學童的安全而主動告知日本交流協會,警方才知情而有所行動。圍捕行動失敗後,大田家便拒絕讓警方再介入。

《中國時報》1988年5月31日報導

救援行動卡住了,也缺乏搜捕嫌犯的線索。但就在警方跟大田家都心灰意冷之際,6月3日,大田哲瑞竟然安然歸來了!

究竟是怎麼回事?孩子安然回家,嫌犯的下落卻依然不明,台灣警方這次能夠扳回一城,順利破案嗎?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