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瑞雲命案】「爸爸拿下媽媽的頭」,幼兒證詞揭露恐怖命案?(上)

檔案調閱560次

 

生要見人,死要見屍。在通訊日益發達的現代社會,我們也越來越難想像,一個活生生的成年人,怎麼會無聲無息、憑空消失。一旦發生這種情況,家人難免會往最壞的方向想……。

1988年,一位名叫陳桂梅的41歲中年婦人,已經兩個多月沒有看見24歲的女兒吳瑞雲,讓她心中不禁升起了一股憂慮。女婿告訴她,吳瑞雲離家出走了,但她不願相信。

趁著女婿不在現場,她問女兒留下的一雙可愛外孫:「媽媽去了哪裡?」

孩子們用童稚的口吻,吐露出駭人的話語。

「爸爸把媽媽的頭拿下來了喔。」

《中國時報》1988年10月7日報導

 

童言童語中的恐怖故事

陳桂梅聞言,不禁大驚失色,小孩子怎麼會說出這種話?然而,她回想起與女兒最後一次聯絡以來的種種情事,童言童語越顯毛骨悚然……。

吳瑞雲一向與娘家保持密切聯繫,三天兩頭就會回到景美娘家吃飯。1988年7月12日那天,她的丈夫姚正源(時年24歲)跑船回來,隔天13日就到岳父母家拜訪吃飯,但奇怪的是,吳瑞雲卻沒有跟著一起來。

《中國時報》1988年10月7日報導

陳桂梅打電話給女兒,要她一起過來,女兒卻推託說已經幫兩個孩子準備晚餐,不便過來。7月15日,吳瑞雲向母親借了2,000元菜錢。這是母女倆最後一次聯繫。

7月16日,姚正源告訴陳桂梅,他們已經舉家搬遷離開原本居住的克難街國光國宅,暫時沒有電話可以聯繫。陳桂梅等了數天,不見吳瑞雲的蹤影,心裡開始感到奇怪,她追問女婿女兒的下落。姚正源表示夫婦吵架,吳瑞雲離家出走,不知道去了哪裡。

「我已經向警方報案,岳母你們不用再重複報案了!」姚正源如是說。但這只是更加深陳桂梅的疑心。女兒怎麼會平白無故消失?就算離家出走,又怎麼不聯絡自己父母呢?陳桂梅決定,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

10月4日那天,姚正源帶著兩個分別為5歲、4歲的兒女到景美岳家吃飯。陳桂梅趁著女婿打電話給姊姊的空檔,從外孫口中問出了駭人的答案。為了驗證,陳桂梅在10月5日二度詢問兩位外孫,回答也變得更加具體跟恐怖。

兩個幼童用稚嫩的口吻,一點一點地拼湊出故事全貌。爸爸跟媽媽有一天晚上嚴重爭吵,爸爸生氣地拿起皮帶抽打媽媽,「那天晚上爸爸把媽媽的頭拿下來,就沒有再看到媽媽了。」

「爸爸晚上把媽媽的腳拿下來,和一些肚子裡的東西放在袋子裡,我覺得很奇怪。」

「爸爸要我們說,媽媽跟別的男生一起走了。」

童言童語,述說著一起恐怖的「殺妻命案」。他們的外婆在一旁聽得驚恐不已。

 

恐怖童言成命案證詞?

陳桂梅用錄音帶將外孫的證詞錄下,立刻到警察局報案。警方聽了年幼姚家兄妹的錄音證詞,不敢等閒視之。他們立即在10月6日前往姚家兄妹就讀的幼稚園,逮捕了正要接小孩的姚正源,帶回警局偵訊。

深感莫名其妙的姚正源,一得知自己是因為「殺妻」嫌疑獲罪,立刻大喊冤枉。他堅稱吳瑞雲在7月與他吵架,提議離婚,16日之後便離家出走,絕對不是遭他謀害。至於為什麼兩個孩子會作證說他「拿下媽媽的頭」,他完全不清楚。

儘管姚正源不斷喊冤,警方還是不敢小看他的罪嫌。畢竟,吳瑞雲與姚家父女在這三個月中的行蹤四處充滿疑點,比方說:姚正源說,吳瑞雲在電子廠上大夜班,因此他在7月16日晚間之後就沒有再看到妻子,但不管是姚正源還是吳瑞雲的親人,都不知道她在哪家工廠上班;再來,姚家本在姚正源跑船期間在克難街上的國光國宅居住,姚正源回家不過幾天,卻在7月15日到16日之間突然搬遷;最後,眾人實在很難想像在沒有目擊現場畫面的狀況下,兩個不足5歲的小孩要怎麼說出這麼具體又令人毛骨悚然的證詞。

《中國時報》1988年10月10日報導

種種超乎常理的疑點,在空中自動描摹出一幅「殺妻滅屍」的理論圖像,對拿不出證據證明妻子活著的姚正源十分不利。他的岳母陳桂梅,更是沉痛控訴他的惡行。

「吳瑞雲十九歲時,懷著小孩,不顧家人的反對嫁給姚正源,不料四年後,查覺姚正源的猙獰面孔,欲脫離魔掌,卻反遭殺害滅屍……」悲傷的母親向媒體如此訴苦,她宣稱姚正源婚後好吃懶做,玩大家樂欠了一大筆賭債,走投無路後才去當遠洋漁船船員。女兒的婚姻一點也不幸福,為了逃離愛情的墳墓,如今連尋找幸福的機會都被剝奪了!

好苦啊!陳桂梅還說,她夢見女兒穿著紅衣前來託夢,不發一語。肯定是冤死了。

不過,不管有多少人認定姚正源就是殺妻犯,警方卻還不能將他定罪。雖然陳桂梅說得繪聲繪影,吳瑞雲也行蹤不明,但沒有找到屍體,就不能確定這是一起命案。警方開始在姚正源現居處與克難街國光國宅兩處積極蒐證,希望能夠找到吳瑞雲的蹤跡──或殘跡。

就在這個時候,姚正源搬家後的國光國宅承租房客廖國勇跳了出來,述說他的驚悚經歷。

「我在那間房子夢到一個斷頭女子!」

 

分屍冤魂入夢來,卻不見遺體殘跡

警方還未能找到吳瑞雲的人,她的鬼魂卻已入了兩個人的夢。不只日夜思念女兒的母親,如今就連住在疑似「凶宅」的房客都夢到她了。看來,這冤情確實重大,是吧?

房客廖國勇不只說了惡夢的事,他還指證,在他剛搬進去時,冰箱中有一包塑膠袋包裝的長蛆腐肉,氣味相當恐怖。不過後來被房東翁佳鉉當成腐敗食品丟棄了。

那包腐肉,會不會就是屍塊呢?

警方雖然感到懷疑,但已經難以查明。

在國光國宅疑似分屍現場找到血跡反應的警方,成功將姚正源以殺人罪移送檢方偵辦,然而,最關鍵的屍體依然沒有出現。警方轉變理論方向,懷疑姚正源在其他地方埋了妻子的屍體。為此,他們持續訊問姚家小兄妹,試著喚醒他們的記憶。

 

是目擊悲劇的記憶,抑或是……?

「爸爸帶我們一起去埋媽媽!」

姚家兄妹的新證詞,遠遠超乎警方所求。他們不僅指出詳細地點,就在青年公園跑馬場附近,更指證歷歷,表示一大清早,父親開著計程車──姚正源下船後改開計程車謀生──帶兩人到青年公園,他們就被鎖在車上,看著父親挖洞埋藏母親屍塊。

兩個小兄妹對母親之死的描述,讓社會感到非常同情,台北市議員潘維剛更是跳出來抨擊警方不斷訊問小孩命案記憶的辦案手法,對可能目睹兇殘畫面的兒童心靈是二度傷害。另一方面,兩個5歲跟4歲小孩過於詳盡的證詞也激起了一波質疑聲浪──這麼小的小孩,他們的記憶跟說詞真的可靠嗎?幼兒真的能理解分屍跟殺人的概念嗎?

對於警方來說,這個懷疑的念頭並非沒有上過心頭,但為了趕快破案,他們也只能賭在兩個孩子的證詞上面了。他們帶著姚正源與兒女到了青年公園現場,根據證詞開挖。

挖呀挖,沒有挖到半根骨頭或肉塊。

受到挫折的警方,開始認真考慮起上述「幼兒證詞可信度」的問題了。

如果兩個孩子的證詞有問題,那麼他們要找的「命案死者」吳瑞雲,究竟是不是真的死了呢……?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