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也拚都更轉型!盤點台灣鬼屋(下)

檔案調閱892次

作者:RIVER

鬼屋也拚都更轉型!盤點台灣鬼屋(上)  請往這裡走:

十大鬼屋(五):縱火疑雲,斑駁洋樓──
基隆鬼屋

  一棟三層樓圓頂洋樓,位於基隆市愛一路和中一路口,鄰近陸橋,在繁華喧鬧的街道旁顯得格格不入,彷彿被「燻黑」的外表也顯得格外陰森。這棟洋樓被民眾稱作「基隆鬼屋」,在負面的意義上,可說是遠近馳名,有非常多種版本的鬧鬼傳聞,都被傳得煞有其事。

  將時間點拉回日治時期的昭和六年,原先在城隍廟旁販售草蓆草鞋,聽從友人建議投資礦業而陡然爆富的林開群,斥資大把銀子興建這棟歐式風格的「林開群(或做「郡」)洋樓」,鄰近基隆港,往來的旅客都能輕易望見,由於這棟豪宅跟城隍廟蓋在同一排,林開群想藉此展示財力地位的象徵意義相當明顯,他從未在此屋長居久住,昭和十一年就租給台灣首位西畫家倪蔣懷,畫家更提供給七星畫廊的同好們,一起享受這棟屋子絕佳的視野和無敵海景。

  畫家搬離後,此處閒置了一段時間,50年代美軍駐台期間,這裡搖身一變,成了「美琪酒吧」,成了美國水兵的留連之地,甚至有好萊塢電影來這裡取景。在那時,酒店小姐和客人夜夜笙歌,也是洋樓最後有生氣的時候了。酒吧收掉直到現代,這十幾年洋樓都沒有作其他用途,似乎因為是林家的後代,並沒有心思處理這棟年久失修、外牆斑駁的老房子,造成外牆剝落砸傷附近車輛。雖然每年都或有聽聞基隆市政府有意整修,但林開群的後代子孫共同持有,產權之間喬不攏,時至今日依然沒有任何動作。

擷取自中時新聞網

  「林開郡洋樓」有段風光的過去,然而現在卻完全不見往日風貌,原本大方高雅的外牆有如火燒般漆黑,在繁華的街道邊只顯得突兀又令人不安。

  據傳,在酒吧時代,有名酒家女懷了美國水兵的孩子,她向客人坦承卻遭拋棄,萬念俱灰之下選擇一死,在洋樓裡自焚,不只毀了酒吧,還帶走了數名客人和同事的性命。

  剛好洋樓現在的外漆確實剝蝕的很嚴重,簡直一片黑,連騎樓的天花板都如此,對不熟悉洋樓的外人來說,就像是火烤過一樣,印證了火災的傳聞。甚至還有人表示看過半邊臉燒毀的女鬼,或是在裡面試膽過夜,隔天早上卻被不明力量搬到外面馬路上。

  關於鬧鬼的原因,網路還有更多不同的傳言,比方說酒家女還特地將拋棄他的美國水兵請來,灌醉後拉他陪葬;其它版本是酒家女並非自焚,而是在洋樓上吊自殺;還有的版本則是恐怖情人在屋內殺死女友,從此女友便在此處徘徊;最特別的則是這裡曾被駐紮日軍當成拷問場、日本兵戰敗不肯回國,在這裡集體上吊等等。

  據電視台的採訪報導,無論是附近高齡的鄰長或是幾十年住戶,都不約而同表示這裡從來沒有火災發生,純粹是穿鑿附會,還解釋鬧火災的,應該是另一間同名店家。

  林開群洋樓不只沒鬧鬼,也找不到任何發生過公安意外的紀錄,卻成為網友口中的台灣十大,甚至是五大鬼屋、北台灣鬼屋之首,也許可以歸咎慕名而來的無數靈異節目,或是鄉民繪聲繪影的傳說。不過,洋樓在文史工作者和政府的推動下,往古蹟保存、修復的方向前進,或許在不久之後,能重新見到那令藝術家也醉心的往日樣貌。

 

十大鬼屋(四):呼嘯神風,舊地不散──花蓮松園別館

  日治時期,台灣作為南進基地,有著不少軍事設施,在花蓮美崙山上的「花蓮港兵事部辦公廳」就是一例,不過改建為花蓮松園別館的現在,已經不存在任何肅殺之氣。松園別館是二層樓的仿洋式拱廊建築,深灰色外觀看來堅固樸實,日式屋瓦讓整體呈現東西混和風。庭園則正如其名,佈滿長青松樹、遠處還能眺望花蓮港和太平洋、後院則有荷花池和露天咖啡廳,整體氣氛十分悠閒自在,和過去盛傳的詭譎傳說無法搭在一起。

  「日式」的「軍事設施」,年代久遠加上題材敏感,往往容易渲染出各種傳聞。別館原本的用途是兵役課,或充當高級軍官休憩所,卻傳說知名自殺攻擊特攻隊「神風」的隊員,在出征前一晚,會在這裡享用日本天皇賞賜的御前酒。雖然沒有正式的圖像或影片紀錄,不過別館的防空洞確實有保存神風隊隊員留下的遺書。

花蓮縣文化局

  根據官方網站耆老的訪談,曾有日本上校在附近的宿舍切腹,令別館瀰漫著死亡和濃厚的軍國主義氣息。

  日軍撤退後,別館由中華民國政府接收。美援時代也曾經有美軍進駐,中美斷交後改由行政院退輔會管理,直到1996年由當地民眾、公益組織接手。別館在2000年完成重建,由於風景秀麗加上管理良好,現在已經是不折不扣的知名觀光景點兼藝文中心。

  在美軍離開後,別館度過數十年荒廢的日子,反倒又成了他人口中的「鬼屋」。想像腹地廣大的別館欠缺管理、一片荒煙蔓草的荒涼樣子,暗夜裡,還有高聳松樹隨風擺盪,黑影隨之搖曳又毫無聲息,著實能給人一種窒息感,衍生了不少靈異傳說也不奇怪。有民眾表示曾聽見日本軍歌、踏步聲;抑或是在沒有人的男廁,被人用日語問候、搭肩。

  花蓮並沒有受到戰火侵襲,別館本身也沒有出過什麼大意外或事件,別館其「鬼屋」盛名,都是受到謠言的繪聲繪影所致。被想像出來的「神風特攻隊」亡魂,夜夜在舊營地集結,高唱著效忠國家的軍歌,這樣的傳說不知道是在哀惋驟逝的生命,還是歌詠當時台灣青年的愛國熱忱?

 

十大鬼屋(三):防腐器官,長髮鬼影──台南杏林醫院

  在80年代,台南杏林醫院是最風光的大型地方醫院,但90年代因醫療紀錄不實勒令停業後,荒廢的三十年間,常年在「十大鬼屋」霸榜,被稱為「全台最大鬼屋」。

  在停業當時,杏林醫院經營團隊顯然是手忙腳亂,從近年來內部照片、影片可以發現,大量的醫療器材、病床都還留著沒動,殘留在架上。搜索院內,還能發現浸泡福馬林的人體器官、凌亂床鋪上可疑的褐色液體、牆上的紅色手印、不知用途的「太平門」房間、符咒、手術室的手術器材等等,足以令人無限遐想。

  疾病、死亡時常在醫院上演,向來被視為較「陰」的場所。而這一棟巨型白色建築,長年來吸引不少靈異節目拍攝,好奇的學生們更是一批接著一批,畢竟這樣的廢墟,作為試膽地點再適合不過。杏林醫院鬧鬼傳聞,包括從外側遠眺,可以看見長髮女人;學生在探險時瞥見人影、接到詭異來電、回家後發生意外等等。

  相比醫院本身視覺上的衝擊力,種種傳聞都不是特別令人印象深刻,而且也有點千篇一律,但是在探險時驚嚇過度,送到附近廟宇收驚的民眾大有人在;某香港媒體也有在院內拍攝到模糊白影。

《打鬼 PÀ GUì》遊戲畫面

  台灣自製電玩《打鬼 PÀ GUì》,更是專程實地到杏林醫院取景建模,讓我們可以透過遊戲,一覽院內風光(?)

  杏林醫院在2018年出售給附近的銀行,部分區域已經翻修作為店鋪使用,據追縱報導可知,屋主對於這些年來的傳聞可說是又怒又無助。在醫院停業初期,就有流浪漢進駐、小偷拿走值錢物品,甚至拆了鐵窗。閒置一久,不祥的謠言彷彿讓醫院背負詛咒,不只惡名遠播,最重要的是趕跑了所有潛在的賣家,好不容易才脫手。

  或許對屋主而言,杏林醫院難以擺脫的棘手程度,以及網路上流竄的傳言,可說是達到「惡鬼」等級,也是另一種形式的巨型鬼屋。

  2020年,同名恐怖電影《杏林醫院》上映,曾來到醫院實地拍攝,不過劇情幾乎是完全架空,這也反映出杏林醫院傳聞都缺乏戲劇性,純粹靠著「廢棄醫院」出名的事實。

 

 十大鬼屋(二):枉死五子,人倫煉獄──花蓮五子命案凶宅

  2006年,臺灣花蓮縣吉安鄉傳出一起命案,劉姓屋主的五個孩子全被膠布綑綁、塑膠袋套臉,並以棉被覆蓋,慘死於三樓浴室,死因有勒斃、窒息而死等。整棟房子大門深鎖,透氣窗、浴室的門縫和排水孔甚至被膠布封死,直到鄰居聞到屍臭,叫來警察和里長才揭露這兇殘案件。

  案情一開始就陷入膠著,屋主劉志勤、林真米下落不明,警方擴大搜查網,翻遍全花蓮也想找到這對夫婦,作為重要關係人詢問案情。雖然辦案初期,因為浴室掉落了非屋主常抽品牌的菸蒂,桌上擺有寫著求救字樣的鈔票,一度令警方懷疑是外人作案。

  但隨著線索逐漸明朗,警方調查發現菸蒂來自於屋主的好友,連同鈔票,都疑似是屋主故佈疑陣;再加上,房屋裡裡外外都沒有外人出入的痕跡、鄰居也作證並表示這段時間社區沒有發現可疑人士,換句話說,失蹤夫婦作為內部人士,有相當高的涉案可能。

  理論上只要找到劉姓夫婦就能掌握案情,然而他們彷彿人間蒸發般,完全失去蹤影。縱使在大賣場找到他們丟棄的車輛,卻沒有見到人,調閱監視器、大動作請求民眾協助辦案也是一無所獲。直到九年後,路過民眾在花蓮縣吉安鄉慈雲山發現一男一女遺體和農藥空罐,警方比對DNA後發現正是劉姓夫妻,從陳屍現場,研判是兩人畏罪自殺。兩名關鍵人物之死,讓這起人倫大案匆匆畫下句點。

擷取自自由時報

  駭人聽聞的滅門慘案,真相隨當事人全數過世,埋藏黑暗中成為懸案,遺留下來的唯一「見證者」,便是「凶宅」劉家宅邸。五條年輕性命在宅邸離奇消散,搜查又費時費力驚動社會,不難想像在地居民對此處留有強烈印象。

  幾位鄰居、曾承租此宅的大學生、承辦此案的刑警、幾位短暫持有該屋的屋主、廟公、甚至是採訪的記者,都表示曾經見過孩子們的魅影,孩子還主動和他們對話,一時間靈異傳聞甚囂塵上。時任花蓮縣警局長耿繼文為了破除居民們的焦慮,主動在宅內睡了一周,並表示沒有發生怪事,連作夢都無關案件,雖然之後生了一場病,不過本人也說和宅邸無關。

  據報導可知,最新一名屋主已經長居五年,沒有發生任何怪事,還表示前來探險的民眾反而更加麻煩。

  五子命案的聳動情節,曾在2012年改編成電視劇「廉政英雄」單元劇、2017年改編成電影「九月四日」,時至今年也有追蹤報導。相比峰迴路轉、受全國關注的案情,倒是沒有天花亂墜的傳聞,也許當年局長親自入住該屋,或多或少驅逐了人們的恐懼。

 

十大鬼屋(一):荒蕪殘破,最盛鬼名──民雄鬼屋

  嘉義民雄鬼屋毫無疑問就是全台最知名的鬼屋,在各種鬼屋盤點榜單上一定都會留名,更被封為「十大鬼屋之首」。民雄鬼屋在嘉義縣文化觀光局的正式名稱是「劉家古樓」,於1929年由當地劉姓望族建成,巴洛克風格的三層樓建築,占地達千餘坪,論規模,絕對是豪宅等級。

  不過,現在的民雄鬼屋已經不再留有往日風貌,原本的結構就不夠堅固,加上地震、風吹雨打破壞,使得主屋幾乎全毀,只剩幾堵破爛的外牆、幾個疑似彈孔的小洞、幾株古樹以及庭院裡一口古井。

  劉家在1945年搬離此地,理由是交通不便。1949年中華民國軍來台,在附近的興中國小駐紮,劉家古樓也成為軍人借宿的地點之一。據說因當地缺乏供電系統,晚上一片漆黑,士兵還傳言撞鬼,白影令他不敢入眠。儘管請示營長後緊急加設燈泡,試圖平息士兵恐懼,但還是在樓房冒出奇妙的影子,連長於是舉槍射擊,卻不慎誤殺下屬,也造成牆壁上的彈孔。

  牆上的彈孔也有傳聞是「日軍掃射同胞」時留下,不過日軍並沒有留下駐紮此地的紀錄,相比前述的傳言,可信度更低。一路讀來這麼多鬼屋凶宅的傳聞,有沒有發現,日治時代常常被扭曲醜化成毫無法治,只知道拷問與射殺的殘虐時代?有一說是當時國民黨來台不久,發生二二八事件後,透過這種操作輿論的方式,讓民眾對日治時代產生誤解。此說如何,難以考辨,但從理論上來推斷,似乎有一點點可信度。

  民雄鬼屋最知名的鬧鬼傳說還是和那口古井有關。據傳男主人和婢女私通,女主人發現後大發雷霆,逼得婢女跳井輕生,之後,枉死婢女的鬼魂經常在夜裡,穿著白衣、披頭散髮爬出井,在四處遊蕩、製造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響和腳步聲。

  軍隊離開後,古樓回歸劉家,因後代疏於管理,外牆老舊毀損、樹根蔓延斷垣殘壁,更別提大房子了無生氣,入夜後光亮全無。宛如巨型魔窟的樣子,催生不少鄉野奇談,經過民眾一番加油添醋,讓劉家古樓就這麼成了「民雄鬼屋」。

  高知名度也代表著高人氣,至今仍有絡繹不絕的靈異愛好者前來此處探險,不只有店家配合鬼屋主題開設咖啡廳,嘉義縣政府甚至將民雄鬼屋列為觀光景點,過去也曾提出過整修計畫,遺憾被劉家後代否決,持續保持著廢墟樣貌。

 

結語:鬼屋或許是一種殘酷的浪漫

  「鬼」和台灣的傳統信仰、歷史契合,一個又一個的傳說逐漸成為文化的一部份。作為恐懼和想像的集合體,「鬼」的神秘性成了謎團的解答、情感的歸屬,偶爾甚至是生活的調適劑。

  層出不窮的各類靈異小說、鬼片、靈異節目代表人們喜歡鬼,也需要誕生「鬼」的場所,那就是「鬼屋」了。

  從這十大鬼屋來看,成因大約分成三種:第一,屋內或附近傳出大型死亡意外或是殺人事件,如教師會館、五子命案凶宅、海灣新城;第二,屋內傳出女性自殺,如民雄鬼屋、烏日鬼屋、成功鬼屋、基隆鬼屋;第三,房屋本身外觀或功能令人聯想到戰爭或死亡,如杏林醫院、松園別館、東海碉堡。

  這些建築,經過時間與謠言的淬鍊,成了民眾裹足不前,卻又制止不了好奇心的禁地,讓各種網誌或媒體都煞有其事的大肆介紹。

  鬼魂不需要被證明,鬼屋的一切都能成為鐵證,成為絕佳素材,讓人們得以毫無限制地編造不會受苛責的故事。

  但是,依然有被忽略的面向。

  「鬼屋」的屋主會怎麼想?辛苦建造的房子被冠上恐怖傳說,不只無法回去住,要脫手更是困難,買家難找、價格難談。

  意外、殺人事件的死者家屬呢?他們的家人成了冤魂徘徊,或許還會害人,不得善終,會有任何人在意他們的想法嗎?附近的住戶呢?「鬼屋」引來人們探險,對他們的生活造成什麼困擾?他們會是「不怕附近鬧鬼」的一群坦蕩人士,還是不堪其擾的鄰居?

  看似無害的傳聞,並不總是能讓所有人都滿意,還會令人受到傷害。

  近年來,鬼屋們有的改建、有的轉生為觀光景點、有的則是被撕掉標籤,逐漸被淡忘,現在的社會消滅鬼屋、也消滅鬼,換個角度想,也許或多或少能平復一點,被鬼故事無意間傷害的人們吧?

  不過,即使鬼屋消失,恐懼、想像力和夢想也不會枯竭。可以肯定的是,打開手電筒,在黑暗中窺探,想像同時奔馳的快樂,大概不會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