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也拚都更轉型!盤點台灣鬼屋(上)

檔案調閱544次

作者:River

  面對未知、面對不曾想像的一切,縱使感到恐懼依然細細窺探,無法自拔……

  台灣擁有著豐富的文化底蘊和歷史,提供了怪談的土壤。複雜的人性、性命的悲劇,在廢墟、洋房中誕生了靈異,抑或是建築本身就是靈異?

  關上燈、打開手電筒,一同引領進全台十大最兇惡的幽谷之地。

十大鬼屋(十):鬼船幽魂,徘徊死者──日月潭旁教師會館

  誰知道風光明媚的台灣名勝日月潭,也有發生過靈異事件?日月潭旁教師會館,評價極佳,但曾傳出房客撞鬼?

  教師會館並非實際上的鬧鬼場所,僅僅是因為座落於某艘棄船附近,就引起了多起鬧鬼事件,關於那艘棄船,則不得不提到三十多年前的那場重大船難

  1990年8月25日,台灣殼牌公司舉辦2天1夜員工旅遊,員工含眷屬等共92人,卻搭乘只能負載42人的遊艇「興業號」夜間游湖。因此不幸造成翻船意外。最後一共有57人溺斃身亡,可說是相當重大之船難案件。根據救難人員回憶,受困在船艙裡的諸多罹難者,溺水死亡時大都是呈現兩兩、三兩相擁的狀態,死狀悽慘。

  日月潭早期因風景秀麗、知名度高,1930到50年代,都有傳出情人殉情、失意者投湖的自殺傳言。傳言船難那晚,有來不及上船的遊客,在船出航時,驚見多雙蒼白手將興業號推翻。船長事後也補述,當晚似乎無風無浪,只感到莫名其妙的搖晃。對當地人而言,夜晚的日月潭一帶陰氣重重。

  案發後,該艘船理所當然無人願意接手,先是棄置在碼頭,成了棄船。當地人認為棄置的位置不妥,無論如何都不願讓船置放在有人居住或靠近的聚落,以致該船不斷被搬遷位置,移動高達五個地點後,最後落腳在已廢棄的水社村北旦地區,靠近台21線旁1條小路上。

擱置在岸邊的興業號,網路截圖。

  由於船難發生的時間點正巧進入鬼月,加上船難茲事體大,引來不少大膽遊客闖入船艙探險。這些遊客們在進入船體內後,都不約而同地趕到強烈的暈眩和作嘔感,還拍到白色人影。棄船曾抬上水壩請道士作法,但毫無效果,道士只說船艙內有不少陰魂不散。

  傳出靈異事件的日月潭旁教師會館,就是距離日月潭──事發地點最近的旅館。不少遊客在入住旅館高樓層的時候,會在深夜聽見窗戶傳來拍打聲。而那窗戶明顯是一般人無法企及的高度,配上悽慘船難的記憶,令陣陣拍打聲宛若來不及逃生的死者,在船艙內拼命呼救。

  直到2007年3月,又一群探險的年輕人一把火燒了棄船,才讓附近居民們真正鬆了一口氣。

  棄船燒毀後,各種傳聞則是逐漸不再被提起,日月潭周邊恢復寧靜。

十大鬼屋(九):陰森廢墟,洋式刑場──高雄成功鬼屋

  想像一棟空無一人、外牆斑駁的洋房,有時會在宅邸內飄過紅色的影子、有時會彷若電影「鬼店」一般,浮現汪洋血海。那樣的洋房,便是惡名昭彰的「高雄成功鬼屋」。

  一度被稱為高雄成功鬼屋的建築,現改建為陳中和紀念館,位在臺灣高雄市苓雅區(苓雅寮),在1923年建造好時,作為高雄陳家大家長陳中和的私人宅第使用。在日治時期,陳中和是高雄州(今高雄市)地方上知名的大地主,據傳持有的土地甚至多過國有財產局。為管理筆數巨大的土地,陳家則成立南和興產公司管理。

  陳中和蓋好這棟地坪達1100坪、連庭院約有2700坪的大宅邸後,在此地僅住了十年左右,就在1930年過世。過世後陳家子孫陸續遷出,1974年,陳中和四子搬離此宅後,就成為空屋閒置許久。陳家大宅是閩洋折衷風格的建築式樣,以現今的角度保存良好,但成為空屋的二十年間,外觀年久失修且占地遼闊,看來相當陰森,並有目睹紅衣女鬼、發現宅邸內觀音堂出現大量血跡的傳聞產生。

  在這二十年間,政府曾有兩次想改建陳家大宅,但一次在民國五十年,負責計畫的工程師病死、籌備人員車禍身亡;一次在民國七十年,在破土之時,縱使已經設置祭壇,擺上鮮花、水果展現誠意,卻被一陣大風吹散金紙、吹熄蠟燭,來場勘的工人也墜樓身亡,改建一事因此不了了之。

一掃鬼氛的陳中和紀念館,網路截圖。

  亦有傳聞指出該宅邸曾在日治時期曾是官員辦公之處,也作為處刑場使用,不過考慮到該棟宅邸是作為住宅使用,高雄市政府的官方資料也未多著墨,因此應當是空穴來風。

  作為少見的洋式大宅,又有一段無人居住、幾乎淪為廢墟的時期,令陳家大宅成為民眾口中的「高雄成功鬼屋」,直到1994年陳家後代整修該房,1997年完工後,成立陳中和紀念館,便不再是陰森古宅,而是由陳中和翁慈善基金會管理,具有歷史意義的古蹟,偶爾也會出租供民眾當教室使用。

十大鬼屋(八):直達煉獄,兇惡禁地──台中東海碉堡

  看過電影《忐忑》裡毫無止境、吞噬無數好奇探險者的陰森地道嗎?就在台灣,也有不輸電影場景的恐怖地道。

  位於臺中市南屯區與大肚區交界,佇立著一棟古老碉堡。那棟碉堡是日治時期,用來防禦美軍攻擊的軍事建築。而碉堡座落的那一帶稱為「望高寮」,就是在說明它能夠居高臨下、眺望遠方的軍事價值。

  這座碉堡有不少窗口和彈孔,可以防空也能進行防禦工事。作為避難的設施,碉堡底下挖掘錯綜複雜且相當堅固的地道,據說總長約有幾十公里,深度也高達四、五層樓以上,其中還有無數間供休息的房間。且要不是有多處岔路坍塌,相當容易迷路。

  地道究竟通到哪?專家眾說紛紜,有一說透過地道可自由來往整個大肚山,又有一說認為地道連結到附近軍營,不過,並沒有一個正式的解答。東海碉堡早期由於處在彰化縣和台中縣的交界處,算是三不管地帶,治安非常地差。加上地處偏僻,附近無人走動,且地道相當漫長、不會隨便被發現,在這樣的前提下,發生了多起輕生事件,更發生數起聳動的殺人棄屍案。

地道內部。網路截圖。

  例如2008年曾有一樁情殺案,女子遭殺害棄屍在碉堡附近,被民眾發現,而腐爛的屍體,四周竟灑滿新鮮的白玫瑰花,十分離奇。警方研判白玫瑰應是兇手購買,盤問花店追查到線索後,順利逮捕到犯人。

  而2002年5月,有名在望高寮和朋友烤肉的男子因酒酣耳熟,欲進入碉堡但失足跌落地道底部,雙腿骨折;再加上2008年,在台中都會公園的碉堡,有學生在做調查的時候跌落地道身亡,主管機關國防部因此決定加強管理,拆除東海三座碉堡的其中兩座。碉堡在管理上具有相當的難度,更別提派人進駐或是巡邏。作為治安的破口,目前東海碉堡僅存的入口也被封鎖住,要是不知道某些隱藏的通風口,幾乎肯定是不能隨意下到地道裡的。

  而在碉堡被封鎖前,過去曾有四名年輕人進入碉堡探險,透過入口垂釣進入深處的地道,不料,前兩位年輕人進入後,剩下兩位在入口處退縮了,還朝著在地道裡的那兩位發出「不要說出名字」的警告。後來順利離開洞穴的那兩位年輕人,詢問留在上方顧繩子的夥伴為何不跟進時,夥伴回答在他們進入洞穴時,陸續聽見神秘女聲問「你們是來玩的?」、「叫什麼名字?」,因此嚇破膽不敢跟上。

  透過其他冒險者拍攝的畫面,可以知道陰暗的地道裡,不乏有道士做法,留下符咒、金紙的痕跡,又因為是多起命案的棄屍、多起自殺案件發生處,配合種種傳聞,更令人感到毛骨悚然。近期在網站上有部討論熱度極高影片,一名男子帶著能感應磁場的設備,潛進地道向「鬼魂」詢問身分和各個懸疑事件的脈絡,帶進去的設備則配合他的疑問都有不斷發出燈光,彷彿在回應男子,著實是驚人的影像紀錄。

  2013年,台中市政府已經將東海碉堡列為具有歷史價值的軍事設施管理,更名為日軍見晴臺機槍堡,所有權在成功嶺第十兵團身上。縱使已經不能隨意進入,但不祥的影片紀錄、過往血跡斑斑的恐怖案件以及種種鬧鬼傳聞,這棟碉堡依然還是人們心中的鬼堡。

十大鬼屋(七):自縊舞女,紅衣含恨──台中烏日鬼屋

  「想來鬼厝動手腳,電死不負責,內有神鬼」,這樣的告示寫在紅紙,貼在斑駁大門上,肯定令任何不速之客三思……不敢進入這棟傳說中的「台中烏日鬼屋」。

  烏日鬼屋是棟位於台中烏日的赭紅色別墅,占地數百坪,四層樓高,雖然老舊,地理位置相當偏僻,但四十年前剛蓋好時,想必氣派萬分,誰知道卻長年成為台灣民眾票選榜上有名的靈異場所。

  據當地民眾表示,這棟別墅本屬一名曾姓富商。民國六十四年,別墅還在建造時,已有妻女的富商結交了一名酒家舞女,並和舞女借了不少錢。當舞女向他追討帳款,富商為了讓債務一筆勾銷,一口答應待新居落成,會娶她做小老婆。舞女不疑有他,滿懷期待地等著房子蓋好。然而別墅建完後,富商以家人反對為由,不願意娶舞女。不甘受騙的舞女,穿著紅衣、紅鞋在別墅的二樓上吊自殺,成為了傳聞和未知的根源。

  成了凶宅的別墅,自然不是宜居的場所,除了偶爾會見到紅衣女子飄盪的幻影外,富豪和家人還怪病纏身,夜晚不得安眠,床頭床尾經常被調換。於是富豪一家並沒有在此處長住,別墅經過數次轉手,空房閒置了一段時間。

  空別墅常傳出哭聲、丟出石頭和看見疑似女性的人影在招手。據說陸續有附近居民進到屋內過夜試膽,原本好好地躺在床上睡覺,卻不斷被翻下床,更有人醒來後卻發現被搬至屋外。

  台中旱溪媽祖廟的廟公,還因女子託夢,和她結了冥婚,不過別墅之後還是發生火災,整棟屋內燒的漆黑,奇妙的是,唯有舞女上吊的房間幾乎無損。從前在酒店工作的女子舞女,似乎成為同業女子們的祭祀對象,有傳說來這裡祭拜她,可以讓生意轉好。

  成為「烏日鬼屋」而知名的這棟別墅,在十五年前被一對林姓夫婦租下,並在旁蓋了間零件工廠。有不少媒體想採訪這對膽大的夫婦,卻都沒有得到屋內的拍攝許可,在現場時,拍攝設備也時不時失靈。屋主林先生承認屋內有鬼魂的存在,妻子常被附身騷擾自己,雖然被女鬼請託要建廟奉祀,不過至今還沒有這麼做。

烏日鬼屋與零件工廠,Google地景。

  由於林先生拒絕拍攝的緣故,根據資料照片,也只能稍微瞥見破舊、長滿雜草的庭院。林先生奉勸最好不要來這棟屋子探險,他表示這裡已經是附近鬼魂的聚集地,數量不少,所以才在大門貼上不祥的警告。

  已經鮮少再傳新聞的這棟屋子,現任屋主神秘的態度和無從窺探的室內,或許還能再成話題,讓「烏日鬼屋」的鬼名再延續一陣子。

十大鬼屋(六):寂寥海濱,流連荒蕪──白沙灣海灣新城

  海灣新城是整排位於新北市白沙灣陽光路附近,至少有三、四層樓高,頗具規模且含電梯的建案,又被稱為「陽光別墅」。純白、圓弧形的外觀配在剛建好的時候,或許有種閒適的異國風情,不過隨著住戶陸續搬離,在海邊受海風吹拂,沒有維護的外牆逐漸斑駁、鐵製的門環生鏽、窗戶破損,陰森的模樣已經和廢墟沒有兩樣。

  由於面朝白沙灣,有著無敵海景,視野相當良好,許多資產家當成度假地買下,據傳住著他們的情人、紅粉知己。正因不少女性出入,被附近居民稱為「細姨厝」,就連知名的十大槍擊要犯林來福,他的女朋友「阿桃」也曾住在這裡,一直到林來福遭到槍決後,阿桃便和肚裡的孩子消失無蹤。

  過去曾發生一起棄屍案件,是名幫派分子被殺害後,屍體遭到焚毀,丟棄至社區裡頭,警方並沒能查出這名死者究竟是為何而死,整起案件成了懸案不了了之。還有另一個知名的傳聞,據傳有一對母子曾經溺死在社區的泳池內,社區因此給人更加強烈的壓迫感。不過該社區並沒有泳池,恐怕只是空穴來風。

海灣新城,聯合報照片。

  海灣新城當地交通不便,生活機能並不佳,縱使有著令人流連忘返的海景,卻不適合久居,又有危建的爭議,社區的住戶便在數十年間逐漸遷出。居民越來越稀少的社區,逐漸沒有了生氣。從近期影片來看,屋內擺設荒涼又年久失修,加上缺乏照明設施一片黑,也成為了絕佳的試膽地點。

  閒置海灣新城和附近的飛碟屋、鄉野別墅共稱為北海岸三大鬼屋。除了人煙罕至、建築本身缺乏管理以外,坊間也傳言這幾個地點有殺人事件,達到了推波助瀾的效果,從沒落的度假區,成為兇惡的鬧鬼地點。

  近年,有業者看上了這裡寧靜的氛圍和蔚藍海景,將海港新城改造為民宿,據業者所言,似乎還頗受歡迎,連市政府也出面協助斥資千萬拉皮美化。或許總有一天,能夠搖身一變成為度假勝地,一口氣褪去鬼屋的外皮也說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