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暗殺專題】刺殺甘迺迪:孤獨瘋子行刺或CIA陰謀論?

香楠/調查員 檔案調閱25次

 


政治是一門高風險行業,即使權力在握,政敵暗殺的危險亦如影隨形。一聲代表民意的不平之鳴,對另一個派系而言卻可能是不得不拔的肉中刺。本次調查員香楠的【政治暗殺專題】,會為各位讀者介紹那些遭人暗算而殞落的政治人物與知識分子,深入了解他們的理想抱負和所作所言,是如何在勾心鬥角的詭譎政局中引爆致命危機。


 

1963年11月22日12點30分,美國第35任總統約翰.甘迺迪在德克薩斯州達拉斯遇刺身亡。在此之前,甘迺迪家族正如日中天,約翰.甘迺迪的弟弟羅伯.甘迺迪(Robert Francis “Bobby” Kennedy)是司法部長,而另一位弟弟愛德華.甘迺迪(Edward Moore “Ted” Kennedy)才剛當選麻州參議員。

他不是美國第一個遇刺身亡的總統,在此之前,還有於南北戰爭末期被刺身亡的林肯、就任半年便被刺殺的詹姆斯.加菲爾德、以及被無政府主義者槍殺的威廉.麥金利三位總統。他也不是最年經的總統,在他之前,還有繼任麥金利總統的老羅斯福,比他就任時更年輕了一歲,但約翰.甘迺迪,卻是美國史上最英年早逝的總統。

他的死亡除了引起舉世震驚哀悼,也投下了長長的陰影,各式各樣的陰謀論便在其中孳生。

第35任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

總統死亡的那一刻

有說法指出甘迺迪之死與國家生化研究或太空計畫的機密有關,也出現追查主嫌與黑手黨、KGB或卡斯楚關聯的研究、更有人斬釘截鐵表示這是與甘迺迪關係不睦的CIA與FBI暗殺元首的事件,甚至還荒謬地發表第一夫人賈桂琳才是真正兇手的無稽之談。由於線索混亂,猜測眾多,再加上甘迺迪家族發生了一連串死於非命的悲劇,更讓人好奇這起刺殺案的真相為何。這一切的謎團,要從甘迺迪出訪德州開始說起。

在1963年的11月21日,身為自由派代表的民主黨總統,為了紓緩與德州出身的副總統詹森的緊張關係,也期望能打入德州這個極右派大本營,甘迺迪總統伉儷開始了為期三天的訪問行程。

在緊湊的行程安排之下,他們當日參觀了聖安東尼奧的美國太空醫學研究中心、休斯頓的眾議員晚宴,最後又飛往沃斯堡下榻。這一路都有副總統林登.詹森作陪。

隔日,甘迺迪總統於沃斯堡的大雨中對民主黨支持者發表演說,隨即與德州州長約翰.康納利夫婦一同飛往他生命的終點站──達拉斯。

達拉斯的陽光歡迎著他們一行人,美麗的第一夫人賈桂琳手捧玫瑰出現在機艙口,受到了達拉斯民眾熱烈的歡迎。延續著高昂愉悅的情緒,總統與州長夫婦登上了林肯牌的敞篷轎車,其後跟隨著安保特勤人員與副總統夫婦的座車,並有重機隨扈。

德州達拉斯市的總統車隊,照理來說,這應該是一個愉快的訪問行程才對

車隊浩浩蕩蕩來到了達拉斯的市中心。根據調查,車隊本應以最短距離直線行駛於中央大道,但卻臨時變更路徑,右拐休斯頓街,再左駛進入艾姆街(ELM STREET),來到了德州教科書大樓之下,異變就在此刻發生。

沿途民眾夾道歡迎,敞篷車中的甘迺迪總統也微笑著揮手致意,車速並不快,當第一發子彈射出時,從後方射中甘迺迪的後頸,穿出,擊中德州州長,但周遭眾人還來不及察覺危險的到來,只見總統喉間似有不適在右手邊的第一夫人賈桂琳湊近關心,隨即第二發、第三發子彈正中甘迺迪的頭骨,鮮血與腦漿迸發而出,甘迺迪朝後倒下,賈桂琳驚慌逃爬上車蓋,對後方隨扈呼喊:「天啊!他們擊中了他的頭!」

槍擊案發生之後,座車緊急開往派克蘭紀念醫院,然而,由於頭部的致命傷,急救人員對挽救他的性命無法保持任何希望,最終仍是回天乏術,並於槍擊案發生後半小時宣告死亡

 

誰殺了甘迺迪?

這樣一件大案,想來必有縝密計畫,多人共謀,然而孤獨的刺客很快就被抓到了。

一個小時後,警方根據目擊證人的供詞逮捕了李.哈維.奧斯華。推測他以點六五卡爾卡諾的M91/38手動步槍行刺,並在逃走時將槍枝遺留在犯案的教科書大樓六樓處,再以點三八手槍射殺大樓外巡警。

甘迺迪車隊活動路線與奧斯華行刺示意圖

經過彈道比對,此步槍確實符合行刺現場遺留的子彈,而奧斯華除了擁有購買者艾力克斯.希德爾的假證件,同時也在步槍上留有右掌掌紋。達拉斯警察局於是召開記者會,並將奧斯華帶到現場,暴露於記者的鎂光燈與公眾面前,顯示其破案的效率與決心。

案情至此似乎露出了曙光,然而,兩日後的11月24日,在移監時,記者會現場曾現身的夜總會老闆傑克.魯比忽然從守候的記者群中朝著奧斯華腹部開槍。奧斯華迅速被送往宣布甘迺迪總統死亡的派克蘭醫院,留下:「我只是代罪羔羊。」的遺言後不治身亡。

重要的嫌疑犯已死,接任的詹森總統為了安撫人心,七日內下令組成委員會以徹查命案真相。由當時高等法院大法官厄爾.華倫主持,也因此,委員會與結案報告都冠以華倫之名。這個「華倫委員會」的成員包含其他六名現任或卸任官員,除了參眾兩院議員,還網羅前中情局長亞倫.杜爾斯。

在1964年提出的華倫報告中,提出命案兇手只有奧斯華一人的說法,並宣稱他是一名「在社會上難以找到立足之地」的孤僻怪人,犯案動機僅是因為其精神異常與反社會的傾向,甚至無涉於政治,也與利益團體無關。至於殺害他的傑克.魯比更與之素不相識,算不上組織犯罪滅口,亦找不到這兩人在命案上與重大犯罪集團掛勾的證據。

51冊之多的華倫報告否定了民間眾多揣測,同時也未對刺殺案中三枚子彈的路徑給予民眾信服的解釋。根據報告所言,第一枚子彈(編號CE399)由甘迺迪後方進入,並在喉下穿出,擊中前座的州長腋窩並由右胸穿出,再擊中其右腕與左大腿;六秒鐘後,同一把槍枝的子彈則於甘迺迪總統頭部爆開,造成最終的致命傷。

上方為民間揣測的魔術子彈CE399示意圖,下方則是華倫報告的評估

有許多人認為,CE399的射入與穿出點甚多,傷口甚至比子彈還小,加上路徑角度不夠大,很可能是由低於六樓的地點發射,因此稱之為「魔術子彈」。這種種的懷疑迷障,即使經過長期的調查,檔案反覆地檢核,以及法醫和專家學者歷經十數年的研究,仍無法破除,甚至還有越演越烈的趨勢。「甘迺迪刺殺案」成為了眾多小說家與研究者熱衷的課題,坊間出現許真真假假的書籍,討論著這位廣受愛戴的政治明星之死。

到了1992年,98%華倫委員會所掌握的檔案都已經公開,而隨著老布希總統於當時提出的25年的完全解密期限於2017年更新。不過,讓大眾失望的是,三萬五千多件的龐大檔案中,不但沒有新的證據、提出新的結論,對於甘迺迪總統之死,更是只能維持55年前的簡單「真相」,所有的陰謀都只能繼續深植人心,不會得到官方的承認。

但或許這正是此案令人著迷之處,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