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九笙怪奇事件簿】一九七六年的斑衣吹笛人:喬奇拉校車綁架案

顏九笙/調查員 檔案調閱1626次

3.

當年那三個蒙面歹徒是什麼人?

他們不是有神奇魔力的吹笛人,而是三個不到二十五歲的年輕人。佛萊德瑞克・紐霍・伍茲四世(Frederick Newhall Woods IV)當年二十四歲,人質所在的採石場就是他家開的。同樣二十四歲的詹姆斯(James)、還有二十二歲的理查・熊菲德(Richard Schoenfeld)則是一對兄弟。這些年輕人家境優渥,都上過大學,身體健康。他們並沒有指望向這些孩子的父母勒贖,他們的真正目標是加州州政府教育局。

左起,24歲的詹姆斯・熊菲德(James Schoenfeld)、佛萊德瑞克・紐霍・伍茲四世(Frederick Newhall Woods IV)與22歲的理查・熊菲德(Richard Schoenfeld)。詹姆斯與理查是兄弟,而佛萊德瑞克家中的採石場則被三人拿來監禁人質。圖片來源:Daily Mail Online

根據詹姆斯・熊菲德在假釋聽證會上的證詞,他們覺得當時加州政府有錢得很——當時的州長是隆納・雷根(Ronald Reagan,後來在1981-89年還當了總統,現已蒙主寵召),驕傲地宣佈加州有十億元盈餘,那麼要個五百萬來花花,應該不過分吧。詹姆斯當時負債兩萬三千美元,其中一部分錢就是欠伍茲的。他沒有固定的工作,人生毫無目標,非常羨慕別人有錢。他無法開口向父親借錢,因為他父親參與的投資計畫所託非人,被捲走五百萬。詹姆斯相信自己靠正經手段永遠還不了債,他得幹一票大的。搶銀行頂多搶個一百萬,販毒也賺不了多少,為了這樣賭上一輩子不值得,還是綁票最好。按照他跟同夥們商量了超過一年的完美計畫,不會有人受到傷害,贖金反正是公家機關出的錢,沒問題的啦。選擇以小孩為對象,是因為小孩容易控制。本來他們計畫把被綁架的人關在伍茲家的穀倉裡,但穀倉很舊又有洞,要有四個人看守。後來他就想到關在搬家用大卡車裡的「好」主意:埋在地下,人質就很難逃出來。

不難看出當年二十四歲的詹姆斯如何自私而短視,但「缺錢」還像是個理由。同樣二十四歲的同夥伍茲就讓人看不懂了:他不缺錢,還有自己的事業——貨車運輸、汽車烤漆跟廢棄車輛處理廠,到底為什麼要積極參與這種事?他在2012年的假釋聽證會裡說:「我就是⋯⋯變得貪心了吧。」貪心是什麼?想要吃冰淇淋吃到爽為止,那也許是貪心。但如果一個人不缺冰淇淋,卻不惜拿槍指著別人的腦袋也要多拿到一整貨櫃的冰淇淋,那應該不只是貪心,可能還少了些什麼別的東西。

那麼,把這樣的人關起來,能夠把少掉的東西補回來嗎?

這三個人一開始被判刑的時候,得到的判決都是不得假釋的無期徒刑。但後來理查・熊菲德先在2012年被釋放(但二十四小時都要戴著GPS監控器),這時他已經五十七歲,被關了三十六年。詹姆斯・熊菲德則在2015年被假釋,被關了四十年,出獄時六十三歲。伍茲在同年第十六次申請假釋失敗——這也難怪,因為他不是個模範犯人,三次被抓到持有色情書刊(2002-03年),兩次被抓到藏了手機(2013-14年),區檢察官指責他關了這麼多年還是學不會守規矩。伍茲的下一次申請機會,大約是今年年底之後。

試著設想一下,如果這個人是你心愛的弟弟/兒子:他在二十二歲到二十四歲之間犯了個大錯(但幸好沒有任何人受重傷或送命),結果接下來將近四十年,他都被關在監獄裡,錯過了非常非常多事情。他不得不接受他的人生就這樣沒了。就算現在馬上離開監獄,而且還很幸運地可以活到八十歲,他留給後人的印象,八成仍然是「一次綁架二十六個小孩的綁架犯」。你同情他嗎?你覺得他受到的懲罰夠了嗎?

再試著設想一下。如果這個人是你心愛的弟妹/兒女/愛人/父母:某天早上他笑咪咪地出門去參加夏令營,然後消失了二十七個小時,回來以後就變成一個怕黑、會夢見自己被埋葬的小孩。數十年過去,他是個大人了,但他還是怕黑,偶爾還是夢見自己死掉,有時候會為了奇怪的小事焦慮到不可理喻,雖然你知道這是有理由的,偶爾還是會忍不住覺得很煩。如果把害他變成這樣的人永遠關起來,他會比較好嗎?但那些人已經被關起來三四十年了,他卻還沒好⋯⋯這表示繼續懲罰罪人也沒有用,還是懲罰不夠重?這表示他反正就是不會好,還是你不夠有耐心?

這場無人傷亡的犯罪,卻一直沒有真正結束。到底為什麼三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會鬼迷心竅,讓他們自己、二十六個孩子、還有他們所有的家人,一起捲進一個被罪惡沾染的黑暗洞穴,到現在還有人逃不出來?如果這只是某個斑衣吹笛人幹的好事就好了。如果可以讓所有孩子都逃離黑暗的爪子,恢復完好無缺,漢姆林鎮民絕對願意付出一切代價⋯⋯

可惜的是,現實世界裡沒有這種解決方案。


欲知參考資料,請按第四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