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暗殺專題】聞一多暗殺事件:扭轉國共局勢的民主學者之死

香楠/調查員 檔案調閱147次

 


政治是一門高風險行業,即使權力在握,政敵暗殺的危險亦如影隨形。一聲代表民意的不平之鳴,對另一個派系而言卻可能是不得不拔的肉中刺。本次調查員香楠的【政治暗殺專題】,會為各位讀者介紹那些遭人暗算而殞落的政治人物與知識分子,深入了解他們的理想抱負和所作所言,是如何在勾心鬥角的詭譎政局中引爆致命危機。


 

說起民國初年的中國作家與文人,大家往往會想起國、高中課本中介紹的胡適、徐志摩、朱自清或梁實秋。相較之下,聞一多就顯得不那麼知名了。臺灣人對於聞一多的認識並不深,最常聽到的,就是他帶有諷諭色彩的詩作〈死水〉,至於他在詩與神話學的重要性,反而少為大眾所知。

《紅燭頌》,聞一多之子聞立鵬所繪

不過,聞一多在中國的名聲卻十分響亮,且頗多讚揚,除了學術研究的差異之外,多少也與他的政治傾向與被暗殺身亡的悲劇有關。要談起聞一多之死,須從1945年10月3日蔣介石改組雲南省政府開始。

 

風起雲湧的左派運動

1945年是重要的一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中日戰爭也因日本於8月15日宣布無條件投降而畫下休止符,然而,該年10月2日,國民政府發布命令,將當時省政府主席龍雲升為「軍事參議院院長」一職,將雲南治權移交給李宗黃代理。

可想而知,被戲稱為「雲南王」的龍雲必定大為不滿,然而,他所掌握的兵力正在越南接收、處理日本戰敗之後的事宜,手中無人。蔣中正所派出的國民革命軍第五部隊又包圍了雲南省府所在地五華山大營,又派出說客勸說,終於將龍雲手中的權力收回,並讓李宗黃暫代。

由於在第二次中日戰爭期間,北大、清華、南開於雲南昆明組成西南聯大,聚集了眾多知識份子於此,他們也密切關注著國共雙方的勢力消長。由於龍雲向來與中國共產黨關係交好,此項調動等於是將雲南由親共勢力轉為親蔣所掌握,造成了左派師生的不滿。11月25日,這些學生與吳晗、錢端升、費孝通等教授聯合在西南聯大圖書館前廣場進行「時事晚會」,以演說煽動各大學學生總罷課。未料,在場關心的學生提出異議,意見不同的雙方起了肢體衝突,因此召來駐軍包圍校園,以砲彈示警。

罷課行動與零星衝突使得氣氛僵持不下,於是12月1日,軍官總隊前往西南聯大接受學生質詢,途中出現一名失業軍人陳奇達投擲手榴彈攻擊學生,而學生方面竟也以手榴彈還擊,雙方皆有死傷,並有抬棺遊行等種種示威動作,一波接著一波出現。在這樣的環境背景之下,雲南昆明一地便有許多左翼支持者和親共組織在此集結。

就在這個一觸即發的情勢之下,1946年7月11日,中國民主同盟的發起與領導人之一的李公樸於昆明學院坡被槍擊,送醫不治身亡,由於身分敏感,「慘遭特務殺害」的推測聲囂塵上,造成群情激憤。而中國民主同盟與左翼團體眾人也組成治喪委員會,欲以此事件強烈譴責國民政府。

 

民主學者之死

 


7月15日,與他知交的聞一多出席了他的追悼會,在雲南大學的至公堂(前雲南貢院)發表了義憤填膺的演說,抨擊此一政治暗殺,譴責特務橫行。在演講詞最後,他宣告「我們不怕死,我們有犧牲的精神!我們隨時像李先生一樣,前腳跨出大門,後腳就不準備再跨進大門!」沒想到,才剛批判完政府的陰謀,當日下午聞一多返回西南聯大宿舍途中,竟然就遭遇埋伏槍擊,當場死亡。

根據聞一多長子聞立鶴回憶,當日下午5點,聞一多於民主週刊社出席記者會結束,他伴隨父親返家途中路人稀少,甬道空無一人,途中是死一般地寂靜。由於兩人都一邊看報一邊走路,直走到教職員宿舍十步前時,忽然四周槍聲大作,聞一多立即倒地,聞立鶴急忙撲在父親身上,槍彈如連珠般打來,他呼喊著「兇手殺人了!救命!」,並滾到五、六尺外,趴在地上裝死,偷眼瞧見二三十尺遠處有一排彪形大漢對著他們不斷射擊。

雖然聞氏父子想要朝上坡爬去以躲避子彈攻擊,然而終究還是無力脫逃。聞一多身中多槍,血如噴泉,當場斃命;長子聞立鶴則胸中三槍,右腳已斷,送醫後才逐漸清醒,對於自己無法保護父親趕到悲慟不已。

聞一多生前曾任西南聯大教授,對青年學子有重大影響之外,也擔任民盟的宣傳部主任,積極投入社會運動,再加上李公樸命案才發生未久,因此被認為兩案都是政治謀殺。尤其早在2月間,在李公樸發生「校場口事件」被打得頭破血流之際,也有傳言指出昆明特務分子懸賞40萬元買下聞一多的頭顱。

聞一多

種種跡象在在顯示,聞一多之死只有特務謀殺的可能;然而,在事件發生之後,也立刻傳出此乃共產黨員與左翼分子發起的陰謀論,意圖挑起群眾的震怒情緒。甚至在1965年,雲南大學語言學教授朱傑勤的學生張君達偷渡到香港時,於《天天日報》專文中披露,朱傑勤曾坦言他參與了暗殺李公樸、聞一多的機密工作。因為「只有暗殺受大學生愛戴崇拜的民主學者,方可營造恐怖氣氛,掀起群眾的衝動情緒,激發全國青年的反抗思想」,而且兩人俱是留美學者,「還可離間國府與美國的關係,影響美國對華政策,促成美國減少對國府的經濟與軍事援助」

但更合理的推測是,雖然並非由國民黨下令暗殺,但由於國共雙方衝突加劇,而國民政府未重視異議人士的意見,安撫民怨,反而放任情勢惡化,甚至在該年6月,國民政府更曾密令雲南特務可以因時制宜,自由行動,導致當時特務揣摩上意而不受控制、濫殺無辜。這不只是時代的悲劇,更彰顯出當局的輕率。聞一多等人雖然失去性命,但他們的批判與譴責果然形成真實的力量,在某種程度上造成此後政局的逆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