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級片單011】:當被問到的時候,一定會開口說出《我願意》

檔案調閱427次

你有聽過「幸福慈光動力會」嗎?

開場白通常都是這樣,當宣傳單伴隨著幸福滿溢的笑容,堆到你面前的時候,你也正匆忙地往下一個聚會。走過紛擾雜沓的街頭,一絲念頭閃過,是什麼原因,讓這些發傳單的教徒這麼開心?大家都忙著上班的時間,他們為什麼可以在這裡發放傳單?難道都不用工作嗎?

你聽見他們在談什麼原動力、啟靈石,那彷彿是他們快樂的泉源,於是,你看著手中的傳單,掃描QR碼,選填了你可以參加體驗會的時段,希望這個組織能為你枯索無味,或瀕臨崩潰的人生,帶來一個轉機。

而這也剛好是你掉進地獄的開始。

《我願意》劇照

吳洛纓編劇的《我願意》架空了一個以身心靈團體為遮掩,實質就是搞教主式個人崇拜的邪教組織,如果對邪教題材有一定的認知或熱忱(像我這樣),就會看出「幸福慈光動力會」影射了幾個真實案例,如X Japan主唱Toshl曾被邪教控制長達12年,為教團貢獻歌聲發行專輯,連從小一起長大的鼓手團長Yoshiki都拉不回來。直到後來發現妻子守谷香根本就是Home of Heart教團的重要成員,還跟教主MASAYA有染,才漸漸醒悟,逃離教團,出版《洗腦》一書,揭露了日本新興宗教進入「後奧姆真理教時代」的傳教手段與邪教真相。

或是曾經轟動臺灣,因為母親誤會兒子吸毒,害兒子賠上性命的日月明功,也成為《我願意》一劇的重要事件。位居教團要職的秦凱莉,如何面對自己的兒子成為惡靈附身的對象,如何為了拯救兒子不惜犧牲一切,描寫核心教徒的心境轉變,成為這部劇很重要的看點。

雖然是討論邪教的影片,但編劇對入信者/離教者的田野調查,下過一番功夫,不是單純地形塑一個愚蠢的盲信者,而是解釋了一個正常人甚至高知識份子的入教過程。我們往往會因為被揪住了很細碎的心理環節,產生感動,從而開始認同教主,乃至對教團產生向心力。我們每個人都有機會、都有可能,變成邪教教徒,而到了那個時候,我們絕對不會承認自己加入邪教,我們會認為自己是替萬物眾生,替這個宇宙地球打造更美好的世界與未來。

邪教不會教你殺人,邪教最喜歡教你救人,救自己或渡眾生。

教主問你一句:「願不願意讓自己跟所有人的生活變得更美好?」

你當然會說:「我願意!」

 

延伸閱讀:同為邪教作品,《美國恐怖故事第七季邪教》引用了美國歷史上的邪教組織如人民聖殿曼森家族等典故;而伊凡彼得斯所飾演的邪教教主,跟姚淳耀的造型也有異曲同工之妙。期待臺灣拍出更多邪教主題的影視劇,讓觀眾都能從中體認到自己可能被邪教捲入的弱點,並加以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