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起兩岸三地政治風暴的一屍兩命案(上)

唐嘉邦/調查員 檔案調閱296次

影響香港的一樁命案

  2018年一對香港情侶,為了慶祝兩人在一起的第一個西洋情人節,相約來到台灣旅遊。此時正是農曆春節假期,各地都是一片喜氣洋洋的氣氛,怎想到卻傳出男方殺害懷有身孕的女友後,將屍體裝在行李箱棄屍的恐怖情殺案。殺人兇手陳同佳犯案後立刻搭機返回香港,由於台港間並無簽訂司法互助引渡條例,導致無法引渡來台受審。

  誰能想到,這個案子卻是一條引爆兩岸三地政治風暴的導火索,更大的危機與衝突即將到來……

私人感情兇殺案件,造成香港歷史不可抹滅的創傷。

  20歲的香港女子潘曉穎在2017年7月從事兼職工作時,認識了小一歲的男子陳同佳,兩人隨即陷入熱戀。12月時,潘女傳出懷孕消息,兩人關係更是升溫。

  隔年2月8日,這對情侶來到台灣,準備共度情人節及農曆春節。兩人從高雄入境,接著又去台南、台中,一路北上,2月13日來到台北,預計2月17日結束旅程返回香港。

  兩人在台北入住了位於南京西路的「紫園飯店」,在這裡一起度過了2月14日情人節,同時隔天15日還是農曆除夕,看起來似乎是喜上加喜。

  然而,這段理應是甜蜜的台灣行,卻在旅程的最後兩天變調。

  2月16日晚間,陳同佳和潘曉穎同遊夜市,直到17日凌晨才返回飯店,兩人仍有說有笑,此時距離他們搭機返回香港不到24小時。

  2月17日上午約11點,陳同佳獨自一人拉著三個行李箱來到一樓大廳準備退房,他辦好手續之後,先將其中兩樣行李寄放在櫃台,隨後拖著一個粉紅色大行李箱出去。

  晚間6點左右,陳同佳又回到飯店,取回寄放的兩樣行李,隨後立刻前往桃園機場,搭機返回香港。

  那麼,潘曉穎呢?

  相信就算是之前沒注意這條新聞的朋友,應該也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陳同佳獨自一人回到了香港,但潘曉穎的父母卻沒等到女兒返家。他們多次撥打女兒的手機都沒接通,感到很奇怪,因為潘曉穎的媽媽在女兒遊台期間,每天都會收到女兒報平安的訊息,甚至2月17日凌晨1點多還收到女兒的訊息,稱會在當晚回到香港。

  難道女兒臨時決定多在台灣多玩幾天?但無論如何也不該聯絡不上人吧!

  潘曉穎的父母心急如焚地找上陳同佳,想要詢問女兒的下落,但陳同佳也不接電話。後來總算找到了陳,卻只得到了一句:「我們在台灣大吵一架,最後不歡而散,決定各自返港。」

  這樣的說法當然無法說服潘曉穎的父母,明明17號凌晨還傳訊息說當晚就要回家的女兒,怎麼會突然人間蒸發。這短短幾個小時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既然陳同佳避重就輕,潘曉穎的父母只好求助警方。他們於3月5日報警協尋,可是仍然沒有女兒的消息。警方查出潘曉穎並沒有入境香港的紀錄,認為她人應該還在台灣。

  擔心女兒安危的潘曉穎父親,於3月11日直接搭機來到台灣找人,他住進女兒與男友曾入住的紫園飯店,同時他也向轄區台北市大同警分局求助,希望能幫忙協尋失蹤的女兒。

  大同分局偵查隊接獲報案後,查閱潘曉穎的入出境資料後,發現她只有入境資料,而沒有出境資料,確定人一定在台灣,只是不知下落。

  來到台灣的第二天,潘曉穎的父親接獲一項訊息,就在女兒人間蒸發的這段期間,其持有的銀行卡分別在台灣及香港有被他人使用的跡象,他立刻將這個訊息通報給香港警方。

  於是台、港兩地警方同步展開行動,香港警方從潘曉穎遭人盜用的銀行卡方面調查,台灣警方則調閱飯店監視器,盼能找出些蛛絲馬跡。

飯店全力協助緝凶

  飯店人員在調閱監視器畫面時,起初找不到2月17日當天的存檔,原以為是因為時日太久,監視器錄影畫面已經沒有留存遭到覆蓋。但3月13日,紫園飯店的老闆再度親自查看監視器錄影畫面時,原本以為已經不存在的2月17日監視器畫面檔案竟然出現了,趕緊點開查閱。

  畫面中拍到2月17日凌晨,陳同佳單手輕鬆拉著一只新買的大型粉紅色行李箱,和女友連袂進入飯店。但到了早上11點,卻只有陳同佳一個人出現在飯店櫃台辦理退房及寄放行李。

  陳同佳戴著黑色口罩,先是將兩件較小的行李寄放在櫃台接待處,再返回房間拖出粉紅色大行李箱和一個黑色手提袋離開,而這段時間始終沒有看到潘曉穎的身影。

  監視器拍到陳同佳將其餘行李寄放在櫃台後,獨自一人拖著凌晨拉進飯店那只大型粉紅色行李箱外出的畫面。相較於凌晨進飯店時,這次陳同佳拉著這個行李箱外出時費力許多,顯然裡面裝有重物。

死者最後身影,以及藏屍的行李箱。

  到了傍晚6點28分,陳同佳回到了飯店要取回寄放的行李,但此時他卻是空手,早上的那只粉紅色大行李箱並不在身邊。

  飯店老闆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連忙把自己發現的情形通報給轄區的建成派出所,警方一聽大驚,立刻前往飯店查看。

  警方看過畫面後,初步研判潘女可能遭遇不測,懷疑潘曉穎已在飯店房間遭到殺害,並被陳同佳裝進行李箱裡搬運出飯店棄屍。

  這樣一來案情有了極大進展,大同分局將調查到的結果上報,並透過刑事局兩岸科通報香港警方,希望能協助即刻拘捕已返回香港的陳同佳。

  13日稍晚,陳同佳在香港落網。不過,他對警察找上門來,不知是早有心理準備,還是在這段時間已找了高人指點,他似乎做好了全盤推演,很乾脆地坦承潘曉穎就是他殺的。

  陳同佳向警方表示,他在17日凌晨與潘曉穎返回飯店房間後,因故吵了一架,他一時失手殺害了女友,隨後將屍體裝在粉紅色大行李箱內,隨後自己立刻倒頭大睡。

  這一個恐怖的殺人夜,他竟然還能一覺睡到天亮。

  到了早上起床,陳同佳先到櫃台退房,並寄放兩件小行李,隨後將裝有死者屍體的粉紅色大行李箱拉出飯店。另外,他將潘曉穎的銀行卡、數位相機、iPhone6手機等名貴物品占為己有,至於其他個人物品則分裝多個塑膠袋,丟棄在飯店附近。

  丟完個人用品後,陳同佳開始選擇棄屍的地點。他拉著行李廂從鄰近飯店的中山捷運站搭上淡水線捷運往北移動,到了竹圍站後下車,在車站附近一個隱密的樹叢棄屍。

  香港警方將這個重大的偵訊結果通報台灣警方,大同分局獲報後立刻派員前往現場尋找,果然在竹圍站出站後,沿著自行車道往關渡方向行走,步行約10分鐘處的一處草叢內,發現一具女性屍體,經查確認就是潘曉穎的遺體。

  士林地檢署檢察官會同法醫相驗潘女遺體後,發現潘女頸椎第二節斷裂,初判是遭掐死或勒斃,死亡時間約在2月17日凌晨1點左右。

  檢警檢視遺體後發現,死者呈仰躺姿勢,全身肌肉及臟器都已腐壞,只剩骨骸,唯有腿部還有部分皮膚。潘女體內也發現胎兒骨骼,從大小研判約有三、四個月。

  奇怪的是,竹圍捷運站雖然不在熱鬧市區,但往來進出站的乘客並不算少,每到假日前來淡水河畔騎車、慢跑或是遊覽的民眾也很多,那麼為什麼死者遺體被棄置在此已約一個月,卻沒有被人發現?

  檢警研判,因為陳屍地點較靠近河岸,而這過去這一個月來,當地風向多為東北風,因此將屍體的腐臭味道朝河道方向吹,故較不易查覺異味。但也有民眾在警方訪查時,透露曾聞到陣陣惡臭,只是沒想到竟有屍體被丟棄在此。

  為了確認陳同佳在香港供出的證詞,大同分局調閱了所有相關的監視器畫面,確認陳同佳的當天行蹤。他為了搬運屍體棄屍,前後花了近兩個小時。 棄屍之後,陳同佳又拖著空行李箱回到竹圍站,搭捷運回到中山站,並將行李箱棄置捷運站附近的新光三越百貨公司後方小巷內,步行回到飯店,拿取早上寄放在櫃台的行李袋,再搭桃園機捷轉往機場,搭機回香港。

  陳同佳當然沒想到,他回香港避罪,竟會引發數百萬人上街抗議的歷史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