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血緣關係還深的是信仰:自焚殉教的 「真理之友」 七聖女

劍山/調查員 檔案調閱191次

7、8月除了是暑假、是農曆7月鬼門開的期間,歷史上這兩個月分也發生過相當多起多人受害的血案,比方1998年7月21日的香港德福花園五屍命案曼森家族一連串兇殘的登門殺戮事件等。而這當中又有一個共通點:它們都與宗教、或信仰有關。

香港德福花園的受害者因為聽信了神棍而被謀財害命;曼森家族的殺手們為了向教主宣示忠誠,不惜以屠殺為誓……下面要介紹的殉死事件儘管並不發生在7、8月份,但為信仰獻出生命的動機,甚至是教派本身的出現與存在,都更像個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謎團。

日本的「心靈聖地」

熊野古道

由本州中央向南延伸至太平洋,日本境內最大的半島——紀伊半島,被稱為是日本「心靈聖地」的和歌山縣,就位在這座半島的西側。而和歌山縣內,與熊野三山(速玉、那智、本宮)三大神社相連的數條「熊野古道」,以「紀伊山地的聖地與參拜道」之名,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自平安時代以來,人們深信那裡曾是「有神明居住的聖地」,山煙裊裊、幽寂神聖,其背山面海的絕佳位置,不僅為當地帶來豐富的漁獲海鮮,更因濱海地形所帶來的豐沛水氣而盛產水果,有「水果王國」的美稱。但這片神聖豐饒之地所產出的,卻不只有這些……

一天早晨,老人到距離紀三井寺不遠處、濱之宮的海灘附近散步,他見著一陣陣伴隨著惡臭的黑煙冉冉升起。走近一看,這才發現正在燒的不是什麼垃圾或者其他的「東西」——而是「人」。老人穩住受到驚嚇的情緒,再仔細一數,地上總共躺著七具焦黑的屍體,那味道是屍體澆了煤油燃燒才會有的氣味。經過當地警方的調查後,終於辨識出這七具焦屍的身分:她們是一個名為「真理之友」教會的教友;不僅如此,有的人之間還有血緣關係。這些真理之友的教友信眾們所追隨的那個教主,其實就在前一天,因肝硬化在醫院病逝。

然而,這七具燒得焦黑的女性屍體究竟是自殺,還是他殺?在這奇巧的時間點上,竟發生如此離奇的案子,不禁令人聯想到這起事件是否有「集體殉教」的可能性。

紀三井寺

戰後新興宗教的興起,是信仰加深血緣關係

在日本的經濟走向泡沫化之前,有個人像是提前頓悟出了什麼,卻又不知道那是從何領略而來的「真理」,從而自 50 年代開始,在地方上建立起一新興的教派。雖說是信奉創造天地萬物的造物之神:耶和華,也依循著基督教派的教義,但實際上是與一般正統的教派相當不同、封閉型的教會。一是其沒有明確的傳教系統,教祖「所言」即是這個教派的教規;就連教會設立的地點都很與眾不同——就在教祖自己兩層樓的家中。這些都是根據日本宗教法人機構對外公開的資料,「真理之友」教會,是和歌山市切切實實登記在籍的宗教法人團體。

二戰後,教會在和歌山市登記創立,教會名字當中的「真理」二字,所採用的日文讀音並非同字,而是與「道路」(みち)相同,彷彿像是為了要指引迷途的羔羊,想為她們重新找到依循的方向。這也是教會想傳達的宗旨:死後會上天堂,清心寡慾、追求精神的價值,才能走向正確的道路。教會內懸掛的,是沒有帶十字架的耶穌像,但教會一旁還有供奉觀音和地藏王菩薩。他們不對外傳教,對外宣稱教眾有百餘人,其中六十多人彼此之間有親屬關係——血緣成為維繫他們的重要樞紐與羈絆,靠著親友們的勸說或誘導,「信仰」鞏固並加深了他們彼此之間的「關係」。

一部分的信眾追隨教祖,共同生活在她們稱作為「宮殿」的教會,也就是教祖的自家住宅中。殉教的七名女性中,主要負責管理教會的五名女子皆未婚,甚至還被其他信眾尊稱為「神的新娘」,而其餘的兩人,一個是教祖的妻子,另一個則是教祖的岳母。「他們從幾年前就開始寫遺書了。」根據報導,早在事件發生的前幾年,這些殉教者就已留下疑似遺書的內容——願成為神明的新娘,並追隨老師的腳步走向天國。

宛若得到上天感招,被觀音附身的鐵道員化身教祖

說到和歌山縣的傳說,相傳徐福東渡日本時,是從紀伊半島的熊野河口(今和歌山縣新宮市)登陸。自六世紀佛教傳入日本後,神道的神明被視為是不同形式的佛,縣內熊野三山的三大神社,融合了佛教與當地信仰,即日本的神道混合互補,於是乎有了「神佛習合」如此的信仰生態。不過,這個狀況從明治時期以後開始解離:「神佛分離」。而根據史料與相關人權團體的研究,和歌山縣內其實也存在著「被差別部落」的問題,戰後首位獲得芥川賞的小說家中上健次,就是出生於縣內新宮市,從他的小說著作當中,能夠清楚閱讀到關於歧視與社會階級差異所引發的問題。

熊野本宮大社

出生於戰前,被信眾信奉為教祖的,是位名叫「宮本清治」的男子。家中原是製作小零食餅乾,但因父親早逝而輟學,他在 1939 年小學畢業後,就直接進到國鐵公司上班, 直到 1976 年才離職。在國鐵上班的這段期間,他擔任往返紀三井寺站與和歌山站兩站之間的鐵道員。只有小學畢業的學歷,宮本清治從小體弱多病、愛做白日夢,打混摸魚的個性,即使拿到「鐵飯碗」般的鐵道員工作,卻依舊不改其陋習。旁人看不起他、同事們皆對他投以歧視的眼光,讓他一直都感到相當孤獨。

二戰即將結束的數月間,和歌山縣內遭遇到美軍大規模的連續無差別攻擊,包含從東和歌山到縣內各地區,沿海都市地區的港灣設施,以及與石油相關的設施,都遭連續轟炸或機關槍掃射。美軍所投下約八百噸的燃夷彈,對當地土地和民房造成大面積的毀損與燃燒,伴隨炸彈的閃光與所引發的熱對流,讓火災的火勢一舉向全市擴散,就連和歌山的歷史象徵,日本的國寶之一「和歌山城」也因此付之一炬。

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之下,聲稱被紀三井寺觀音附身的宮本清治,開始成立組織,直到 1976 年他離開了有穩定收入的國鐵工作,一心一意要將感召他的「信仰」傳遞給支持他、相信他的信眾,最後在 1977 年的 6 月,正式成立了「真理之友」這個新興的教派。

和歌山縣遭空襲的報導

追隨離世教祖的七聖女,自焚成為真正的「神的新娘」

「真理之友」最初只有三名教眾,且都是寡婦,所以當地人還謔稱這個教會地點為「寡婦樓」;隨著教眾越來越多,進出教會者眾,大多還是女性為主,雖然沒有任何太過於淫亂荒誕的事情傳出,但這個新興宗教在當地仍帶有一種神秘色彩。在這群教眾之中最核心的七個人,除了教祖的妻子與岳母之外,還有另外五名未婚女年輕女子與他們同住在教會之中。她們當中四人在銀行工作,白天上班,晚上則是回到教會侍奉和照顧教祖,並且將她們賺到的薪水全部投入到教會,每月至少有一百萬的資金,另外加上其他教眾的捐獻,收入相當可觀。

——女性不能化妝、不能剪燙、不能配戴任何的首飾或配件

——生育是骯髒的、是應該避免的

1986 年 10 月 31 日夜裡,在濱之宮海岸附近的一處集會所,聚集了大約 70 名左右的信眾,目的是舉辦告別追思會,因為他們所敬愛的教祖宮本清治,因肝硬化而病逝醫院。她們追求在死後的天國得到救贖。她們堅信帶領他們的教祖已經回歸上天,這也意味著她們「侍奉」的任務跟著結束。隔天凌晨,教會核心的七名「聖女」便走向附近濱之宮的海邊,將帶來的煤油澆淋在自己身上,然後點火自焚。事隔一年後,以佛教儀式安葬,並請了淨土宗的僧侶到現場誦經,而這七名聖女與教祖的屍骨一起合葬在教會前庭園中的觀音像底下。

然而,「神聖的信仰依舊需要被繼續傳承下去」,而這個繼承「教祖」之名的人,竟是自焚殉教的七聖女之中一人的哥哥。究竟是什麼樣的關係,會比血緣還要深?而關於「真理」,誰能真正指引你真正的方向?

每個信仰所闡述的是,能讓信眾們願意去追隨和選擇相信的「真實」;而每個宗教團體裡,都會有個稱之為「領袖」的存在,要擔任這個重要的「存在」需要具備什麼樣的特點,又或者必須要經歷過什麼樣的磨練與考驗,才能夠被選中?這是一種天命,還是人為?二次大戰時日本最後一個投降的軍人小野田,就是和歌山縣海南市出生的人;當地另一著名的案件是 1998 年「和歌山毒咖哩事件」,這處「有神明居住的聖地」,如今看來,也是一個充滿著許多矛盾和神祕事件的異境。

參考資料

  1. https://www.excite.co.jp/news/article/Weeklyjn_17264/
  2. https://www.weblio.jp/wkpja/content/%E7%9C%9F%E7%90%86%E3%81%AE%E5%8F%8B%E6%95%99%E4%BC%9A_%E7%9C%9F%E7%90%86%E3%81%AE%E5%8F%8B%E6%95%99%E4%BC%9A%E3%81%AE%E6%A6%82%E8%A6%81
  3. 照片https://imagelink.kyodonews.jp/web-Sales/web/08_detail.html?id=35018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