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城連環殺人案】如果你被抓到,將會四肢潰爛而死(下)

路那/調查員 檔案調閱288次

【華城連環殺人案】如果你被抓到,將會四肢潰爛而死(上)

大路邊的殺戮,是兇手升級的挑釁

30歲的朴恩珠,是本案的第六個被害者。1987年5月2日晚上9點後下起了大雨,朴恩珠擔心沒帶雨傘的丈夫無法回家,於是從家中帶著兩把雨傘出門到公車站等老公。她9點半抵達車站,但丈夫卻直到10點半才從水原搭上公車。到了公車站,也沒看到朴恩珠的身影。以為她去了鄰居家的老公,等了一整個晚上,又等了一個白天。

朴恩珠失蹤一週後,一群學生在回家的山路上發現了她的遺體。她的雙手被反綁,襯衫和胸罩勒住了脖子。朴恩珠帶去的兩把傘被棄置在周遭。令警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這個地點距離朴恩珠的房子只有200公尺,距離熱鬧的產業道路只有300公尺--而這條產業道路,在深夜正是最熱鬧的時刻。那是條朴恩珠若是遭到綁架,絕對會被路過的車輛發現的馬路。

然而卻沒有人看到任何事情。就算是下大雨、視線不佳,似乎也太說不過去了些。

 

當時發現疑似兇手的腳印。

隨著案件的毫無進展,警方開始受到媒體的強烈攻擊。市民也不斷地撥打著抗議電話。為了因應這股壓力,調查總部開始廣泛地調查所有城市的精神病患者,與所有他們想得到可能有關聯的人。

這些努力,依舊徒勞無功--儘管一度逮捕了疑犯,然而檢方卻發現警方的證據太過薄弱。無法起訴之下,一切只得重頭來過。然而,彷彿嘲笑著警察的努力般,兇手在四個月後的9月7日,又再度犯案了。這次的受害者,是54歲的安基順。她被發現死在八灘面佳才里農水路小河附近的草叢中。她同樣遭到勒斃、雙手遭到胸罩反綁、嘴裡塞著襪子和手帕。

然而這次兇手已經不滿足於這些固定的特徵。彷彿意圖挑釁警方般地,兇手往她的生殖器裡塞入了碎桃子。

兇手的殘虐程度顯然正在上升中。

警方訪查曾見過安基順的人們,追溯她的行動,安基順先前是在長子經營的食堂幫忙,約在晚間9點左右踏上歸途,搭上了公車。在地毯式的訪查下,警察終於在巴士司機處得到了關於嫌疑犯的有力證詞。司機說,尾隨安基順下車的男子,年紀約莫20多歲,身高約166到170公分,「有一雙柔軟的手」。加上先前查到的證據,警方加上了「血型為B型」、「生活在水原市」的兩項訊息。

一場針對水原市與周遭城鎮B型血男性的獵殺風暴,就此展開。

 

逍遙法外的真凶,與混水摸魚的模倣犯

9天後,陳雁里(今陳雁洞)發生了第八起案件。年僅14歲的朴相熙,在該起床上學的時刻,被母親發現陳屍在自己的房間內。驗屍後,發現她係性侵後用手勒死。這起案件儘管也屬強姦勒殺案,然而兇嫌的手法卻大不相同。別的不說,在先前的案件中,屍體均是陳屍戶外,然而這次卻是在屋內殺人。警方因此認為或許並非同一個兇手。

警方猜對了。經過對朴家人與周遭關係人士的排查,他們找到了22歲的尹雲(윤모,暫譯)。尹雲暗戀被害人的姊姊,想在晚上侵入姊姊房間,卻找錯了地方。透過對兇手遺下的陰毛進行分析比對,韓國檢警終於成功地將尹雲定罪。

這起案件,據說也是韓國首次運用毛髮鑑識而成功逮捕兇手的歷史性案件。在韓國的鑑識史上,擁有著和台灣「謝夏命案」一樣的地位。

尹雲被判無期徒刑。

然而華城的噩夢並未就此終結。因為尹雲雖然有罪,但他只殺了朴相熙。

尹雲遭逮捕定罪後,1990年11月15日,第九起案件發生了。受害者是14歲的金美淨。她在回家途中遇害,陳屍於山中。金美淨失蹤後,獲報的警方立即展開搜索,隔日便發現了她被松樹樹枝掩蓋的遺體。

她的死狀比起先前的受害者更為悽慘。不僅雙手雙腳遭到反綁,嘴裡塞著胸罩,胸口有兩道刀傷,生殖器內更被插入了筆、叉子和湯匙。法醫在她的胃裡發現了還沒消化完的食物,是母親早上為她做的便當。由於胃部若有食物殘渣,通常距離進食時間不會超過兩小時內,因此警方研判兇手在殺死金美淨前,先逼她吃完便當裡的剩菜。

兇手的殘暴程度顯然正在上升。然而神秘的是,理論上不會就此停手的兇嫌,此後卻再未出現。1991年4月3日,69歲權順相在東灘面盤松里(今東灘一洞)的山野上遇害,手法與華城案類似--下身僅著內褲,陰道被塞入襪子,遭到長筒襪勒斃,但透過鑑定分析,這起案件的兇手和先前八起案件並不相同。換言之,這十起在華城周遭發生的相似案件,竟有三個不同的兇手。

大眾的恐慌飆升到了極點。

 

由恐懼、恐懼與恐懼,堆疊出的「華城謠言」與「華城怪談」

寫有詛咒的稻草人。

從第五起案件開始,各式各樣的流言開始四處流竄,包括「兇手只在下雨天殺人」,以及「只殺穿紅衣的女人」等,一度使得紅色衣服的銷量急遽下降,而下雨天不出門的人也越來越多--儘管事實上,在雨天發生的案件只有兩起,而僅有一名被害者身著紅衣。然而在警方遲遲抓不到兇手的情況下,只要能夠帶來安全感,再怎麼荒唐的流言也會有人相信。

同樣地,只要能逮到兇手,怎麼渺茫的希望,警方也會伸手去抓。韓國警方在後面兩起案件發生後,向當時已經掌握了DNA鑑識技術的日本警方尋求協助(儘管這項「掌握」,以事後之明來看,問題其實不少,因為差不多同一時期,日本也發生了「北關東連續幼女誘拐殺人事件」,警方使用DNA鑑定找到的犯人菅家利和,之後卻被證明無罪)。除了科學鑑識外,韓國警方也不吝於求神問卜。據說,當時有算命師說風水不好,警方就調換了警察局的大門。而《殺人回憶》中令人印象深刻的詛咒稻草人也是真有其事,上面確實也寫著「如果你被抓到的話,你會因為四肢潰爛而死」這樣怨毒的詛咒。從中不難看見此案帶給韓國警方的龐大壓力。

 

華城連續殺人事件的案件現場分布圖。

 

這麼大的壓力,直接導致了此案成為韓國史上動員最多警力調查的事件,總計投入了180萬名警察,3000多名的嫌疑人接受調查。然而即便動用了這麼多的資源,兇手卻還是如一縷輕煙般消失無蹤。

此案不僅是韓國警察的挫敗,也是整個韓國社會的挫敗。在高度成長的經濟與持續民主化的光明背景下,理應得到伸張的正義卻遲遲未來。在此期間,女性恐懼遭到強姦與謀殺,男性恐懼被指認為疑犯,於是無論性別與年齡,所有人都活在不同烏雲的陰影之下。因此,這雖然不是政治案件(或許正由於它不是政治案件),但對韓國人而言,此案令人難以忘懷。

這樣的記憶,除了以謠言的形式流傳開來,最後更凝結為韓國眾所皆知的「華城怪談」,即嫌疑犯與警察一連串的死亡事件:第五起案件的嫌疑人金某因拷問的後遺症死亡;第七起案件的嫌疑人朴某在父親的墓旁自縊身亡;1990年3月,被指認為第九起事件嫌犯的車某,因不堪壓力而跳軌自殺;隔年4月,被指為第十起案件嫌犯的張某在警方的追捕下,跳樓身亡;1997年,第九起案件的另一名嫌疑犯因癌症去世,死時不到30歲。

在警方這邊,抓到第八起案件真兇的崔巡警因交通事故去世,另外調查本部中則有崔治安監、張調查科長、宋署長等人在調離案件後因「過度壓力」而死亡。

當年的田地,如今都已蓋起了高樓大廈,再也不復舊貌(圖為華城市濟南里)。

考慮到在破案的壓力下,無論是調查的警方,或接受調查的嫌疑犯,都受了巨大的心理與社會壓力,加上死亡人數與總調查與被調查人數的占比,這些一連串的自殺與死亡乍看之下雖然驚人,但會有這樣的狀況或許也不應太過意外。儘管如此,放在連續謀殺案的背景下,確實也是令人難以忘懷的恐怖番外。

華城案留下了許多疑點,因此也衍生了許多推斷。這次的比對,會是真兇的現形,與一切疑問的終點嗎?這起驚人的懸案,會不會終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呢?經過了33年,在原始地貌都已經蓋上了高樓大廈的現在,正義是否終將到來呢?

 

資料來源

  1. 「華城連環殺人案」中文wiki
  2. 遂に葬られた「殺人の追憶」
  3. 실제사건] – 화성 연쇄 살인사건 :: 공포매니아
  4. 진짜 보물찾기가 시작됩니다
  5. <‘살인의 추억’ 30년> ① 아직도 끝나지 않은 공포 | 연합뉴스
  6. [TF 포커스] 화성 연쇄살인 사건, 오해와 진실 – 매일경제

韓文協力:陳靖婷

 

更多韓國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