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白白教事件】秘密教團大屠殺,500信眾葬身樂土(上)

路那/調查員 檔案調閱959次

 


受到日本殖民統治的朝鮮,社會充滿了緊張的政治氛圍。就在大東亞戰爭爆發的前夕,暴風雨前的寧靜首爾之夜,突然被一聲被害人的呼救劃破……原來有一個詭異的神秘教團,長期以來利用人們的痛苦與仇恨,吞噬他們的血肉與靈魂……。

究竟,所謂的「白白教」是甚麼樣的宗教團體?他們犯下的暴行,又將如何震撼整個朝鮮與大日本帝國?


 

黑夜中的求救聲

1937年2月16日,是一個非常寒冷的夜晚。

「又冷又黑,路上吹的風像是黑色的惡魔一樣。」當天值夜的警察‧國井巡查回憶道。端坐在駐在所(派出所)內的他,此時仍不知道,他即將在今夜,揭露一樁令人為之咋舌的案件。

一個朝鮮人跌跌撞撞地打開派出所的門,衝了進來。這名男子穿著洋服,打扮得雖然相當體面,然而人卻亂七八糟的。臉色如白紙般蒼白,頭髮凌亂,臉上滿是汗與油脂,油浸浸的,眼睛一片血絲,聞起來滿身酒味。雖然此人看來甚是嚇人,但應該就是個酒喝太多的傢伙吧。國井巡查不以為意。

「喂,怎麼啦?」國井向男子搭話。

「不、不好了。」男子上氣不接下氣,仔細一看,他的身上還有血,是喝了酒在嚴冬裡摔到地上擦傷的吧?「打、打人啦!」此人會講日語,穿著打扮看起來又相當富裕,應該是個見過世面的男子。是什麼會把這樣的人嚇得半死?還是得去看看吧?

國井巡查浮起一陣不祥的預感,向上司盛岡巡查部長講了一聲,就前往男子所指示的地方前進。然而,等他到了那裏,起衝突的雙方早就溜的不見人影,夜晚一片寧靜。

沒辦法,國井巡查只好回到派出所,替男子製作筆錄。根據他的筆錄,男子是住在下往十里町959番地(今日首爾市城東區下往十里洞)的柳潉龍。柳潉龍的父親柳寅鎬是海州的資產家,約在兩年前和妻子與孫子三人移居到現在的住處。經過詢問,柳潉龍表示,衝突發生的地點就在他家中。時常看到柳寅鎬在附近山上散步的盛岡巡查部長,覺得這只是平常的家庭糾紛,正準備要告誡柳潉龍酒別喝太多,回家好好睡一覺的同時,柳潉龍彷彿下定了什麼決心,帶著慘白的臉色開了口:

「真的是很抱歉,讓您看到我這樣狼狽的樣子。但是事情實在太恐怖了,太恐怖了啊。我來這裡是要告發我父親的罪的,不這樣,他和妹妹都會死……會死的啊!」

這個帶有濃重橫溝正史小說「金田一耕助」系列風格的宣言,讓兩位警察都愣了一下。然而,柳潉龍認真的神情看起來並不像發瘋,更是真誠的恐懼。於是,他們決定還是聽聽青年的說法。

「我父親柳寅鎬是海州的資產家,資本大概兩萬多元。我們家做的是漢藥的生意。他在多年前信了自稱為『白白教』的宗教,教團每每要求他捐出大筆的金額。到今天,我們家的財產已經剩下不了多少。這也就罷了,但我無法原諒的是,父母在移居京城時,竟然因為教主看上了我唯一的妹妹貞全,而將貞全送給教主做妾。

在這之後,由於他獻出了金錢與女兒,在白白教中成為了一名幹部。白白教的信條之一就是『秘密比性命更重要』,因此就算是夫妻、父母子女這樣的關係,也不會告訴對方教裡的秘密。因此,流傳出來關於白白教的事情,都是好的。於是我的親族全都信了教,只有我一人因為懷疑,成了不信者。」

然而,白白教的陰影實在太深了。想要拯救家人的柳潉龍,決定獻上一筆錢,作為面見教主的代價。他希望能透過這次的會面,見到已經兩年無法見面的妹妹。在金錢的驅動下,教主同意了。會面訂在京城(首爾)的柳家,與會者除了教主、柳潉龍的父母、妹妹貞全與表兄弟柳大烈外,還有其他充作保鑣的三名幹部。

會面在柳家的內室舉行。當人數減少到只有柳潉龍的家人與教主時,柳潉龍長期以來對白白教的疑惑,一股腦地爆發了出來。他開始與教主爭論。聽到聲音的保鑣們於是紛紛前來護駕。柳潉龍只好把貞全與柳大烈丟在一旁,先逃了出來。而當教主等人也丟下貞全與柳大烈離開後,他回到兩人身邊,才從他們的口中聽到令人戰慄的白白教秘密……。

 

 

地獄般的宗教樂土

原來,平常蟄居於黃海道、平安道深山裡的白白教,其教眾多為盲目無知的百姓。他們相信了教祖全龍海「從京城離開吧!到我白白教的樂土中來。大災難將來臨了,信者才能得救!」的宣言,賣掉了田地與房子,成為口誦奇怪咒語「白白白衣衣衣赤赤赤感應感感應하시옵崇誠」的白白教信眾。

然而,虔誠的信眾們所等到的結局,卻和他們想像中的樂園相去甚遠:賣掉家產得來的錢必須上繳,而如果教主看上了哪個女子,無論她是否樂意,是否已有丈夫,都會難逃教主的魔爪。受到教主侵害的女子,少說也有六七十名以上。

不知道是否害怕報復,全龍海的身上總是帶著槍械與短刀,還有百名的護衛隊在身邊保護。如果有人想要逃走或是講出秘密,他們總是會莫名其妙地消失。不是沒有人知道他們去哪裡了,就是太過害怕而不敢說出口。

青年的敘述到了一個段落,停下來喘口氣,滿懷希望地看著緊皺眉頭的盛谷巡查部長。此時,盛谷的腦子正瘋狂地運轉著──這名青年可以相信嗎?在這樣一個文明開化的盛世,真的還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嗎?

然而,柳潉龍的人品風采令他折服,他看起來實在不像是一個妄想症的瘋子。加上,盛谷在調到京城之前,曾經待過全南地方,遇過類似的宗教事件,因此對柳潉龍這番充滿奇想的話,並未立刻否定。相反的,他讓屬下立刻將柳貞全與柳大烈帶來派出所,透過柳貞全的說詞,警方得知了白白教在京城的秘密總部位於櫻井町。而柳大烈則告訴警方,教內的大幹部文奉朝(假名張允學)的住家則位於新堂町。

一得到這些情報。盛谷立刻和部下國井兩人往新田町出發偵查。昨天的晚上仍是陰天,今日卻下雪了。

文奉朝的家,是新蓋好的朝鮮式建築物。兩人蹲伏在雪中觀察,到半夜三點時,他們看到了一個有著魁武身材的醜男人走出門,替「溫突」──韓國特有的冬日地板暖爐──加炭。兩人很快地上前壓制住男子,並打開了他關上的門。

身為警察,盛谷看過許多不堪入目的景象。但見識如此鬼氣森森的地方,倒是頭一遭。

第一扇門裏,是看似睡著了的四個面色陰慘的女子。第二扇門、第三扇門、第四扇門……盛谷檢查越多的房間,就越確定一件事,那就是這裏除了身邊這個醜男外,沒有其他男人的蹤跡。全是躺著的女子,更多的女子。

「你覺得有多少人?」盛谷問著部下。國井臉色蒼白地回答,「大約三、四十個吧。」他們沒有再繼續交談下去。經驗豐富的他們一看就知道,這些女子的身上的「體溫」,全部都來自地板的暖氣。

這間屋子裡全是屍體,這是一場令人瞠目結舌的大屠殺。柳潉龍說的話都是真的。

 

 

恐怖的殺人教團

經過秘密偵查,警方確認了柳潉龍所言非虛。於是決心將白白教的幹部一網打盡。白白教的大本營,在櫻井町二丁目四十九番地的本通,是附近唯一的朝鮮式建築物。兩人拿出手電筒,看到門上掛著寫有「金斗先」和「張端五」的名牌,確認這是柳大烈告訴過他們的假名。金斗先是教主全龍海的化名,而張端五則是他弟弟全聖五的假名。

據說,警方借用了守更者的拍子木,擊打出聲,一邊大喊「失火了!失火了!」被驚醒的人群紛紛奪門而出。當大宅中的人也急忙出逃時,埋伏的警察們便一擁而上,順利地捉到了驚慌失措的白白教幹部李順文與教主之弟全聖五。

──但是,沒有看到全龍海的蹤跡。他就這樣消失在冰冷的白雪中。

在稍後的騷亂中,警方一共逮捕了80人的信眾。擔任教祖秘書的高級幹部,在被逮捕後企圖自殺,然而並未成功。另一方面,警方除了在京城內的教徒外,也開始對其根據地的教壇展開逮捕行動。到了2月26日,一共逮捕了150人的幹部。隨著幹部紛紛落網,白白教犯下的案件輪廓也逐漸清晰。他們不僅僅是斂財騙色的教團,更是為了保持己身的秘密,而殺人不眨眼的惡棍。

根據信眾的供述,2月21日,全龍海回到他位於京畿道楊平郡的自宅。命令下人供應酒食後,他將三名小妾叫到別室殺害,再讓自己的兄弟將她們埋起來。警方根據線報,掘出了三人的屍體,檢測後得到一個相當可怕,但也不那麼意外的情報──這絞殺的手法太熟練了,教團有時常殺人的可能性。

警方不幸言中。

隨著幹部一個個被逮捕,願意出來指控白白教的信眾也越來越多。隨著這些證言一起出現的,是令人啞然的大量遺體。事後清點,光是在朝鮮各地的宣教所周遭,找到的遺體就有300多人之多,而與白白教相關,卻行蹤不明的人士,則高達200多名。

500人的身家性命,就這樣毀在白白教的手中。究竟這個可怕的教團,還藏著甚麼秘密呢?教主全龍海又躲到哪裡去了呢?

 


繼續閱讀

【朝鮮白白教事件】披著白衣的惡魔,邪教殺人的起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