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箱藏屍案】他冰的不是食物,而是兇殘的親情倫理大悲劇

檔案調閱2011次
打開別人家的冰箱,永遠準備好在裡面發現不尋常的物品--香腸、貓,或是……屍體?!(圖片來源:1ZOOM.ME

你有多久沒清家裡的冰箱了呢?

夏日炎炎,食物容易腐敗,沒有清冰箱習慣的人,想必常常在冰箱裡堆了一堆陳年食物跟飲料吧。不過,冰箱裡面藏的恐怖物品可不只是黴菌,更有可能是……屋主的屍塊!

冰箱中的「豬肉」好像哪裡怪怪的

在1965年的美國德州休士頓(Houston, Texas),一個名叫馬文‧馬丁(Marvin Martin)的男子,已經好幾天沒看到他的阿姨:高齡73歲的艾德溫娜‧羅傑斯(Edwina Rogers)與81歲的姨丈弗雷德‧羅傑斯(Fred Rogers)了,兩位老人家在休士頓的與失業在家、個性孤僻的兒子查爾斯(Charles Frederick Rogers)同住。然而這幾天,馬文打了好幾通電話到羅傑斯家,卻沒有任何人接聽,讓他不禁為阿姨一家擔憂了起來。

高齡73歲的艾德溫娜‧羅傑斯(Edwina Rogers)與81歲的丈夫弗雷德‧羅傑斯(Fred Rogers)

1965年6月23日,接獲馬文報案的休士頓警方派出兩位警員前往羅傑斯家,強行打開房屋前門。警員們進到屋中,還來不及詳細查探,一股不祥的預感就湧上他們心頭。

乍看之下,房屋內部陳設都很正常。然而在尋常的家居生活表面之下,卻少了最重要的元素──人的氣息。屋裡的氣氛,不是屋主暫時外出的安穩寧靜,而是空無一人的死寂。屋主夫婦不知去向,也沒有屋主兒子的蹤影,三人共住的屋子,靜得讓人毛骨悚然。擺滿菜餚的餐桌,更是強化了屋中的詭譎氣氛。

他們到底去了哪裡?

揣著心中的疑惑,警員布洛克(C. M. Bullock)打開冰箱,看見冰箱架上放著一包又一包的肉塊,全都洗得乾乾淨淨,包得整整齊齊。

打開冰箱查看的警探。

「大概是剛宰好的豬肉吧。」布洛克以常識下了判斷,沒有多想。然而就在他順手關上冰箱的門時,一道玻璃罐的反射光芒,射進了他的眼睛……。

「啊啊啊!」

警員在玻璃罐裡面看見的,是弗雷德跟艾德溫娜兩人的頭顱。而冰箱裡那堆整齊陳放的肉,也不是甚麼豬肉,而是變成了「兩腳羊」的屋主遺體……。

進了冰箱的老父老母,跟人間蒸發的兒子

羅傑斯一家發生了甚麼事?羅傑斯夫婦怎麼會變成一塊塊肉塊,被藏在自己的冰箱裡?──想當然耳,他們絕對不是自己進去的。

那麼是誰做的呢?

驗屍結果出爐,弗雷德‧羅傑斯頭部遭到羊角錘的爪錘部分重擊,他的眼珠被挖除,生殖器也被割除;艾德溫娜則被毆打過,最後被以處決式槍擊腦後而死。他們慘遭分屍成塊,頭部、肢體、軀幹,一塊一塊地以「帶有解剖學知識」的精細手法切割、清洗、整理乾淨,被放進冰箱中收納。至於兩人的內臟與殘餘物,則被完全移除,大部分都從馬桶被沖進了下水道。

如此殘暴的命案,就發生在羅傑斯夫婦自家之中。警方研判兇手是在二樓浴室肢解羅傑斯夫婦的屍體,完事之後,將現場清理得十分乾淨──只留下少量的血跡。

血跡就滴在死者夫婦的兒子──查爾斯‧羅傑斯的房間裡。

羅傑斯一家平常住著三人:父親、母親、兒子查爾斯。父母兩人進了冰箱,那麼兒子去了哪裡呢?警方翻遍了羅傑斯家,只找到羅傑斯夫婦的遺骸,但查爾斯卻無影無蹤,生不見人,死也不見DNA。就這樣消失了。

難不成,殺害羅傑斯夫婦的兇手,就是查爾斯嗎?

精通七國語言的核能專家,為何成為啃老族?

羅傑斯夫婦慘死在自家中,與他們同住的兒子查爾斯‧羅傑斯消失無蹤,很自然地就被認定為最可能涉嫌的嫌犯。不過,真的是他做的嗎?查爾斯為什麼要殺害、肢解自己的父母?他會不會也是被害者之一呢?

疑似謀害了父母的兇手查爾斯羅傑斯(Charles Frederick Rogers)

為了解答這些疑問,就得先了解查爾斯‧羅傑斯過往是一個怎樣的人。想不到,偵辦人員越是深入挖掘查爾斯的背景,就挖出越多不可思議的謎團……。

案發時,查爾斯‧羅傑斯年約43歲,失業住在父母家中。雖然表面上是個「啃老族」,不過查爾斯的往年經歷,卻漂亮地讓人訝異。他曾在休士頓大學取得原子核物理學的學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加入美國海軍,當過領航員也從事過海軍情報工作。戰爭結束後,他更成為知名的石油公司:殼牌公司(Royal Dutch Shell Plc)聘用的地震學家整整九年。除此之外,查爾斯在朋友眼中,是個非常聰明的人,他不僅會說七國語言,還對無線電頗有研究

如此能文善武的查爾斯,照理來說,應該能夠一直以社會菁英的身分活躍下去──但他卻突然在1957年辭去了殼牌公司的好工作,從此成了失業者,回到父母家中深居簡出。

更奇怪的是,查爾斯和他的父母其實並不對盤。有賭癮的弗雷德與艾德溫娜,是靠著經營廉價旅館,把查爾斯養大的。廉價旅館的出入人員龍蛇混雜,而曾經在跨國大企業工作、有著漂亮菁英履歷跟聰明頭腦的查爾斯,顯然與父母所處的環境格格不入。據說,他平日不與父母交談,也不與他們一起吃飯。他總是比父母早起,自行外出不知到何處去,直到父母就寢時間過後,才靜靜回到自己的房間裡。他在房間裡自行烹飪,若非得與父母聯繫不可,就用門縫傳遞紙條,一句話也不說。查爾斯與世隔絕的程度,到了甚至有鄰居在命案之後,才知道原來羅傑斯夫婦家裡還住著一個兒子。

羅傑斯家冰冷的親子關係,是一個可疑的犯罪動機。查爾斯可能受夠了他的父母,便決定在1965年6月20日父親節(美國在六月的第三個禮拜天慶祝父親節,而不是8月8日)那天殺害了他們。究竟為何查爾斯如此厭惡自己的雙親?由於羅傑斯夫婦已死,查爾斯又行蹤不明,鄰居、親友一問三不知,警方也難以釐清詳細狀況。

無論動機為何,從查爾斯房間的血跡反應來看,他極有可能就是弒親兇手,於是休士頓警方立即將他列為重大嫌犯,開始尋找查爾斯的下落。

在弒親之前,他還牽扯進更狂的案件

然而,十年過去,查爾斯‧羅傑斯依然不見蹤影。在休士頓找不到人,在全美國都找不到人。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疑似弒親的查爾斯,就這樣人間蒸發了十年,在1975年被法院宣告「死亡」。

查爾斯真的死了嗎?

修和瑪莎‧嘉德尼爾相信自己破解了查爾斯消失之謎。

如果查爾斯真的是弒親兇手,他的動機究竟是甚麼呢?從表面上來看,他殺害父母之後,並沒有享用到甚麼實質好處,人還不知是死是活;不過,若是他的失蹤也是計謀好的一部分,那麼就合情合理了。

休士頓的法務會計師修‧嘉德尼爾(Hugh Gardenier)與他的妻子瑪莎(Martha),長期研究羅傑斯夫婦命案,他們認為查爾斯正是殺害父母的兇手。查爾斯事先計畫好殺害父母的前置作業、善後處理,並且利用自己在無線電的專長,結合石油、礦產公司的「有力人士」協助,成功隱姓埋名逃到了墨西哥。

查爾斯‧羅傑斯有這麼厲害嗎?根據另一組作者克雷格(John R. Craig)跟羅傑斯(Philip A. Rogers)的作品《綠茵丘的男人》(The Man on the Grassy Knoll ),他們認為在查爾斯犯下弒親大罪之前,可能還犯了另一起更「大逆不道」的罪行──暗殺甘迺迪總統(參見:刺殺甘迺迪:孤獨瘋子行刺或CIA陰謀論?)!

《綠茵丘的男人》提出了另一個假說。認為此案與另一個世紀懸案:甘迺迪之死有關。

在這個說法之中,查爾斯可不只是從大公司辭職的地震學家,他在海軍服役的經驗,讓他與CIA中情局有了聯繫。他寄住父母家時,那些早出晚歸、神神秘秘的舉動,都是因為參與進這起巨大政治陰謀之故……至於他為何要在「刺殺甘迺迪」之後殺害父母、人間蒸發呢?作者們認為是因為艾德溫娜‧羅傑斯在追查查爾斯的電話,因而遭到查爾斯滅口身亡。

嘉德尼爾夫婦反對克雷格等人的說法,他們不認為查爾斯參與了甘迺迪謀殺案,不過,他們也無法證明自己理論中的「有力人士」是否真的存在。

查爾斯最後到底去了哪裡呢?他究竟是不是殺害父母的兇手?一個休士頓廉價民居中的冰箱,藏的會是「刺殺甘迺迪」這等大謎團的線索嗎?這些問題,恐怕永遠都不會有真正解答了。

參考資料

  1. wikipedia: Charles_Rogers
  2. 嘉德尼爾夫婦的網站
  3. True Crime Tales: ice-box-murders
  4. 1965年報紙《Victoria Advocate》報導
  5. 克雷格(John R. Craig)與羅傑斯(Philip A. Rogers),《綠茵丘的男人》,201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