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之頭公園分屍案】分散在垃圾桶中的屍塊,日本最驚人的完全犯罪

小力航道大/調查員 檔案調閱1098次

 

「井之頭恩賜公園」是東京的熱門景點,它是日本最早的郊外公園(建於1913年)。廣大的園區不僅有動物園跟神社,還有美麗的井之頭池,許多觀光客喜歡踩著天鵝船遊湖,欣賞湖光美景。

井之頭恩賜公園

不過呢,井之頭公園和千葉的迪士尼相比,還是差了一點,迪士尼的垃圾桶經過特殊設計,會發出聲音和遊客互動;井之頭恩賜公園的垃圾桶,不僅不會和遊客互動,裡面還藏著貓咪喜歡吃的肉……喔,不對!是人的屍塊!

 

垃圾桶中的肉塊

1994年4月23日11點左右,井之頭公園的清潔人員在垃圾箱中,發現裝有人類屍塊的袋子,被分開放在公園內的七個垃圾桶裡。屍塊一共27塊,大小差不多20公分,這個長度剛好是公園的垃圾桶垃圾口的尺寸。

裝屍體的袋子有兩層,一層是有小孔的黑色袋子、一層是半透明的袋子,這種裝袋的方式可以瀝掉屍體的血水,大多是漁夫在使用。不過若將公園內「出土」的屍塊拼湊起來,還有三分之一的屍塊不見蹤影,其他的屍塊都去了哪呢?

屍塊被發現時已被放血、削去指紋。幸好,本案和1919年發生的鈴弁事件相比,此時日本已經有DNA鑑定的技術,警視廳三鷹署很快就掌握了被害者的身分,並且朝著殺人分屍案的方向偵辦。

分屍
井之頭公園分屍案遺體被切割、包裝跟棄置的方式

DNA鑑識的結果,被害者名為川村誠一。川村是一名建築師,年約35歲,就住在公園的附近。在遇害前兩天晚上,川村從位在新橋的設計事務所離開後,為了慶祝自己升職,和前上司、同事在JR高田馬場車站附近喝酒,但之後就不見蹤影。川村的家人感到有異而通報警方。家人表示川村是個開朗快樂的人,加班、應酬到不管多晚都會回家,警方也因此難以從被害者生前的交友、行蹤來拼湊犯人的線索。

事件爆發後,公園內立了看板請目擊民眾提供情報,根據情報,有民眾看到川村在附近車站的百貨公司被兩名年輕男子毆打,也有民眾在公園內看到兩名可疑人士拿者袋子出現、在附近聽到有類似交通事故所發出的聲音。警方也曾循著大量購買袋子的可疑人物去尋找,但始終一無所獲。

川村被通報行蹤不明的八小時後,就身處異處,而且屍體的切割方式,有可能是集團犯罪的手法。裝屍體的袋子不僅有兩層,還使用特殊的綁法,如果不是「意外」的被貓和清掃員發現的話,或許這件事永遠不會有人知道。

更不巧的是,正當警方大力偵辦本案時,兩三天後中華航空的班機在名古屋失事、隔年接著爆發阪神大地震、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這些震驚日本社會的事件,不僅轉移了新聞關注的焦點,也影響警方的人力配置。

前往井之頭公園調查案件的警方
前往井之頭公園調查案件的警方

 

犯人無影無蹤的完全犯罪

川村誠一和妻子桂子育有一子,事件發生時川村的妻子桂子懷著次男,預產期是9月。遭逢如此不幸變故的桂子,在告別式上沉痛表示:「希望兇手早日自首,警視廳能夠歸還遺體。」

誠一的父親川村誠藏也在事件發生將屆一周年的時刻,將自己失去愛子的心路歷程寫成一本書。儘管家屬如此懇求,卻還是沒有一點犯人的消息。本案的公訴時效是15年,追訴期限是2009年4月23日,直到那一天,都未能發現犯人的蹤影。伴著家屬的淚水,連名字都沒有的犯人就這樣逍遙法外了。

在這段期間內,三鷹署設立搜查本部,共投入三萬七千多名調查員,聽取兩百五十件情報。耗費這麼多的人力資源,最後卻連一個嫌疑犯的名字也找不到。對此,搜查一課的西澤康雄在時效到期的當天向媒體表示:「無法逮捕犯人真的很抱歉,我對受害者家屬趕到非常遺憾,過去至今受到許多人的協助調查,非常感謝。」

在事件爆發時擔任搜查一課課長的金子和夫也說:「這是一個具有強烈動機的犯罪,可能是基礎調查不夠完美,對受害者家屬趕到抱歉。」曾經在搜查一課指揮調查的大峯泰廣說,自己聽了七百個人的證詞,盡了力打算做好基本的調查,應該還是漏掉了甚麼,才導致案件無法偵破,時效已過令人非常失望。垂頭喪氣的警方,只能看著案子成為懸案,成為日本社會一道新的陰影。

井之頭恩賜公園分屍案常常被世人視為「完全犯罪」。所謂完全犯罪有幾個面向,對於檢方來說,無法找到被害者、加害者、證據,以及無法解釋犯案手法、沒辦法透過法律來制裁、無法查扣不法所得等等。也就是說,檢方無法將一起犯罪歸責給任何人或團體,符合上述一部分的條件,基本上就可以稱為完全犯罪。檢警在本案中只能確知被害者身分、犯案手法,其他都是個謎。

對於犯罪者而言,只要躲到超過時效、檢方因證據不足而無法起訴、犯的罪由他人頂罪、保有犯罪所得財富等,就算是成功的完全犯罪了。本案卻根本連兇手都沒有發現,檢警也不知道該從何處尋找犯案動機,更不要說躲過時效、無法起訴、他人頂罪的問題了。本案全然就是一個完美犯罪的案例,也為日本警政體系帶來一次沉重的打擊,對至今仍在等待真相的被害者家屬來說,更是嚴酷的煎熬。

真的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嗎?還是只是時候未到,不是不報?沒有人能確定。即便兇手自首,也不會受到法律的制裁,本案也和許多案子一樣成為懸案。時間已過了25年,井之頭公園仍然是一個觀光景點。而公園內的垃圾桶,不免會出現幾包袋裝垃圾。當年翻弄垃圾袋的貓咪,應該已經不在了。這起驚人案件的發生,想必對整理垃圾桶的清潔人員來說,具有龐大的陰影面積吧。

下次來到井之頭恩賜公園時,別急著前往吉卜力美術館,應該放慢腳步,學習岩合光昭攝影貓咪的方式,跟著貓咪走,貓進垃圾桶,翻出來的卻是人……。

 

來看更多分屍奇案:

【鳳凰城行李箱分屍案】亂開後宮的下場:快樂傑克與行李箱女殺手

【黑寡婦貝兒】恐怖農場命案,消失在火中的連環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