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弁殺人事件】皮箱中Barabara散開的屍體,破碎的日本菁英形象

小力航道大/調查員 檔案調閱701次

 

學習日文的人應該都聽過バラバラ這個詞,バラバラ(barabara)有支離破碎、分散的意思,是常見疊字單詞。那麼,你有聽過「バラバラ殺人事件」嗎? 先前向大家介紹過的野口男三郎割臀肉、阿部定割男根,雖然都是用利刃直接割取人體某部位,但都不算是バラバラ殺人。

バラバラ殺人就是大家熟悉的殺人分屍,「殺人分屍」乍聽之下,好像是現代世風日下的產物,但其實早在一百年前的日本,就發生過許多起震驚社會的分屍案,這些分屍案的濫觴,就是鈴弁バラバラ殺人事件。

 

皮箱中沒有寶物,只有老男人的破碎屍體

根據《明治 大正 昭和 歷史資料全集 犯罪篇 下卷》的紀載:1919年6月6日早上九點,新潟縣負責配送牛奶的古澤多作正騎著腳踏車,沿信濃川的堤坊快速奔馳。古澤騎經町清井時,發現信濃川中出現一只外表華麗的皮箱,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古澤靠近皮箱,想著裡面不知有甚麼寶物。

古澤回到村裡號召四、五名村人合力將皮箱打開,然而漂亮的箱子裡面沒有桃太郎,也沒有金銀財寶,只有一具被切得面目全非的屍體。屍體的頭和腳都被切斷,從混著白髮的陰毛來判斷,應該是一名中老年人。濃厚綿密的惡臭,似乎是因為箱子內的防腐劑和屍臭混雜一起,成為一股無法言喻的異味。

這具面目全非的屍體,到底是誰? 一整具成年男性屍體又如何收納在皮箱裡?

驚呆了的古澤與村民前往附近的巡查駐在所報案,新潟縣警方四處尋訪附近旅館、渡船頭後,不久就循線逮捕主嫌。30歲的主嫌山田憲是農商務省外米管理部官僚,從東京帝國大學農學部畢業後進入農商務省任職。一個外米管理部的菁英官僚,為何會牽扯上案件呢? 這必須要從當時的時代背景說起。

幾近「一億元」的殺機

事件發生的前一年,第一次世界大戰剛結束。日本雖然不是戰場,卻也受惠於戰時物資需求帶來的景氣,一度出口成長發大財。然而景氣隨一戰的結束而消散,緊接而來的是物價上漲、通貨膨脹。特別是關係到人民生活的米價飆高,引起人民不滿。1918年8月,富山縣的居民發起行動,迅速蔓延到整個日本,憤怒的民眾破壞城市的公共設施。這就是所謂的米騷動。

當然,在動亂的時代,就會有因時勢而得利的人。當時米的價格極其不安定,寺內正毅內閣為了調整米價,而設立外米管理部。此外還以一千萬日幣作為平抑米價的基金。政府訂定公訂價,指定幾家有信用商店販售,舉例來說像是東京的三井物產、大阪的岩井商店、神戶的鈴木商店等。雖然米價沒有因此下降,但隨著國民所得增加,米騷動就沒有再發生。

回到案件本身,被殺害然後裝箱收納的屍體,本名叫做鈴木弁藏。弁藏是米商,在橫濱市太田町經營鈴弁商店,他出身橫濱的農家,在米騷動的過程當中,透過買米囤積、獲取暴利而成名,可說是橫濱屈指可數的外米輸入商。根據《東京日日新聞》的評論:「弁藏是可以為了利益賭上性命也在所不辭的男人」。弁藏早年從新加坡、香港、台灣等地進口米,一方面也在北海道、樺太經營肥料業。不過,菁英官僚山田憲、與暴富米商鈴木弁藏兩人為何會牽扯在一起呢?

山田憲出身新潟縣,父親是醫師,從小在優渥的環境下長大。1916年,山田憲從東京帝大農科大學畢業後,進入農商務省工作,1918年4月進入外米管理部工作。山田進入外米部後,曾被派往印度考察,在農商務省中受到重用,從山田的學歷、經歷來看,他可說是農業的菁英,試想這樣的人應該要有甚麼樣的人格特質? 雖然時代背景不同,但有看過《官僚之夏》的人應該知道,在日本發生騷動、危急之時的官僚形象,通常都充滿著凜然不可侵犯的氣息,認為自己肩負日本未來的使命。那麼,山田憲是否也具有如此的人格特質呢? 讓我們看下去。

1918年4月,山田憲與前靜岡縣議員的女兒結婚,而鈴木弁藏的別墅正好就位在山田憲岳父家的隔壁。有一說,鈴木為了謀求更大的利益而與山田接觸,鈴木弁藏透過山田洩漏給他的資料獲利,並將一部份獲利交給山田憲。對山田憲而言,領有一份穩定優渥的薪水,再加上時不時收到來自鈴木的收入,應該生活無虞才對,只是山田並不滿足於這樣的生活,需要這麼大筆的巨款,到底是為了什麼?

 

其實山田因為購買米穀取引所的股票損失了一萬圓,資金出現缺口,於是向鈴木借五萬圓。五萬圓是一筆鉅款,山田不惜告訴鈴木,自己可以向農林水產大臣建言,讓鈴木成為外米指定商,若成為外米的指定商,可以讓鈴木的事業更上一層樓,鈴木在不疑有他的情況下就將五萬圓借給了山田。殊不知,這是一切悲劇的開始。

1919年的五萬圓到底有多大? 同時間的台灣,五萬圓是彰化煉瓦公司、台中戲園公司的資本額,若是以《昭和上班族,月薪一百円》一書當中的換算法,以物價提升兩千倍的方法換算,五萬元可是相當於現在的一億元,總之是一筆鉅款。

鈴木因為期待成為政府的外米指定商所以才借錢給山田,但是當他發現政府並沒有設立指定商的打算之後不禁大失所望,鈴木對山田討債的態勢也越來越強,對此山田備感壓力,並且萌生殺害鈴木的念頭:「這種請況下,除了殺了他之外別無他法」。

菁英的犯罪

1919年5月底,山田先聯絡鈴木,佯稱說要還給鈴木的錢已經籌措好了,希望雙方可以約定在東京的某處見面,鈴木不疑有他就前往赴約。事實上在鈴木前往赴之前,山田早已和外米課的渡邊惣藏商量如何犯下殺人棄屍罪行。當鈴木在現場表示,收不到錢就不回去,並且無法寬限時,兩人拿著準備好的球棒重擊鈴木的頭蓋骨,並且利用毛巾將他勒斃。

山田和渡邊接著拿鋸子鋸開鈴木的屍體,分屍後的屍體隱藏在另外一位名為莊平的米商家。由於鈴木好酒,山田和渡邊將剩下招待鈴木的月桂冠清酒喝完後,討論起該如何處理屍體。

鈴木的屍體被裝入帆布袋中,由渡邊帶回自己的故鄉──新潟縣信濃川拋棄。渡邊帶著屍體坐上夜車前往新潟長岡,抵達利用人力車運往西長岡町,渡邊向船家借用船隻,用水葬的方式處理鈴木的屍體,在鈴木死後的數日,山田為了掩蓋犯行,還假借鈴木的名義向鈴木的商店發了數封電報,實在是非常有菁英氣息的智慧型犯罪。

只不過,紙畢竟包不住火,山田一夥人的犯罪很快就被查獲,由於山田身為外米管理部的官員,輿論嘩然,驚訝於如此年輕的菁英官僚竟然會犯下駭人罪行,在《朝日新聞》、《讀賣新聞》上,瞬間出現各種從教育學、倫理道德、精神、官僚的紀律層面出發的相關評論。經過幾次審判之後,山田被判處死刑,死時年僅三十幾歲。

對比偶發的臀肉事件、阿部定事件,鈴弁事件和一戰後日本社會的「米」息息相關,日本社會缺米的問題、利用米價致富的商人、利益薰心的官僚,是構成本案件的主要元素。

震驚日本社會的分屍案

鈴弁事件被視為殺人分屍案的濫觴,在鈴弁事件之前,1902年的臀肉事件被害者遭到挖取雙眼、割下臀肉;1905年的四人殺害事件,兇嫌將被害者的肝取出、1910年的深川無頭之女事件,兇嫌都還只割取身體的一部分。鈴弁事件除了分屍的之外,本案還有許多共犯,顯示出這是一齣經過策畫的凶殺案。犯案後大費周章的肢解、帶往外地棄屍等,也表示他們有意掩蓋犯案的意圖,比起野口男三郎、阿部定都來得強烈。

鈴弁殺人事件也是典型的金錢糾紛衍生的殺人事件,某人因為金錢出現無法彌補的缺口,為此只能去借貸,而被害者往往對加害者緊緊相逼,讓加害者在退無可退、無法忍受的情況下,殺害被害者。

許多民眾之所以會關注事件,除了犯案手法過度殘忍之外,犯案的主嫌山田憲還是高學歷份子、政府官僚。對此,同年出版的《改造途上の社会》一書中,作者石田宗吉認為,日本政府啟用的官員常出問題。日本的教育界更認為鈴弁事件對教育界而言,是德育破產的象徵,政治學者吉野作造更直言這是變態犯罪。

鈴弁事件是一戰結束後,日本發生的重大社會案件,儘管此時的日本正值大正民主時期,中央政黨政治活躍化,此時的知識份子,許多都投入政治、社會運動。像山田憲這樣的菁英官僚應是來建設日本、讓日本更好,設法在米騷動下穩定民心,但是卻犯下這樣的刑案,著實讓社會大眾為之一驚;也讓大眾看見現代化日本進程中,看似光鮮亮麗的菁英體系的黑暗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