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環殺手馬歇爾.佩提奧】納粹打到巴黎來,他趁機殺人發大財!

檔案調閱100次

 

大家應該有在課本讀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吧!就算都還給老師了也沒關係,疑案辦今天就把這段歷史還給你,還附帶一個老師也不知道的連環殺手小故事。

連環殺手都是工作狂,法國的連環殺手醫生馬歇爾‧佩提奧(Marcel Petiot)在納粹佔領期間,還是非常「敬業」殺了快60人!讓我們來看看他的故事吧。

馬歇爾.佩提奧1944年11月22日被捕照片

 

從瘋狂醫生到草包市長:連環殺手的崛起

馬歇爾‧佩提奧的狂,從小就惡名昭彰。據說,他11歲就帶著老爸的槍到班上發射、邀請女同學跟他做愛;成為青少年後他的行為升級,開始搶劫郵箱、破壞公物、竊盜,種種脫軌行徑,讓他成了社會隱憂。1914年,一位精神醫生判定佩提奧精神有問題,這時的他已經輟學好幾次了,直到1915年才從特殊學院畢業取得文憑。

你或許會好奇,這種人怎麼當上醫生的?

佩提奧遇到了千載難逢的機遇:第一次世界大戰。不用細說,這是一場慘烈的戰爭,協約國法軍在戰場上與同盟國德軍殺得血流成河,對眾多法國青年來說,這是個地獄般的噩夢;但難以正常社會化的佩提奧,卻很適合從軍殺敵。他在1916年自願參軍入伍,為祖國奮戰。然而佩提奧在軍中繼續亂搞,他被逮到偷軍用物資、偷嗎啡,甚至偷別人的信件,無所不偷;他為此坐完牢被送回前線後,用手榴彈蓄意炸傷自己的腳,隨後以殘疾身分退伍,領到一筆補助。戰爭結束之後,成了「光榮老兵」的佩提奧,因此得以進入專為老兵設置的升學計畫,在8個月內完成醫學院學業,並在埃夫勒(Évreux, Eure)的精神病院實習。

在世人發現他是連環殺手之前,佩提奧是個擁有妻兒、受人尊敬的醫生跟政治人物。圖為佩提奧結婚照,1927年6月4日拍攝。

結束埃夫勒的實習,到了約訥河畔新城(Villeneuve-sur-Yonne)行醫的佩提奧,照樣壞事幹盡,他從事非法墮胎、成為提供麻醉劑的藥頭(他自己也麻醉劑成癮)、繼續偷各種物資。能偷就偷,能犯法就犯法。

這比「波波醫生」還誇張的故事不但一點也不勵志,還相當驚悚。想想,這種人當醫生,怎麼能讓病患不害怕?只不過,佩提奧的真面目還未被完全揭發,與他接觸的人不見得知道他的「豐功偉業」,他也能撈就撈,能混就混。1926年,佩提奧競選約訥河畔新城的市長,竟然還被他選上了。當上市長的他也成功發大財──虧空了約訥河畔新城的公款。

同一年,一位與佩提奧性關係的女性露易絲‧德拉芙(Louise Delaveau)失蹤了。目擊者說,他們看到佩提奧提著大箱子裝進車裡,德拉芙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警方調查之後,卻捨棄佩提奧涉嫌殺害德拉芙的理論,認定德拉芙應該是跟別人私奔了。毫無嫌疑的佩提奧在隔年順利娶了有錢地主的女兒,生了一個兒子。

這位快樂的草包市長,並沒有一直快樂下去,約訥河畔新城的居民發現只有市長在發大財,市民的錢卻被偷光了,滿意度直線下滑。1931年,他們迫使佩提奧辭了市長職位。佩提奧雖然很快又選上市議員,卻被抓到從村子裡偷接電力,立即滾蛋。

混不下去的佩提奧,只好改去征服巴黎。在大城市光怪陸離的陰暗面中,佩提奧努力當個墮胎醫生混口飯吃,不知道另一個千載難逢的機遇,將會讓他的臭名更加永留青史……。

 

 

反人類政權底下的反社會殺手

這個機遇,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第一次世界大戰讓佩提奧有機會成為醫生,招搖撞騙;第二次世界大戰則把納粹德軍的坦克帶進了佩提奧所在的巴黎,原本應該是同盟國主力之一的法國瞬間淪陷,成了納粹的佔領區。

這個國破家亡的悲劇,對所有巴黎市民來說都是惡夢;但對佩提奧這種反社會者來說,卻又是一次剝削他人痛苦,讓自己發大財的好機會。

納粹統治下的法國公民被迫服勞役,許多人不堪沉重勞務折磨受傷、生病、甚至死亡,佩提奧作為醫生,除了幫助傷病患者,還提供假的醫療證明,協助法國人躲過納粹的勞動徵招。同時,佩提奧的麻醉藥生意也未因戰爭停止,反而更加生意興隆。

不過,在二戰期間,上述都不是最賺錢的生意,真正賺錢的生意是最有市場需求、卻又最難供給的──逃脫計畫。面對恐怖的納粹政權跟集中營,哪個巴黎人不想逃走?更何況是性命飽受威脅的猶太人跟反抗組織成員。他們在極度絕望之中,只能投石問路,透過幾位中間人,找上了「尤金醫生」(Dr. Eugène)的逃脫旅行社。

不幸的是,「尤金醫生」販賣的逃脫計畫是假的,「尤金醫生」也不姓尤金,而是毫無道德下限的馬歇爾‧佩提奧。他誑騙無辜受害者,表示自己能夠安排前往阿根廷或葡萄牙的逃脫路線;不知情的受害者們,帶著全身家當努力閃避納粹的追捕,好不容易進了「尤金醫生」的地下室,卻只是落入另一個死亡陷阱之中。佩提奧用進入阿根廷須接種疫苗當成藉口,為受害者注射氰化物,然後奪走他們的財物,把屍體丟進塞納河中。

絕望使得一個又一個逃脫者宛如撲火的飛蛾,飛進了佩提奧的捕蟲燈中。佩提奧在納粹猖狂的年代,不但不受影響,還藉此開心發大財;反人類的納粹政權與反社會的連續殺人醫生,在1940年代的巴黎,合唱著一首恐怖之歌。

圖為佩提奧被捕的照片,1944年10月31日拍攝。

 

殺人魔也可以是愛國英雄?不,就是個騙子

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佩提奧的連續殺人事業,終究有碰壁的一天。

讓他碰壁的是甚麼呢?正是為他帶來財源的納粹。佩提奧的受害者們如此絕望地想逃離巴黎,就是因為納粹的蓋世太保孜孜不倦地在後面追捕他們。要是蓋世太保知道是誰在接應這些逃脫的猶太人跟反抗組織成員呢?當然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抓起來審問再說啊!

為佩提奧「逃脫陷阱」尋找受害者的三位中間人,在1943年間陸續被蓋世太保逮捕,經過了幾個月的審訊刑求,三人連半個反抗組織的成員都說不出來──畢竟這群騙子一個都不認識──反倒是透露了「尤金醫生」的真實身分就是馬歇爾‧佩提奧。

蓋世太保還來不及逮捕佩提奧,佩提奧就先行自爆。1944年3月,佩提奧的鄰居向警方抗議他房子中的臭味跟大量竄出的濃煙。警方擔心變成火災,趕緊找來消防員撲滅火勢,卻在地下室中發現駭人的景象──大量人類遺骸散落在地下室中,加起來至少有十個受害者!消息一出,媒體為佩提奧冠上了大量的綽號:撒旦醫生(Doctor Satan)、惡魔巨怪(Demonic Ogre)……害得佩提奧只能變成逃犯,再也無法發大財。

佩提奧試著跟藏匿他的好友解釋:他殺的不是人,是納粹!他一直都是個愛國者,他的連續殺人事業,正是反抗納粹計畫的一部分啊!改用假名亨利‧瓦雷希(Henri Valeri)的他,準備用參加反抗組織的幌子騙人收留,混過戰亂時代。

然而佩提奧那殘破的陰德值,終究是燒完了。

1944年10月31日,法國已經從納粹恐怖統治解放,佩提奧在車站被人認出,隨即被捕入獄。警方調查之後,發現沒有證據證明他與反抗組織有任何牽連,佩提奧口中的反抗組織好友,都是隨口瞎掰,查無此人。

佩提奧被帶進法庭的照片,1946年3月15日拍攝。

「那些人都逃到中南美洲去了,他們都還活得好好的啦!」1946年,佩提奧在法庭上面對135項控訴,依然大言不慚地聲稱自己無辜。他說消失的人都順利逃走了,住在不知道哪個國家;被他殺害的人如果不是納粹,那麼就肯定是「雙面諜」(double agent)。總之,絕對都是they的錯,不是佩提奧的錯。

想當然耳,沒有哪個神智正常的人會接受這種自我辯護。法官跟陪審員都不買帳,判決26項謀殺罪名成立,把佩提奧送上斷頭台。據研究,他所殺的人數可能達到60人以上。

佩提奧的「殺人發大財」傳說,隨著納粹侵略法國而起,也隨法國解放告終。可以說,這位恐怖的連環殺手之命運,跟史上最反人類政權的興衰起落也是相互結合的,這或許也是某種另類邪惡「吸引力法則」吧!

不過,納粹佔領法國導致的混亂,多少也使佩提奧的事跡有不少可議成分。究竟他就是個騙財騙性命的瘋狂殺人魔,還是如他所說,他真的都殺納粹?或許證據曾經存在,只是隨著戰爭消逝;或許託辭本是胡謅,只是藉由戰亂的藉口進行投機,希望能夠讓他繼續能撈就撈、能混就混。無論佩提奧的殺人動機為何,他再也混不過這一關了。

 

來看更多連環殺手故事:

【關廟殺人事件】絕命尋寶之旅,神秘日本犯罪集團(上)

【加州地震殺人魔】上帝WIFI人人可接,但他總是收到錯頻的殺人指令(上)

 

參考資料:

  1.  Jo Durden Smith, 100 Most Infamous Criminals., 2004
  2.  David King, Death in the City of Light: The Serial Killer of Nazi-Occupied Paris, 2011
  3. Marcel Petiot 英文維基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