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地震殺人魔】上帝WIFI人人可接,但他總是收到錯頻的殺人指令(上)

Hasami綠/調查員 檔案調閱878次

 

如果你問任何一位70年代的美國人,首惡之都在何處?

大多數的人可能會把手指向一個豔陽高照之處。

 ——加州。

加州有高科技的矽谷,有眾星雲集的好萊塢。但在七零年代,是被黑暗籠罩之地,LSD流通氾濫,謀殺案有如家常便飯。我們現在稱之的連環殺手,在70年代的加州只是一個模糊的概念,有在追美劇的疑案辦之友們,應該還對Netflix的《破案神探》(Mind hunter)記憶猶深,那是一個犯罪行為研究正在起步的年代。那些沒有明顯犯案動機的恐怖謀殺案,仍讓探員們一頭霧水、疲於奔命地以傳統方式偵查;同時,懷抱著黑暗慾望的連環殺手們,躲藏在暗處等著捕捉下一個獵物。

赫伯特‧穆林(Herbert Mullin)正是其中一位在70年代震驚加州的連環殺手。

幻覺的由來

在《破案神探》中,穆林只出現在主角們的台詞裡,並沒有真的出現過(但據說已經有粉絲開賭盤,預言下一季的犯罪分析對象會是他。)穆林的罪行駭人聽聞之處,不只是他的犯行殘暴,更在於他犯下滔天罪行的動機。

穆林生於加州的薩利納斯,父親是一名二戰後幸運活下來的老兵,他的兒時生活,在自父親不斷闡述的光榮軍旅生涯,以及學會槍枝的使用中度過。在他中學剛畢業沒多久,摯友狄恩‧李察森(Dean Richardson)不幸死於車禍,這個死訊徹底影響了他的少年生活,弔唁摯友的方式有很多種,但他選擇在臥房建立一座神秘的聖壇執行此事,這似乎開啟了他日後殺人的契機:死亡、救贖與拯救。在此同時,他也懼怕自己日益明顯的同性戀傾向,即便他當時已經有一名交往多年的女友。

在1969年到1972年間,他短暫而頻繁的出入許多療養機構,一方面,他時常以煙蒂燙傷自己,另一方面,為了更接近親愛的上帝,甚至想過進入教會。穆林的性格組極為複雜,包含自虐式的行為與他所認為的苦修(服用LSD)。羅伯特‧羅斯勒(Robert Ressler,《破案神探》中比爾探員的角色原型)認為穆林可能患有偏狂型精神分裂症(paranoid schizophrenia),患者長期受到幻覺控制,且伴隨著大量的幻聽。不知為何,穆林突然得出一個結論:越戰所帶來的大量傷亡,成功抑止美國本土地震的發生。這個毫無邏輯的命運公式,再加上穆林聽見的來自「天上」的話語。兩個靈光交匯之處,穆林作了一個決定,「殺人,阻止地震,拯救世界。」

不只筆者頭上黑人問號,相信各位疑案辦之友也滿臉黑人問號了。

畢業紀念冊上的赫伯特‧穆林

錯誤的啟示

1972年10月,他得到第一個「天啟」。穆林遇到一個無家可歸的男子,在他眼中,對方幻化為聖經裡的先知,指使他殺了自己。於是,穆林照著男子的「指示」,殺害了對方。「獻祭」之後,地震果真沒有發生,第一次拯救世界讓穆林自我滿足,他覺得自己拯救了所有人,他知道他接下來該做甚麼了。

他的使命,就是成為一個救世主,這一點讓他滿心歡喜。接著,大學女孩、神職人員、遊民等,這些受害者彼此互不相識,卻都被穆林殘忍地肢解,成為兇手通往神之道路的基石。在他的眼裡,一切都是如此的合理,被害者們幻化為聖經故事裡的角色,他們的屍骸化作堵住巨大災變的高牆。因此,他嚴謹地恪守這個殺人儀式。

神職人員是其中比較特別的案例,同年11月,穆林前往洛思加圖斯的聖瑪麗教堂告解,在那裡他遇見受害者托梅神父(Henri Tomei),在他的幻覺下,托梅神父向他表示了為國犧牲的光榮情操。

「你願意嗎?」

「我當然願意。」

這般浪漫的告白,當然不會是從托梅神父口中說出的,而是一個自我感覺良好的狂人腦中的幻想,在臨死前,神父最後的意識只剩下穆林瘋狂的踢咬與刺傷攻擊。

殺害托梅神父逃逸後。到此為止,大家應該覺得已經夠瘋魔了,但弔詭的是,他的瘋狂依舊沒到上限。穆林突發奇想報名參加海軍陸戰隊,還通過了心理與體能測試,但因為過往的刑事紀錄而被拒絕,這重重打擊了他的玻璃心,並開始相信有一群嬉皮正私下集結起來,陰謀對付他。厭世成為他此刻人生的寫照,失去一切希望的穆林,開始濫用藥物,跌入谷底。雖感到百般委屈,然而穆林卻很快地振作起來,成功戒斷毒癮,這次他為自己下的勵志小語是:「根除藥物造成的問題。」當然,也包含從世界上徹底消滅那些販賣藥物的人……。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