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圖止痛藥殺人事件】隨機殺人再現?一再翻轉的毒殺之謎

四十加/調查員 檔案調閱53次

 

芝加哥泰諾膠囊投毒事件發生之後,已經過了將近四年,人們逐漸忘了備受信賴的家用藥物,有多麼容易成為殺手的標的。

1986年6月11日早上六點多,住在西雅圖近郊奧本市 (Auburn, Washington),15歲的海莉·斯諾 (Haley Snow) 聽到浴室裡“碰”的一聲!發生什麼事了?她前往查看,卻發現母親蘇珊·斯諾 (Susan Snow) 倒在地上。雖然直升機立刻將蘇珊送進急診,但誰也沒想到,幾小時之後,這位才40歲,一向健康、開朗,受到親朋好友喜愛、工作也一帆風順的銀行經理,就這麼離開人世了。

對蘇珊離奇的猝死進行調查時,助理醫學檢查員珍奈特·米勒 (Janet Miller) 告訴其他檢查員和醫生:我聞到氰化鉀獨有的苦杏仁味…。(註一)難道又是一起毒殺案件嗎? 調查人員馬上前往蘇珊的家,果不其然,在藥瓶中發現了毒物來源。

原來蘇姍因為習慣性偏頭痛,每天都會服用兩顆強效止痛藥,益斯得寧錠 (Extra-Strength Excedrin),那天早晨也不例外。那瓶藥瓶裡還遺留著將近60顆的膠囊,其中三顆被驗出含有大量的氰化鉀!

是誰在裡面下毒呢?

 

兇手不是枕邊人,難道是神祕千面人!?

一般命案動機不出錢財情仇,兇手會不會正是最親密的枕邊人呢?警方認為蘇珊的丈夫— 保羅·韋柏金 (Paul Webking) 的確可疑。他除了不配合調查、對調查人員大發雷霆之外,還在妻子的葬禮後,穿著夏威夷度假風的襯衫到處閒晃,似乎一點都不難過。另外,他也是個用情不專的花花公子:新婚半年多,蘇珊就發現保羅背著她跟偷吃。其實,蘇珊過世的那天早上,保羅一樣也服了同藥瓶中的止痛藥,卻毫髮無傷。

被害人蘇珊‧斯諾

雖然沒有證據進一步證明,他是剛好沒吃到毒膠囊而逃過一劫、還是他故意選了無毒的膠囊來吃,警方還是認定他就是殺害妻子的主嫌。至此,動機有了、不在場證明沒有… 雖然保羅堅持自己是清白的,但大家默默認定:就是他了。

誰也沒料到,短短幾天後,案情卻180度大轉彎… 首先,保羅終於答應測謊,也通過了。但真正讓保羅恢復清白之身的竟然是另一瓶毒膠囊。原來警方一直都沒忘記四年多前發生的芝加哥泰諾膠囊投毒事件(註二),在他們鋪天蓋地的搜尋下,還真的在離奧本市不遠的一家雜貨店裡,發現了另一瓶毒藥。案件發展至此,已經從尋常的社會新聞,變成了席捲西雅圖的恐慌。

又是無差別投毒殺人事件?!正當社會漸漸遺忘了這段可怕過去的同時,居然又來一波!別忘了,四年前在芝加哥市的藥罐裡下毒、隨機殺了七個人的兇手還沒抓到呢!現在這個兇手,該不會來到西雅圖了呢?全美國再度陷入恐慌。生產這種止痛藥的必治妥公司 (Bristol-Myers) 忙著召回州內所有的藥品,各大製藥公司也齊聚一堂,提供民眾30萬美元的獎勵來找出下毒者。

很快地,另一位被害人出現了。

史黛拉與丈夫布魯斯‧尼克爾

史黛拉·尼克爾 (Stella Nickell) 於6月19日挺身而出。她告訴警方自己的丈夫布魯斯·尼克爾(Bruce Nickell)不久前也突然死亡了。讓史黛拉不能接受的是,布魯斯從來沒有任何肺部問題,但醫生卻診斷他的死因為肺氣腫。蘇珊·斯諾死於止痛藥的新聞播出之後,史黛拉在家裡也找到兩瓶同一批生產字號的止痛藥。後來調查人員果然在布魯斯的遺體及其藥瓶中,都發現了氰化鉀。

其實,為了丈夫不明不白之死而報警的史黛拉有著一段艱辛的過去。她從小的生活就不富裕,第一次的婚姻也結束得很快,留下的只有她16歲時生下的女兒辛西雅·漢彌爾頓 (Cynthia Hamilton)。在接下來的12年間,她生下了二女兒、再度離婚,過著辛苦撫養兩個稚女的單親生活。32歲時,上天似乎終於眷顧了這位命運坎坷的婦人,她遇到了布魯斯,結婚之後過著人人稱羨的生活。怎麼預料得到好景不常,丈夫會在短短十年之後就這麽突然地走了?布魯斯過世當天,因為頭痛而服用了4顆止痛藥,結果才剛走到陽台,就崩然倒地,撒手人寰。

接近六月底時,必治妥公司發出全國性的藥物召回令。華盛頓州政府也要求接下來90天內,於州內停止販賣任何膠囊狀的非處方藥。此時,不幸喪偶的史黛拉及保羅都對必治妥公司和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 (FDA)提出了訴訟,認為製藥公司的製程和FDA的管理都有漏洞,而讓兇手有機可乘。然而,聯邦調查局卻未能在製藥工廠裡發現任何氰化鉀的殘留證據。線索似乎又斷了,兇手究竟是誰?難道又跟四年前一樣,找不出下毒者嗎?

神秘投毒者的陰影,壟罩著西雅圖的天空。然而,在那看似無解的隨機殺人手法底下,卻藏著一個精心設計的謀殺模式,等待調查去發掘……

 

千面人魅影之下,躲藏的貪婪真兇

各界都希望警方盡快將兇手繩之以法,除了想快結束人心惶惶的日子之外,另外當然還希望能還給可憐被害人的蘇珊、布魯斯,還有之前被誤會過的保羅與布魯斯之妻史黛拉一個公道。但要從茫茫大海中一一追蹤線索,又談何容易呢?正當警方陷入膠著的同時,檢驗單位發現了膠囊中不應該存在的成分… 一種數量極其微小的綠色粉末。

分析指出這是某種用來為家用魚缸除藻的藥劑 (Algae Destroyer),而兇手當時應該就是用處理過此種除藻劑的容器來調配氰化鉀的粉末。最後讓案情撥雲見日的,是史黛拉的證詞,她告訴警方家中兩瓶止痛藥是分別在不同時間、不同店舖購買的。這段說詞立刻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事實上,全華盛頓州受到污染的藥瓶一共只有五瓶,其中兩瓶毒藥就這麼剛好地被史黛拉買到?除了異於常人的運氣之外,另一個合理的解釋就是……

正當警方以為這是一起隨機殺人案的時候,新線索卻指向史黛拉‧尼克爾

警方回頭調查布魯斯之死,布魯斯保險的受益人是誰?誰領到了76,000美元的保險賠償金?是的,就是那位悲痛的婦人……史黛拉。仔細查下去還發現,這些保險文件上布魯斯的簽名至少有兩處都是偽造的。警方也發現了史黛拉養魚,不久前她才於當地的水族用品店購買過除藻劑。 

事到如今,都是間接證據,還是沒辦法將史黛拉定罪。最後臨門的一腳來自於史黛拉大女兒辛西雅·漢彌爾頓 (Cynthia Hamilton) 的證詞和當地圖書館的線索。案發隔年 (1987年) 的1月,辛西雅對警方描述,母親曾經對她說過她已厭倦和布魯斯在一起無趣的生活,史黛拉喜歡到酒吧玩,布魯斯卻偏好在家看電視。她也對辛西雅說過,有一次她曾經用洋地黃來試圖毒死丈夫,卻失敗了。那之後,史黛拉就不停地想找出能夠毒死丈夫的方法。辛西雅告訴警方,母親後來到圖書館借了許多關於毒物的書。調查人員得以在其中一本書介紹氰化物的書頁上,發現了史黛拉的指紋。

1987年夏天,史黛拉的辯護律師放棄辯護,承認了自己的客戶就是此案的主要嫌犯。1988年5月,史黛拉被判了兩個90年加三個10年徒刑,30年後始得假釋。人們如此憤怒的原因是因為史黛拉原本己經成功瞞過醫生及保險公司,領到76,000元的保險金了,她卻不滿意肺氣腫這個死因,想要請領意外死亡(比方說中毒)而額外可拿到的一萬美元。她邪惡的腦袋想出的辦法是,把更多的毒膠囊隨機放到雜貨店架上。有更多人因為氰化鉀中毒死亡的話,布魯斯就會是連續殺人案的被害者其中一員,這樣她除了能如願多拿到一萬元美金以外、還可以順便把有關單位都告一告、再多拿一筆賠償。就是她這個惡魔般的想法,害死了蘇珊‧斯諾。

看似複雜的西雅圖止痛藥殺人事件就這樣落幕了,謎團的真相竟是如此單純。史黛拉因為貪婪,讓無辜的布魯斯、蘇珊成為受害者,也因為貪婪,讓自己鋃鐺入獄,受到法律的制裁。

被捕的史黛拉

註一:能夠聞到氰化鉀特別的苦杏仁味的能力不是每個人都具備,只有百分之不到五十的人有這種基因。

註二:請見泰諾膠囊投毒事件

 

參考資料:

https://www.nydailynews.com/news/crime/wash-woman-poisoned-husband-planted-tainted-pills-1986-article-1.3163801

http://murderpedia.org/female.N/n/nickell-stella.htm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tella_Nickell

https://gizmodo.com/a-terrifying-tale-of-greed-copycat-schemes-and-cyanid-1703120344

https://www.findagrave.com/memorial/6952827/sue-katherine-snow

http://truthinjustice.org/stella.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