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旅遊】第四站─墨西哥‧娃娃島的詭異傳說

路那/調查員 檔案調閱192次

 

一講到娃娃,你的腦袋裡會聯想到些什麼呢?是童年與父權的象徵芭比,是智障又精準的海綿寶寶,還是恐怖到讓你屏氣凝神的恰吉或安娜貝爾?──附帶一提,恐怖片真的是我最無法接受的種類了。記得小時候看了李心潔演的《見鬼》,之後有好長一段時間搭電梯的時候都非常的戰戰兢兢(嗯但還沒有怕到不敢搭,可見得還是惰性比較堅強啊~)。所以啦,看完《鬼娃恰吉》之後,我對娃娃的心理創傷應該也是很好理解滴。

但人是這樣,越恐怖的東西,某個程度上來說也就越有吸引力。我也不例外。

墨西哥娃娃島

 

我妹(我很清醒謝謝)是《食尚玩家》的忠實粉絲。某日一起看電視的時候,剛好看到「墨西哥娃娃島」的集數。瞬間我就被那個又明亮又陰森的小島給擊中了。《時尚玩家》的拍攝方式也很厲害。他們並不過度強調娃娃島的陰森感,還找了一大群歡樂的墨西哥音樂家一同划船,但在熱鬧的音樂之外,娃娃本身的特寫還是讓人嚇得不要不要的──天啊我有生之年一定要去這個地方!!!求機票!求贊助!(喂!!!)

咳。冷靜一下。墨西哥再怎麼說也是在半個地球之外,要去之前總是得作一些功課吧。於是乎,我就開始蒐集娃娃島(西文:Isla de las Muñecas ;Island of the Dolls)

關於這個島,我們所知道的一些基本事實是,這是出自一個名為朱利安˙桑塔納˙巴雷拉(Julian Santana Barrera)的獨居男子之手。這個在墨西哥城(Mexico City)以南二十公里,位於霍奇米爾柯(Xochimilco)地區的小島上,除了巴雷拉先生之外別無居民。

獨居在娃娃島上的巴雷拉,宣稱他在運河中發現了一個女孩的屍體。而根據他的說法,女孩的死亡情況頗為谿蹺──但令人好奇的是,翻遍了英文與西文的相關資料,似乎也沒有哪一篇提到這個「谿蹺」到底是哪裡奇怪了,而女孩的姓名更是付之闕如。職是之故,反而有不少文章表示,由於關於女孩的事件,來源僅有巴雷拉一人的說法,因此很有可能是獨居的巴雷拉因為太過孤獨而編造出來的故事。

無論女孩是否確實存在,巴雷拉相信他稍後拾得的娃娃是女孩所有的物品,而他為了讓女孩得到一些憑弔與安慰,決定將娃娃掛到樹上。隨著時日的變遷,巴雷拉開始蒐集更多娃娃,並常將他們拆開,然後懸吊在樹枝上。就這樣,他花了五十年的時間,讓整個島上都充滿了娃娃。

 

隨著觀光客的逐漸深入,這個「娃娃島」也開始聲名遠播。巴雷拉於2001年因心肌梗塞過世,地點很巧合地就在他宣稱他發現女孩遺體的河流中。這個細節,無疑令娃娃島的怪奇面貌更添風味。在地居民多多少少也宣稱他們曾經聽過或經歷過一些難以解釋的事件,然而在墨西哥熾熱的陽光與當地人開朗的笑容中,可以說是陰森至極的娃娃島,卻意外地沒有感覺起來那麼嚇人了──在樹上掛滿了娃娃的許久之後,大批的觀光客絡繹不絕地湧入。從某個層面上來說,巴雷拉終於不再孤獨了。

話說回來,儘管這個島背後的故事,與其說陰森,更不如說是令人五味雜陳,但我還是絕對不想在晚上踏入那座島。真難想像住在那邊長達五十年之久的巴雷拉到底都是怎麼過生活的啊。

 

【黑色旅遊】系列:

【黑色旅遊】第一站:英國─倫敦─犯罪博物館

【黑色旅遊】第二站:孟加拉─加爾各答黑洞

【黑色旅遊】第三站─臺灣‧東本願寺‧獅子林大樓

【黑色旅遊】第五站:捷運善導寺站-青島東路三號舊址上的喜來登大飯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