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天午後】為了愛,我願意為你搶銀行

羅王/調查員 檔案調閱83次

 

「要我講幾遍,你們全都給我滾開這裡!」

「阿提卡!」

艾爾‧帕西諾在1975年電影《熱天午後》飾演銀行搶匪約翰‧沃托維茲

1975年經典電影《熱天午後》(Dog Day Afternoon)中,由艾爾‧帕西諾(Al Pacino)飾演的銀行搶犯令人印象深刻,在當時社會眼中依然驚世駭俗的搶劫理由,與宛如盛大鬧劇的情節讓人嘖嘖稱奇,炎熱的場景加上汗濕的搶匪更為電影增添不安的躁動。但,你知道電影中荒謬的事件其實是改編自美國史上最糗的搶案之一嗎?實際搶案的戲劇性程度完全不輸電影。

 

約翰‧沃托維茲

本次事件的主角名叫約翰‧沃托維茲(John Wojtowicz),出生於紐約,生活大致上與那個年代的他人無異,1960 年代末高中畢業,旋即被徵召到越南從軍。重返家園後在大通曼哈頓銀行(Chase Manhattan Bank)工作,這裡也是他與妻子卡門‧比福科(Carmen Bifulco)認識的地方,認識不久後,兩人在1967年結婚。但是約翰‧沃托維茲有個秘密一直沒有跟老婆說,在越南從軍時他體驗了人生第一次的同性情慾,自軍隊返家,這件同性韻事成為了秘密;同時,因為身為戰時基地遭受火箭攻擊的唯一倖存者,他也承受了創傷後的精神壓力。在那起全國注目的銀行搶案發生之後,他的母親泰芮(Terry)說道:「他小時候真的很乖,沒有惹過麻煩,是兵役毀了他。」

結了婚的沃托維茲很快發現他再也無法活在謊言之中,於是結婚兩年之後與老婆分居,開始盡情與大把男人約會,並且也加入同性戀行動聯盟(Gay Activists Alliance)組織。1971年,與爾尼‧亞倫(Ernie Aron)的相遇是沃托維茲的人生轉捩點,亞倫認為自己是個女性,並且稱呼自己莉茲‧伊甸(Liz Eden),同年,這兩位愛火正旺的甜蜜愛侶舉行了一個非官方的結婚儀式。一直以來,亞倫渴望變性,沃托維茲起初無法接受,直到亞倫試圖自殺進了醫院。傷心的沃托維茲堅信要解除愛人的痛苦唯有讓「她」變性,於是愛得正熱的沃托維茲決定要弄錢資助愛人的變形手術。

怎麼弄錢?——搶個銀行怎麼樣?

約翰‧沃托維茲本人,在銀行搶案時

搶案發生

沃托維茲很快招募了在同志酒吧認識的巴比‧威斯登博(Bobby Westenberg)與薩瓦多爾‧納圖瑞爾(Salvatore Naturale),迅速組成搶劫小組,不怎麼專業的三人在1972 年 8 月 22 日這天,開著車在街上晃來晃去尋找下手銀行。好不容易看上第一間目標,但是出師不利,一進門身上的獵槍就不小心掉下走火,三人只好急忙撤退。繞了繞終於又選定了第二間銀行,沒想到這次威斯登博遇見了媽媽的朋友,搶劫計劃又緊急喊停。接連遭受兩次失敗的三人決定暫緩計畫,先去電影院看個《教父》休息一下。電影結束之後,這三人很快恢復了信心,他們決定朝布魯克林的格雷夫森德前進,位於此處的大通曼哈頓銀行是他們的最新目標。他們進入銀行之後,悄悄地遞給出納員一張紙條,上面寫著「這是一個你無法拒絕的條件。」於是,紐約市史上最盛大之一的媒體馬戲團就此宣告展開。

就像電影《熱天午後》的劇情那般,三人翻箱倒櫃才發現銀行的金庫有一半是空的。

看了《教父》回來搶銀行的沃托維茲,後來由《教父》的艾爾‧帕西諾所飾演

但是沃托維茲和他的幫兇像是打不死的蟑螂,硬是在其中一位銀行行員按下警鈴,警察聞聲而至之前,到手了38000鎂現金以及價值175000鎂的旅遊支票。沃托維茲手上還控制了八個人質,與警方展開長達14小時的對峙。現場除了FBI探員、警察、記者,還有潛伏在屋頂上的狙擊手,吵嚷的觀眾(包括沃托維茲的母親)聞風湧入,銀行外面陸續聚集將近2000人。

這一大群人在沸騰的夏季熱浪親炙罪案現場,一名記者回想當時盛況,形容這起事件像是一場「全然解放的大秀」。而促成這場大秀的當然非沃托維茲莫屬,他熱切地投入身為犯罪首腦的角色,意圖掌控安排一切,為了展現領導能力,他幫八名人質叫了Pizza,給外送小弟一疊從銀行拿的鈔票,更豪邁地把搶來的錢痛快地丟向歡呼的民眾。就連被狹持的人質們都折服於沃托維茲的熱力,漸漸卸下心防,甚至認為這個搶犯其實挺友善的。

面對這名高人氣罪犯,警方展開拖延戰術,對峙時間拉長,沃托維茲逐漸不耐,現場氣氛開始緊張。此時,這樁歷史性搶案的另一樁奇事發生了,《紐約每日新聞》的記者羅伯特‧卡普斯塔特(Robert Kappstatter)突發奇想撥了銀行電話號碼,鈴聲響起,約翰‧沃托維茲竟也拿起話筒,接通之後,卡普斯塔特開口:「所以,一切還好嗎?」,沃托維茲回答「你說呢?」。於是,卡普斯塔特獲得了人生中的傳奇訪談內容。

隨著時間消耗愈趨緊張的對峙也該來到終局,FBI 探員終於同意載沃托維茲與納圖瑞爾(威斯登博早在警察抵達前落跑)前往甘迺迪機場,並且答應讓他們搭上國際線航班遠走高飛。可想而知,這些甜頭都是當局的計謀,探員們早已潛伏機場,二人一現身,納圖瑞爾隨即被射殺,成為當天唯一的傷亡者,沃托維茲也遭到逮捕。

 

 

事件餘波與《熱天午後》

沃托維茲搶銀行的真實故事被改編成電影《熱天午後》,也是導演薛尼‧盧梅的經典作品

約翰‧沃托維茲 遭判監 20 年,實際上只服刑五年就在 1978 年被釋放,服刑期間他將自身故事版權賣給華納,並將獲得的部分版稅送給莉茲‧伊甸進行變性手術。在獄中他看了艾爾‧帕西諾主演的《熱天午後》,大家還記得嗎,當年搶案發生的那天,沃托維茲等人也看了艾爾‧帕西諾主演的《教父》呢。獄方一開始拒絕了他看電影的要求,直到 沃托維茲 威脅要發動「一場前所未見的暴動。」獄方無奈之下讓一名警衛陪他看電影。電影結束,沃托維茲 形容觀看《熱天午後》是一個非常感人的經驗,但他馬上寄信給《紐約時報》抗議電影有很多與事實不符的地方,那名妻子的角色更是令人無法忍受。

出獄之後,沃托維茲在紐約展開新人生,那位讓他費盡心思弄錢進行變性手術的莉茲‧伊甸早就愛上別人離去。沃托維茲甚至跑到當年搶劫的銀行謀求警衛的工作,並在應徵時宣稱「我就是《熱天午後》的那個人,有我看守你的銀行,沒人敢搶。」銀行當然拒絕了他。

最後沃托維茲靠著社會救濟度過人生最後幾年,2006年因癌症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