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鐵三大疑案】松川事件:有一種殺人,叫「國家覺得你有殺人」

Hasami綠/調查員 檔案調閱142次

 

鐵軌跟真相,都被連根拔起

1949年,繼『下山事件』『三鷹事件』之後,8 月17日凌晨3點,一輛從福島站準時開出的412次客車行駛到金谷川至松川之間的彎道時,火車出軌翻覆車,後方幾節車廂也被硬生生牽引出軌,導致司機石田與其他數人死亡。

松川事件火車出軌現場照片

這個飛來橫禍,據案發現場的調查,鐵軌的魚尾板被人拆下,枕木的道釘也被拔掉,鐵軌飛落在距線路13公尺遠的地方,由於鐵軌長25公尺、重925公斤,體積與重量都不小,卻安然挺直地倒在地上,絲毫沒有破損,像是被刻意搬移開的。偵查人員在事故現場發現了一根撬棍,就這樣躺在附近的稻田裡,除此之外,還發現一把24釐米的扳手。但奇妙的是,這項被視為鐵軌破壞的決定性證據,來源卻相當模糊,事後偵查人員始終說不清扳手是怎樣誰發現的。

事發隔日,吉田內閣的官房長官增田甲子七對新聞記者發表的談話,不意外將所有案情發展導向陰謀論:

「所有的一切,都是共產黨幹出來的好事!!」(拍板結案)

但案情發展當然不會僅止於此,有了『下山事件』、『三鷹事件』的前車之鑑,我們已經知道國鐵、共產黨與政府關係惡劣到互掐脖子的程度,警方一口咬定鐵路是由國鐵和東芝破壞的。甚至認為這個破壞行動,是雙方特地召開秘密會議共同策劃的結果。當時,國鐵工會反對政府大批解僱,而東芝工會方面為反對根據「独占禁止法」──台灣稱之「公平交易法」,是美軍總司令部在1947年公布的一項反托拉斯的法令。但這項名義上是要限制大企業的法律,實際上只起到扼殺日本小企業的作用,對大企業來說根本不痛不癢──裁員,所以檢察當局把其中的一次會議說成了是「共同策劃列車翻車」的陰謀而開的。

在如此風起雲湧的政治陰謀設定之下,照理來說,檢方應該要擺出大陣仗搜捕工會成員才是;然而最後,檢方卻選擇逮捕一名既不是共產黨員、也不是工會成員,僅僅是十九歲的少年工赤間勝美。他因為朋友打過架,一開始被以傷害嫌疑的名義逮捕,但就因為「松川事件」,檢方對他進行了審訊,展開了一場荒唐的呈堂證共,順利宣告了所有關係人死刑。

被稱為「第二三鷹事件」的松川事件,發生時間緊接在下山事件、三鷹事件之後,被並稱為「國鐵三大疑案」

 

嫌疑犯赤間勝美的自白

在偵查程序顯然很有問題的情況下,檢方拿到了嫌疑犯赤間勝美犯下「松川事件」的自白。由於檢察官的起訴和判決都是透過赤間自白作為破案唯一基礎,因此只要是邏輯抵觸到自白內容的部分,檢方就會想辦法製造各種情境圓回來──到這裡,各位疑案辦之友應該已經按耐不住了,想說這種操作也行?事實上,司法真相就跟白海豚一樣可以轉彎,連詭計也談不上,這場鬧劇就建立在各種「因為…所以…可能…也許」上,可以說是一個建立在破綻百出證詞的假想犯罪。

讓我們來舉個例。供詞裡提到。赤間、本田升和高橋晴雄等國鐵方的三人為了使列車出軌翻車,在16日晚上12點左右集合後,沿著鐵路走到案發現場。那天晚上是虛空藏菩薩的廟會,有四名養路工在道路口旁邊架起了帳篷擔任警戒的工作。可是在赤間的供詞里,最初根本沒有提到這個帳篷,後來檢察官注意到,慌忙叫赤間在供詞中補上這一點。等於帳篷是事後才被加進去的證據。辯護方面認為這個前後不一致,就是因為赤間的供詞只是憑空編出來的。擔任警戒任務的工人們則作證說,他們根本沒有看見赤間等人從旁邊走過。由於證詞前後矛盾。這一點現在也成了法庭上雙方攻防的中心。

 

所以說那個帳篷呢?

若自白內容被證實有誤,這批煮熟的被告就要飛了。因此,當局無論如何也得咬定赤間會從帳篷前面走過。因此就形成了「赤間等人是從那裡走過的,只是守衛人員沒有注意到而已」如此牽強附會的論斷。另外,當晚巡線工們誰也沒有聽見赤間等人走過的腳步聲。可是同一晚,在相距二十米的地方出現一對情侶,工人們卻聽見了他們說話的聲音。所以只要有人走過,工人們必定會注意到。

另外,在現場尋獲的撬棍上,刻著像是英文字母X·Y的印記,但在當時國鐵的工具上沒有特別的印記。在松川事件後,這個問題引發不小的糾紛。為了區別,日後全面規定了刻上「フクホ」這樣的日式假名。

另外,其次是扳手的問題。檢查局宣稱在現場發現的扳手,國鐵在鐵軌作業時是使用的是更大的長柄單口扳手。僅使用二十四釐米的來卸除魚尾板的螺栓帽幾乎是不可能的,值得懷疑。最後是魚尾板,赤間宣稱,卸下一處魚尾板,是翻車事件的關鍵,但尷尬的是,區區單個魚尾板,列車是翻不了的。檢察官為了符合實情,在事件發生將近一年半後,又變成「遂認定,本案中系拆掉兩處」。檢調人員面不改色地表示:一塊拆不了,就改成拆兩塊吧?並宣稱證據一直都在倉庫屢次更改證詞的舉止,讓辯護人相當火大。新的物證在這以前一直收藏在倉庫里,由於大意,沒有看到。但好笑的是,自以為拿出的魚尾板可以,但規格根本不合。

看到這裡,相信各位看倌也只能發出「扯!」的單音節。為所有牽強附會而被逮捕的人哀悼。但是當夜鐵軌被破壞是鐵打的事實,又該作何解釋?也許真正的兇手選擇了另一條的路徑。但諸多揣測始終穿不透名為「赤間勝美」與「檢方」的疑雲。

全劇終是假的,結局砍掉重練是真的

基本上,松川事件的嫌疑者都是根據赤間供詞被定罪的,因此檢察當局和辯護人就深陷其中,不斷互相拉扯。自一審以來,被告赤間一直堅持他的供詞是逼迫之下編造出來的,最後,此案在1963 年迎來結局,全體被告被宣判無罪收場。在這個充滿謊言的劇本裡,究竟誰無辜,誰是真兇,都已經淹沒在歷史的垃圾堆裡。即使赤間勝美等人確實牽涉此案,檢方錯誤百出的調查,與反覆無常的舉證,也表示他們編織的案情絕非松川事件的真相。那麼究竟是誰害死了司機石田與乘客呢?恐怕已經不可能得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