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鐵三大疑案】下山事件:真相只有一個!但被火車輾碎了(上)

Hasami綠/調查員 檔案調閱999次

※本文內可能含有令人不適、血腥的圖片,閱覽時請注意。

 

日本國鐵總裁下山定則

消失的總裁

對日本國鐵總裁下山定則而言,1949年7月5日是命運之日。

他這些日子來一直非常苦惱,身為總裁,理應背負著許多人的生計,卻夾在如火如荼的罷工活動與駐日美軍最高司令部(GHQ)的裁員指令動彈不得,多次的斡旋耗費了他所有的心力。

就在7月5日上午8點10分,下山從自宅離開後,告訴自己的隨行司機大西先生,想要到三越百貨買點東西,途中經過了千代田銀行總行。千代田銀行就是三菱東京UFJ銀行,由於戰後駐日美軍最高司令部(GHQ)佔領日本時期實施財閥解體,故當時被視為侵略戰爭的經濟基礎的財閥面臨崩解的命運,因此三菱財閥旗下的企業體被迫改名。下山在銀行逗留了二十分鐘左右,9點37分到達三越百貨的南門。

下山下了車,身影沒入百貨公司裏面。這一去,就是永遠的離別,那是大西司機最後一次見到下山總裁。世人下一次見到下山時,已經是殘缺不全的冰冷屍體。轟動全日本的國鐵三大懸案,在此揭開序幕。

 

眾人抬著下山定則的遺體離開軌道

警方一無所獲,疑點重重

隔天7月6日凌晨,上野車站開往松戶的火車,經過東武線高架橋的十字路口時,駕駛發現了四分五裂的男性屍體,雨越下越大,現場所有人都傻了,由於死狀過於淒慘,工作人員驚魂未定的報了警。

警察匆匆而至,從口袋拿出死者的車票夾,上面寫著下山的名字,接著陸續在車道附近發現頭部、右腕、及缺了左腳的軀幹,散落的屍塊。凌晨四點,上野車站的旅客係長(曾任下山的秘書)前來確認屍體長相。雖然現場可以採集的血液非常稀少,由於下山的血型是稀有的 AMQ血型,得以確認為下山本人。

透過法醫的解剖,下山的屍體有著諸多疑點:

  1. 屍體下是乾的,沒有任何血跡。
  2. 找不到下山總裁的平日配戴的眼鏡。
  3. 死因不明,無法確認死後時間,但大致是七月五日晚間死亡。
  4. 外出血少。
  5. 屍體斷面沒有生命反應。
  6. 右肩襯衫有一大片灰黑色黏漬和五顏六色的殘渣。

綜上所述,法醫認為屍體是死後才遭碾斷,因此鐵軌極有可能不是第一現場,屍體當然不會憑空移動,而是死後被運送到鐵軌上,貨車經過後導致屍體的破壞。鐵道附近有一條綾瀨川,但當日未有船隻通勤,水運的可能性被扼殺了。據現場人員判斷,男屍是被稍早的貨運列車所輾斃,貨車的乘務員,隸屬於東京鐵道局水戶機關區。

下山從9點37分進入三越百貨的大門,到成為鐵路迷屍,整整消失了900分鐘,在這段空白期間內,日本國鐵總裁究竟去哪了?

想要解開總裁消失之謎,我們必須抽絲剝繭,才能抵達深層的真相。但下山事件的弔詭之處,在於越是努力釐清,真相卻越是淹沒在巨大的時代謎團中。

 

怪事連發,令人摸不著邊際的死亡預告

所有的懸案,都有一些離奇的徵兆,七月五日上午十一點,下山總裁預計與GHQ高層主管協商國鐵裁員一事,九點起就在國鐵本廳恭候的秘書,卻遲遲等不到總裁,另一方面,大西司機一直到五點以後,才從車上的收音機得知總裁失蹤。

當時下山總裁生死未卜,但東鐵的工會支部卻收到一通奇怪的電話,說下山總裁在一場汽車事故喪生了,這通死亡電話的來源無人知曉,只能確定來源是田端站車庫事務所,負責人在五日下午六點鎖上辦公室大門,六日凌晨發現門鎖遭到破壞,有破門而入的痕跡。

發死亡預告電話的人有可能是兇手嗎?事情卻沒有這麼簡單。

在下山總裁死亡前幾日,出現了威脅下山的恐嚇海報,上頭寫著洩憤般的標語,諸如「去死吧」、「讓下山見不明日的太陽」等等。另外,像是要消滅兇手的存在般,七月一日到五日國鐵夜班的值日記錄簿竟然被人撕去,無從找起。

我們回到下山本人的狀況,上述法醫驗屍時所發現的疑點六:襯衫的黏漬和殘渣,化驗後確認為焦煤染料,但焦油只出現在內衣,上衣卻沒有。這透露了兩個訊息,一為焦油是從內外往外滲透,二為當時下山死亡時只有身著內衣,而上衣是事後才套上去的。腳底則是染上了葉綠色的染料,附著物的出處有助於釐清案發地點的所在。

令人玩味的是,在事發三四天後,有人在現場看到美軍派軍事警察,把鐵軌枕木的血跡消除。這一點,警方透過魯米諾反應證實了血跡的存在,自上野車站到現場,鐵軌一直斷斷續續有血跡,中間斷了一百公尺後,接近現場後血跡又出現了,這可以推論,某人把屍體透過鐵路運到現場,然後等待下一班列車來碾碎下山的屍體。

下山總裁在彎道陳屍處,是往綾瀨車站方向距離陸橋五百公尺處,而之後國鐵三大懸案之一的松川事件,竟也一樣發生在彎道附近,這難道是巧合嗎?

下山事件現場的殘肢

這恐怕不是偶然,而是刻意為之,兇手有利用彎道的習慣,但要能在彎道處丟棄屍體,必須要能精確計算行車時間與地點,當時沒有目擊者,兩邊的房子也都背對著鐵路,是很好的犯案地點,以上不可能是孤身犯案,綁架、運送、以及放置於鐵軌上,至少有兩組人馬,在背後運作整件事情。甚至利用電話,作出了下山的死亡預告。

但即使如此,警方對於偵案方向卻有截然不同的結論:搜查一課代表的自殺說與二課的他殺說,在意見相左的情況下,警視廳最後採認了自殺的說法。兩個截然不同辦案方向,最後集結成兩種版本的「下山國鐵總裁事件搜查報告」並由《文藝春秋》和《改造》雜誌個別發表。

自殺說被許多人認為破綻百出,特別是社會派推理作家松本清張,特地在其著作《日本的黑霧》撰寫此事的來龍去脈,下山身上沾到的油量之大,在戰後缺油的時刻,顯得格外詭異,而最後調查油料最為熱心的搜查二課係長吉武警部補,在中途就被調離。下山事件被官方刻意導向為自殺,而想要釐清真相的搜查二課在調查過程受到重重阻礙。

這樁陰謀,與下山總裁處理裁員罷工的焦慮,有何關聯?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