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膛手傑克】闇夜殺手出沒倫敦,白教堂驚現破肚女屍(一)

達維/調查員 檔案調閱62次

史上最知名的連續殺人犯:開膛手傑克

1888年時的白教堂區

你知道史上第一個世界知名的連續殺人犯是誰嗎?沒錯,他就是惡名昭彰的「開膛手傑克」(Jack the Ripper),人們對他的身分有著諸多揣測,相關研究汗牛充棟,蔚為「開膛手學」(ripperology)。

惡名昭彰的「開膛手傑克」,被認為該為1888年在東倫敦白教堂區(Whitechapel)發生的一系列手法凶殘的連續殺人案負責。維多利亞時代晚期,大眾媒體已經出現,在媒體的大幅報導下,這些謀殺案成了廣受社會重視的重大案件。儘管背負著巨大的壓力,但倫敦警察至今仍無法確認「傑克」是誰,凶手始終逍遙法外,至今仍身分成謎。而也正因為這個亙古未解的謎團,在現代的影劇小說中,也時常得見各種奇想天外的推測與想像。

究竟,開膛手傑克的「傳奇」是如何展開的?讓我們回到維多利亞時期在煤氣燈籠罩下的英國,一探究竟。

 

兇手是「子宮蒐集者」嗎?或者是個穿著「皮圍裙」的猶太人呢?

第一個受害者,瑪麗‧安‧妮可絲(Mary Ann Nichols)。她被發現時,除了喉嚨被從耳朵到耳朵地割開外,下腹部也被割開,腸子從裂縫當中跑了出來。無疑已經氣絕身亡。

1888年8月31日,星期五,凌晨3:40。兩名搬運工人在工作途中,發現了一具倒在路邊的人體,不知是醉倒了還是死了。將提燈往上一照,燈光下這倒在血泊當中的女人,喉嚨被從耳朵到耳朵地割開,無疑已經氣絕身亡。除了這個傷口,屍體的下腹部也被割開,腸子從裂縫當中跑了出來。經調查,死者是瑪麗‧安‧妮可絲(Mary Ann Nichols),一名45歲妓女。依據室友的證詞,妮可絲為了賺回當晚被她自己喝酒花掉的房租,凌晨2:30才剛出門。

身中39刀,傷口遍及喉嚨、胸膛以及腹部,死於刺傷的瑪莎‧塔布連(Martha Tabram)。

這駭人聽聞的殺人手法究竟是誰犯下的?此時的警方認為妮可絲命案和先前發生的另外兩起案件出自一人之手:4月3日,艾瑪‧伊莉莎白‧史密斯(Emma Elizabeth Smith)因陰部被重擊進到醫院,並於隔日傷重不治。8月7日,瑪莎‧塔布連(Martha Tabram)死於刺傷,傷口遍及喉嚨、胸膛以及腹部,共身中39刀。因為第一個受害人艾瑪生前對醫生透露自己是被幫派份子搶劫並侵犯,這三起命案都被一起定位為與黑社會有關。因此在九月初,蘇格蘭場派對當地黑社會瞭若指掌的弗雷德里克‧喬治‧阿伯林(Frederick George Abberline)督察加入本案調查。他在現代的影劇小說中,被塑造成傑克的主要對手。

安妮‧查普曼(Annie Chapman)

妮可絲命案八天後,9月8日,另一名妓女安妮‧查普曼(Annie Chapman)的屍體在出租公寓的後院被一名車夫發現,距離上一起案發地點不到一哩。除了割喉與開膛剖腹,這次甚至連子宮都不翼而飛。更讓人驚訝的,命案現場發現了一件皮圍裙。這皮圍裙有什麼特別呢?原來警方在調查妮可絲命案時,從當地妓女口中得知一名在過去一年內勒索她們的嫌疑犯,這個人的綽號正是「皮圍裙」(Leather Apron)。查普曼命案發生時,「皮圍裙」早已是頭號嫌疑犯,加上媒體的推波助瀾,在報導中聲稱「皮圍裙」是個猶太人。頓時群情激憤,一名波蘭裔猶太人約翰‧皮札(John Pizer),很快就被警方以「皮圍裙」的名義逮捕。但是,他在案發當時有不在場證明,因此不久之後就獲釋。

如果凶手不是「皮圍裙」,究竟是誰呢?真的是幫派份子所為嗎?法醫解剖查普曼時,認為凶手能夠在短時間內整齊地切割人體並摘除器官,懷疑具有解剖學知識與技術,也就是說,可能是名醫生。當時正好有人出高價收購子宮,會不會殺人目的或許就是為了蒐集子宮呢?

 

「皮圍裙是個烏龍」!兇手寄信報社,自命「開膛手傑克」

案情陷入膠著,但另一方面,從安妮‧查普曼遇害以來,直到九月下旬都遲遲沒有下起命案發生。正當人們開始認為這場血祭或許已經結束,9月27日,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收到了一封信:

         1988年9月25日
親愛的老闆:
我不斷聽到警察已經抓到我,但他們現在還不能修理我。當他們看起來如此聰明並且談論著在正確的軌道上時,我笑了。關於皮圍裙的烏龍我覺得真棒。我瞧不起妓女,我不會停止扯開她們,直到我被逮捕。上一份工作真是傑作。我讓那女士沒時間尖叫。他們現在怎麼能抓到我。我喜歡我的工作,並想再次開始。你很快就會透過我有趣的小遊戲聽到我的消息。我在上一份工作中將那正紅的東西保存在一個薑汁啤酒瓶中,要拿來寫字的。但它變得像膠水一樣黏稠,我用不了。希望紅墨水就夠適合了,哈,哈。我做的下一個工作,我要把女士的耳朵剪下來,然後送給警察,只是為了爽,你不會嗎。把這封信保留下來,直到我做了更多的工作,再直接交出去。我的刀是如此美麗而銳利,如果我有機會,我想立刻開始工作。祝你好運。

開膛手傑克 謹啟
不介意我用商號吧

PS美中不足的是,我在弄掉手上所有的紅墨水前就寄出這封信。
該死。
現在他們說我是個醫生。哈,哈。

這封信不但大大嘲笑了警方的偵辦方向,更預告這場腥風血雨才正要開始。也因為這封信的署名,「開膛手傑克」成為了凶手的代號。

究竟有多少件案子出自傑克之手?受害者有多少人?因為沒人知道傑克是誰,各家各派會依據他們心目中的「傑克」人選,給出不同的答案。當我們翻開警方卷宗《白教堂區命案》(the Whitechapel murders),映入眼簾的有十一起案件。前四起案件就是前面所說的艾瑪‧伊莉莎白‧史密斯、瑪莎‧塔布連、瑪麗‧安‧妮可絲以及安妮‧查普曼。與前兩起很不同的是,後兩起死者都被割喉以及開膛剖腹,這被後人認為才是「開膛手傑克」的殺人手法。《白教堂區命案》當中,從妮可絲開始的五起案件,因為其共通性,幾乎每個人都會認為出自傑克之手,被稱為「正宗五案」(canonical five)。

下次,我們將回到陰霾當中的倫敦,繼續一探開膛手傑克的傳奇。

資料來源:
1.Ripperology: a study of the world’s first serial killer and a literary phenomenon / Robin Odell. Kent, Ohio : Kent State University Press, 2006.
2.https://www.jack-the-ripp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