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森家族殺人事件】好萊塢殺人事件(中)

檔案調閱2494次

 


【曼森家族殺人事件】邪教的誕生(上),我們知道查爾斯‧曼森領導的邪教團體,是怎麼從高唱「愛與和平」、歌頌大自然、沉迷搖滾、性愛與藥物的歡樂嬉皮青年們,演變成一個完全受到曼森的控制,相信「Helter Skelter」末日預言的古怪組織。在曼森的搖滾事業碰壁之後,他的暴力與反社會傾向逐漸顯現出來,那麼「曼森家族」會被他帶往甚麼樣的方向呢?信徒們為了他們深愛的教主會做出甚麼樣恐怖的行為呢?


在曼森家族挑起的「末日戰爭」中,莫名成為犧牲者的不幸人們

1969年之夏,帶來世界末日的種族戰爭就要來了。曼森家族的成員們既緊張又興奮,等待教主帶領他們實現「Helter Skelter」的預言。

斯班牧場的夜間巡邏人力增加了,眾人提高警覺,整個營地進入備戰狀態。這是因為曼森才在最近持槍殺害了一個「黑豹黨員」──非裔毒販伯納德‧克洛(Bernard “Lotsapoppa” Crowe)。

克洛與家族成員「德克斯」查爾斯‧華森(Charles “Tex” Watson)發生衝突,「我會帶人把你們斯班牧場全部宰光!」克洛如此出言威脅曼森家族,教主曼森挺身而出,去克洛的公寓把人先幹掉了。曼森一面擔憂黑豹黨的報復,一面也興奮於成功開啟他預言中的黑白戰爭,將斯班牧場改造成武裝基地,要眾人準備好面對戰鬥。

事實上,克洛根本不是「黑豹黨員」,而且他也沒死。不過曼森相信他是,對於已經與世隔絕好一段時間的家族成員們來說,教主說他是,那當然就是了。黑豹黨就要來殺白人了──青年們內心騷動難耐──曼森家族就要登峰造極了!

 

變質的愛與和平

琳達‧卡薩比安,意外的接觸到曼森家族且深受吸引

面對即將來臨的「Helter Skelter」末日,曼森的追隨者們是否有好好思考過,自己是怎麼來到這裡的呢?為了曼森預言的情境而戰,真的就是他們想要的嗎?

琳達‧卡薩比安(Linda Kasabian),原本是抱持著與丈夫復合的一絲希望而帶著女兒來到洛杉磯,然而那男人又再度拋下她,跟朋友去了南美洲。孤單的她,認識了一位名為凱薩琳‧雪兒(Catherine Share)的女人,向她描述洛杉磯郊外有一座由嬉皮運作的牧場,遠離社會束縛、世俗塵埃,宛如世外桃源。

性格中有濃厚浪漫傾向的卡薩比安,追隨雪兒去了那座牧場,也就是曼森家族的根據地──斯班牧場(the Spahn Ranch)。在那裡,她受到家族成員的熱情歡迎,特別是曼森與「德克斯」華森。兩人與她一相遇,就相繼有了性關係,她也就此成了家族的一員。那時已是1969年的7月。

曼森一眼就看出卡薩比安有「父親問題」,從來沒有被如此洞悉、關懷過的卡薩比安,內心受到極大觸動。她很快就跟牧場裡的其他女孩子一樣深愛著曼森,想要將一切奉獻給他,為他做任何事。

綽號「德克斯」的查爾斯‧華森來自德州,曾是個好學生跟虔誠基督徒,在一趟洛杉磯之旅後迷失了方向

家族的女孩們也各自有故事。第一位家族成員瑪麗‧布魯納(Mary Brunner)為曼森放棄了工作,生了一個兒子,宛如家族的母親一般照顧著眾人;總是緊緊跟隨在曼森背後的派翠西亞‧克倫溫科(Patricia Krenwinkel),學生時代常被霸凌,缺乏自信,曼森是第一個告訴她「你很美麗」的人;蘇珊‧阿特金斯(Susan Atkins)從青少女時期就在數個家庭之間流轉,就在無家可歸的時候,被曼森帶進了家族,從此找到了歸宿。

她們不再顧忌世俗的眼光,恣意地與男性交歡、服用LSD尋樂、到城市中的豪宅偷竊度日。不過,從社會解放出來的她們,卻對曼森的命令百依百順。為了讓家族留在斯班牧場,女孩們被命令要輪流滿足80多歲的牧場主人喬治‧斯班(George Spahn)的性需求,琳妮特‧弗洛姆(Lynnete “Squeaky” Fromme)就因為每次都會唧唧叫,而得到了「唧唧叫」的綽號。

家族成員們也會趁夜到洛杉磯盜竊,以此支撐家族的財政。才來家族不到一個月的琳達‧卡薩比安,立刻加入到這些行動之中,為了支持曼森、支持家族,拋棄掉小小的道德原則,做一些非暴力的犯罪行為,對好不容易得到歸屬的她不算甚麼。

不過,卡薩比安並不知道,這時的曼森家族已經不再「愛與和平」了。

 

蓋瑞‧辛曼之死

就在1969年7月25日那天,曼森家族成員巴比‧博索萊(Bobby Beausoleil)、瑪麗‧布魯納與蘇珊‧阿特金斯來到了家族熟人蓋瑞‧辛曼(Gary Hinman)的家。辛曼是一位個性善良的音樂老師,因為共同興趣而與曼森家族交好,不過這回家族上門,可不是來找他討論搖滾樂的。

巴比‧博索萊,一位富有音樂才華的前樂團成員,與蓋瑞‧辛曼是好友,卻在曼森的指示下殺害了對方

博索萊等人試著用「Helter Skelter」說服辛曼加入家族,並向他索討一大筆錢──因為曼森不知道從哪裡聽到謠言,說辛曼繼承了別人的財產。根本沒有這筆錢的辛曼,拒絕加入變得暴戾的曼森家族,結果慘遭綁架,在自家中被博索來等人痛毆了兩天。

查爾斯‧曼森帶著劍姍姍來遲,他在辛曼臉上劃了好幾刀,並割下他的耳朵。最後,曼森指示博索萊把辛曼刺死,再用辛曼的鮮血,在牆上寫下「政治豬玀」的字眼,還畫了一個黑豹黨的標誌。

「Helter Skelter」預示的種族戰爭已在倒數計時,只不過,是由教主與核心成員親手引起。許多家族成員,包括琳達‧卡薩比安在內,仍不知道他們親近自然的嬉皮生活,與迷幻藥添味的末日幻象,已經變質成了血腥暴行。

 

 

Helter Skelter的時刻到來

曼森自以為聰明的嫁禍黑豹黨計畫很快破功,負責殺害辛曼的巴比‧博索萊,在8月6號開著被害人的車,遭到警方逮捕,兇器剛好就放在車上,人贓俱獲。

或許是擔心陰謀敗露,或許是將此事視為開戰時機,曼森決定立刻採取行動。

派翠西亞‧克倫溫科本來是個沒自信的內向女孩,從曼森的溫暖關懷得到力量之後,成了最瘋狂的信眾之一

「現在就是Helter Skelter到來的時刻!」1969年8月8日那天,曼森向家族成員如此宣布。深信教主預言的家族成員們無比興奮,等待教主的下一步指示。

曼森發動末日戰爭的第一步,就是讓他失望的泰瑞‧梅爾徹住過的房子。「去把那棟房子裡面的人通通毀掉!」他向查爾斯‧華森等人下令:「越殘暴越好!」

由於這幾天,瑪麗‧布魯納跟另一個女孩盜刷信用卡正在坐牢,擁有駕照的就只剩新成員琳達‧卡薩比安了。於是,卡薩比安開車載著華森、蘇珊‧阿特金斯與派翠西亞‧克倫溫科,三女一男前往梅爾徹的前住宅──賽洛車道10050號(10050 Cielo Drive)

 

莎朗蒂命案

莎朗‧蒂與羅曼‧波蘭斯基快樂的結婚照片,沒有人能預料到災禍竟會以這種方式降臨

這個住址如今住的是導演羅曼‧波蘭斯基與演員莎朗‧蒂夫婦。波蘭斯基當時前往倫敦拍片,正好不在家中,懷有八個月身孕的莎朗‧蒂邀請了幾位朋友,在家中開心地聚會,沒有意識到恐怖之夜即將降臨。

華森等人一抵達賽洛車道10050號宅,就在庭院外遇上年僅18歲的青少年史蒂夫‧佩倫特(Steve Parent)。佩倫特開車前來拜訪他的好友,宅邸管理員威廉‧加瑞森,想不到卻遇上了一群凶神惡煞。「請不要傷害我!我甚麼都不會說出去的!」佩倫特哀求著,得到的回應卻是華森刺來的一刀。接著,男孩的胸、腹部連中四槍,倒斃在駕駛座上。

卡薩比安看見華森對那名青少年做的事,簡直是驚呆了。她從來沒有意識到,曼森口中的「Helter Skelter」末日原來是這麼殘暴、恐怖的事,而她本人正參與其中。接著,華森命令她守在門口,就與阿特金斯和克倫溫科一起闖入屋中。

 

莎朗‧蒂與那天的三位客人:髮型師傑‧塞布靈(Jay Sebring)、編劇沃伊塞赫‧弗里科夫斯基(Wojciech Frykowski)、與弗里科夫斯基的愛人──咖啡大亨之女艾比蓋兒‧佛爾格(Abigail Folger),被入侵的三位曼森家族成員脅迫,帶到客廳內捆綁起來。塞布靈向入侵者抗議他們對待孕婦莎朗的方式,結果挨了華森一槍,再被連刺七刀慘死,成為第一個犧牲者。

蘇珊‧阿特金斯,她在曼森家族系列命案幾乎無役不與

曼森最忠貞的支持者克倫溫科,在草坪上逮到逃跑的佛爾格,跟華森聯手刺了她28刀,美麗的臉頰被割開一大道傷口。阿特金斯則在屋中與掙脫的弗里科夫斯基搏鬥著,她刺傷了他的腿,渾身是血的弗里科夫斯基拼命逃出門外,衝過目瞪口呆的卡薩比安身邊,兩人四目相對了一會,然後這位原有大好前程的年輕編劇,就倒在樹叢之間,被華森上前補刀而死。

被害人的慘叫聲在屋裡屋外此起彼落。停下來,快停下來!卡薩比安對眼前的一切難以置信,那些她以為是夥伴、是家人的好人,現在卻成了瘋狂的殺人魔。「有人來了!」她向殺得兩眼通紅的三人大叫,卻徒勞無功。

見證自家成為血腥煉獄的莎朗‧蒂,向兇手們苦苦哀求,放過她腹中的孩子,等到孩子出生之後,她願意犧牲自己的性命。

她的懇求,得到的是曼森家族連續16刀的回應,好幾刀都捅在她隆起的腹部上。「母親……母親……」斷氣之前,莎朗‧蒂喃喃吐出最後的哀號。

蘇珊‧阿特金斯拿起用來綑綁弗里科夫斯基的毛巾,抹上莎朗‧蒂的血,在大門上寫下大大的「豬玀」(Pig)

 

拉比安卡夫婦命案

曼森家族再度出擊,殺害了好萊塢明星莎朗‧蒂等人,一夜奪走六條人命的恐怖血案,瞬間震撼了美國社會。

不過,教主曼森對於信眾的殺人手法並不滿意。隔天晚上,他決定要好好「教教他們怎麼做」這檔事,他帶著莎朗‧蒂命案的四位成員,加上另外兩位成員萊絲莉‧范‧霍登(Leslie van Houten)史蒂夫‧葛洛根(Steve “Clem” Grogan),一同前往瓦佛利路3301(3301 Waverly Drive)的住址,準備再來一次血腥屠殺。

萊絲莉‧范‧霍登,青少年時期有過創傷經驗,在曼森家族中找到了真正的「家人」

與其他渴望見血、討好教主的成員們不同,再度開車載人前往殺人現場的琳達‧卡薩比安內心卻是無比痛苦跟恐懼。其實前一天的恐怖之夜,就讓她產生開車逃走的念頭,但一上了駕駛座,她就想起自己的女兒還在斯班牧場,她可不能把她留在那可怕的地方。

滿懷悔恨、恐懼、猶豫、不知所措的她,看著家族成員們在曼森的指示下,挾帶殺意闖入房子之中。今夜本該安睡的超市經理雷諾‧拉比安卡(Leno LaBianca)與他的妻子羅絲瑪莉(Rosemary LaBianca),被這群不速之客吵醒,隨即被綑綁起來,眼睜睜地看著恐怖命運降臨在自己頭上。

曼森在現場指示范‧霍登等人進去動手,並要華森讓每個成員都殺到人,接著他就坐車離開了拉比安卡家。還沒開過殺戒、年僅19歲的范‧霍登,加入了她的家族姊妹之中,一刀又一刀地狠狠捅進羅絲瑪莉‧拉比安卡的身體,即使被害人已經嚥氣也不停手。華森則在拉比安卡先生的肚子上,刻下「戰爭」的字眼。

這次,換成克倫溫科留下血的訊息。她在牆上寫下「起義吧」(Rise)、「去死吧豬玀」(Death to pigs),並在冰箱門上留下「Helter Skelter」。戰爭快開始吧,已經滿手血腥的曼森家族成員們,在拉比安卡宅中興奮地期待著。

雷諾‧拉比安卡的腹部被刻下戰爭字眼

逃不了的噩夢

卡薩比安因為必須開車載送曼森,又僥倖地逃過了拉比安卡家的血案。不過,曼森可沒有打算這麼輕易放過她,他要她載他到下一個殺戮地點:黎巴嫩裔演員薩拉丁‧奈德(Saladin Nader)的家。

卡薩比安因為前些日子巧遇過這位演員,所以知道對方的住址。曼森命令卡薩比安帶路,讓阿特金斯跟葛洛根拿著武器在數呎之外等待,準備要給這位「豬玀」一點血的教訓。

只差這幾步路,卡薩比安走向那可憐演員的公寓,她不可能再置身事外了,這門一敲下去,她就會跟其他成員一樣成為腦袋只有曼森的殺人狂魔。

就在這時,她做出了一個決定。

她敲了敲門。「是誰啊?」出來應門的人,並不是薩拉丁‧奈德,而是一個完全陌生的人。

「非常抱歉!我敲錯門了。」卡薩比安尷尬地向對方道歉,那人立刻關上家門。在後方等著大開殺戒的阿特金斯與葛洛根感到困惑,但既然已經驚動了周邊的人,她們也只好暫時撤退。幸好這兩人並不知道,卡薩比安其實是故意敲錯門的。

兩天後,卡薩比安就伺機逃離了斯班牧場,逃離這場令她終生後悔的夢魘。只不過,她的噩夢並沒有隨著逃出曼森家族而輕易落幕。

(待續)

 

 

繼續閱讀

【曼森家族殺人事件】邪教的誕生(上)

【曼森家族殺人事件】末日的審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