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羅里達小丑殺人事件】恐怖驚喜到你家:橘色小丑的漫長夢魘

檔案調閱625次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華倫家的門鈴響了。

瑪琳‧華倫(Marlene Warren)與她的兒子喬(Joe Ahrens),正與喬的三五好友在家裡聚會,這個時候上門的會是誰呢?瑪琳一面起身應門,一面尋思。總該不會是她那死鬼老公吧?

她打開大門,門口站著一個色彩繽紛的小丑,戴著橘色假髮跟紅色的圓鼻子,穿著滑稽的小丑妝,臉上塗著厚厚的白粉跟一個鮮豔的微笑。小丑拿著兩顆氣球跟一束紅白相間的康乃馨,將它們交給來開門的瑪琳。其中一顆氣球上寫著:「你最棒了!」(”You’re the Greatest!”)

瑪琳開心地接下花束與氣球,「喔,好美啊。」她說道。這是喬聽見母親說的最後一句話。

突然間,小丑臉上的微笑轉成獰笑,他掏出一把手槍,對準瑪琳的臉扣下扳機。

「碰!」一聲巨響,嚇到了在屋中笑鬧的年輕人們。剎那間,喬以為是氣球爆破的聲音,但他轉過頭去,卻看到滿頭鮮血的母親向後倒下。眾人立刻向大門口衝去,只見那橘色頭髮的怪異小丑,搖搖擺擺地上了一台克萊斯勒‧雷巴隆車(Chrysler LeBaron),留下一抹詭異的笑容,揚長而去……。

被橘髮小丑殺害的被害人瑪琳‧華倫

橘色小丑的夢魘

1990年5月28日,40歲的瑪琳‧華倫在頭部遭受不知名小丑殺手槍擊兩天之後,在醫院裡去世。

發生命案的華倫家大門口

對於親眼見到母親被槍殺的喬.亞倫斯而言,這是一個可怕的打擊,是他人生中最糟的一天。然而更糟的是,奪去他母親性命的小丑殺手,依然逍遙法外,不知所蹤。只留下有著橘色假髮與恐怖微笑的惡夢。

佛羅里達州棕櫚灘郡(Palm Beach County, Florida)的刑警們也非常地苦惱,原本負責到家庭派對帶來歡樂的小丑,竟然出了會開槍殺人的恐怖變種,激起社會的恐慌。同一個社區的孩子們,開始害怕起小丑來。這位神秘的小丑殺手,究竟是甚麼人呢?他是瑪琳的仇人,還是隨機挑選被害人的變態殺手呢?

不幸的是,小丑殺手幾乎沒有留下甚麼線索可供追蹤。包括被害人兒子在內,目擊證人只能提供小丑的假髮、手套、衣服、妝容等特徵,但這些特徵都無法透露兇手本人的資訊。兇手所開的克萊斯勒‧雷巴隆,則被棄置在一個停車場內,車子屬於「免付錢」(Payless)租車公司名下,在瑪琳‧華倫遇害之前就被報案失竊。

巧合的是,「免付錢」租車公司對面,就是瑪琳‧華倫丈夫──麥可‧華倫(Michael Warren)的中古車行「便宜好車」(Bargain Motors)的停車場。

根據最後租下那台贓車的夫婦說法,他們本來去「免付錢」還車,公司卻剛好沒有人。夫婦把車開回家後,從電話簿找到「免付錢」的電話,接起來的男人叫他們把車停在「便宜好車」前面,把鑰匙留在鑰匙孔即可。

租車夫婦雖然覺得怪怪的,卻還是照做了。之後,他們才發現電話簿上號碼前面雖然寫著「免付錢」,其實卻是麥可‧華倫的「便宜好車」公司電話。車子也被「便宜好車」給拿走了。

「免付錢」公司非常生氣,他們認為麥可利用電話簿的錯誤偷了那台車。如今,這台贓車竟然還成了謀殺用車,被害人正好是偷竊疑犯的妻子;如此巧合,使得麥可‧華倫甩脫不了殺害妻子的嫌疑。

雖然麥可堅決否認自己與瑪琳感情不好,但瑪琳的家人、麥可的員工都作證華倫夫妻的關係已到了勢如水火的地步,瑪琳指控麥可多次外遇,甚至還有家暴,極力要求離婚。不過麥可不想輕易簽字,因為他一旦簽下去,老婆就可以拿走他一半的財產。顯然,他很有動機用「其他方式」終結這段孽緣。

曾經也是新婚燕爾、如膠似漆的華倫夫婦

另一個女人

疑似跟麥可‧華倫有婚外情的雪拉‧金

儘管種種跡象都指向丈夫就是殺害瑪琳的「小丑殺手」,然而,棕櫚灘刑警們卻不能順利將他逮捕歸案。因為麥可‧華倫在妻子遇害當天,有堅實的不在場證明,他當時正前往邁阿密(Miami)的賭場,與棕櫚灘郡威靈頓的命案現場相隔甚遠。

但在案件膠著之際,另一條不知名線報,為破案帶來了一線曙光。那條線報向警方通報:麥可‧華倫的一位員工──27歲的雪拉‧金(Sheila Keen),她嫁給一位3K黨員,同時也是老闆的情婦,很有可能涉嫌殺害老闆之妻。

雪拉大力否認兩人的不倫關係,當然也強力否認自己涉嫌殺人。不過,警方在追查小丑服、假髮、氣球等物品的購買源頭時,販賣小丑服的店家、賣氣球與花束的超市都指認雪拉長得和「來買這些東西的女人」很像。

雪拉會是小丑殺手嗎?還是是另一個女人呢?又或者是死者丈夫與某位第三者共謀殺害妻子?警方設想了種種理論,但這些推測都缺乏強力實證,麥可與雪拉的婚外情,只有一段傳言佐證;店家的指認也很可能只是巧合。在沒有更進一步的凶器、DNA證據的情況下,瑪琳‧華倫謀殺案就此塵封於檔案室。雖然橘髮殺人小丑再也沒有出現過,其陰影仍在佛羅里達縈繞不去。

 

遲來的真相

瑪琳遭到謀殺的27年後,喬依然困在母親橫死的陰影中,時常感到非常孤獨;他的外公外婆仍然健在,深信女兒之死與女婿脫不了關係。同時在另一邊,被眾人懷疑殺妻的麥可‧華倫,則在1994年因為重竊盜罪、詐欺罪等罪名,在監獄中蹲了四年。他出獄之後,與雪拉‧金重逢,兩人在2002年結婚,搬到維吉尼亞州(Virginia),開了一家在當地頗受歡迎的餐館。

受「小丑殺手」牽連的兩家人生活,竟是如此不同,彷彿是在光與暗的兩端。不過,就在2017這年9月,局勢完全逆轉了。

佛羅里達棕櫚灘郡警方,從來沒有放棄過這起命案。如今,DNA檢測技術大幅進步,他們終於從那台克萊斯勒‧雷巴隆上採集到的一根毛髮,比對出雪拉‧金─華倫的DNA。

偵辦小丑殺手命案的警方召開記者會說明案情

這一根小小的頭髮,配合警方當時蒐集到的證詞,足以確定雪拉就是扮成小丑,謀殺丈夫前妻瑪琳‧華倫的兇手。已經54歲的雪拉在前往佛蒙特(Vermont)的路上遭到逮捕,儘管她仍堅決否認自己就是「小丑殺手」,但眾多證據使她難以脫罪。她與麥可後來的關係,也等於是證明當年兩人的外遇傳聞並非空穴來風。麥可‧華倫力挺他的現任妻子雪拉,堅稱她絕對沒有殺害自己的前妻。

遭到逮捕出庭受審的雪拉‧金‧華倫

「如果我知道她跟我前妻命案有關,我就不會跟她在一起了。」麥可在一段訪問中如此辯解,不過,在他自己嫌疑未清的情況下,這段話就像是在水上寫字一般無力。

「請告訴喬,我非常地愛他,也時常想著他……。」麥可透過訪問,試圖向久未連絡的繼子喊話。但這段遲來的表白,能夠彌補這段時間的破碎情感嗎?長期活在母親被小丑殺害的痛苦中,喬‧亞倫斯沒有回應繼父,也沒有評論過繼父涉案的可能性,只對雪拉被捕表示高興。

只有真相,才能驅散小丑殺手帶來的夢魘,但要修補華倫家27年來的糾葛與傷口,恐怕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延伸閱讀:

【NANO4N6的鑑識實驗室】馬毛破案記:毛髮與它們攜帶的秘密

【NANO4N6的鑑識實驗室】天下毛,何其多:毛髮鑑識101

 

參考資料:

  1. http://www.theledger.com/news/20180413/prosecutors-dna-ties-suspected-florida-killer-clown-to-getaway-car
  2. https://www.cbsnews.com/news/killer-clown-case-dna-ties-sheila-keen-to-getaway-car-prosecutors/
  3.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5642465/Son-mother-shot-dead-killer-clown-1990-gives-emotional-interview.html
  4. https://www.cbsnews.com/news/person-of-interest-in-killer-clown-cold-case-speaks-to-48-h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