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學偵探光吉】怪奇物語的結束:巨人非死不可

檔案調閱210次

編按:「神話學」乍聽之下是一個令人感到稀奇古怪的學科--「它到底要做什麼?」但正如本篇中提到的神話學家坎伯所言,「神話是人類共同的夢境」。然而,夢境無法憑空誕生,它的根源均是源自於古人們面對的現實。那可能是離開小冰河時期的大洪水,也可能是一村一地一兇漢犯下血腥事件後的難忘記憶。神與妖,佛與魔,這些被我們認為是傳說與幻想的事物,背後可能都隱藏著當地居民長久以來難以抹滅卻也難以直言的記憶。它們其實就是古代的都市傳說,是前人們的應對機制,更是我們今日理解他們的一把鑰匙。巨人們「被消失」的故事,其實也正是血淋淋的謀殺故事集--而這些故事,是否不只是「傳說」,而有可能真的發生過類似的事件?而前人們對於如何處置巨人的想法,是否也延續到今日的我們身上?本回,神話學偵探將帶領我們,見證巨人們的終結。

 


特約調查員:光吉

「神話是眾人的夢,夢則是私人的神話。」--坎伯

 

神話學家約瑟夫.坎伯(Joseph John Campbell)曾經說過:「神話是眾人的夢」。當長老們說出故事的最後一句時,神話的夢幻時間結束,眾人逐漸醒來重回理性的現實了。故事的最後一句話在清醒的時刻總是震耳欲聾,有時候充滿希望「所以祖先們在洪水後得到了新生。」;有時惆悵哀傷「所以人再也就無法長生不老」;有時甜蜜滋潤「於是夫妻兩人就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而大部分巨人故事的最後一句話,比想像中更快意飛馬:「然後他就死掉了。」

想想也是自然,在〈XL版本的人間失格:進擊的巨人〉中說了巨人的種種惡行,因為食慾與性慾犯下的種種罪惡,總是給族人帶來威脅,巨人不只非死不可,死了更會大快人心。但如果巨人是人心中欲求的放大版本,是一則透過神話包裝的隱喻。消滅巨人,那麼在神話這眾人集體的夢中,用什麼樣的方式消滅巨人?巨人怎麼樣悽慘的死去?巨人死去後的世界又出現了什麼樣的改變?每一個答案,其實都意味著細思極恐的事,口傳中巨人怎麼死,就代表著現實中我們要怎麼殺死自己的欲望。其死法獵奇驚悚的程度,正是我們對於自身欲望恐懼的程度。

 

以彼之道,還彼之身

其實在神話、敘事詩、民間故事中所提到的巨人,大概都很難逃脫被征服消滅的命運。例如在古代希臘神話,奧林帕斯山的諸神與泰坦巨人群打了十年,終於戰勝這些大冤家,把巨人們推到Tartarus(無底深淵);在白俄羅斯神話中說,巨人們因為力氣很大,所以想與大神角力,上帝就把這些腦子都是肌肉的巨人們給害死了。

而在台灣的原住民神話中,消滅巨人的方式大都是跟巨人們怎麼戕害族人的方式有關,也就是因食慾而引發災禍的巨人,就會讓自己的食慾成為致死的原因;因性慾而傷害部落婦女的巨人,合該為了性慾而死亡。

這當然不是說,如果巨人吃我們,我們就要啃他的骨吃他的肉;巨人淫我婦女,我們就要對他進行一個,呃,在生理學方面的「侵入式傷害動作」。而是以他們最眷戀不捨,混牽夢遺的欲望,成為殺害他們自己的幫凶。

例如在《生蕃傳說集》中記載的故事提到,泰雅族巨人Harus/Halus的食量大得驚人,山中的野獸都快被他吃光了,但因為他力氣大,誰都不能奈何他。族人們因此想了一個方法,有一天將他騙出去,說要從山頂上趕下一隻大鹿來給他吃,Harus信以為真,很高興地張開大嘴在山下等,結果,人們從山上,把燒了五天五夜,燒得透紅的一塊大石頭推了下去,Harus吞了之後,口腔和肚子裡都被燒爛,完全就是名副其實尚饗嗚呼哀哉。

因為性慾逞兇的巨人,死法也相當慘烈。例如賽夏族的Katorawraw(或Kaarawaru)有根能搭橋讓婦女過溪的陽具,但常常將他的陽具插入婦女股間,婦女非常的憤怒。有一次夏天他到了溪裡,將陽具沉在水裡,那時有許多婦女在捕魚,偶然看到了陽具,就趁機用魚叉刺Katorawraw的陽具,把巨人給插死了。某些異文也有提到,婦女們以為那話兒是鰻魚,所以是無心之舉,卻也造成巨人因閹割而致死。

 

渴慕與焦慮的雙重顯現

類似的異文在強調巨人具有強烈的食慾與性慾的異文中頻繁出現。想想這些有幾般歹症候的巨人們,果然還是要燒了他嘴,斷了他根,才終於肯三魂歸地府,七魄喪冥幽。把貪吃的嘴巴,貪色的禍根都剷除,族群內才終於能得到安寧與和諧。

這樣「以彼之道,還治彼身」的方式相當有趣。如果克服巨人這種「欲望的擬人化」的方式,是封住嘴巴、閹割性器官,那麼巨人的終焉,明顯象徵著口傳中對於欲望隱含著的焦慮心理。想要把禍口孽根全都封印,眼不見為淨。

不過,反過來思考,巨人故事雖然講述的結局都是巨人的死亡,但在故事中巨人的食慾與性慾的大幅強調,其實也說明著對旺盛欲望的欽羨。在許多的巨人故事中,長巨粗偉的陽具成為巨人最顯著的特徵,在後期的巨人故事中,甚至已經不強調巨人身形雄偉,只是純粹提及「陽具很大」。雖然就學者李福清說,那是民間文學中一種換喻(metonymy)的展現。但誇張化的陽具特徵,以及伴隨的欲望,卻在在說明著,其實在巨人的故事中,對於食慾與性慾的渴慕與焦慮,是雙重顯現、缺一不可的。

 

一個巨人死了以後

殺死了巨人之後,巨人的故事就該完了,但族人們的故事還長著呢。對於欲望的渴慕與焦慮,總是可以化身成不同的故事類型,一則又一則的說下去。異族譚的三種不同故事類型,實際上都是一則則與欲望有關的,渴慕與焦慮的故事。

所以在巨人從口傳隱沒之後,在深山峻嶺之中,在海外異島上,有一群異族絕世而獨立的生活著。這些一顧傾人的佳人們,不但帶來了欲望粉紅色的香甜,也帶來了欲望血淋淋的恐懼。這一群佳人們是誰?族人們為何又視這些溫柔鄉為畏途?異族譚的新章節,我們下次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