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學偵探光吉】XL版本的人間失格:進擊的巨人(下)

檔案調閱24次

作者:光吉

上次我們講到為什麼族人們都意圖除巨人而後快呢?難道身為巨巨也錯惹嗎?

其實除了上文所說的巨人創世母題之外,在這些巨人故事中,巨人通常都是惹禍的根源,阻礙了部落的安寧與和諧。良善的巨人故事非常少,除了《蕃族調查報告書》中記載的泰雅族巨人 Watanmahon,幫助社人殺死害人的大熊,其他的巨人們可以說是壞事做盡,讓部落的族人們怨氣衝天。這些巨人的所幹的壞事聚焦於兩種原罪,也是原始民族們最渴望滿足的生理需求:食慾與性慾

身為一個頂天立地的巨大漢子,要填飽肚子是一道難關。泰雅族的巨人 Halus 一天就要吃不下十二頭以上的鹿與豬,每天為了尋找食物到處徘徊。有些巨人不只吃動物,甚至還會吃人,例如布農族的巨人 Tiang daing 身軀巨大,飯量也特別大。他四處到人家家裡討食,但總是吃不飽。有一天他在部落邊緣路上遇見了一對小姊妹, Tiang daing 對小女孩說,他可以幫助小女孩找頭蝨。沒想到巨人輕輕鬆鬆的把手指插進小姊姊的頭顱,挖出腦髓就吃。這種吮指回味樂無窮的食人母題並不是特例,同樣在布農族的口傳中,巨人 Tagarausokusoku 會生吞嬰兒,而名為 Pabantaiga 的巨人則喜歡擄獲小孩吃人肉;阿美族的 ‘alikakay 也有把嬰兒的內臟挖空吃掉的母題。這些巨人不但吃得多,還吃得精刮上算。吃掉族人們的食物,也把族人當作食物,自然無法見容於部落,必定要消滅。

 

女子渡河硬梆梆,男子渡河軟趴趴

飽暖思淫慾。圍繞著巨人的另一個原罪,就是色慾。前面有說到,在描述巨人的身體特徵時,有一個母題是一定會描寫巨人的陽具很巨大。這有可能是口傳中換喻 (metonymy) 的展現,不直接描述巨人全身,而是借用身體某一個部份跟凡人不同,來表現巨人的身形偉岸。陽具可以「圍繞在腰間和頸項之間,尾端卻仍然垂吊下來」。在許多巨人故事中,也提及巨人的陽具長到可以跨越河的兩岸,族人可以經過巨人用陽具搭建的橋通過河流,例如泰雅族的巨人Halus、賽夏族的巨人 Katorawraw(或 Kaatawaru)、賽德克的巨人 Dnami 都有讓陽具成為即席便橋的母題。不過,乍看是幫助族人,卻在口傳中常常提及,只要是男人過橋,橋就會軟趴趴的很難走;只要是女性過河,橋卻會直挺挺地直達彼岸。太魯閣的巨人 Dnami 更有一套嚴格的過橋守則:只要是英俊的男青年就讓他們過河,但如果是醜陋的男青年就會生氣,讓他們掉下河。不論是過河或是掉下河,陽具作為橋樑,彰顯的是一種性慾的勃發,並不只是單純作為一種陽具長度的強調而已。

在故事中出現了槍就會發射,在故事出現了陽具,就可能造成性方面的暴力事件。在泰雅族的 Halus 口傳中,「婦女們聞到其名,則顫慄不已」, Halus 巨人會竭盡所能調戲婦女,被姦汙的婦女們,陰道都會有撕裂傷,甚至因而導致死亡。就算是躲在家裡緊鎖大門,巨人也會繞到房子後方,把他的龐然巨物鑽進窗口,照樣可以侵犯躲在屋子裡的良家婦女。泰雅族流傳的另一則口傳中,巨人 Mibing 接近了居住在 Rahaw 處的織布婦女,在窗外窺視,並且從窗口將陽具伸進強姦了對方。由於 Mibing 的陽具太大,因而穿破了婦女肚皮,讓婦女死亡。此後,番社連續有二十個婦女都是這樣喪命的。同樣的母題,在賽夏族中也能看得到。賽夏族巨人 Katorawraw 雖然常用陽具搭橋讓婦女過河,但也常將陽具插入女性股間,侵犯婦女。巨大的陽具不只是讓女性族人們的貞操受辱,因為性侵致死的事件,更影響部落族人的生命安危。

 

人類欲念的極限造成失格災厄

從以上的口傳整理,我們可以發現巨人強烈的兩種原慾,造成部落人們的危機。不但食糧缺乏,影響生命安危,更讓部落中婦女重要的繁衍後代的功能被剝奪。欲望放大到某種極限後,就會誕生災厄。結合之前巨人的神格性與超人特質,我們可以說,這孤高的巨人,有可能是原住民族對於外在威脅的一種擬人化想像。這樣的外在威脅無法被人們馴服,極易造成危害。

有些學者如李福清認為,巨人故事可能是跟自然之力的擬人化有關,但其實如果檢視巨人故事,可以發現巨人的外型是人,所造成的災厄,也源於原始民族最渴求的兩種欲望。食慾與性慾,與人切身相關,並不屬於自然或是超自然的範疇。可以說,就是因為巨人如此像人,是人的能力、欲求的放大版本,才終於造成了禍害。

那麼,這些進擊的巨人,到底又該用什麼樣的方式消滅退治呢?在原住民族的心中,對抗自己日益膨脹的欲望,又該用什麼樣的方式才能夠泯除?巨人們在後代的發展口傳中,又會有什麼樣的特殊變化呢?還有,在去除了巨人之後,真的就能夠迎接一個和平的世代嗎?巨人故事的最終章,我們下回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