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廟殺人事件】織造春宮影夢,連續殺人罪行曝光(下)

檔案調閱1787次

編按:上回【關廟殺人事件】絕命尋寶之旅,神秘日本犯罪集團(上)提到,參與尋寶的吳春榮、林進壽等四人不幸遭到謀殺,主嫌徐東志卻向警方說了一個聽起來很不可思議的故事……究竟,木村勝雄與他的犯罪同夥是否真的存在?警方調查徐東志往日的偷渡前科,又會揭露出甚麼樣的陰暗秘密呢?


春宮電影夢

時間回到1979年(民國68年),電器工人徐東志,因為女友江玉雲的失蹤事件,而受到警方訊問。同時,他的友人鄔財、另一位熟識女子張林熟也不知去向。

徐東志向警方供稱,江玉雲跟鄔財都偷渡到日本去了,因為他們聽說在日本拍色情電影很賺錢,躍躍欲試。於是與一個日本犯罪集團接洽,四人都偷渡到了日本去。只是他不習慣日本生活,半個月後又偷渡回台了。

警方當時就對徐東志的說詞深感懷疑,不過,當時日台之間的色情、偷渡、走私犯罪行當確實很活躍,同一時間也發生日本警方破獲並驅逐從事非法色情行業的台灣人一事。因此,警方也不敢大意,便將徐東志列管,繼續調查失蹤的二女一男,是否名列日本警方抓捕的偷渡名單當中。

最驚人的是,依據徐東志的供詞,當時的色情犯罪集團首腦,就是木村勝雄!莫非,這位魔頭嫌騙偷渡客拍A片賺不夠,還進行黃金走私,乃至要殺人滅口嗎?

往日謎雲漸開

承辦的專案小組拿躲在木村勝雄背後的徐東志毫無辦法,不由得感嘆這真是他們遇過最怪的案件。雖然他的故事聽起來很離奇,但又好像煞有其事,很能自圓其說,一時之間要證明他的說法是錯誤的,也很耗費人力時間。

不過,隨著熟識江玉雲、鄔財、張林熟的家屬出面,徐東志證詞中的矛盾,很快就被拆穿。

涉嫌殺害七人的徐東志

根據家屬們的說法,江玉雲是北投酒家的紅牌酒女,不知賺了幾百萬的積蓄;鄔財在失蹤前剛好賣了一塊地,身上有一百多萬元。這兩個人的實際經濟情況,都不若徐東志所說的貧窮落魄,也沒有動機到日本下海。

張林熟的財務狀況比較不明,但她的失蹤時間更早,於1976年就人間蒸發,在那之前曾跟徐東志同居過。她的女兒出面作證,母親確實曾與徐東志同居,兩人也有錢財糾紛。

徐東志的證詞一被指出矛盾,就失去了原本的冷靜態度,開始支支吾吾起來,前言不搭後語。警方逮住了他話中的多處漏洞,徐東志說去日本拍A片的偷渡船是從高雄旗山出發,但調查時間地點,都沒有這樣的船;同樣地,台東太麻里與加津林一帶,也沒有找到木村勝雄犯罪集團的相關證據。

4月1日,警方對他進行了十多個小時的反覆盤詰,證明根本沒有木村勝雄存在的證據,總是能臨場編造出更天花亂墜說詞的徐東志,終於撐不下去,坦承道:沒錯,人都是他殺的。

神秘的木村勝雄,與他的走私集團、A片團隊,終於演完這齣歹戲,揮別在徐東志謊言的殘破碎片之中。

騙殺全台七條人命

徐東志儘管承認殺人,卻仍對張林熟三人的藏屍地點遮遮掩掩,混淆警方辦案。徒勞地檢視過多處現場之後,警方終於在台中的徐東志父親菜園中,挖出了早已腐爛的三人遺體,經過驗屍,確認就是失蹤已久的張林熟、江玉雲與鄔財。

三位生前受騙、遇害慘死,死後還被汙衊為「偷渡赴日追春宮電影夢」的被害人,如今終於能夠回家了。

徐東志聲稱自己因為感情糾紛,才殺害了張林熟、江玉雲與鄔財三人,但根據家屬的證詞與遺體狀況,真正的犯罪動機,恐怕是為了被害人的錢財。他先殺出獄後十分關照他的張林熟,再電死江玉雲與鄔財,得到數百萬積蓄與賣地的一百多萬元,卻仍滿足不了他的貪得無厭。他必須再編造一個「尋寶大夢」,誘騙想發財的受害者們走進網中,榨乾他們的口袋跟血肉。

七條性命就這樣死去,陷落在這個貪婪的連環殺手所編織的謊言之網。

警方從關廟殺人案調查起,卻挖掘出一樁深埋七年、殺害七人的連續殺人事件,堪稱台灣犯罪史上的最兇殘命案。

儘管徐東志的受教育程度不高,但心思縝密、反應敏捷,擅長織造幾可亂真的謊言,騙得眾多被害人的錢財,乃至生命。台東尋寶、赴日拍色情片、與日本犯罪集團掛勾,這些異想天開的情節之中,卻又有符合社會現實的細節,足以取信於被害人,甚至干擾警方的辦案進度。

只不過,這些謊言終究有揭穿的一天。總是以謊圓謊的徐東志,面對鐵一般的證據,再也無從開脫。他的老大「木村勝雄」,已經不能保護他了。

徐東志的審判,「木村勝雄」再也罩不了他

殺人旅程的終點

奪走七條人命的徐東志,被法院判處三個死刑,是當時中華民國司法制度之首例。憤恨不已的被害人吳春榮之妻吳陳玉,在徐東志步出一審的法庭時,忍不住衝上前,激動地要咬他一口。

三審走完,到了第三次更審時,三個死刑的判決依然沒變。徐東志卻還回到牢房騙牢友,自己被改判三個無期徒刑,不過這次沒有人再相信他的謊言,也改變不了死期將近的事實。

隔年臨刑之前,徐東志要求祭拜自己殺害的被害人,讓獄方詫異的是,他卻倒了十一杯酒。莫非在所知的七個受害者之外,還有其他受害者嗎?可惜,在那之後,槍聲隨即響起,這位台灣史上最兇殘的連續殺人犯一命嗚呼,帶著他那些迷惑人心的謊言跟祕密,進到墳墓去了。

究竟徐東志的舉止是故弄玄虛,還是真誠懺悔?他的言辭之中,究竟又有幾分真、幾分假呢?是甚麼樣的心理,讓一個人選擇以謊言來編織一生?可惜這位癡迷錢財、慣性說謊的連續殺人犯,趕不上心理側寫的風潮,來不及解析他的犯罪心理與手法,如今這些疑問,正如木村勝雄的來歷一樣,已永遠不可能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