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木乃伊傳奇】得道金身成呈堂證物,帝爺柯象的奇妙旅程(上)

路那/調查員 檔案調閱164次

 

1912年9月,台南地方法院迎來了一位不平凡的……證人?

他的年紀大約六十多快要七十左右,但面貌卻相當不平凡。「乾枯」可能是最好的形容詞。儘管身形乾枯,但他的面容卻頗有威儀。身上的華麗衣袍,也在在揭露了他尊貴的身分。這名老者一動不動,端坐在法院之上──不,或許該說,他想動也動不了。

因為他早在33年前就已經死得相當徹底了。這位證人就是柯象,台灣史上最有名的木乃伊。或者說,「肉身成佛者」──在他死後,遺體被供奉在雲林縣大埤鄉大德村的北極殿,作為該殿主神玄天上帝的陪祀,卻同樣被信眾呼為「帝爺」。要知道,「帝爺」可是玄天上帝在台灣的獨有尊稱。柯象到底是何許人也,能有如此高的聲譽,和一度做為明鄭主推神明的玄天上帝比肩?

取自公視新聞畫面

傳奇的開端

「帝爺」柯象,究竟何許人也?對此,我們不得不遺憾地承認所知有限。根據簡克勤的研究,關於柯象的身世,有幾個主要的說法。

第一個,是在北極殿所在的大德村流傳的傳說。在這個傳說中,柯象是台南白河人,在1871年(清國同治十年)搬到雲林蘆竹後,同時帶來了一尊佛像(按,此處應指玄天上帝的神像),是柯象某次由大火中搶救出來的。為此,玄天上帝提供給他一個成神的機會。

由於玄天上帝相當靈驗,信眾日漸增加。此時,勤修佛法的柯象在1879年(清國光緒五年)預告自己即將死亡,並要求信眾先將他的臉刮乾淨,接著將其遺體置入土角厝內,以束柴靜燻百日。百日後,遺體將會長出五部鬚,昇化成佛。但害怕出意外的信徒,在還沒有到百日的時候就打開了門窺視,以致柯象沒有長出五部鬚。儘管如此,柯象仍然成了地方上相當靈驗的神祇,受眾人膜拜。

第二個說法出現在1908年,《漢文日日新報》刊登了一篇頗為詳細的報導,介紹了「斗六的肉神佛像」

 

斗六廳下蘆竹港。有一肉身之佛像。五體具備。毫無異於生人。聞其佛乃柯姓名象。本泉州籍。渡臺既數世矣。而世為桶匠。有兄弟柯獅柯鳳柯麒麟三人。姊妹亦四焉。柯象生初便與凡童異。能言時即皈依佛教。從不食暈(按,應為葷)。且常辟穀焉。泊乎三十八歲。時當明治十年。忽大有所悟。辭其家人及宗族以去。另獨居一室。別後凡三月。人往覘之。則柯象早不知圓寂矣。但見一腳憑椅子。捫之全身皆成石。不聞其臭。殆所謂屍解者。鄉人乃改造其店為一小廟。祀以媽祖。而以柯象配享之。由是水旱瘟疫。禱之輒應。遠近皆信之。其像腹部緊縮。頭上淨無一毛。餘雖無大異。然近因塗墨其首。且擬辮髮於其腦後。從而塗面描眉焉。自加此無足輕重之人工。雖固寶相莊嚴卻大損其天然之致矣。

 

這篇報導指出,柯象祖先是由泉州渡台,他的職業是製桶的桶匠,另有三個兄弟與四個姊妹。報導甚至寫出其他兄弟的名字:柯獅、柯鳳、柯麒麟──令人不禁好奇姊妹們的名字是否也和神獸有所關聯。若《漢文日日新報》所言為真,則柯家當是有相當信仰的家庭。這些神獸,特別是獅和象,與佛教的淵源甚深。儘管如此,被認為和佛教有深厚因緣的柯象,在兩則說法中的結果都是作為道教神祇的配祀而兼受香火。考慮到柯象作為桶匠的勞動階層身分,這點或許反映出台灣宗教中濃厚的佛道混合傳統

在這則報導中,柯象從小就飄散著一股神童的氣味:能說話時就皈依了佛教,不僅是個素食主義者,同時兼修「辟穀」。所謂「辟穀」,意思就是能不吃就不吃,改以「氣」為食,是道家求仙的一招。三十八歲(明治十年,即1877年)時突然開悟,向家人告辭。下次出現的時候就成了聞不到臭味的屍體。大為驚奇的眾人於是將他原先的店舖改成小廟,並迎來一尊媽祖作為主神,柯象作為配祀。這則報導的最後頗為逗趣,作者對於柯象大大的造型進行了一番令人眼界大開的論斷。作者說,柯象本來光頭的樣子蠻不錯的,但最近有人要幫他在腦後戴上假髮,同時用墨汁幫他化妝。儘管神像並不因此失卻其寶相莊嚴,但卻顯然沒有那股天然的靈氣了。

這則報導還有許多頗堪玩味的地方。舉例來說,為什麼肉身成佛的柯象無法單獨接受信眾的供俸,而必須迎來媽祖作為主神呢?一般而言,作為配祀的神尊與主神之間通常具有某種從屬關係。此廟若是因柯象之死而建造,而他又是以媽祖的配祀身分入駐,較合理的解釋,或許是這尊媽祖此前即為柯象所供俸的神尊。但若真是如此,就與第一個傳說相互衝突了。

從「帝爺」與「上帝公」的稱呼,以及柯象曾在大火中搶救玄天上帝神像的傳說,在在可見比起媽祖,玄天上帝似乎才是與柯象有著因緣的神祇。那麼,此則報導為何又會天外飛來一尊媽祖呢?可惜,現階段手邊的文獻資料,並不足以作出任何推斷。

 

木乃伊成逃犯?

有趣的是,接下來又出現了第三種柯象身世之說。1913年,日本企業家秋吉善太郎(1866-1924)發行了《歷史寫真》雜誌。這本刊物是日本從1910年代以新聞為走向的「寫真帖」,為到1930年代開始興盛的以興趣為走向的攝影雜誌之間重要的過渡刊物。

其中一篇標題為〈台灣稀有木乃伊〉的文章,對柯象的生平有如下的記載:光緒四年(1878年)三月,時年三十四歲的柯象,因罹患怪病過世。弟弟柯麒麟按柯象遺言,在自家庭院掘土窯靜置屍體,並向鄉民宣稱哥哥的屍體經過百日必然化為神明。時間一到,打開土窯,果然屍體並未腐敗,而是成了木乃伊。嘖嘖稱奇的鄉民於是將之奉為神明,信眾絡繹不絕。

這則記載很酷的是作者宣稱右邊那張是死後九十六日所照,而左邊那張則是逝後兩三年的照片。

台灣是在1895年方入日本版圖。若該文所言為真,那麼是誰拍下了右邊那禎「死後九十六日」所照的相片呢?投稿《歷史寫真》的人是在什麼樣的機緣巧合下得到了這張照片?又為什麼冒出了柯象是「罹病致死」的說法?

到了現在,我簡直希望自己是有著水汪汪大眼睛的千反田,可以拉著奉太郎的袖子說,「我很好奇!」然後被萌到的奉太郎就會努力地把答案生出來。

可惜這是現實世界,而我不僅沒有水汪汪的大眼睛,擔任的大概還是奉太郎的那個角色。但再次地,我可能要讓各位千反田失望了──以目前的文獻資料,實在難以建構出一個合理的推論。話說回來,仔細想想,「罹病致死」與「宣告死期」兩者確實也並不衝突。只是理論上沒有語言障礙的民間口傳沒有提及這樣的細節,反而是可能存在著某種語言障礙的紀錄者記下了這樣的說法,這中間實在也令人懷疑會不會存在著某種超譯的可能性就是了。

但,說到超譯,《歷史寫真帖》或許不算是最誇張的。1912年,雲林土庫地區發生的「土庫事件」,讓柯象的身世從一介桶匠,瞬間成了連台灣巡撫劉銘傳都欲除之而後快的在逃要犯──土庫事件,改變的不只是首犯黃朝等人的人生,連早已坐化的柯象的生平,都因著這起事件而有了轉變。

 

【台灣木乃伊傳奇】得道金身成呈堂證物,帝爺柯象的奇妙旅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