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木乃伊傳奇】得道金身成呈堂證物,帝爺柯象的奇妙旅程(下)

路那/調查員 檔案調閱101次

 

土庫事件

上回談到「帝爺」柯象,臺灣的傳奇木乃伊竟然登上了公堂。要解釋這荒謬事件的來龍去脈,就要先談談「土庫事件」──不,或者我應該先問,你知道土庫在哪裡嗎?

位於雲林的土庫,並不像縣內另外兩個鄉鎮虎尾和古坑,要來得為人所知。然而一向低調的土庫,在1912年6月27日這天,因為「土庫事件」的爆發,而在台灣史上留下了令人難以忘懷的足跡。

那天早上十點,當地庄民黃朝、張南等人,被大埤派出所的岡崎巡查召來,查問他們密謀起義的事項。岡崎巡查將人從派出所後門帶出,往後院其他房間走去,要進行進一步盤問;然而當然不會乖乖招供的黃朝等人,此時正巧看到廚房的灶內有一把菜刀,當機立斷地拿起刀子就向警察一陣亂砍。只不過,這樣有勇無謀的舉動很快地就被阻止了。黃朝立刻被制伏,趁亂逃出的張南則在隔天被捕。之後逮捕的人數總計24人。

由於當年三月,在林杞埔(今南投竹山)才剛剛發生居民劉乾率領約12名竹林莊莊民攻擊當地頂林駐在所,造成三位員警死亡的「林杞埔事件」。因此,當相似度非常高的土庫事件發生後,立刻受到統治者的高度重視。根據事後台南地方法院做出的一系列調查,以及刊登在《台灣日日新報》上的相關報導,我們大概可以勾勒出土庫事件的發生經過。

主祀玄天上帝的雲林大埤北極殿,圖片來自地理資訊科學專題研究中心,http://crgis.rchss.sinica.edu.tw/temples/YunlinCounty/dapi/0908003-BJD

帝爺加持,神功附體?

事件的主角黃朝,是北極殿的乩童。他的前任乩童蘇鳥毛,曾經預言黃朝將在三十歲的時候擁有神通能力。自認擁有神通力的黃朝,決心將自己打造成神人再世。利用母親吳氏生病的機會,黃朝從廟中取出神像,供奉在郊外,祈禱母親康復。但其母吳氏並未因此痊癒,反倒過世了──這大概也是為何黃朝的知名度只限於北極殿一帶的原因吧,畢竟這樣的「戰績」還是拿不太出手的。而這個神像,雖然僅有模糊的記載,但聰明的你應該已經猜到了,從後續柯象上了法庭來看,這尊神像大概就是他大大本人了。

是的,黃朝其實就是柯象──或者說北極殿主神玄天上帝──的乩童。被視為肉身成佛的柯象,在當地享有極高的地位。彼時距離柯象成佛不過三十多年左右,村莊中肯定有親眼經歷,甚至認識柯象的耆宿存在。事實上,黃朝的老師蘇鳥毛很有可能就是這樣的一位人物。生前作為製桶匠與乩童的柯象,透過神蹟竟然成為地方傳奇──有著類似出身的黃朝,想要「複製」這樣的經驗,或許也不是那麼奇怪的事。

黃朝的複製計畫,從宣稱神明顯靈,降下神諭,封他為「釋天上帝」,而黃朝將在百日之後成為「台灣國王」開始。他威脅庄民若不信仰他,將有大洪水毀天滅地,只有信者才能得救。而若是成了他的信徒,只要喝下「神茶」,並且真心遵從他的指示,就能獲得刀槍不入的金身。黃朝更進一步在神壇前庭教導信眾拳法,並取名為「神之拳法」,組成「神兵團」

隨著時間的累積,黃朝的「預言」可說越來越花招百出,千奇百怪。為了測試村莊對他的支持度,黃朝在6月時試圖將亡母的牌位與神像並置,還一連數日在廟前揮舞刀子以展現自己的武力──在腦海裡過了一下這個情景,再怎麼想都覺得那看起來應該很像恐怖的瘋子吧。不久後,6月23日到26日,黃朝等抬著神轎,繞行蘆竹後庄數圈。他宣布從5月14號開始算起的百日後,也就是8月19號就是抗日之時。

都鬧成這樣了,地方人士自然大為緊張,當地的保正連忙通知警察。發現事跡敗露的黃朝,召集信眾,表示他認為起事時間已到,一定要先襲擊大埤派出所,殺害警察及告密之人。

接著就是派出所上演的那緊張刺激的一幕了。黃朝等人夢想中的起義,最終不過是一個警察挨了幾菜刀。這簡直就是最經典的反高潮。

這樣的結局毋寧是荒謬的。但從這樣荒謬的策畫中,卻也可以瞥見屬於底層人的澎湃情感。那種近乎唐吉軻德式的愚勇,令人在感到荒唐之餘,也好奇起他們到底為何甘冒奇險挺身「革命」──日本當局對此語焉不詳地表示「可能是受到辛亥革命的影響」,而國民黨政府則樂得將土庫事件視為台灣人民「心向祖國」的象徵。可是瑞凡,黃朝奉的正朔可是剛剛被辛亥事件推翻的清朝皇帝耶。

黃朝的動機,在不同政權的眼中,視統治需要被演繹成不同的敘事。那麼對於柯象,當時的政府又是怎麼看這尊被台灣人虔誠供奉的「肉身佛」呢?

 

沉默的證人

「審判木乃伊,是我司法裁判所前所未聞的珍奇事件。」當時的法官三岡嘉三郎在《台法月報》中這樣表示。在興奮之外,三岡也慎重地表示了「幸虧供奉木乃伊之處沒有遭受沒收的厄運,若是連供奉之所都被沒收,對當地而言不是光榮的事。」文中,三岡含蓄地表示了「距離這次事件被告的住所西方五、六公里,還有一間全台信徒千萬的北港媽祖廟」故「作者言盡於此」。顯然展現出統治者如何「選擇性處理」相關的物證,以達到懲戒但不引起更多反抗的結果。

儘管罪犯不是他,但被從宮廟中帶走並收押之後的柯象,顯然也難以再次回到廟中安坐──難不成要引出第二個黃朝嗎?!雖然問題可能完全不在那裏,但以象徵物的角度而言,統治者會有這樣的疑慮,也是很能理解的。但作為曾經的「神體」,統治者似乎也不能以粗暴的手段對待它。這下子,該怎麼辦呢?

科學再次閃亮的登場。1756年,大英博物館獲得了首具木乃伊館藏。20世紀初期,隨著埃及熱的登場,對木乃伊的研究也攀上了一個新的高峰。一向非常跟得上時代的日本,自然也追隨著潮流,不乏對此一課題著迷者。任職於總督府醫學校的久保信之,正是這樣的一個人。擔任病理學與解剖學教師的久保,對人體的保存抱持著濃厚的興趣,可說是人之常情。來到台灣後,他致力於蒐集「蔭屍」與「木乃伊」,作為病理學上的研究素材。透過現代的科學觀點,柯象最終從神秘的、會引來榮寵或報復的「神體」,轉變成「珍貴的研究材料」,以及「犯罪事件的證物」這樣乾癟的客體。

柯象最終被送到「警察官與司獄官練習所」的參考室中,成了某種戰利品般的存在。戰後,「警察官與司獄官練習所」被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接收後改制為「台灣省警察訓練所」。柯象也一併被接收了過去。然而隨著時日的變遷,已經無人記得當年轟動一時的木乃伊審判,柯象成了某種校園怪談般的存在──最終,在1994年時,自覺無力保存此物的校方,找到了後來改制為台灣博物館的臺灣省立博物館接收。柯象就此沉睡在臺灣省立博物館的倉庫中,直到2011年被重新發現,引來一陣驚呼──而失去帝爺已久的雲林縣,則迫不及待地要求台博館讓祂回鄉,再次接受信眾的香火。

回顧這段歷史,從「帝爺」到「木乃伊」,柯象遺留在世上的肉身,儘管不如玄天上帝承諾的永享香火,但確實也是一段堪稱精彩絕倫的旅程。未來,在我們這一個世代的手中,柯象又會呈現出什麼樣的形象呢?

 

【台灣木乃伊傳奇】得道金身成呈堂證物,帝爺柯象的奇妙旅程(上)

 

參考資料:

  1. 簡克勤,國立臺灣博物館收藏文物「柯象」與土庫事件研究,台師大台史所碩論,2012年
  2. 台灣日日新報
  3. 台法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