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中男孩命案】過早消逝的生命,渺茫無解的虐童謎案(上)

余峯/調查員 檔案調閱881次

 

你有看過這個男孩嗎?

沒關係,不只你沒看過。1957年美國媒體印製了40萬份傳單,但沒有一個人知道他的身分;60年過去,他的身分依然成謎。

他被世人稱之為「箱中男孩」(Boy in the Box),不是因為他像貓那般喜愛紙箱,這不是那麼可愛的故事;而是因為他的屍體被塞到紙箱中丟棄,彷彿一件難以處理的垃圾。那具失去生命的軀體,竟成了他曾存活於世的唯一證據。

 

過早消逝的生命

事件發生在美國費城,裝著男孩屍體的紙箱,在路邊樹林中被一個大學生發現。男孩全身赤裸,全身上下似乎被清洗過,但卻遍布毆傷;指甲剪得很整齊,頭髮卻被粗糙地剪短;頭部受到的猛烈撞擊帶走了他的生命。小小身子被毛毯裹住,放在市售搖籃的包裝紙箱中。由於嚴重營養不良的緣故,警方難以判斷年紀,推估約是3~6歲。

一切線索拼湊起來,似乎已可以勾勒出事件的輪廓 ── 命案背後可能藏有一段帶著虐待情節的悲慘故事,只要找到他的監護人,多半就能夠追查出事情的真相。但是就如前面所說,沒有人能指認出他的身分,沒有父母親戚、沒有朋友鄰居、沒有醫生老師,沒有人。40萬份傳單就像是丟到了黑洞裡去,沒有一點回音。

或者應該說,太多雜音從四面八方傳來,有人說那是他先前被綁架的兒子,有人說那是她前夫帶走的小孩。警方一一釐清這些不知可不可靠的線報,並追查附近的孤兒院、寄養家庭,令人沮喪的是,結果一無所獲。

由於驗屍報告顯示,男孩的頭髮是在死後被剪短,因此甚至有追查者懷疑:男孩是不是被以女孩的身分扶養長大,原本留著長頭髮,才沒被認出來?但即便以素描方式重建男孩可能的「女性樣貌」,依然找不到進一步的線索。

「箱中男孩」被發現的紙箱

超自然力量的輔助

警方一度認為發現屍體的大學生頗有可疑之處 ── 他聲稱自己追著兔子追到樹林中,因而發現屍體;然而他卻在發現屍體的第二天,才向警方報案。追查後發現,該大學生其實是名偷窺狂,躲到樹林中是為了偷窺附近學校的女孩子。結果沒發現他跟男童的關聯,反倒是替當地女學生除去了潛在危險。

雖然阻止了另一起犯罪,這卻不是警方的目標。他們繼續追查現場遺留下來的諸多跡證、追溯搖籃紙箱販售商的記錄以尋找可能的買主、根據男孩身上的手術疤痕進行調查等等,但各種努力卻都陷入了死胡同。警方原本浩浩蕩蕩地出動了270名警校學生調查案發現場,久而久之,就如同所有懸案會碰上的情況一樣,調查人力被調往他案,可用資源愈來愈少。僅剩一些堅持不懈的探員,持續在黑暗中尋覓。雷明頓‧布里斯托(Remington Bristow)便是其中之一,他嘗試了各種方式調查此案,甚至去委託靈媒協助 ── 但也竟是靈媒,幫助他找到案件可能的破口。

「我看到一間木屋…在水旁邊…門廊有著木製欄杆…」靈媒透過「靈視」,看到了這些畫面。布里斯托調查後發現,案發現場附近,還真有符合此描述的木屋。該木屋屬於一間寄養家庭所有。

多方調查、談話過後,布里斯托觀察到男主人與其養女或許有著「某種關係」,他認為「箱中男孩」是養女所生,男主人則是協助棄屍的幫兇。後來在該寄養家庭遷離當地時,所舉辦的一場不動產拍賣會上,布里斯托意外於地下室中發現一個搖籃,與裝著男孩屍體的搖籃紙箱正是同公司出產;除此之外,還發現數條與男孩身上裹著的相同毛毯。

對布里斯托而言,原先的猶疑此時轉成了確信,他相信自己找到了命案的解答。但是僅僅是同樣的搖籃、同樣的毛毯,並不足以作為涉案的直接證據。布里斯托一生從來沒有放棄破案的夢想,他曾在報紙上放假消息想騙兇手出面,曾自掏腰包懸賞 1000 美金給任何提供男孩身分線索的人,而直到他逝世的1993年,都還相信著 ── 自己離真相,僅剩下一步之遙。

但真是如此嗎?

 

【箱中男孩命案】過早消逝的生命,渺茫無解的虐童謎案(下)